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五百三十三章 北地三十六巨寇
    作为昔日魔心堂的传承秘法,心魔轮转大法与摄魂大九式在精神力上的造诣绝对堪称是同种类功法中的极致,在楚休看来,甚至要比夏侯氏的御神术都要强。

    昔日楚休使用这摄魂大九式中的镇魂幽冥曲时,甚至都能够暂时影响到乔莲东这位武道宗师,此时楚休已经恢复到了巅峰,用镇魂幽冥曲来对付何展一个天人合一境武者,自然是不成问题的。

    从碎裂的椅子堆里面爬起来,何展揉着脑袋,眼中露出了惊骇之色。

    他虽然为人鲁莽易怒了一些,但见识还是有的。

    眼前这家伙的精神秘法竟然如此强大,一个照面,自己竟然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便已经中招了。

    不过何展还是硬着口气冷哼道:“就会用这种鬼蜮计量,有本事正面出手啊!”

    说着,何展竟然不服输的还要冲上去。

    不过这时一旁的林木通却是沉声道:“我来!”

    在庞虎麾下时,林木通便经常跟何展争吵,两个人一个冲动,一个理智,平常也都是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不过在面对外人时,他们却是同生共死的兄弟,肯将自己的后背交给对方。

    一柄足有二人高的漆黑长枪被林木通拿在了手中,带着无匹的气势和呼啸着的劲风向着楚休轰然砸落。

    那股强大的气机简直令人不敢相信是林木通这么一位看似干枯瘦弱的武者使出来的。

    这一次楚休倒是没用摄魂九大式,他只是双手结印,大金刚神力的法相施展而出,周身罡气爆发,凝聚成了一个奇异的身影,一半佛光普照,一半魔气滔天,那邪异的佛像一掌落下,佛魔之力交织爆发,直接将林木通整个人直接轰飞出去。

    魔罗金刚相!

    大金刚山神力的法相楚休之前在魔道会盟时已经施展过了,此时这门功法他倒是也不介意露出去。

    接连两招便击败庞虎麾下两名高手,楚休的实力显露无余。

    这若是放在其他地方,周围的众人肯定会震惊楚休的实力从而不敢动手的。

    不过放在这些昔日胆大包天,都敢去跟北燕朝堂硬撼的巨寇这里,他们虽然也震惊楚休的实力,但他们却也一样群情激愤的要对楚休出手。

    何展和林木通是他们的兄弟,现在兄弟被人打了怎么办?哪怕眼前是武道宗师,他们也只有一个字,那就是上!

    不过就在这时,庞虎却是冷哼了一声道:“都给我滚回去!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

    看着还呆呆的站在那里的何展跟躺在地上的林木通,庞虎轻哼了一声道:“死没死?没死就给我坐回去!”

    听到庞虎的训斥,何展跟林木通这才老老实实坐了回去。

    不过何展的椅子已经被他给压坏了,何展环视一圈,最后只得臊眉耷眼的站在林木通身旁。

    庞虎站起身来,对着楚休拱手大笑道:“林公子不愧是隐魔一脉的年轻俊杰,实力果然不凡,这次我祁连寨想要度过危机,便要靠林公子你了。”

    以庞虎的眼力,虽然方才楚休只出了两招,不过他也依旧能够看出楚休的真正实力来。

    这也就是楚休手下留情了,如若不然的话,林木通跟何展不死也要重伤。

    之前庞虎虽然没有埋怨梅轻怜的意思,不过他也依旧很怀疑,这小子到底能不能给他们祁连寨带来帮助。

    不过现在看到楚休的实力,庞虎却是没有再有一丝怀疑了。

    任何一个宗门能有如此出色的弟子,肯定都是要当作宝贝来培养的,其地位甚至要比宗门内的武道宗师都要高。

    梅轻怜把他们隐魔一脉最为杰出的年轻俊杰都给派来了,倒也是给足了他面子。

    楚休随意的拱了拱手道:“庞寨主客气了,圣女大人请我来帮庞寨主你解决危机,我自当是尽力而为,不过也同样是需要贵寨的配合才行,要不然单凭我一人,也是无法扭转乾坤的。”

    庞虎点了点头,直接一挥手道:“设宴!边吃边谈!”

    祁连寨的前身是北地三十六巨寇,而北地三十六巨寇说白了就是盗匪,哪怕他们的实力再强,也是少不了一些盗匪习气的,就比如现在这般。

    大堂内直接被摆放上了一张大桌子,庞虎手下一些心腹足有十多人都在场。

    大块吃肉和大碗喝酒或许已经成了祁连寨的习惯,不过楚休倒是第一次看到这幅场景,倒是显得很新奇。

    祁连寨的方式都已经不能算是大块吃肉了,简直就是整只上来。

    鸡鸭什么的整只也就罢了,其中竟然还有一整只烤山虎,其余各种熊掌鹿肉等山珍更是不计其数。

    庞虎给楚休倒了一碗酒,直接一口饮尽,沉声道:“林公子不远万里来我祁连寨帮忙,大家都起来表示表示。”

    祁连寨的这帮盗匪最擅长的就是喝酒,一个个也纷纷举起了酒碗。

    何展和林木通更是跃跃欲试。

    他们之前被楚休一招击败,现在还是感觉有些丢脸。

    打不过你,喝酒总是可以的吧?

    不过楚休只是礼节性的喝了一圈之后,他便动内力镇压下酒力,放下酒碗道:“庞寨主,也该说一说正事了。”

    听到楚休这么说,庞虎也是放下了酒碗,何展跟林木通只能郁闷的对视一眼,也都是放下了酒碗。

    楚休沉声道:“祁连寨现在的危机不在于处境,而是在于祁连寨为何会陷入这样的危机,首先要把源头给找出来,才好做事。”

    庞虎皱眉道:“林公子是什么意思?”

    庞虎其实虽然看似粗狂,但他却并不是笨人。

    昔日北地三十六巨寇全灭,只留下庞虎苟延残喘,这并不是因为他怂,而是因为庞虎对于危机的感觉比较敏感,所以才及时的规避了危机,给北地三十六巨寇保存了这么一丝力量。

    不过这一次被聚义庄逼成这般模样,庞虎却当真一头雾水,搞不清状况。

    楚休顿了顿,道:“庞寨主在辽东密林中修养生息,回复实力,并且还结交十三皇子项沖,化解了朝廷那边的压力,这是一步好棋。”

    听到楚休这么说,庞虎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得色来。

    本来庞虎是打算修养生息之后便继续干老本行的,不过他上次却是意外遇到了项沖,并且与之结交,所以便利用项沖,使得朝廷不在追缴他这个北地三十六巨寇的余孽。

    而上次庞虎遇到项沖时,正是项沖跟着隐魔一脉宗师,明面上是皇室供奉的盛天尧前来援手楚休之后,所以说项沖跟庞虎的相遇,其实也算是楚休间接促成的。

    不过这时候楚休却是忽然道:“不过接下来的路,庞寨主你却是走错了。”

    庞虎一皱眉道:“什么意思?”

    楚休沉声道:“辽东之地本来就不适合发展,庞寨主你在恢复完实力之后,盘踞在辽东郡周围,建立分寨,虽然没有像昔日北地三十六巨寇那般劫掠,反而是收取过路行商的孝敬,不过却也引得一些人不满了。”

    庞虎冷哼了一声道:“某已经做的足够仁义了,我祁连寨虽然是盗匪,但却也是讲规矩的,他们路过辽东郡,我只要收了银子,便保他们一路平安,甚至他们若是能出更多的银子,我都能让手下的兄弟们一路护送他们到目的地,他们还不满?”

    其实庞虎这一招还是跟楚休学的。

    韩豹在回归祁连寨之后,自然也是说了一下自己这些年来是怎么过的,其中他跟楚休所合作的事情倒是让庞虎有了很大的灵感。

    庞虎本来就不是笨人,北地三十六巨寇覆灭之后,庞虎也是在反思着,自己这三十六巨寇究竟是因为什么被灭。

    最后庞虎得出来一个结论,北地三十六巨寇的覆灭,不是因为他们劫掠了朝廷和各大武林势力,而是因为他们不讲规矩,破坏了规矩,得罪了所有能得罪的人,所以才会被联手剿灭。

    所以这一次庞虎便借鉴了一下楚休跟韩豹在殇邙山合作的方式,收取过路费,做的不那么过分。

    并且庞虎还增加了一个保镖的服务,只要出的起钱,祁连寨的盗匪甚至还能客串镖局。

    楚休摇摇头道:“庞寨主,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说的不满并不是过路的那些商队不满,而是聚义庄不满,因为庞寨主你,挡了聚义庄的路!”

    “什么意思?”

    楚休沾着酒水,在桌子上画出了北燕的大致地形道:“聚义庄这些年来在聂仁龙的发展之下,不说是名满北燕江湖也差不多了,虽然实力不强,但名声却非常大。

    聂仁龙此人是经营名声的好手,寻常人先寻利,再得名,但聂仁龙却是擅长用名声来赢得利益,现在聚义庄的名声积攒够了,聂仁龙自然也想要获得一些实际的利益了。

    不过聚义庄以仁义为名,岂能做出破家灭门的攻伐之事?所以最简单的方式便是弄出一个联盟来,聚义庄作为联盟之主,去做某件事情,成功了之后,只要聂仁龙的手段得当,这联盟可是依旧不会解散,还会奉聂仁龙为主。

    而现在看聚义庄的动作,显然他们的目标便是北进,而庞寨主的祁连寨,便成了聚义庄联盟的目标,他们所必须要扫除的,踏脚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