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五百六十三章 上古隐秘
    那所谓小凡天的钥匙在楚休看来就是一个不规则的石块,上面没有任何的能量,说它奇异,是因为这石块实在太硬了一些。

    开始的时候楚休只是试探性的捏了捏,发现捏不动,便又用罡气试了试,也没有反应。

    最后楚休甚至用天魔舞在那石块上来了两刀,也是一样没有留下丝毫的划痕,这就很惊悚了。

    拿着石块想了想,楚休径直起身去找吕凤仙。

    小凡天的事情对于其他散修武者来说是个秘密,但对于一些有资格进入小凡天的大派来说却并不算什么大秘密,楚休自然也不会跟吕凤仙隐瞒。

    把小凡天的事情说了一遍之后,楚休拿出那石块对水无相等人问道:“你们在上古之时有没有听说过小凡天?这东西你们可曾见过?”

    水无相等四人都是从上古那个时代活下来的,他们知道的东西,应该要比现在的武者多得多。

    水无相摇摇头道:“我等被封禁时,上古大劫还没有开始,所以最后那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等也不知道。

    不过我可以保证,在上古之时绝对没有什么小凡天之类的东西。”

    说到这里时,水无相忽然愣了愣,他拿起楚休手中的石块仔细看了两眼道:“这东西是不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罡气也无法摧毁?”

    楚休点了点头。

    水无相喃喃道:“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东西应该是凡天界碑的碎片,不过凡天界碑怎么会碎呢?”

    “凡天界碑?那是什么?”

    水无相道:“凡天界碑就是凡天界碑,谁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你提起小凡天三个字,还有这石块的材质,我这才联想到凡天界碑的。

    昔日在上古之时,西极最高峰天苍山之巅便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上凡天三个大字。

    不过那石碑也不知道是谁立下的,其中也没有任何力量波动,甚至谁也搞不清楚上凡天到底是什么意思,久而久之,这石碑就被称之为是凡天界碑。

    而且上古之时也有无数人测试过这凡天界碑,其中虽然没有任何的能量波动,但却坚固无比,甚至就连神兵都无法在其上留下一道划痕来,无数强者对其出手测试过,也仍旧无用。

    现在你手中的这石块跟凡天界碑的颜色一模一样,再加上其特性,我几乎可以肯定,这石块就是凡天界碑的一部分。

    不过凡天界碑这种东西竟然都能够破碎,我等被封印之后,这方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那所谓的上古大劫难道就真的这般恐怖?”

    楚休摸着手中的石头,看来这上古时期的隐秘有些超乎他的想象,甚至就连水无相这种从上古被封禁到现在的人也搞不清楚。

    “对了,你说西极之巅的苍天山在哪?我怎么没听说过这地方?”楚休忽然问道。

    水无相道:“上古大劫之后整个天下的地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起码现在的世界跟我等记忆中的世界已经是两个模样了,根本就找不出几个相似的地方。

    若是按照位置来说的话,天苍山所在的位置应该就在现在东西两昆仑所在的位置。”

    楚休点了点头,就在这时,旁边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吕凤仙忽然从空间秘匣中拿出了一块石头,跟楚休手中的石块颜色一模一样,只是形状不一样而已。

    “我这东西,是不是跟楚兄你手中的钥匙是一样的?”

    楚休一愣,道:“吕兄,这东西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小凡天虽然三十年一开启,但现在其规律、进入方法和种种禁忌等东西已经被外界的人给摸透了,所以这钥匙几乎都集中在江湖一些顶尖势力的手中,被众人所瓜分,流落在外的很少,没想到现在却是被吕凤仙给找到了一枚。

    吕凤仙挠了挠头道:“在西楚的时候,有次我在夜间路旁歇息,便看到一队人在追杀另外一人。

    本来江湖仇杀这种东西没有谁对谁错,被追杀的那人也没有求援,我自然是懒得去管的。

    不过那一队追杀者却是想要杀我灭口,那我索性便将他们全都杀了。

    而那个被追杀者却是已经重伤濒死,他在临死之前便将这东西交给了我,什么都没说便死了。

    我弄不明白这东西是什么,所以就一直都收着,没想到这东西还是一个宝贝。”

    听到吕凤仙这么说,楚休也是略微有些无语。

    吕凤仙这气运还当真是恐怖,人在家中坐,宝物从天上来。

    气运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在吕凤仙身上却好像实质一般,还当真是恐怖的很。

    水无相等人倒是很欣喜,在他们看来,自家主公有着如此气运,那绝对是他们的幸事。

    昔日在上古之时吕温侯之所以战败被杀,真灵被封禁,其实也是有运气不好的成分在其中。

    种种巧合把自己弄的是天下皆敌,吕温侯若是不死,那才是真正的天下无敌了。

    楚休沉声道:“既然吕兄你也有钥匙,那正好我们便一起都在这里等消息,距离小凡天开启的日子,怕是已经不远了。”

    小凡天每隔三十年一开启,具体的时间虽然有些差异,不过其差异只有几天的时间而已。

    所以每次到这段时间,各大宗门和风满楼的风媒便会无比重视江湖上的风吹草动,一旦发现异常,立刻便派人去侦查。

    此时魏郡殇邙山的一座寻常密林当中,整个山体忽然开启扭曲了起来,大股的灵气爆发而出,使得原本殇邙山上那茂密的树林此时显得更加茂密了起来。

    魏郡这边的变化很快就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其中最先得到消息的便是魏郡的本地最大的宗门沧澜剑宗。

    此时沧澜剑宗的大弟子窦广臣正一脸兴奋的跟柳公元汇报着这件事情。

    谁都知道,小凡天开启的前三个时辰谁都可以进入,哪怕是一个普通人都可以进入其中。

    这便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完全靠运气的东西。

    江湖历史上可是有着不少的散修武者赶上小凡天就在自己不远处开启,然后他们意外被卷入其中,最后获得机缘的传说。

    这一次小凡天在沧澜剑宗周围开启,这简直就是上天赐给他们沧澜剑宗的大机缘!

    不过跟一脸兴奋之色窦广臣比,柳公元的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表情,他手中还握着一枚石块,也是小凡天的钥匙。

    以沧澜剑宗现在的实力,他们能有一枚钥匙就已经很不错了。

    柳公元曾经也进入过小凡天,不过世人都只知道其中有机缘,但却殊不知天下没有都是机缘的福地,小凡天内的机缘多,但危机,却是要比机缘多十倍甚至是百倍。

    柳公元已经老了,再次进入小凡天也没有多大用处了,所以这枚小凡天的钥匙他是准备留给沈白的。

    结果现在沈白被废,仍旧在沧澜剑宗的密地闭生死关,现在也是生死不知,但结果小凡天却是正好出现在了魏郡,这还当真是讽刺的很啊。

    一旁的窦广臣看到柳公元没有说话,他连忙道:“师父,赶快下令让我沧澜剑宗所有的弟子都进入小凡天吧,这可是老天眷顾我沧澜剑宗,送给我沧澜剑宗的机缘啊!”

    柳公元摇摇头道:“不能都进。”

    窦广臣一愣道:“为何?”

    其他宗门都要靠着钥匙进入其中,但哪怕是大光明寺这种级别的宗门,钥匙其实也并没有多少。

    其他势力甚至可以为了一把钥匙内部斗的头破血流,就是为了求一个小凡天的资格,现在他们沧澜剑宗明明可以整个宗门都进入其中,为何柳公元却不答应?

    看着窦广臣,柳公元叹息了一声道:“莫要被利益蒙蔽了眼睛,人人提到小凡天都只会提到其中的机缘,但有谁想过其中的凶险?

    能够进入小凡天的,都是正魔两脉的高手强者,要么就是龙虎榜之上的俊杰人物,就算是武道宗师在其中都有着陨落的风险。

    有些机缘你实力不够,别说是拿走了,为之送命都是有可能的。

    而且在小凡天内,真正危险的可并不是里面的种种陷阱,而是人!

    小凡天已经开启了这么多次,其中意外进入其中的散修武者数不胜数,但真正能够带着机缘走出来的有多少?屈指可数!

    我沧澜剑宗若是倾尽全宗的力量进入其中,你信不信,能不能拿到好处机缘先不说,能够活着出来的,最后甚至百不存一!”

    但窦广臣还是不甘道:“但机缘在前,若是因为怕有凶险就望之却步,弟子不甘!”

    柳公元叹息了一声道:“罢了,那你就带着人进入其中吧,不过你要将这其中的凶险都跟其他弟子说明白,愿意进入其中跟你一搏的,那就进入小凡天,不愿意的,就跟我一起守在沧澜剑宗,为宗门留下传承香火。”

    窦广臣一愣道:“师父,你不去吗?”

    柳公元摇摇道:“我已经老了,打不动了,小凡天内的争夺激烈绝对超乎你的想象,我虽然不怕死,但却要为了沧澜剑宗守护最后一丝希望。”

    说着,柳公元将目光望向了后山,沈白闭生死关的地方。

    那里有他沧澜剑宗最后的希望,但却是前途未卜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