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六百二十八章 向家必须死
    向家为了保命,直接交出了所有的底盘,眼下对于向家来说,巴山剑派几乎就是他们唯一希望了。

    陈剑空思索了片刻,他起身扶起向家家主,笑呵呵道:“向老弟不必如此,你我乃是姻亲,是亲家,你向家出了事情,我巴山剑派自然不会不管的。”

    向家家主连忙感激涕零的道谢,但心中却是冷笑不已。

    这次若不是他向家把所有能拿出来的底牌都给拿出来了,陈剑空多半是不会选择庇护他向家的。

    岑夫子看到这一幕连忙道:“掌门不可啊!我们选择庇护向家,跟隐魔一脉为敌,就算紫霄雷霆剑阵能够挡下那林烨,万一再引来隐门一脉更多的强者高手,那该怎么办?”

    陈剑空淡淡道:“那时候就好办了,隐魔一脉若是敢出动这么多的强者,其他正道大派也不会不管不问。

    而且我这就准备派人给天师府送信。

    红枫谷内,那林烨杀了上千人,手段狠辣无比,相信天师府早就已经得到消息了。

    只要那林烨敢来,我相信天师府也不会作壁上观的,毕竟我巴山剑派跟天师府之间还是有些交情的。”

    听到陈剑空这么说,岑夫子也不能再多说什么,不过他却是感觉到有些不安。

    掌门有些太过托大了,特别是把希望放在天师府的身上。

    天师府跟巴山剑派有交情是没错,甚至现在巴山剑派的护山大阵,紫霄雷霆剑阵就是天师府联合巴山剑派的高手所布下的。

    但后来巴山剑派跟天师府的交情便淡了,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有段时间天师府的实力衰败的厉害,而巴山剑派那段时间则是出了一位领悟出了时间剑道的强者来,便对天师府不再那么恭敬了。

    而到了现在,天师府再度崛起,巴山剑派又成了原来的模样,这个时候再去求人家帮忙,天师府会理?

    不过眼下陈剑空心意已决,岑夫子倒是不好再多说什么。

    十日过后,巴山之下,楚休带着罗三聪跟赵承平回到西楚,立刻便带着人直奔巴山而来。

    隐魔一脉也是有着属于自己的情报的,在楚休往西楚这边赶的时候,便已经有人给楚休传来了消息,说巴山剑派已经决定保住向家,此时向家所有人都在巴山剑派之内。

    当楚休接到这个消息时很是诧异了一番,巴山剑派的陈剑空还有那些长老都是脑子坏掉了吗?竟然做出这种决定来。

    红枫谷那一战楚休已经把所有的力量都暴露了出来,巴山剑派应该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才是。

    在江湖歌诀中的大派里面,巴山剑派的传承其实也还算是很久的,差不多可以从正数,但若是论实力的话,巴山剑派虽然不是最弱的那个,但也只能排上倒数。

    对方保住向家,究竟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这点陈剑空只要不是昏了头,他应该是知道的,结果他却仍旧选择了这么做,要么是陈剑空真傻了,要么就是这其中有什么楚休不知道的隐情,导致陈剑空会冒险保住向家。

    不过是什么这都不重要,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楚休是可以选择不动脑子的。

    而现在这种情况在楚休看来,便是可以不用计谋,直接靠拳头来解决问题的那种。

    看着那景色秀丽雄伟的巴山,楚休不由得赞叹道:“这巴山景色还当真是不错,巴山剑派倒是选了一块风水宝地啊。”

    一旁的罗三聪跟着赞叹附和,赵承平却是感觉有些别扭,风水宝地,怎么这么像形容阴宅呢?虽然放在这里也可以,但从林烨嘴里面说出来,他总感觉这不像什么好话。

    楚休等人没有遮掩痕迹,他直接带着二百余人登上巴山,直奔山顶的巴山剑派而去。

    这么明目张胆的声势早就已经被巴山剑派的人察觉,几名守在山腰的巴山剑派弟子甚至连阻拦都不敢阻拦,立刻被吓的屁滚尿流去跟掌门汇报。

    等到楚休来到巴山剑派的山门口时,两名持剑的巴山剑派弟子虽然没有像山腰上那几人一样仓皇逃离,但他们却都是一副颤抖惊悚的模样。

    巴山剑派怎么说也算是江湖歌诀中的大派,弟子原本应该不至于如此胆小才是。

    但实在是楚休这段时间的杀性有些太大了,红枫谷一战直接埋葬了上千名武者的性命,而且那可都不是阿猫阿狗,而是几十个势力当中真正的精锐。

    楚休一挥手,他身后的人一齐停了下来。

    楚休冲着那两人淡淡道:“麻烦二位通报一声,隐魔一脉林烨,前来拜访巴山剑派陈剑空,陈掌门。”

    见到楚休如此客气,那两名巴山剑派的武者都是一愣。

    他们之前还以为这最近杀人如麻的家伙定然是个凶神恶煞之辈,上来就要动手,没想到对方竟然还这么讲究。

    愣了一下之后,那两名弟子武者立刻回身,想要去禀报陈剑空。

    不过还没等他们走几步,已经得到消息的陈剑空便已经到来了。

    楚休随意的冲着陈剑空拱了拱手道:“陈掌门,初次见面,幸会幸会。”

    其实无论是按照年龄境界或者是资历,陈剑空都是前辈,楚休这种态度是有些不尊敬的,而且还是很不尊敬的那种。

    不过在场无论是楚休手下的人还是巴山剑派那边的人,他们都感觉楚休这种态度很正常,以楚休的实力和他所做出的事情,在场的众人可没有人会把楚休当成是真的小辈来看待的。

    陈剑空也冲着楚休拱手道:“早就听闻林公子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楚休一挥手道:“陈掌门,废话不多说了,你应该知道,我这次是来干什么的。”

    陈剑空在看到这林烨并没有直接打上门来,说话的态度也算是平和的时候,他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

    他就怕这林烨乃是一个不顾一切,只知道杀戮的疯子,那样才不好办。

    但现在一看,这林烨还是讲道理的,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好说多了。

    所以陈剑空笑了笑道:“我知道林公子你是什么意思,其实关于三百年前的事情,我巴山剑派也是感觉到很遗憾的。

    虽然立场不同,不过九天山五大天魔敢于以寡敌众,那股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我其实也是很佩服的。

    向家跟隐魔一脉的恩怨都是三百年前的事情了,其实说白了,跟现在的向家并没有什么关系。

    不过前人因果今人还,这句话也是有道理的,向家愿意拿出他们八成的家产来买命,只求隐魔一脉能够放过他这一次。”

    虽然陈剑空答应了保住向家,不过对手毕竟是整个隐魔一脉。

    就算他有把握挡住自己眼前的这些人,但他却没有把握挡住其他隐魔一脉高手的再次报复。

    所以若是用一些外物就能够把这件事情给揭过去,那才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不过楚休却是毫不犹豫的便摇头道:“不可能,魏书涯老前辈说了,血债血偿,向家想要不死人就把事情给揭过去,没那么简单。

    不过既然陈掌门你发话了,我也可以给陈掌门你一个面子。

    向家不用所有人都血债血偿,向家先祖昔日杀我隐魔一脉二十三名弟子,昔日之仇,十倍还之,如今只要向家挑出来二百三十名嫡系弟子主动自裁,我便放过向家一次,对了,这自裁的人里面,必须要有向家家主。”

    感觉到楚休的目光向着自己这边飘来,向家家主顿时感觉到浑身一冷,连忙向着陈剑空的身后躲了一下。

    陈剑空皱眉道:“林公子,你这就有些强人所难了,你如此做,跟覆灭了向家有何区别?

    八成的家产不够,那向家愿意将所有家产都交出来,我巴山剑派也愿意剧中调和一下,给林公子你几座剑阵作为补偿,你看这样是否可行?”

    像是向家这种小家族,全部的人数虽然不少,但实际上嫡系弟子也就只有一百多人,要让他们全部自裁的话,整个向家嫡系都不够杀的,这跟灭门又有什么区别?

    楚休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头道:“陈掌门,你貌似弄错了一件事情,我这不是在跟你商量,也不是在跟你讨价还价。

    我跟你巴山剑派没有仇怨,你出面,我给你一个面子,不让向家死的太难看,不让向家全部死绝,这是我给你的交代,我给你的面子。

    现在面子我给了,你却不兜着,那也就别怪我说话难听了,向家今天,必须要死,必须要灭,这件事情没得商量。

    你们巴山剑派最好莫要掺合此事,否则,一样会死的很惨。”

    此言一出,陈剑空的面色顿时变得赤红,那是暴怒的神色。

    其余巴山剑派武者的脸上也都是露出了一抹怒容来。

    之前他们还感觉这林烨并不算是如何的狂妄,起码还是会讲一些道理的。

    结果现在他们才知道,这厮讲个屁的道理,他简直都狂妄到没边了!

    陈剑空怒喝道:“林烨!你莫要欺人太甚!红枫谷一战你杀的人足够多了,现在还想要在我巴山剑派赶尽杀绝不成?我巴山剑派,可不是你能随便撒野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