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五百九十一章 坎坷
    夏侯镇的面色阴沉如水,今天这么好的机会,他都没能报得了杀子之仇,他有一种预感,自己以后想要报仇,怕是会更难的。

    他怎么都没想到,真阳子竟然会死,那林烨,竟然斩了真阳子!

    别管是否有李飞廉插手,也别管当时是什么情况,能够在天人合一境便斩杀武道宗师的,就没有一个简单的存在。

    再加上那林烨乃是隐魔一脉培养出来的俊杰人物,其人定然会受到隐魔一脉一定程度的保护,就好像现在这样。

    一旦让那林烨踏入到武道宗师境界,甚至夏侯镇都没有把握胜的过对方!

    冷眼看着陆先生,夏侯镇冷哼了一声,直接转身便走。

    无相魔宗这是又出了一个难缠的人物。

    这什么陆先生之前在无相魔宗内并不显眼,而现在踏入武道宗师境界之后,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却是让人心惊不已,竟然能跟踏入宗师境界已经十余年的夏侯镇比肩。

    魔道之内卧虎藏龙,绝对不是外界看到的那般简单。

    等到夏侯镇离开之后,陆先生不屑的冷笑了一声,也是进入极乐魔宫的那些宫殿内,开始搜刮极乐魔宫内的一些宝物。

    陆先生之前其实很低调,但踏入武道宗师境界之后,陆先生却也想要找个人试试自己的实力。

    之前楚休被追杀时,他还想要去救援楚休,顺便跟聂仁龙交交手,谁承想楚休却是自己杀回来了。

    极乐魔宫东边十余里外的一座密林当中,楚休并没有走远,而是在外面留下隐魔一脉独有的印记,在这里暂时恢复着力量。

    半天之后,陆先生出现在这里,更奇异的是,李飞廉竟然就跟在陆先生的身后。

    陆先生对李飞廉道:“这位是我隐魔一脉最为杰出的年轻俊杰林烨,你们方才还在并肩作战,应该很熟悉才对。”

    李飞廉对楚休拱拱手,很简洁的说道:“楚兄。”

    李飞廉好像不善言辞,他的话很少,甚至少到了惜字如金的地步。

    楚休也是拱拱手道:“李兄的飞刀很强,甚至是我所见过最强的飞刀,以后若是有机会,还希望能跟李兄你切磋一番。”

    李飞廉点点头道:“谬赞了。”

    看到李飞廉这幅模样楚休便知道,跟这位聊天估计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楚休转头对陆先生问道:“这位李兄也是我隐魔一脉的人?”

    陆先生摇摇头道:“李小友跟我隐魔一脉没有关系,他只是跟我无相魔宗一脉有些关系。

    李小友这一脉来头甚大,虽然只是一脉单传,但却无人敢小瞧。

    只不过到了李小友父亲这一代出了一些问题,使得他父亲早亡,这才托付我们无相魔宗帮忙照看一下李小友的。

    我无相魔宗的宗主昔日便受过李小友父亲的恩情。

    换句话说,李小友的父亲若是在世的话,现在也应该是站在江湖巅峰的强者之一,别说李小友杀了纯阳道门的弟子,就算他杀了纯阳道门掌教的亲儿子,他父亲也能扛得住。

    我无相魔宗那时候正隐藏在暗处,倒是不方便去硬抗纯阳道门,所以只能用一些手段来帮李小友遮掩一下身份,暂时蛰伏了。”

    听到陆先生这么说,楚休算是明白当初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怪不得昔日纯阳道门几乎是掘地三尺也没有找到李飞廉,原来他竟然是被无相魔宗给藏起来了。

    实力什么的先不说,无相魔宗隐匿的功夫绝对是一等一的。

    李飞廉冲着陆先生拱手道:“人,我已经杀了,昔日的仇报了一半,陆先生,暂且别过。”

    陆先生点头道:“小凡天内危机四伏,你小心一些。”

    李飞廉点了点头,直接转身便走。

    看着李飞廉的背影,楚休对陆先生道:“正好李飞廉的父亲意外早亡,隐魔一脉便没想着要将李飞廉收入隐魔一脉当中去?”

    陆先生点点头道:“这点我无相魔宗还真想过,不过李飞廉却没有答应。

    他这一脉非正非魔也非邪,基本上就是随心所欲,他父亲更是一代人杰,道佛魔三脉都有朋友,很吃得开,可惜却是死的早,要不然也是一代风流人物。

    李飞廉的父亲对宗主有恩,既然李飞廉不愿意,宗主自然不会逼迫。

    说起来这李飞廉也是个可怜人,他这一脉的都不是凡俗之辈,李飞廉的父亲更是如此,称得上丰神俊朗,秀逸无双这几个字,跟你那位朋友吕凤仙倒是很像,不过其为人较为风流,在江湖上也是留下了不少风流债。

    跟李飞廉的父亲相比,他的母亲则是极其的普通,甚至都不是江湖中人,只是一个相貌普通寻常到了极致的农家村姑而已。

    结果就是这个村姑,却是让李飞廉的父亲彻底收心,不再风流,还生下了李飞廉,这在当时可是让许多人都大跌眼镜。

    这李飞廉的容貌也是随他母亲,若是随他父亲的话,估计也比你那位朋友吕凤仙差不了多少的。

    他这一脉几乎就没有丑人,各个都是丰神俊朗,李飞廉虽然不丑,但他却太平庸了,跟他祖上可是没有丝毫相像的。

    本来以李飞廉的背景,他应该是一路顺风顺水的,但他父亲死时,他还没到十岁,他母亲更是追随他父亲自刎而死,所以他这二十多年来便全靠自己一个人熬过来,直到挺不住了,这才求助到我无相魔宗身上的。

    我还记得,这李飞廉小时候性格还很活泼,随他父亲,结果现在你也看到了,沉默寡言,惜字如金,他不是不说话,而是压根就不怎么会说话。

    他父亲死的时候虽然将传承都给了他,但他怕有人觊觎他们这一脉的传承,便独自跑到十万大山中,他这一脉的祖地当中去修炼,虽然说是祖地,但其实就一片有着阵法守护的墓地,整日里跟死人为伴。

    直到他二十多岁,踏入天人合一境,有了自保能力之后他才出关,不过那时候,这李飞廉甚至已经忘记怎么说话了。”

    楚休闻言也是点了点头,说实话,他还真没想到这李飞廉的身世竟然这般坎坷。

    世人都只能看到他们这帮位列龙虎榜的俊杰有多么的风光,但其实每个人的实力都不是凭空而来的。

    小天师张承祯虽然出生便掌生雷纹,但谁知道他为了修炼雷法甚至冒着重伤的风险去暴雨中引雷修行,体悟天雷意境?

    明王宗玄肉身同阶无敌,但谁又知道修炼宝月光王琉璃炼金身时的非人痛苦?

    包括他楚休也是一样,从一文不名到龙虎榜前五,楚休斩杀过多少的敌人,又陷入过多少次油尽灯枯的绝境?

    甚至就连最为不靠谱的方七少,话痨一样的家伙,虽然剑道天成,但也曾经为悟剑道,独自闭关枯坐八十一天,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出关之时人已经形如枯槁一般。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句话并不是百分百可信的,不过那种不经历任何苦难磨砺便得到强大力量的人,始终都是少数。

    陆先生这时候忽然看着楚休,笑道:“隐魔一脉若是将李飞廉收入其中,你认为你现在还能获得这种待遇吗?你就不怕隐魔一脉全力去培养李飞廉?”

    楚休淡然道:“见不得人好,靠着把其他人搞下去称王称霸的家伙,注定成不了大气。

    就好像剑王城那林开云一般,哪怕没有方七少,他也成不了剑王城年轻一代第一人。

    我不需要忌惮任何人,只要我比任何竞争者都要更强,这便足够了。”

    陆先生暗中点了点头。

    大话人人都会说,但他能从楚休的语气当中听到,楚休说的可不是大话,而是自信,极端的自信,而且以现在楚休的实力,他也有自信的资格。

    “对了陆先生,极乐魔宫里面的争夺如何了?谁拿到手的东西最多?”

    陆先生面色有些发黑道:“以我天魔无相妙法的威能,最适合乱中取胜,我拿到的东西本应该是最多的。

    不过那帮正道出身的家伙就喜欢以多打少,眼看拦不住我,便三人联手,导致我所拿到的东西少了许多,不过就算是这样,极乐魔宫内的东西我也拿到了差不多两成。

    对了,你那朋友吕凤仙还有洛飞鸿,这两个人年轻人倒也是不弱,抢占了先机不说,在我跟那三个家伙交手时,他也趁乱夺了不少东西,仅次于我们这四位武道宗师。”

    楚休点了点头,反正没亏本就好。

    楚休也没问陆先生拿到了什么好东西,虽然他跟陆先生的关系不错,但交情是交情,规矩是规矩。

    就好像陆先生没问楚休那七魔刀的作用和来历一样,有些东西你自己说可以,但旁人若是主动发问,那可是很犯忌讳的。

    虽然说现在陆先生是武道宗师,但在他看来,楚休潜力和他现在的战斗力,已经远超大部分武道宗师了。

    陆先生当然不会为了几件宝物就去跟楚休交恶,因为不值当,这么做无异于是丢西瓜捡芝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