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六百六十一章 一把刀
    PS:感谢书友书友20180925003012418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关于北燕武林跟北燕朝廷的一些微妙关系,楚休早在北燕时便已经察觉了。

    双方在面对共同的敌人时倒是可以联手,不过等联手之后呢?双方就算是没有翻脸,怕是也要生出一些龌蹉。

    朝廷想要的是对于麾下领地的绝对掌控,而江湖势力则是要想要绝对的自由。

    比如燕南神武门这类的宗门,他就恨不得在燕南之地,都是他神武门一家说了算,就连朝廷都一边带呆着去。

    当然这种事情是朝廷绝对无法容忍的。

    北燕本身的底蕴便有些稍弱,所以并没有像东齐那样,有着龙骑禁军这种专属于皇室的武装力量来动用。

    不过项隆身为一代雄主,对于北燕武林的做大甚至是挑衅,就算是力量不足他也不会股息。

    所以在北燕各地的郡县州府周围,几乎都能够看到北燕的驻军在那里,其中的原因就是为了防止北燕的江湖宗门做的太过分。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北燕也只得减少对于边境之地的力量投入,当然现在也正值三国平稳发展的阶段,一时之间倒也打不起来。

    项隆凝视着楚休,冷声道:“你是想说,你可以帮我对付那些不服从管教的江湖宗门?

    楚休,你认为同样的错误,朕会犯第二次吗?

    之前在我燕国危急之时,朕跟燕国武林合作,虽然击退了东齐,但却导致燕国武林宗门尾大甩不掉。

    现在朕若是跟你们这帮魔道中人合作,或许可以压制住燕国这些武林宗门,但你们若是趁机做大,那又该怎么办?

    前门驱狼,后门进虎,到头来,我大燕怎么也要面对一个大敌。

    当初朕决定联手燕国武林,那是因为事情的确是已经到了一个危机的时刻。

    但现在我燕国却还没到那种时候,朕又何必去跟你们这帮危险的魔道凶徒联手?”

    楚休沉声道:“陛下错了,你跟我隐魔一脉联手,是最安全的,因为我隐魔一脉,并没有一个稳固据点。

    那些武林宗门扎根于北燕,陛下想要彻底将其压制,很难很难,因为他们的底蕴都在北燕。

    而我隐魔一脉是什么情况,陛下应该知道,身如飘萍一般。

    陛下跟我们合作,我们便是陛下手中的一把刀,北燕朝廷给予我们庇护,我们则为了陛下杀人,就是这么简单。

    哪天陛下用我们这把刀弄腻了,大可以直接扔掉,甚至把所有恶事都往我们身上推,朝廷仍旧是那个朝廷,不用担心我们我们会威胁到北燕丝毫的利益。”

    一旁的项沖目瞪口呆的看着楚休,还有这么讲条件的?这楚休竟然把自己的一切劣势缺点都给说了出来,他这岂不是在陷自己于险境当中?

    项隆眯着眼睛看着楚休,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看不出任何不对来。

    半晌之后,项隆开口道:“你将这些都告诉朕,就不怕到了最后,朕真的会如你所说的那样,抛弃你们隐魔一脉,甚至出手绞杀?要知道,狡兔死,走狗烹!”

    楚休淡淡道:“说句实话,我怕,但是整个隐魔一脉平不怕。

    昔日整个正道宗门都没能绞杀我隐魔一脉,北燕朝廷虽然强,但也还要差一些。

    而且说一句犯忌的话,好聚好散,陛下将来若是不想用我们了,直接开口就是,我隐魔一脉自有别的去出。

    但若是陛下非要下辣手,那只会平白多了一个敌人的。

    总之,我这次来其实想要借助北燕朝廷之力来度过这一劫,但同时也是为北燕朝廷递刀来了。

    握住隐魔一脉这把刀,事后陛下想要杀谁,我便替陛下来杀谁!”

    项隆没有说话,沉默了半晌之后,项隆忽然轻笑了一声道:“你们这些江湖人总喜欢讲一些虚伪的道理,勾结魔教便是江湖败类,那不知道,朝廷勾结魔教,又算是什么?”

    楚休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他知道这件事情,成了。

    “朝廷的事情能叫勾结吗?太难听了,那叫招安。”

    项隆站起身来道:“招安?很好,能为朕所用者,朕也不管他是正还是魔!

    楚休,朕可以为你挡住这一劫,不过北燕朝廷出力也是有限的。

    你虽然代表着隐魔一脉,但朕也知道,不可能隐魔一脉所有的力量都会来帮朕做事,所以这一次,我北燕朝廷也只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帮你,不会动用全力,也不可能动用全力。

    你能活着,你方才跟朕说的话,便奏效,你若是死了,那也只能怪你自己倒霉。”

    楚休拱手道:“陛下放心,这世间想要我死的人不计其数,但我现在,可仍旧活的好好的。”

    说完之后,楚休便直接告辞,离开皇宫。

    “老十三,你也下去吧。”项隆淡淡道。

    项沖点点头,连忙也是行礼离开皇宫。

    等到项沖离开之后,项隆这才淡淡道:“国师,这件事情你怎么看?朕跟这楚休合作,跟隐魔一脉合作,可否正确?”

    阴暗的角落当中,一名身穿道袍的老者走出来。

    这道袍老者身上的道袍十分奇怪,乃是漆黑之色,背面绣的并不是道家常见的阴阳太极云纹等东西,竟然一副邪异的阴阳无常图。

    黑白无常以一个极其邪异的角度首尾交织,组成了一个太极的模样,但却越看越感觉邪气无比。

    这道袍老者留着一缕山羊胡子,眉毛高挑,左手持剑,右手拿着拂尘,佝偻着身子,站到了项隆的身后,用低沉嘶哑的嗓音道:“臣观着此子脑后反骨,并且野心勃勃,乃是妨主克上之相,陛下要用此人,还请小心为上。

    而且隐魔一脉并不是那般简单的,臣曾经跟这帮人有过接触,那是一群都想着复兴昆仑魔教的疯子,跟其合作,必须要谨慎再谨慎。”

    项隆没有说话,只是呵呵笑道:“妨主克上?国师你要知道,这天下,可没有朕用不了的人!

    当初那杨公度是个人才,其人野心可是不比那楚休要小,结果朕一句话,他也一样要灰溜溜的滚出燕国去!

    若不是朕念及他的确是对我大燕出过一些力,有些功劳不可抹杀,你认为,他能活着离开燕国吗?”

    那老道士闻言头更低了,连忙道:“陛下所言甚是,陛下乃是天命之主,就算那楚休乃是反骨七杀之相,陛下也能将其拿住。”

    项隆不明所以的笑了两声,一边向后走,一边道:“国师请放心,朕跟那楚休以及隐魔一脉合作,只是想要减少一下我大燕镇压那些武林势力时带来的损失而已。

    楚休是隐魔一脉的人,隐魔一脉,朕始终无法信任,而你,才是朕的心腹。”

    “多谢陛下!”那老道士低下头,眼中却是露出了一丝异样的锋芒来。

    离开北燕皇宫之后,楚休又马不停蹄的回到关中刑堂。

    此时魏书涯已经来到了关中刑堂,并且还带来了赵承平、罗三聪等昔日跟随楚休去执行灭门任务的武者。

    这些人对于楚休还是很服气的,同样他们在知道了楚休的身份后也是惊骇的很。

    这位大人果真不凡,一个人两种身份不奇怪,隐魔一脉其实有不少人都是这样的。

    但一个人却是把两种身份都推到龙虎榜第一和第二的位置上来,这可就有些惊人了。

    而且来的不光有罗三聪等人,还有陆先生带来的一部分无相魔宗的武者。

    无相魔宗毕竟不算是魏书涯的下属,他们只能说是跟魏书涯交好。

    所以此时无相魔宗派出陆先生和这些武者,已经算是很给魏书涯和楚休面子了,这个人情楚休也要记下。

    见到魏书涯之后,楚休便将他跟北燕皇帝项隆所谈的条件跟魏书涯说了一番。

    听完之后,魏书涯似笑非笑的看着楚休道:“你这是先斩后奏?”

    楚休在项隆那里说他可以代表隐魔一脉,起码是魏书涯这一脉的态度,结果在拿到项隆的答复之后,楚休这才跟魏书涯说这些,这不是先斩后奏是什么?

    楚休笑了笑道:“魏前辈不要在意那些细节,我跟项隆只不过是口头承诺而已,您这边若是不同意,大不了我不用北燕那边的支援,交易作废而已。”

    魏书涯看了罗三聪等人一眼,叹息了一声道:“老头子我是老了,在哪里呆着都一样,但这些年轻人或是因为传承,或是因为机缘巧合加入隐魔一脉,加入我的麾下,我提拔不了他们,却也不能耽误了他们。

    跟着我,他们便一直躲藏在暗处当地老鼠,少有出手的时候,呆的时间长了,人也就废了,到不如跟着你去北燕,博一个前程去。”

    罗三聪等人连忙对着魏书涯一礼道:“多谢魏前辈!”

    他们这些人加入隐魔一脉后,的确是很少出手,因为隐魔一脉的规矩,也因为在魏书涯麾下,也的确是没多少事情给他们做。

    对于这些正值壮年的武者来说,他们还没到整日里闭关苦修的时候。

    与其整日里躲在暗地里,拿着有限的资源去苦修,不如跟着楚休去外界搏杀。

    他们谢魏书涯,一个是谢这些年来魏书涯的庇护,还有就是谢魏书涯成全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