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五百五十九章 关思羽,你变了!
    随着关思羽的话出口,整个议事厅内的气氛都变得怪异了起来。

    安流年冷声道:“关思羽,那你准备让谁留守,又准备让谁去?”

    关思羽沉声道:“让方杀留守,他是缉刑司的二首领,跟众人也配合这么长时间了,地位实力都足够,留守刑堂正好合适。

    去的人再加上一个楚休,这次小凡天开启,各大派必将重点带上年轻一代的弟子前去。

    楚休如今位列龙虎榜第四,若是‘小天师’张承祯、‘明王’宗玄、‘剑首’方七少等人都去了,楚休却不去,这让江湖人怎么想我关中刑堂?这岂不是表明我关中刑堂对年轻弟子不重视?”

    一听这话,方杀的脸都黑了。

    光顾着重视年轻一代的弟子,自己这个关中刑堂的老人便不需要重视了?

    方杀当即便冷哼道:“堂主,我不服!”

    他不是安流年,可以直呼关思羽的名字,方杀踏入武道宗师的时间也没几年,实力自然也是不如关思羽的,所以还不敢这么放肆。

    方杀怒声道:“小凡天三十年开启一次,正因为楚休还年轻,所以他还有时间,但我若是错过了这次,等我不在壮年之后,就算是得到了机缘,又有何用?

    真丹境是有三百年寿元不假,但又有几人能真正活到三百岁的?我年过六旬这才踏入了真丹境,本身便已经不小了,壮年巅峰又能维持多少年?这辈子又有几个三十年能够等待?”

    方杀这话说的十分委屈,实际上他说的也是真话。

    理论上来说真丹境的武道宗师的确是能够活三百年,但那只是理论,你能保证自己一辈子都不跟人交手,不留下任何暗伤吗?

    所以能活到三百岁的武道宗师其实渺渺无几。

    而方杀踏入真丹境时虽然不算太老,但却也不算年轻了,所以他的壮年巅峰的时间就在现在到他百岁左右这几十年的时间里,过了百余岁之后,他的气血之力便不会再增长了,那时候他就算是真拿到了什么机缘宝物,对于他的作用也是有限。

    楚休在一旁笑呵呵道:“方首领,不是我楚休要争什么,而是你这话说的倒是有趣,你等不及,我便等得及了吗?

    眼下我可是代表着关中刑堂在跟张承祯、宗玄等年轻一代的俊杰争锋,这次我不去,便落后他们一步,那将来我可能便会落后他们一大步!

    不是我楚休说话难听,就凭我如今在江湖年轻一代中的地位,我若是跑去其他江湖的顶尖势力,他们宁肯把给自己亲儿子的机会剥夺,也会让我进入其中的。”

    方杀冷笑道:“后生仔说话倒是狂妄的很!有本事你就去啊,把关中刑堂给你的东西都交出来,我倒是要看看,他们究竟会不会相信你!一个毫无底线忠诚的三姓家奴,哪怕天赋再好,也没人会去收留的!”

    方杀也是老江湖,自然不会被楚休一句话给怼回去的。

    楚休的天赋的确是江湖少有,关中刑堂得到楚休也是从而名声大噪。

    但同样,楚休现在若是离开关中刑堂,明面上还当真没有几个宗门敢去收留楚休。

    楚休先加入青龙会,然后不明不白的叛出青龙会,又加入了关中刑堂,结果现在楚休若是再叛出关中刑堂加入其他势力,这岂不就是三姓家奴嘛。

    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到时候会怀疑楚休忠诚度的人估计不会少的,那些势力也都会担心,他们收留培养楚休,将来楚休会不会也叛出他们,那样他们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楚休眯着眼睛看着方杀,冷声道:“你说谁是三姓家奴?”

    不久前因为殷伯通的事情,楚休跟这方杀曾经交手过一招,对方用的也是天绝地灭忘我杀拳,那时候楚休在力量上还稍微逊色方杀一些。

    不过被聂仁龙给追杀了一次,绝境当中楚休的境界虽然没有太大的突破,不过他能够感觉到自身的实力已经又上涨了一截。

    而且连续数次正面对敌武道宗师,其中一个对手还是位列风云榜的聂仁龙,再次面对这些凝聚了真丹的武道宗师时,楚休的心境也是发生了一些变化,这些武道宗师,貌似也并不是什么高不可攀的存在。

    眼看着双方火药味渐浓,这时候梅轻怜忽然开口道:“本来这是关中刑堂内部的事情,我一个女流之辈是不好插嘴的,不过站在外人的角度,我还是有些话要说的。”

    不过这时安流年却是冷冷道:“既然不好插嘴,那就索性别插嘴!你既然知道你是外人,那你还废话什么?”

    关思羽看着安流年,冷冷道:“夫人,你说,大家都听着。”

    安流年看着关思羽,低喝道:“关思羽!你疯了不成?你知道你现在究竟在干什么?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让一个女人在这里发表意见?”

    安流年此时是真的有些愤怒了。

    其实方杀并不是他的人,但也同样不是关思羽的人,只是两个人都不想完全臣服于关思羽而已,所以现在方杀不能去,关思羽又没有针对自己,安流年是可以不开口的。

    但现在安流年发现关思羽是真的变了。

    这些年来安流年从来都没有真正对关思羽臣服过,不过他也算是对关思羽服气。

    刚刚接掌关中刑堂时,关思羽是真的算是铁面无私,为了刑堂律法,他甚至就连自己的亲传弟子都废掉了,这也让众多关中刑堂的武者看到了关思羽的态度,整个关中刑堂的风气瞬间一正,再也不敢有人违背律法。

    毕竟关思羽对自己的亲传弟子都敢下这种狠手,他们差什么?

    而且后来关思羽合纵连横,让其余三国承认关中刑堂的地位,并且带领刑堂发展到现在这种前无古人的地位,安流年虽然没有臣服关思羽,但他却是真的服气,起码换成他来当这个堂主,安流年自问是做不到关思羽这种才程度的。

    所以这些年来安流年一直都低调无比,甚至就连缉刑司都只是在掌管一个大概,虽然没有臣服,但却也没有去给关思羽找麻烦,甚至看着关思羽将他的心腹司铭安插近缉刑司担当三首领也不管,这也是安流年的一种态度。

    他毕竟也是关中刑堂的人,也是关中刑堂一手培养出来的,所以看到关中刑堂有朝一日能够壮大,这也是他乐见其成的。

    结果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关思羽开始变了,不光不那么热衷去扩张关中刑堂,反而开始急于守成,并且在各个方面安插自己的势力,当年那个铁面判官,现在却也有了自己的私心。

    至于这一切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就是从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出现在关思羽身边之后才开始的!

    梅轻怜的眼神哀怨,她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神色道:“奴家只是不忍看着关中刑堂因为这点小事就陷入内斗,所以想说几句公道话而已。

    既然大首领不愿意,那奴家便不说了,莫要影响了和气。”

    不知道为何,看到梅轻怜这般模样,安流年却是气不打一处来,心中怒意上涌,他竟然直接一拍桌子,指着梅轻怜怒吼道:“你这妖女还敢在这里挑拨!?这里有你说话的资格吗?”

    楚休挑了挑眉毛,现在安流年的状态明显有些不对。

    这安流年看其模样就是那种心思内敛,冷静阴沉之人。

    结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却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显然有些不对,若是说这里面没有梅轻怜的手脚,楚休可不相信。

    不过更奇异是,在场三位武道宗师都没有察觉到梅轻怜是怎么做的手脚,楚休也没有察觉到。

    他现在的精神力已经恢复了,倒是可以动用天子望气术看看,只不过在这种场合使用天子望气术,楚休不光是坑梅轻怜,更是在坑自己。

    那边关思羽看到这一幕,他周身的气势凝实到了极致,自身简直好像化身成一个黑洞漩涡一般,无尽的天地元气被吸纳到其中,无边无尽,犹如深渊般的恐怖!

    在场的众人都是骇然无比,他们都是看过关思羽出手的,哪怕是上次夏侯镇因为楚休的事情而打上门来,关思羽都没有露出过这种恐怖的气息来!

    安流年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惊容。

    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关思羽出手了,哪怕是上次关思羽跟夏侯镇一战,安流年也没有去看。

    直到此时他再次感知到关思羽的气息,安流年才知道关思羽究竟强大到了什么地步。

    论及突破武道宗师境的时间,安流年要比关思羽早了十几年,但现在关思羽的实力,怕是早就已经将他给甩开了!

    江湖人大部分都认为关思羽的实力配不上他的风云榜排名,认为他没有资格位列风云榜前十,去跟那些真火炼神境的强者相比。

    这点不光是江湖人这么认为,像安流年等关中刑堂的自己人也都是这么认为的,认为关思羽能有这种排名,完全是靠楚狂歌的余荫。

    结果现在安流年才知道,关思羽配不配得上他的排名暂且不说,起码关思羽没有他想象的那般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