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六百三十四章 有病
    玄龙子是道门出身,不过他却是一个真疯子,做事全凭一时喜怒来决定,根本就不考虑后果。

    本来天师府是派来他解决隐魔一脉的问题的,结果他却是一时兴起想要挑拨隐魔一脉跟大光明寺死磕。

    结果现在看到楚休的实力,他竟然又一时兴起的想要对楚休动手,简直没有丝毫逻辑可言。

    玄龙子被关了十年,甚至天师府内还有人说要继续再关他十年,以免他又跳出来惹麻烦,还是张道灵为这位师弟美言了几句,这才让他顺利被放出来的。

    结果被放出来第一件事,玄龙子就是在发疯。

    此时看到那已经油尽灯枯,没有一丝反抗之力的楚休,玄龙子挑了挑眉毛,刚想有什么动作,便听一个声音冷冷道:“玄龙子,你怕是被关的时间太久了,憋疯了吧?对你一个小辈出手,你还要不要脸了?”

    魔气席卷,褚无忌的身形出现在楚休身前,这也让楚休长出了一口气。

    其实楚休之前便隐约才到了,魏书涯等人应该不会随便就把他丢出来不管不问的。

    毕竟他现在是为了三百年前隐魔一脉的仇怨而复仇的,难保这其中不会引来什么大人物,楚休无法抵挡的存在。

    不过楚休向来都不喜欢把自己的性命交到其他人的手中,就算楚休明知道有人暗中支援的可能性较大,他也是仍旧拼尽了全力。

    此时玄龙子看到来人是褚无忌,他揉了揉脑袋,这才好像猛的想起了什么一般,道:“哦,你是那个被北燕灭了国的倒霉皇子啊,叫褚无忌是吧?

    有一点你倒是说对的了,我还真是不要脸的,脸是什么?要了又能有什么好处?”

    褚无忌的面色被气的发黑,这玄龙子的嘴当真是毒的很,直戳他心中的最痛处。

    他能活到现在都没被人打死,一个是因为他实力强,还有就是因为他后台硬了。

    “玄龙子!你找死!”

    褚无忌年轻时的脾气很好,魏公子褚无忌可是出了名宽容大度,喜欢结交江湖朋友。

    而现在的‘妙月法尊’褚无忌在魔道中人心中的印象则是手段果决,冷峻无比,脾气可算不得好。

    此时听到玄龙子那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讥讽,褚无忌顿时便炸了,单手一挥,半空中魔气凝聚,一轮血月隐约浮现,临空坠落,刹那间阴风怒吼,魔气汹涌,威势磅礴无比。

    玄龙子身形犹如雷光疾退,随手甩出五道粗如水桶般的巨大雷霆,五气合一,阴阳雷霆之力轰然爆发,击溃了那血月。

    天师府秘传的五雷正法被玄龙子施展出来,简直就好像是随手丢垃圾一般,轻描淡写。

    褚无忌手中一柄奇异兵刃浮现。

    似刀非刀,犹如弯月,上面还映衬着一股邪异的绯红之色,这便是褚无忌赖以成名的神兵妙月!

    随着褚无忌的手一动,妙月临空,犹如血月降临,杀机四起。

    玄龙子也算是一个人才了,能用一句话便将褚无忌刺激到了这种程度。

    这两个人都是武道真丹境的巅峰,褚无忌被称为是隐魔一脉这一代中,最有希望踏入真火炼神境的强者,而玄龙子昔日的风头甚至都超过了现在代替老天师掌管天师府的张道灵,可想而知他的实力又有多强。

    可以说只要不是生死斗,这两个人一时半刻分不出胜负来。

    随着血月跟雷光爆裂纷飞,周围百丈的天地元气都被二人的交手所彻底吸纳一空,竟然形成了一个力量真空地带,极其的恐怖,可见这二人的爆发力究竟有多么惊人。

    两个人激烈交手几十招,最后几乎是同时后撤。

    这两个人几乎都是达到了武道真丹境所能够容纳的巅峰,实力相差不多。

    若是真想分出一个胜负来的话,那可就成了决生死了。

    褚无忌自然不会因为一句话就打生打死的,同样玄龙子虽然是疯子,但他只是行事有些疯而已,却不是那种疯起来连自己性命都不顾的人。

    褚无忌看着玄龙子冷哼了一声道:“天师府把你放出来当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就你这德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把天师府给坑死!”

    玄龙子无所谓的大笑道:“大家做事都是一成不变,犹犹豫豫,顾虑那么多有什么意思?多一点刺激不好吗?”

    冷眼看着玄龙子半晌,褚无忌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来:“有病!”

    他自己也是失了智,竟然跟这疯子纠缠这么长时间。

    褚无忌转身看着捂着胸前的伤口,气息低迷到了极致的虚行,眼中露出了一抹杀机,不过他却并没有动手,只是冷笑道:“虚行,你运气好,有那个疯子出来搅局,要不然楚休小子不杀你,我也要杀你!”

    褚无忌的性格跟楚休有些类似,在某些方面也是胆大包天的。

    虚行不来招惹他也就罢了,但现在虚行竟然还敢追到巴山剑派来杀人,那褚无忌也不介意干掉他。

    但现在因为有着玄龙子搅局,杀了虚行其实是让天师府看好戏,褚无忌反倒是不想杀了。

    虚行捂着伤口冷哼了一声道:“要杀便杀,我还怕你不成?你们这帮魔道凶徒,迟早都有走到末路的那一天!”

    虚行这可不是在放狠话,他是真的不怕死。

    大光明寺培养出来的这些和尚虽然性格有些极端,但却真找不出几个贪生怕死之辈来。

    而且虚行相信,他今天若是死在了这里,他的师兄,方丈肯定会杀十倍的魔道中人为他报仇的!

    褚无忌看着楚休道:“干的不错,魏老前辈正等着你,准备为你庆功呢,都走吧。”

    说着,褚无忌一挥手,直接带着楚休和罗三聪等人一起下山。

    直到此时,罗三聪等人也都是松了一口气。

    虚行不怕死,但他们这些人却不想死的不明不白的。

    明明是一副碾压的局面,都快要完成任务了,结果武道宗师仿佛是不要钱一般,一个接着一个的登场,这谁受得了?

    后方玄龙子看着褚无忌带着人离去,他也并没有阻拦,因为拦不住。

    如果再多一个帮手倒是可以,不过玄龙子撇了陈剑空一眼,这废物还是算了吧。

    在场唯一松了一口气的便是陈剑空了。

    这帮煞星终于都走了,虽然向家的人最终也还是被灭,不过最起码他们巴山剑派本身没有太大的损失。

    不过就在这时,玄龙子却是忽然对陈剑空道:“你说我要是把虚行杀了怎么样?”

    陈剑空的面色骤然一变,虚行死在了这里,他们巴山剑派可是一样逃不过干系的!

    不过随后玄龙子便大笑着拍着陈剑空的肩膀道:“哈哈哈,我逗你玩的,陈猴子,你还是跟当年一样有趣啊,怎么什么事情你都当真了?”

    陈剑空面色漆黑,再这么下去,他早晚都要被这疯子给玩死!

    下山的路上,褚无忌扔给了楚休一枚丹药,笑了笑道:“你小子这次任务完成的不错,比我跟魏前辈想象的还要好。”

    楚休吞下那枚丹药,顿时一股热流从体内升起,如同溪流一般,循序渐进的补充着楚休的力量。

    顿了顿,楚休问道:“那褚前辈跟魏老前辈想象中,我是怎么办的?”

    褚无忌淡淡道:“其实当初魏前辈给你那个名单,压根就没想过你能把名单上的势力全部解决,因为地域跨度实在是太大了,哪怕是换我来都没有办法,毕竟我也不会瞬移。

    这次事情只是为了展现我隐魔一脉的存在感,关键在于过程,在于意义,其实并不在于结果。

    所以只要你能够将这名单上的势力铲除三分之一,差不多是一个国家内的势力,等引来了那些大派之后,自然由我来收尾,我收不了,那还有魏老前辈。

    但我没想到你下手竟然这么利索,红枫谷一战,直接用计让那些势力全都主动上门来给你坑杀,你做的不错,真的很好,倒也让我省了一些力气。”

    褚无忌的语气虽然淡,但他看向楚休的目光中却是带着一丝欣赏之色。

    隐魔一脉中派系太杂,而且有些老辈的魔道武者自身的实力其实很强,但让他们真正去谋划某件事情的时候,他们的行动却是堪称简单粗暴。

    褚无忌曾经跟魏书涯讨论过这件事情,反正在褚无忌看来,隐魔现在什么都缺,既缺强者,又缺像楚休这样能力实力俱佳的存在。

    楚休却是有些惊讶的看着褚无忌,他没想到隐魔一脉暗中竟然准备玩的这般大。

    “隐魔现在不怕引起真正的正魔大战吗?”

    褚无忌摇摇头道:“我们没有触碰到那些正道大派的底线,正魔大战打不起来的。

    上次在浮玉山那一战,还是因为五大剑派玩的太过火了一些,竟然拿我魔道一脉的造化天魔旗来开玩笑。

    说起来我隐魔一脉还真应该去感谢一下拜月教。

    这些年拜月教积蓄实力,韬光养晦,如今一朝崛起,实力的确是让人心惊。

    对于那些正道宗门来说,他们的敌人可不是我们这些‘地老鼠’,而是拜月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