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六百五十章 巨变
    PS:抱歉,更新迟到了,晚上出了点急事,才回到家,不过还好,没拖到第二天……

    真火炼神境的强者出手楚休见过,在浮玉山之上,正魔两道数位真火炼神境的强者交手,那打的可真是天崩地裂,差点把整个浮玉山都给打碎了。

    但像是罗神君这般诡异的真火炼神境强者,楚休是真没见过,就连关思羽都没有见过。

    出手之间无形无迹,但却又是真实存在的,其玄妙诡异,简直让人无法琢磨。

    不过楚休倒是有一定的把握,在自己的实力上升到一定的境界之后,可以用天子望气术看透这种奇妙的变化。

    当然必须要等楚休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后,起码是武道宗师才行。

    无边的刀锋地狱当中,关思羽周身磅礴的罡气轰然爆发,一尊神影笼罩在他的周身,不断的向上增长着,抵抗着那些无形的刀锋。

    这是关思羽神通九变当中最强的一式神降,以神临身,但这神却是虚妄的存在,不流传于任何传说当中,而是永存关思羽的心中。

    “呵呵。”

    罗神君轻笑了一声,一步踏出,一拳落下!

    半空中轰然传来一声仿若雷吼般的音爆之声,原本那正在不断涨大的神影却是无比脆弱的开始崩裂。

    神光消退,关思羽的身形步步后撤,鲜血忍不住从口中流淌而出。

    就在关思羽之前所站的地面上,一个巨大的拳印横在当场,深入地面数丈,无比的恐怖。

    罗神君摇了摇头道:“你比我想象的强那么一些,但也只是那么一丁点而已,完全无法去跟楚狂歌比。

    我的实力你也看到了,硬抗只是螳臂挡车而已,某的时间不多,你也不要在这里浪费我的时间了,打开楚狂歌的陵寝,你不死,我省力。”

    关思羽深深的望了梅轻怜一眼,眼中透露出的却是一抹复杂之色。

    这是他一生中唯一爱过的女人,没想到这一次,怕是因为这变故成了永别。

    就算是没有方杀,没有杨公度,这一劫自己是躲不过去的,罗神君注定会来,这是楚狂歌所留下的因果,自然也要他来承担。

    关思羽不是一个贪生怕死之辈,但此时他却是真的舍不得。

    只不过,有些东西却是要比性命更加重要,他今日若不是刑堂堂主,若只是掌刑官或者是缉刑司的首领,那关思羽大可躲在一旁,不发表任何意见。

    罗神君若是大开杀戒,那他便拼死抵抗,反之他也不会多出声。

    但现在他是关中刑堂的堂主,有些因果和责任是必须要担在肩膀上的,别人可以退,但唯独他却不能退!

    深吸了一口气,关思羽沉声道:“虽然我知道这句话很俗气,但我现在,也依旧要说。

    想要动楚狂歌大人的陵寝,那便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冥顽不灵!”

    罗神君摇了摇头,双手结印,捏出了一个十分奇异的印决来。

    他双手环抱,一刹那间,以关思羽为中心,方圆百丈之内的一切都被彻底分割笼罩在其中,好像关思羽已经跟在场的众人不在一个世界一般。

    随着罗神君的双臂紧握,刹那之间,空间开始极具的收缩着。

    身处其中的关思羽怒喝一声,神通九变接连使出,各种威能强大的招式接连被他抛出去,那股威势无比的惊人,但却都仿佛是被禁锢在那一方世界一般,根本就无法打破。

    楚休倒是能够看出来,虽然罗神君用的这招也是没有丝毫行迹,但对方所用的应该就是类似于领域一般的东西,将关思羽跟外界彻底分割。

    天门的人大部分都存在于江湖传说当中,哪怕是风满楼都碍于某些东西,不敢将天门中人的资料放出来,但在楚休看来,这天门的武者,或者说只是这罗神君,他在看待这些寻常武者时,总有一种看待蝼蚁一般的感觉,这是十分不对劲的。

    真火炼神境的强者楚休也不是没有见过,不管是武道宗师也好,还是真火炼神境也罢,归根结底也只是一重武道境界而已。

    而这罗神君此时却好似把自己当成是了高人一等的存在,这貌似也不是因为他的实力,而是他的出身,在罗神君的眼中,自己,好像真是代表着天一般,视天门之外的人皆为蝼蚁。

    楚休也不知道是这罗神君自己心态奇葩,还是所有天门出身的武者都是这样。

    若是后者的话,那天门这个势力可是很恐怖的,简直就是一群偏执的疯子。

    这种事情若是换成楚休来做,他可不会像罗神君做的那样费劲,还对关思羽动手。

    他直接就是一句话,不把楚狂歌的陵寝交出来,那就杀光整个关中刑堂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拿到关思羽面前杀,保证杀不到十个人,关思羽就会被逼同意的。

    当然先对关思羽动手可以,最强的都被除掉了,更别说是其他人了,就是有点费力而已。

    不过就算罗神君再费力,关思羽也是挡不住他几招的。

    在那领域当中,关思羽的神通九变接连施展,但却依旧无用!

    眼看着那领域越缩越紧,关思羽怒吼一声,周身无数血气爆发,神通九变合而为一,那是一股极致的单纯力量,盘绕在关思羽的周围,殷红如血,力量强大到了极致。

    关思羽深深的看了前方一眼,不过他却并不是在看罗神君,而是在看梅轻怜。

    下一刻,那股力量便化作了一柄殷红如血的巨刃,向着罗神君轰然斩落!

    罗神君只是眉头皱了皱,随后他轻轻一捏,瞬息之间,血雾飘散!

    在那领域当中,关思羽的身形已经消失,只留下了一团细微的血雾,但却犹如粉尘一般,彻底消散。

    在场的众人都愣在了那里,呆呆的看着这一切。

    关思羽死了,竟然死的这般轻易,这般轻松,简直让人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楚休也是心中叹息,罗神君这件事情才是导致关中刑堂巨变的真相,自己这番暴露,其实才是意外。

    若是没有自己的存在,估计原版剧情中的关思羽也会一样做出这种选择。

    罗神君将目光望向一众关中刑堂的武者,淡淡道:“现在,谁能告诉我,楚狂歌的陵寝在哪里吗?”

    “我等跟你拼了!”

    几名关中刑堂的武者站出来,怒吼一声,等向着罗神君冲去。

    但罗神君却只是轻轻动了动手指,几个人便已经爆碎成了一团血雾。

    两者的境界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对于罗神君来说,杀掉这些人,当真跟踩死几只蚂蚁,没什么区别。

    随手指了一个人,罗神君淡淡道:“你来说,楚狂歌的陵寝在哪?”

    那人咬了咬牙,争扎着自己到底是说还是不说。

    说了的话,固然能够保住一命,但他定然要被所有人唾弃的,甚至就连他自己都过不去自己这一关。

    不过看到那名武者在犹豫,罗神君直接一指点出,这名武者立刻便爆碎成了一团血雾,这让众人顿时看得不寒而栗。

    就在罗神君将目光转向另外一个人的时候,那人连忙大喊到:“我说!我知道楚狂歌大人的陵寝在哪,就在后堂的地下,我关中刑堂历代堂主只要是死在刑堂内部的,陵寝都在哪里!”

    罗神君嘟囔了一句道:“早这么说就不就得了嘛,非要浪费时间。”

    罗神君猛然间向前一步,强大的力量渗入地下,所过之处,大地尽皆龟裂,同时也是露出了后堂的地下室。

    在那名武者指出楚狂歌的棺椁后,罗神君直接打开棺椁,取出其中的空间秘匣和一些陪葬品。

    因为楚狂歌生性节俭,所以陪葬品其实并没有多少,都是一些他的贴身之物而已。

    罗神君直接打开空间秘匣,看到那其中的东西之后,他顿时大笑了两声,这东西他找了几十年,总算是找到了。

    上一次他因为失手,结果却是被天门内其他几位神将嘲笑了这么长时间,这一次,事情总算是圆满了。

    其他关中刑堂的武者都对着罗神君怒目而视,恨不得当场生吞了他。

    关中刑堂埋葬历代堂主的地宫被打开,罗神君这种行为简直就跟挖了人家的祖坟一样。

    这时那指路的武者也是松了一口气。

    东西找到了,自己也能活命了不是?

    不过还没等他有反应,罗神君手一动,那名武者竟然也瞬间便炸成了一团血雾。

    罗神君淡淡道:“忘了说了,背叛者,某也一样很讨厌。”

    看到这一幕,之前意志不坚定的一些武者更是在心中暗骂着,这人简直就是神经病一个。

    死硬到底就是不识抬举,冥顽不灵。

    结果答应了你,却又成了背叛者,反正到时候怎么都要死,这还讲不讲理了?

    拿到自己所要的东西之后,罗神君的目光扫过楚休和梅轻怜,不过他只是不明所以的笑了一声,一步踏出,身形却是已经消失不见。

    楚休、梅轻怜和关中刑堂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之前他在外边都看到了。

    这些蝼蚁之间的恩怨情仇,勾心斗角罗神君才懒得搭理。

    心情好的时候他或许还会看会儿戏,但这一次他离开天门的时间紧迫,却是连看戏的时间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