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五百五十三章 韩哭宋笑
    PS:感谢书友朱悍的盟主打赏,恭喜成为本书第十五位盟主^_^,这几天手机出问题,都没收到打赏消息,抱歉啦。

    感谢书友逆命贪狼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自从聂东流死后,哪怕聂仁龙从走火入魔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他的性格也是变得暴躁无比。

    那名聚义庄的弟子劝说的对,现在的聂仁龙的确是应该冷静一下了,不过聂仁龙却做不到。

    你倾注了所有心血培养的儿子被人给弄死了,凶手还在大摇大摆的准备离去,你冷静的下来吗?

    冷眼看着那名聚义庄的弟子,聂仁龙冷声道:“袁吉跑了,那就给我去找其他相士,整个北燕有名有姓的相士难不成就他一个吗?找不到,那就去风满楼话高价请他们的卜算大师出手!

    青龙会那边你也不用管其他的,我只要结果,我只想看到那林烨的脑袋!”

    轰然一声巨响,聂仁龙的脚步一顿,地面上顿时寸寸开裂,整个屋子都差点被聂仁龙给震塌。

    剩下的聚义庄武者顿时一哆嗦,眼下聂仁龙已经接近疯狂的边缘了,他怎么说,那就怎么做吧,千万不要反驳了。

    江湖上的风波还没有彻底散去,不过楚休此时却是已经恢复完真气准备上路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崔乐等人的死给后面的人警醒了一些,还是聂仁龙已经放弃追杀自己了,楚休又走了数日都没有再碰到一个阻拦他的人,甚至就连聚义庄搜捕的人都没有看到。

    接连数日赶路,察觉到饿了,楚休便找个小镇去买一些吃食,哪怕是在人多的地方,也一样没人认得出来楚休,准确的说应该是没有人继续追查了。

    不过楚休也并没有因此而放慢自己的脚步,仍旧是按照自己的极限速度赶路着,但同样也不去太过消耗自己的体内。

    傍晚时分,楚休看了一眼天色,阴云密布,怕是又有大雨降临。

    楚休倒是不怕下雨,但他此时却是有些饿了,所以他便望了望四周,在小路旁找了一间已经荒废的道观准备歇息一下,吃一些东西。

    此时道观内可不仅仅只有楚休一人,还几名跑江湖的镖师跟一群好像是一个小家族的商队。

    两拨人泾渭分明,那些镖师都是江湖草莽出身,比较粗俗,一群人在那里烤着干粮喝着酒,大声的聊一些江湖八卦。

    而那小家族的商队则是要规矩多了,下人在休息,几名管事打扮的人在陪着一名年轻公子哥说着什么。

    这种情况倒是很正常,哪怕是一些小家族的人都不会把自家的子嗣溺爱到什么都不懂的地步。

    所以这些小家族基本上都会让自家的弟子在成年之后也参与到一些家族的生意当中,哪怕你做不到,但也要参与,这点是必须的。

    不过此时那小家族的年轻公子好像是一次参与商队行商,不停在报怨这,报怨那的,看到楚休走进来,他下意识的冷哼了一声,想要撵人。

    这小道观就这么大,他本来就不想跟那帮粗俗的镖师共处一室,不过人家那边人也不少,真闹了冲突,他们这边也不见得能占据上风,所以那年轻公子也值得捏着鼻子忍下。

    但他现在看到一身寻常布衣,还带着破斗笠蒙着脸的楚休,一看就不是什么高手,这样的人他还是惹得起的。

    但这时那商队管事却是拦着那年轻公子道:“公子,出门在外,谁都不容易,别惹事,忘了家主是怎么跟你说的了?”

    听到管事抬出了家主,那年轻公子也值得不满的冷哼了一声,不过却再也没说什么。

    楚休也没去搭理他们,只是掀开面巾开始吃干粮,他只露出了嘴,再加上有斗笠遮掩,倒也没人能注意到他的容貌。

    这时那几名镖师也只是看了楚休一眼,便继续开始讨论着。

    其中有人道:“哥几个可曾听说了那魔头林烨的事情?这位的名声最近传的可是相当火爆了,据说此人乃是昆仑魔教的嫡系传人,手段狠辣,实力强大,聚义庄的聂庄主愿意拿出庄主之位来悬赏杀他,都没能成功。”

    “真的假的?昆仑魔教都灭了这么多年了,哪来那么多传人?你这是江湖八卦听的太多了吧?”

    “真真儿的!你们也不想想,那林烨若不是昆仑魔教的传人,他哪来那么强的实力?

    我跟你们说,我有个兄弟便曾经是跟着‘留花公子’崔乐等人伏杀那林烨的幸存者。

    那一战那叫一个惨哦,妙玉观的妙玄真人直接被魔功炼成了干尸,‘巨灵将’孟刚一身横练硬功不输大光明寺的武僧,结果却被轰碎了全身一半的骨头。

    ‘留花公子’崔乐更是动用秘术搏命,结果却自己把自己给耗死了。

    据说那林烨身高九尺,青面獠牙,有着天魔之相,看你一眼你的魂就被勾走了一半,简直比武道宗师的实力都恐怖!”

    “哈哈哈!杨老三,你又在那里吹牛比!动不动你兄弟,你亲戚的,当初有资格跟着留花公子去杀林烨的,最弱都是五气朝元境,你一个连先天境界都不到的家伙,有五气朝元境的高手当兄弟?你就算是给人家舔屁股,人家都嫌弃你呢!”

    那杨老三面色通红道:“你们懂个蛋蛋?你以为人家高手会像你们一样狗眼看人低?我跟我那兄弟是从小玩到大的,虽然我现在实力没人家强,但每次回乡,人家可都会请我喝酒的,还一口一个三哥叫着呢!”

    周围那些镖师顿时大笑了起来,道观里面充满了欢乐的气氛。

    那小家族的年轻公子却是不屑的撇了撇嘴,低声道:“粗俗!不堪入目!还把一个魔道妖人抬的那么高,当真是不可理喻!”

    就在这时,在场的众人忽然感觉周身一寒,哪怕他们点着篝火,也驱散不了那股寒意。

    楚休也是放下了干粮,抬起了头。

    这不是他做的,楚休的心胸虽然不大,但却也不会因为无知者的几句话就去跟这帮底层的江湖人一般见识。

    这时道观外忽然传来了猎猎寒风,道观的大门被吹开,两名身穿黑衣,头戴龙纹黑铁斗笠,脸上着黑铁面具的人走了进来。

    这两个人的打扮一模一样,不过区别只是一个人的脸上的面具画着天哭星的图案,面具也是一个哀伤的哭脸,还有一个则是画着天富星的图案,面具则是一个开心的笑脸。

    楚休深吸了一口气,这幅打扮他很熟悉啊,毕竟他在青龙会也呆了那么长时间,这两人,竟然是青龙会的两位分舵舵主!

    那帮镖师和那小家族的人则是被吓傻了,根本就连大气都不敢出。

    对于他们这些位于江湖底层的人来说,青龙会距离他们太遥远,特别是舵主级别的存在,那根本就是传说。

    这两人走进道观,带着笑脸面具的天富舵主笑呵呵道:“林烨林公子,你的胆子倒是大的很啊,杀了这么多人,还敢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这里,您这是真准备强杀出北燕?佩服,佩服!果真不愧是隐魔一脉的新秀俊杰,有魄力,有胆气!

    认识一下,在下是青龙会新任的北燕天富分舵舵主,宋笑,没想到刚来北燕就接了一个大活,不错,不错。”

    跟宋笑一副话痨模样,还总喜欢重复一些语气词相比,那天哭分舵的舵主则是要低调的多,他只是淡淡道:“天哭分舵舵主,韩哭。”

    宋笑名为宋笑,他一直都在笑,韩哭却没有哭,但在场那些镖师和那小家族的年轻公子等人却都快吓哭了。

    他们之前到底干了些什么?他们竟然在林烨面前讨论这林烨的八卦,特别是那年轻公子,他竟然还说什么魔道妖人,这一刻他忽然感觉自己还能活着,还能喘气都是气运加身。

    宋笑看着那些人,笑了笑道:“你们还不快走,等着看热闹呢?我这个人是很讲原则的,绝对不滥杀无辜,但你们若是呆会被误伤,那可跟我没什么关系了。”

    听到宋笑的话,那些镖师跟那小家族的人立刻屁滚尿流的逃出道观,甚至连他们保的镖和货物都扔下不要了。

    楚休也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看着这两人,眯着眼睛道:“青龙会四大血杀怎么降级成为舵主了?”

    这两个奇怪的家伙很不简单,虽然他们现在只是天人合一境,但却是所有青龙会总部宗师之下的杀手中,实力最强的四位之二,被人称之为是四大血杀。

    剩下那两位是‘得之我幸’宋我幸,‘不得我命’宋我命,这四人通常两两出手,而他们能被称之为是四大血杀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两人联手,都曾经有过斩杀过武道宗师的战绩!

    以天人合一境斩杀武道宗师,就算他们是两个人一齐出手,这战绩也是足够惊人了,所以只要韩哭宋笑在一起,或者是宋我幸跟宋我命一起出手,威能觉得等同于武道宗师。

    聂仁龙这次也是下了血本,以聚义庄的家底,他们请不来武道宗师,况且就算是请,青龙会内武道宗师级别的存在也只有那几位龙首才是,等请来了人,楚休恐怕早就离开北燕了。

    所以聂仁龙便退而求其次,请来了韩哭和宋笑,也幸亏这两位最近不知道为何,从青龙会总部的四大血杀降级成为了舵主,要不然聂仁龙还请不来这两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