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六百一十六章 忘恩负义
    魔道中人各怀心思,其实整个一脉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也不是每个人都想要为了昔日九天山魔道联盟所死的那些人报仇的,所以魏书涯才让楚休来统领这些人,把这些人给梳理一遍。

    相比于陶公望那么多的小心思,罗三聪想的倒是简单多了。

    罗三聪冷笑了一声道:“陶公望,就你老小子的破事儿最多,还小辈,小辈怎么了?严格来说,我的辈份还比你小呢,怎么,你也不服我?要不然我们来过两手?”

    陶公望被罗三聪这种浑人气的一阵无语,他冷哼了一声道:“这不是辈份不辈份的问题,我隐魔一脉这么多年了,一直都隐藏在暗中,结果现在魏前辈却是让一个经验没多少的小辈带着我们去挑衅正道武林,此事的凶险你考虑过吗?”

    罗三聪猛的一挥手,冷哼道:“我考虑个屁!管他正道还是魔道,只要那小子的实力够强,他让我杀谁,那我便杀谁。

    反之,那小子若不是我的对手,那我想要杀谁,他也管不着!”

    陶公望对于罗三聪这种浑人也没有办法,他又将目光转向了赵承平。

    跟他们两个人相比,那赵承平倒是正常许多。

    赵承平乃是一名身穿黑袍,神色冷峻的中年人,其他人开始争吵的时候,他便独自坐在那里一眼不发。

    此时看到陶公望的目光,赵承平只是淡淡道:“我不认识那林烨,也不知道现在我隐魔一脉主动对那些正道宗门出手是好是坏,我只知道,这件事情是魏前辈吩咐的,林烨也是那魏前辈选出来的,我只信魏前辈,我相信,魏前辈是不会错的。”

    跟陶公望和罗三通比,赵承平才是魔道正统出身。

    昔日他祖辈便是跟随魏书涯一起等上九天山的魔道高手,但却在那一战当中被杀,赵承平这一脉也一直都是被魏书涯所庇护的。

    所以无论魏书涯说什么,赵承平都会照做,对于他来说,魏书涯就跟自家老祖没什么两样。

    陶公望看到赵承平这种态度,他也就索性不跟其继续废话了,而是将目光转向其他人那里,跟他们讨论谋划着。

    这帮人现在虽然都算是隐魔一脉,但实际上他们却也都是各怀心思。

    有些是自身性格原因,比如罗三聪。

    但像是陶公望这样自己打着小算盘的人,可也一样不少。

    就在众人讨论的正热烈的时候,大门被推开,褚无忌带着已经换上面具的楚休走了进来。

    原本还吵吵闹闹的大堂瞬间便安静了下来。

    褚无忌的威名在隐魔一脉当中可是相当大的,这位可是最为接近真火炼神境的武道宗师,哪怕是桀骜如罗三聪都不敢对其不敬。

    褚无忌环视了一周,淡淡道:“魏前辈因为什么把诸位都召集起来,这点诸位应该都知道了。

    这位便是林烨,我隐魔一脉的年轻俊杰,之后的事情我不会管,都交给林烨来处理,你们继续谈就是了。”

    说完之后,褚无忌直接转身便走,只留下楚休一人。

    虽然魏书涯没说这是一个考验,但在褚无忌看来,这其实就是给楚休的第一道考验。

    如果他连这帮家伙都搞不定的话,那楚休也配不上他现在这个位置。

    看着褚无忌就这么干脆利落的离开了,在场的众人顿时一愣,接下来便都是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有些还在暗中传音讨论着什么,对楚休倒是没表现出什么敬畏来。

    魔道一脉当中,桀骜不驯者居多,别说现在楚休还不是武道宗师,还没那么多的资历,哪怕楚休成为了武道宗师,这帮人也未必会心服口服。

    之前他们对褚无忌如此恭敬,那是因为褚无忌在隐魔一脉这几十年中所积累下来的名声和威望,楚休嘛,就凭他在江湖上的传闻,在龙虎榜上的排名,还不足以将在场这些魔道武者彻底镇住。

    看着在场的众人,楚休眯着眼睛,淡淡道:“诸位,我想你们应该听说过我林烨的名字。”

    一听这话,在场顿时便有人小声的嗤笑了起来,语气当中带着些许不屑的意味在其中。

    他们是听说过林烨的名字没错,但这林烨却是就在他们面前说出来,这也未免有些太得意忘形了一些。

    不过接下来楚休便淡淡道:“当然没听说过也不要紧,现在你们已经听说了,那就请别再忘记。

    魏书涯前辈把你们都集合在这里是为了什么,我想我就不用重复一遍了,接下来的事情其实很简单,我不需要你们动脑子,只需要动刀子来杀人,我说杀谁,你们便杀谁,很简单,不是吗?”

    此言一出,在场几乎所有人都是露出了一丝不满之色来,这林烨也未免有些太过狂妄了点。

    虽然他们承认,这林烨的实力的确是强,甚至斩杀过纯阳道门的武道宗师真阳子,但他们的资历辈份摆在这里,在场大部分的人可是都要比这林烨的资历更深,比这林烨的辈份更高,你林烨上来也不说点谦虚一些的话,直接就摆出这么一副命令的语气来,这不是狂妄是什么?

    陶公望一看楚休的态度,他心中顿时便冷笑了一声。

    之前他还以为这林烨是个人物,能够位列龙虎榜第三,定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结果现在一看,这林烨的实力先不说,但他做事却是嚣张无脑,不足为虑。

    陶公望站出来咳嗽了一声道:“林小友,我比你大上一个辈份,称呼你一声小友也不为过。

    魏书涯前辈是把我们都叫来了没错,也是告诉我等,这次的事情听你指挥也没错,但这却也不代表我们要将身家性命都交给你。

    林小友,我隐魔一脉现在的情况局势你可清楚?你如此贸贸然的就带着我等去找那些正道宗门的麻烦,一旦其中有正道江湖的顶尖势力插手,我等可就危险了。

    我隐魔一脉低调隐忍了这么长时间,哪怕是现在魏书涯前辈决定要对那些正道宗门动手,那也必须要等从长计议之后再行动,而不是现在鲁莽出手。”

    陶公望乃是江湖上的老油条了,阴谋诡计这种东西他玩的可是相当利索的。

    表面上看他并没有直接否定魏书涯的话,但他却是劝说楚休从长计议。

    而这个从长计议究竟要议多长时间,那可就不一定了,等一直议到那林烨因为办事不利被魏书涯大人责罚,他的目的也就暂时达成了。

    这是一个阳谋,林烨答应,自己便可以拖延时间,而楚休若是不答应,那也必将会遭到在场大部分武者的抵制。

    楚休眯着眼睛看着陶公望道:“这么说来,你是不想为昔日九天山魔道联盟牺牲的那些前辈门报仇了?”

    陶公望连忙道:“你可别乱讲!在场的诸位作证,我可从来都没有说过这种话!”

    “你是没说过,但你心中却是这么想的!”

    楚休冷哼了一声道:“陶公望,我知道你,昔日你在西楚被张承祯一道五雷正法差点劈死,在张承祯的手中逃得一命,但却也被天师府的人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是隐魔一脉收留的你。

    似你这等人,若是没有隐魔一脉的庇护,你恐怕早就被人给行侠仗义,彻底除魔卫道了,还轮得到你在这里大放厥词?

    隐魔一脉对你有恩,如今你却推三阻四,不肯为隐魔一脉做事,你这便是忘恩负义。

    还有你称呼谁为小友呢?小友两个字也是你够资格称呼的吗?不知所谓!

    一个忘恩负义,不知所谓的蠢材白痴,一丁点的作用都没有,只知道依附在隐魔一脉的大树之上寻求利益庇护,蠢虫一个,要你何用?”

    楚休最后一个字落下,一股强大到骇然的精神力瞬间便爆发而出。

    陶公望也不愧是在江湖上厮混了许久的老人,在楚休爆发出精神力的一瞬间,他便已经察觉到了危机,立刻便放出了密密麻麻一大片毒虫来,不过却不是冲向楚休,而是护在自己周身。

    不过随着楚休的镇魂幽冥曲施展而出,精神力形成的波纹荡漾着,每一道元神冲击爆发,都会让大量的毒虫掉落在地上。

    几乎是刹那之间,陶公望身前便已经出现了一片空白,甚至他本人都被那镇魂幽冥曲所冲击,脑袋瞬间一阵剧痛,好似灵魂都要被震碎了一般。

    还没等陶公望痛呼出声,楚休一步踏出,几乎是瞬息之间便已经出现在了陶公望的身前,一只手已经握在了陶公望的脖子上,森冷的魔气顷刻间爆发而出,封禁了陶公望的经脉。

    陶公望的眼中露出了一抹骇然的神色,其他人压根就没想到这林烨竟然说动手就动手,简直不讲任何道理。

    就在他们想要开口劝阻楚休,陶公望也想要开口求饶时,楚休手中魔气爆发,直接便捏碎了陶公望的脖子,将其仿佛是在扔死狗一般,仍在了地上。

    在场的众人看着陶公望的尸体,眼中仍旧闪动着不敢置信的神色。

    陶公望就这么死了?这林烨竟然当真如此的胆大包天,上来就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