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五百八十八章 暴烈
    在真阳子的意识当中,林烨这种魔道小辈在遇到他之后,唯一的选择便是抱头鼠窜,拼尽全力在他的手中抢得一丝生机这就已经算是不易了。

    真阳子怎么都没想到,这林烨竟然胆大包天到反其道而行,竟然还敢拿他纯阳道门的弟子做威胁!

    指着楚休,真阳子的手都气的直哆嗦,他咬牙切齿道:“拿小辈来做威胁,你们这帮魔道妖人总是这般卑鄙无耻!

    放开宁真,否则我纯阳道门必定倾尽全宗之力,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楚休冷笑道:“我对小辈出手便是卑鄙无耻,别忘了,若是论辈份的话,我跟这小道士才是一个辈份,方才你们两个前辈围攻我一个人的时候怎么不说卑鄙无耻,不说规矩?合着你所谓的规矩,光是为我一个人定的?”

    真阳子顿时语塞,其实在场的众人也都是一样,就凭方才楚休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众人下意识的没把他当成是小辈武者,而是将他当作是武道宗师一个级别的存在。

    捏着那宁真小道士的脖子,楚休淡淡道:“行了,别说这么多没用了,老东西,退后十里,我放这小子一条生路,否则你们纯阳道门下一代,可就真的没人了。”

    纯阳道门之前培养出来的弟子被李飞廉所杀,这已经让纯阳道门有些伤筋动骨了,毕竟以纯阳道门这种苛刻的修炼方式,培养出一位如此年轻的天人合一境武者不容易。

    不过那位虽然死了,但纯阳道门也还是有一些底蕴在的,这四位便是纯阳道门年轻一代当中比较出类拔的。

    但如果眼下这四位也死了,纯阳道门不说年轻一代没人了,只能说找不出几个太出色的,只能矮子里面挑大个,这对于纯阳道门下一代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真阳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纠结之色,以他的脾气,定然是要将这些邪魔外道全部诛杀才行,为此甚至不惜牺牲自己人。

    但为了宗门着想,他却是下不去这个狠手。

    半晌之后,真阳子这才冷声道:“万一我退了,你却将宁真杀了怎么办?你们魔道中人说的话,我不敢信,也不会信。”

    楚休淡淡道:“放心,我林烨说话言而有信,是绝对不会骗你的,别看我是魔道中人,但我说出来的话,可是要比你们这些所谓的武林正道可信多了。”

    真阳子面色阴沉如水,他冷哼了一声道:“好,这次我便信你一次,宁真若是出事,我必将你碎尸万段!”

    就在真阳子想要离开的时候,一直都被楚休以天绝地灭移魂大法控制的宁真却是在楚休的手中挣扎着,炙热的纯阳罡气连带着气血不断的燃烧着,那宁真竟然靠着自己的潜意识,用燃烧自身精血生命的方式来冲破楚休天绝地灭移魂大法的控制!

    楚休的精神力现在已经要远超大部分的武道宗师了,那宁真想要冲破天绝地灭移魂大法的控制,除了拼命并没有其他办法。

    这种暴烈的举动就连楚休都没有料到,一时不差竟然还真让他冲破了精神力的禁锢。

    宁真冲着真阳子大吼道:“师伯!他的精神意志当中有杀意!他是在骗你的!别管我!杀了这魔道……”

    宁真的话还没有说完,楚休的手中魔气爆发,直接一用力,顿时便将那宁真的脖子给捏断。

    随手将宁真的尸体给扔到了一边,楚休无奈的摇摇头道:“何必呢?难得糊涂一些不好吗?起码你还能死的舒服一些。”

    宁真说的不错,楚休是在骗真阳子。

    他杀了纯阳道门三名弟子,再多杀一个或者是少杀一个其实对楚休并没有什么区别。

    斩草要除根,既然结下了仇怨,那便要扼杀对方未来所有的希望。

    只不过楚休唯一没有料到的就是这纯阳道门的弟子竟然当真性格如此暴烈。

    看着楚休,真阳子眼睛顿时便红了。

    他忽然一口鲜血喷出,无数的血雾在半空中凝聚成符文,附着在他手中的道剑之上。

    与此同时,至刚至阳到了极致的纯阳罡气自真阳子周身汇聚,压缩到了极致,凝聚在道剑之上,瞬间那柄道剑便犹如大日降临一般,光辉耀目。

    “死来!”

    真阳子一剑斩落,那柄道剑脱手而出,一股杀意凝聚不散,紧紧锁定住了楚休。

    那是以真阳子精血所刻画下的降魔道纹,不饮魔血,剑不归鞘!

    在这一刹那间,楚休瞬间便感觉到了一股极致的危机感。

    那道剑之上的纯阳罡气已经压缩凝聚到了极致,虽然只有薄薄的一层,但却堪比昊阳烈日,所过之处,甚至就连天地元气都在燃烧着。

    这一次楚休可当真是把真阳子给激怒了,甚至让这位成名已久的老辈武道宗师竟然都准备动用损耗精血的秘法来杀楚休,可想而知真阳子已经愤怒到了什么地步。

    天子望气术已经被楚休施展到了极致,浓郁的魔气血雾也是在包裹着楚休,连带着暗中动用内缚印,楚休的速度已经爆发到了极致,但却是收效甚微。

    以现在楚休已经超越大部分武道宗师的精神力,他可以看透那道剑的轨迹,也可以提前闪躲,但那道剑锁定的却是他本身,任凭他闪躲多少次,那道剑都是如同附骨之蛆一般,快速的向着他斩来,而且哪怕楚休速度慢了那么一丝,道剑之上那炙热的纯阳罡气都会压制着楚休周身的魔气,逐步的削弱着楚休的力量。

    真阳子身为武道宗师,他此时恨极了楚休,已经顾不得自身的面子和后续在小凡天内的争夺了,他这次就是想要耗死楚休,用自己的底蕴来耗死楚休!

    哪怕楚休的爆发力已经堪比大部分的武道宗师,不过他毕竟还没有凝聚武道真丹,力量用一分便少一分,耗到最后,最先支撑不住的,还是他楚休。

    楚休没有回身,但他的手却是已经握在了恨刀的刀柄之上,只不过楚休还在犹豫,到底是动用七魔刀,还是动用饿鬼道化身来拼命?

    此时真阳子也是面色阴沉似水的紧盯着楚休,直接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楚休的身上。

    他知道楚休有底牌,也知道楚休不会就这么束手就擒,所以他也在等,等到楚休将所有的底牌都拿出来之后,将其一举击溃,让其也感受一下什么是绝望!

    不过就在此时,真阳子的心头却是猛的一跳。

    他的感知力其实并没有察觉到什么,这只是一种心血来潮般的第六感,是他在江湖上厮杀这么多年,所养成的一种危机本能。

    到底是相信自己的感知还是相信自己的本能?这一刻真阳子下意识的选择了后者。

    他没有再去操控道剑,而是身形在纯阳罡气的加持下速度爆发到了极致,向着一旁闪躲而去,同时他手捏印决,想要用秘法来防御。

    不过他的印决才刚刚结出一半来,一枚银色的飞刀便已经紧贴着他的身躯擦肩而过,真阳子那一身强大无比的护体罡气在那飞刀面前,简直犹如空气一般,没有丝毫的抵抗力!

    银光闪过,飞刀径直插入地底,并没有什么罡气炸裂之声响起,但那飞刀却是已经消失不见,甚至就连众人的感知力都察觉不到,可想而知那飞刀究竟深入地下多少,起码也是要有数百丈的深度!

    “是你!李飞廉!”

    真阳子压制住自己心头的惊骇,看向他身后的一名武者。

    那名武者看其模样不算年轻也不算老,应该有三十多岁左右了,相貌普通,极其的普通,绝对是那种扔进人堆里就找不出来的那种。

    他穿着一身普通至极的黑色布衣,随便在腰间缠了一条皮带,上面还插着九柄飞刀,算上之前那一柄,他其实总共只有十把刀。

    他腰间的飞刀跟他的人一样,也很普通,七寸长的刀身,一指长的刀柄,就好像是用普普通通的精钢所打造的一样,虽然闪闪发亮,但是上面却是连一个花纹都没有,简直朴素到了极致,但就是这么一柄朴素到了极致的飞刀,却是差一点就重创了真阳子这位武道宗师!

    而此时在场的众人听到真阳子的话,再扭头看看那普通至极的男子,他们简直无法想象,这位就是昔日龙虎榜第四,现在位列第六的李飞廉?

    如果真阳子不说话,哪怕是这人带着飞刀,在场的众人也绝对不会将他跟李飞廉联系在一起的。

    龙虎榜前十的武者当中,只有这李飞廉出手的次数是最少的,但却也是最为传奇的。

    出一刀便杀一人,唯一出两刀杀的便是纯阳道门这一代的天才弟子,扼杀了纯阳道门未来的一位大人物,从而被纯阳道门满江湖的追杀。

    李飞廉甚至已经能有数年都没有出现在江湖上了,此时看到他,在场的众人还是有些不敢置信,毕竟非常人有非常之处,在他们想来,像是李飞廉这种传奇人物,应该不会如此普通才是,但偏偏这李飞廉还真就是如此的普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