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六百五十七章 风雨欲来,树大招风
    自从昆仑魔教被灭之后,魔道虽然式微,但却也是出了不少实力强大的魔道巨枭,这些人凭借自己的实力搅动一方江湖风云,闹出的动静其实也不算小了。

    楚休的实力自然是无法跟那些魔道巨枭去比的,但他这次他所闹出的动静却是实在不小,几乎是耍了整个武林。

    等到楚休的身份暴露时众人才知道,龙虎榜第一和第二,竟然是一个魔道出身的家伙。

    有些激进的人甚至要求风满楼修改龙虎榜,将楚休和林烨的身份都给剔除掉,但却被风满楼给拒绝了。

    风满楼的龙虎风云至尊榜是风满楼的招牌,这可是关乎到风满楼的脸面。

    在一些不太重要的排行榜单上,风满楼做一些手脚还是可以的,不过面对这种整个江湖都知道的事情,风满楼却是敢去在这其中动手脚,那纯粹就是在自己打自己的脸。

    所以风满楼只是将林烨这个排名给删掉了,但却并没有把楚休也给删掉,仍旧让其位列龙虎榜第一。

    不过风满楼虽然没有动作,但眼下江湖上却是已经有了一丝风雨欲来风满楼的意思,楚休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了解。

    ……………………………………

    东齐河东郡,纯阳道门的纯阳宫内,几名须发皆白的老道士盘坐在大殿当中。

    其中一名老道士一挥手,炙热的纯阳罡气点燃了六根香,插在了大殿当中吕祖塑像前的香炉之上。

    纯阳道门吕纯阳之名响彻整个江湖,道教一脉当门,能跟吕纯阳比肩的道门强者屈指可数,远的也只有天师府的始祖,初代天师张陵,近一些的也只有真武教的宁玄机而已。

    这一代纯阳道门的实力不算强,已经有了隐约没落的趋势,但纯阳道门的底蕴也仍旧还在,虽然年轻一代实力偏弱,但老一辈当中却仍旧是有着不少的高手。

    此时大殿内几名老道士,可全部都是武道宗师级别的存在。

    那上香的老道士转过身来沉声道:“诸位师兄,外边盛传,那林烨便是楚休,这件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江湖,你们想必也都听说了。

    楚休在小凡天内杀我纯阳道门弟子,甚至连真阳子师兄都死在了他的手中,如此侮辱我纯阳道门,此事绝对不能作罢!

    我想请几位师兄联名上书,请求掌教让我出手,率领纯阳道门部分弟子,攻打关中刑堂!”

    这老道士乃是纯阳道门的武道宗师虚阳子,算是真阳子的师弟,平日里跟真阳子的关系也是最为要好。

    纯阳道门出身的武者性情暴烈,之前真阳子的死就已经让他们愤怒异常了,甚至他们还曾经想要去攻打隐魔一脉的一些据点泄愤。

    不过纯阳道门那位掌教跟其他弟子长老相比还是有一些理智的,他也知道,单凭纯阳道门一家的力量去硬撼隐魔一脉有些费力。

    就算能够拔除掉隐魔一脉的一些据点,对方也不会伤筋动骨,相反他们纯阳道门则会有更大的损伤和影响,所以便压着自己手下的人没动。

    但这一次,那楚休戏耍了整个江湖,他们纯阳道门若是再没有表示,不光会让整个江湖嗤笑,他们拿什么去面对九泉之下的真阳子?

    其他纯阳道门的几位长老闻言也都是群情激奋,不过这时一名打扮略有些邋遢的中年道士却是推开门,看到这里面的众人,他笑呵呵道:“几位师侄,开会呢?”

    虚阳子皱眉道:“夕云子,你在这里干什么?”

    在场几名老道士都是露出了一副别扭的表情来,家伙可是整个纯阳道门内,最不受欢迎的一个家伙。

    这夕云子在纯阳道门内辈份奇高,甚至比他们都要高一辈,可以跟纯阳道门的掌教,和后山仅存的那几位已经寿元将近的上代纯阳道门强者平辈论交。

    原因就是上代掌教不知道为何,临终之时竟然收了这夕云子当关门弟子,实际上他根本就没听过上代掌教一句话的教诲。

    之前众人还以为这夕云子肯定是有着什么惊人的天赋或者是能力,结果他四十岁才踏入天人合一境,虽然也算是很不错了,但跟纯阳道门的关门弟子相比,跟他们想象中的,可是差距太大了。

    自身弱也就弱吧,这夕云子还总是把辈份挂在嘴边,一见到他们就师侄师侄的叫着,让他们虽然愤怒但却也没有别的办法。

    夕云子笑了笑道:“掌教师兄说了,事情传出来,你们肯定要去找那楚休的麻烦,所以他让我来通知你,你可以去,不用来打扰他闭关了。”

    虚阳子闻言立刻大笑道:“还是掌教知道老道我的脾气,去给掌教带句话,这次我定然会拿到那楚休的人头,将其带回到宗门内,去祭奠真阳子师兄的!”

    夕云摊了摊手道:“你的话我会带到,不过掌教也让我给你带一句话,你这次可不能调动太多的人,只有你这一脉的弟子等人可以去。

    还有这一次无论楚休那边是多弱势,我纯阳道门也不能率先出手,这么多年了,我纯阳道门当出头鸟是彻底当够了,这一次可不能在傻乎乎的往前冲了。”

    虚阳子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他直接一挥手道:“行了,你去回报掌教吧,就说我知道了。”

    夕云子摇摇头,看虚阳子这幅模样就知道,他多半是没听进去的。

    “虚阳师侄,不要拿掌教的话当耳边风,我观你印堂发黑,此行怕是有一些凶兆啊。”

    虚阳子轻哼了一声道:“就你这点修为也去研究卜算之道,你又能卜算出什么东西来?别说那些不吉利的话。”

    说完之后,虚阳子直接转身离去,他身后,夕云子无奈的摇头叹息。

    掌教闭关这段时间倒是想明白了许多事情,但奈何整个纯阳道门内,却是有更多人不明白。

    此时不光是纯阳道门有所动作,大光明寺那边也是如此。

    上次在巴山之上,虚行被楚休以七魔刀重创,他便一直都在闭关养伤。

    这一次听到楚休的消息,虚行更是被气的立刻想要带着达摩院的武僧弟子冲去关中刑堂找那楚休报仇。

    而在虚行身边,金刚院首座虚言和罗汉院首座虚洪则是拦住了虚行,苦口婆心的劝道:“你自己去还罢了,你想要带着整个金刚院的人去,怎么也要先行去跟方丈或者是虚云师兄说一声,得到他们的同意再去吧?

    你现在好歹也是一院首座,再这么任性胡闹的话,方丈一怒之下说不定都会直接把你首座的位置给拿下来的。”

    虚行一脸怒色道:“方丈在闭关,虚云师兄只考虑什么大局,万一他不允许我出手怎么办?先斩后奏,直接带着人出手再说!”

    虚言和虚洪都是无奈的摇摇头,自从上次在巴山之上,虚行被那楚休以七魔刀重创之后,他心中嗔念好似越来越旺盛了,暴躁易怒,而且偏执无比。

    不过虚言和虚洪也只能尽力拉着他了,大光明寺的戒律可不是儿戏,虚行若是真这么胡闹,大光明寺可是真的会剥夺他金刚院首座的身份的。

    金刚院也不止虚行这么一位武道宗师,其他人或许实力和资历都不够,但临时顶上来还是不成问题的。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却是从门外传来:“我说你们两个就是管的太宽了,有仇报仇,有怨就报怨,很正常的事情嘛。

    不要怂,就是干,虚行师弟,师兄我支持你!”

    两人抬头一看,正好看到穿着一身邋遢僧衣,拿着酒壶在那里小口抿着,一副看好戏模样的空执禅堂首座,虚渡。

    虚言怒声道:“虚渡师兄!你能不能别在这里火上浇油了?还有你为什么又偷喝酒?不对,你竟然还敢当着我们的光明正大的喝酒,我要去报给虚云师兄!”

    虚渡晃了晃自己手中的酒葫芦道:“虚言师弟,你又着相了,谁说酒葫芦里面装的一定就是酒?糖水而已。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你心中有酒,看到酒葫芦便想到是酒,我心中无酒,哪怕喝的是酒,其实也只是凉水而已。”

    虚言和虚洪都是一脸无奈的表情,他们懒得去跟虚渡辩论,直接将虚行给拉回来。

    不过就在这时,一个小和尚却是进来禀报道:“几位首座,聚义庄庄主聂仁龙求见。”

    几人对视一眼,就连虚行都停下挣扎,眼中露出了一抹疑惑之色,聂仁龙来他大光明寺干什么?

    以往不是没有其他门派的人来他大光明寺,不过大多数都是跟佛宗一脉有关系的门派。

    聚义庄虽然也在北燕,但跟他大光明寺,却是没有什么交集,之前聂仁龙可是一次都没有来过。

    虚渡靠着门框,懒洋洋道:“人家既然是来求见的,就先让人家进来嘛,省得有人说我大光明寺礼数不周。”

    那小和尚点了点头,立刻带着聂仁龙走了进来。

    不到一年的时间,聂仁龙却好似苍老了十多岁一般,头发竟然已经全白,身上还散发着一股冷冽的气息。

    在看到虚渡等人之后,聂仁龙二话不说,竟然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直接跪倒在地,沉声道:“魔道贼子楚休祸乱江湖,无法无天,再下恳请大光明寺出面主持公道,联手正道武林,共同诛杀邪魔,还天地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