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五百八十二章 饿鬼道
    琉璃金丝蛊是活物,不过它的力量就算是再强,也只是一个蛊虫而已,所以并没有灵智,有的只是本能。

    此时楚休能够清晰的察觉到琉璃金丝蛊对于这东西的渴望,但却不知道琉璃金丝蛊在渴望着什么。

    楚休手中一用力,想要将这东西给捏死,不过一下竟然没有成功。

    这东西虽然看着瘦弱无比,但身体却是堪比金铁一般,对罡气竟然还有一定的抗性。

    魔气轰然爆发,那饿鬼一样的东西彻底被楚休扭断了脖子,不过它竟然还没死,身子仍旧在抽搐着。

    楚休挑了挑眉毛,直接一指点出,强大的魔气凝聚在一点,直接将那东西的头颅所轰碎。

    不过就在这时,那东西脑袋中的黑色液体却是却是不由自主的渗入楚休的体内,沿着楚休全身的经脉血管,流入到琉璃金丝蛊当中,被其吞噬。

    这种情况并不是楚休主动的,而是琉璃金丝蛊被动的行为,甚至楚休都吓了一大跳,想要阻止,但却已经来不及了。

    琉璃金丝蛊跟楚休一体共生,也相当于是楚休一部分的身体,自己身体下意识的反应,自己怎么阻拦?

    不过那一滴奇异的黑色液体却并没有给楚休带来伤害,其中一部分的力量被琉璃金丝蛊所吞噬,使得琉璃金丝蛊跳动的韵律变得更强了一些。

    而剩下一部分的力量则是融入了楚休的精神力当中,竟然让楚休的精神力增长了一截,并且还有一种说不明的感觉,让楚休有些摸不准,不过有一点楚休是肯定的,杀了这东西,夺取其脑袋里面的黑色液体,对于自己体内的琉璃金丝蛊还有自己的精神力是有好处的。

    而此时场中,被那恶鬼一样的东西一阵猛扑,导致在场一些实力较弱的武者纷纷中招。

    广宁道人一皱眉,他直接扔出一面阵盘,刹那间阵盘当中阴阳两极之力轮转,同时一黑一白两柄长剑落入阵盘当中,激发出了一阵汹涌的剑气,数百丈内,迷雾尽皆被驱散,露出来的却是一副让人感觉惊恐至极的画面。

    只见迷雾之外,一个个面貌狰狞的恶鬼正抱着之前那些武者的尸体在拼命的撕咬着,甚至还有数个恶鬼撕咬同一具尸体的场景,整个场面宛如地狱一般。

    就算是尉迟锋看到这幅场景也是有些头皮发麻,他不禁问道:“老道,这些都是一些什么东西?有长成这个模样的凶兽?”

    广宁道人面色难看道:“凶兽个屁!这些东西以前都是人!什么极乐魔宫,应该叫地狱魔宫才对,这帮疯子!他们竟然想要炼制出饿鬼道的恶鬼来!

    我在真武教的一些上古典籍中看到过,上古时期有一个为祸江湖的魔头,名为六道魔尊,此人乃是一个疯子,是真正有疯病的那种疯子!

    他竟然幻想出了自己有六个人格,而且每一个人格在武道之上都是天才。

    此人想要以秘法炼制出六道轮回的化身,然后再将自身魂魄斩出六份来,融入化身当中。

    为此这六道魔尊杀了无数人进行试验,其中饿鬼道的化身就是现在这般模样,抓来无数幼年婴孩,在其全身布下阵法,逐渐磨灭其神志,然后顿顿喂养灵药。

    等到其神魂磨灭之后,犹如行尸走肉,只剩下本能,然后将其扔进一个密闭的空间当中,不给任何食物水源,让其自相残杀,互相以血肉为食,最后如同养蛊一般养出来的,便是那饿鬼道的化身!

    我在那古籍上见到过图样,那饿鬼道的化身就是这般模样的,不过要比这些东西大许多,力量也强大得多,乃是真的地狱饿鬼。

    不过那典籍中有过记载,那六道魔尊因为其行为泯灭人性,已经被众多江湖高手联合绞杀了,没想到这极乐魔宫的人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这秘法,竟然还在炼制这种泯灭人性的东西!”

    这里每一个饿鬼身后都代表着无数的无辜婴孩的性命,哪怕这些人都是万载之前的人,但广宁道人却仍旧是对这种事情感觉到愤怒无比。

    楚休听到后也是皱了皱眉头,他虽然修炼了不少魔功,但却不会去修炼这泯灭人性的魔功。

    魔存天地之间,正统的魔功虽然代表的乃是天地之间的负面力量,不过凡事有阳便有阴,功法只是一种属性而已,无论是正道功法还是魔功,你用它来救人,它便是善,用它来杀人,它便是恶。

    任何功法都是没有人性的,但只要修炼它的是人,那怎么也会留有一丝人性在。

    现在江湖上那些威名震天的魔道巨枭,无论是昔日威压天下的独孤唯我,还是现在拜月教的教主夜韶南,他们手中的人命都不少,不过他们所沾的,都是武者的性命,没听说有哪个魔道巨枭是是靠着屠杀普通人来扬名江湖的。

    这样的人甚至就连魔道本身都要唾弃,他们已经不能算是魔道了,妖邪还差不多。

    此时尉迟锋看着那些饿鬼,紧皱眉头道:“这些东西从上古活到现在,都已经一万年了,还活着呢?”

    广宁真人皱眉道:“我也是疑惑这一点,这些东西还没有吞噬进化完全,也就是说他们还没有真正成为那饿鬼道的化身,想要让他们万年后依然存活,动用一些手段让他们魂魄休眠倒是可以,不过极乐魔宫的人都已经走了,又是谁动手让他们休眠的?”

    就在这时,一阵悠扬的笛声忽然传来,那笛声婉转悠扬,但却充满了无边的怨气,让人听了以后不禁有一种心烦意乱的感觉。

    不过在场那些饿鬼在听到这笛声之后,他们却好似听到了什么命令一般,迅速聚集在一起,连啃食尸体都不顾了。

    迷雾当中,一个身穿白衣的身影从其中走出。

    那身穿白衣的身影竟然是一名相貌英俊的青年人,梳着古朴的发髻,他手持一只翠绿的竹笛,皮肤苍白的吓人,竟然跟那些饿鬼灰白色的皮肤有些类似。

    那青年人缓缓走来,轻轻摸着那些饿鬼的脑袋,这些邪异的妖物在他身边竟然乖乖站着不动,异常的温顺。

    看到地上那已经被饿鬼啃噬的支离破碎的尸体,那青年人的眼中顿时露出了一丝异色。

    他捡起一条比较完整的胳膊,嘴角忽然露出了一丝笑容来。

    那笑容配上他那英俊的脸,明明应该是一副很阳光的场面,但却给人一种邪异之感。

    拿起断肢放在自己眼前,那英俊青年忽然张开了嘴,他的嘴长大到了一个十分邪异恐怖的幅度,嘴里面是整齐的牙齿,不过却是那饿鬼一样密密麻麻的尖牙利齿!

    瞬息之间,那青年便将一整个胳膊给吞进了肚子里,发出一阵阵让人恶心的咀嚼之声。

    片刻后他擦去嘴角的鲜血,脸上露出了一丝迷醉的表情,用略显怪异的口音道:“血肉的感觉,真好啊,一万年了,终于又尝到血肉的感觉了。”

    之前众人还以为这青年是个活人,乃是用了什么秘法从上古活到如今的存在,结果现在一看,这厮哪里是人,分明就是这里实力最强的一只饿鬼!

    广宁道人一边掌控着阴阳两仪剑阵,一边沉声道:“你是什么东西?”

    那青年揉了揉脑袋道:“东西?我好像忘了很多事情啊,老道士,你是一个明白人,你应该知道,饿鬼这种东西没有神魂灵智,完全就是行尸走肉,我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在转化为饿鬼之后保留了灵智,现在,却是有好多东西已经记不清了,包括自己的名字。

    我只是被极乐魔宫遗忘的一个可怜虫而已,我只记得是我负责喂养这帮让人恶心的家伙。

    结果他们都走了,师父师伯,师兄师姐全都走了,我被遗忘了,被遗忘在了这已经彻底人去楼空的极乐魔宫内!

    为了保命,我只能主动将自己转化成这些平日里我看着都感觉恶心的家伙。

    一万年了,我睡了醒,醒了睡,修补着阵法,修补着极乐魔宫,想要等师父他们回来,你们,知道师父他们的消息吗?”

    那青年一脸真挚的望着广宁道人等人,那模样丝毫都看不出方才的阴邪可怖。

    众人已经差不多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家伙的确是一个可怜虫。

    极乐魔宫所有人都已经在上古大劫之前离开了,结果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就只留下他一人。

    结果这人为了保命,竟然将自己转化成了地狱饿鬼,只要清醒了,就修补着极乐魔宫内的阵法,所以这地方才看着如此的完整。

    广宁道人看着那青年冷声道:“消息?你极乐魔宫早就都已经死绝了,哪里还会有什么消息?炼制饿鬼道化身这种邪异秘法你们竟然都敢去尝试,你们极乐魔宫这帮人不死在上古大劫之中,简直就是天理难容!”

    那青年失望的叹息道:“哦,原来是这样啊。”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周身却是泛起了一阵阵带着尸臭的黑气,那股威势就算是让在场三位武道宗师都感觉到一阵寒意。

    “既然是这样,那你们也没什么用了,乖乖的给我当血食吧,我吃你们的时候会很温柔的,不会像那些丑陋的东西一样,弄的这么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