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五百三十章 祁连寨
    梅轻怜在关中刑堂呆了这么长时间,她对于关中刑堂的了结自然是要比楚休深得多。

    一个阴魔宗的圣女潜伏在关中刑堂内究竟是为了什么,这就不用多说了,一直以来梅轻怜都没有得手,原因不在关思羽,而在缉刑司那两位首领,还有其他缉刑司的人。

    造成这种原因不是因为关思羽的实力不够,而是因为当初关思羽接任关中刑堂时太过仓促了。

    其实楚狂歌当初早就已经决定要将关思羽扶上堂主的位置了,只不过楚狂歌死的有些太过仓促了,如果给楚狂歌足够的时间,帮关思羽竖立好了威信,也就不会出现现在这么多的事情了。

    楚休眯着眼睛道:“圣女大人,既然缉刑司那两位这么碍事,为何不想办法做掉他们?以隐魔一脉的实力,想要干掉他们,应该不难吧?”

    若是隐魔一脉真能够掌握关中刑堂,楚休倒也用不着像现在这般遮遮掩掩的了。

    梅轻怜撇了楚休一眼,略带诧异道:“你小子这心思倒是毒的很,上来就准备下死手?

    这么做倒也不是不行,不过我想要的可是一个完整的关中刑堂,而不是支离破碎的关中刑堂。

    关思羽虽然在一些事情上会听我的,但他却并不是我的傀儡,他只是不满缉刑司没有全部听他的命令,而不是想要辣手除掉缉刑司这个关中刑堂真正的底牌。

    一旦我这么做的,关思羽必定会察觉到不对的,到了那个时候怎么办?连关思羽都杀了?”

    楚休点了点头,不过他却是有些不赞成梅轻怜的看法。

    不破不立,隐魔一脉不可能永远都隐藏在暗处,想要更多的势力,那就要动用非常手段。

    又跟梅轻怜聊了几句之后,楚休便也没有多留,直接离开总部,回到关西之地闭关。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其实楚休已经习惯从魔道一脉的利益考虑这一切了。

    不是因为楚休这个假冒的昆仑魔教传承者对隐魔一脉这么忠心,而是楚休发现,以他现在这种情况,隐魔一脉的身份可是要比他现在的身份好用的多,可以无所顾忌。

    回到关西之地后,楚休便立刻进入了闭关当中,一个是要稳固一下现在的境界,还有一个便是要将九霄炼魔金身也修炼到匹配现在修为的。

    就在楚休闭关的同时,北燕辽东郡的密林当中,一座巨大的山寨伫立在密林当中,整个山寨都被白雪所覆盖,不深入密林当中,根本发现不了。

    此时那山寨的大堂当中,周围摆了一圈椅子,大堂顶部挂着两个苍劲的大字:祁连!

    就在那祁连两个字下,一名身材魁梧的壮汉坐在白虎皮铺就的椅子上,一脸的阴沉之色。

    那壮汉身形魁梧高大,裸露在外的肌肉好似钢铁浇铸而成的一般,最为奇特的乃是他的相貌,竟然是一副赤红之色。

    此时那壮汉看着下方的众人,沉声道:“都说说,这段时间内我们又损失了多少?”

    下方一名身形略微干瘦的武者苦笑道:“大当家的,一个月之内,我们在外的七座分寨全部被灭,兄弟们死伤惨重,不行的话,就只能让兄弟们都撤回来了。”

    这时另外一名身形高大的武者却是站起来大喊道:“林木通,说什么?撤回来?我们好不容易通过十三皇子项沖的关系解决了北燕朝廷那边,让山寨重新走出辽东密林,现在你竟然让我们撤回来,那我们的心血岂不是白费了?”

    林木通皱眉道:“不然你准备怎么办?硬抗?聚义庄联手燕东十余个宗门一起出手打压我祁连山寨,我等要是不收回分寨的力量,只能被人逐个击破。

    北地三十六巨寇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只有我祁连寨依旧存在,再跟他们硬拼,我们毫无胜算。”

    那名武者反驳道:“聚义庄的目的便是要将我祁连寨给逼到辽东密林中,最后甚至要将我等给逼出北燕,甚至是一举绞杀!我们退一步,对方便进一步,退到最后我祁连寨已经无路可退了!

    怕什么怕?大不了跟聚义庄同归于尽,大家鱼死网破!”

    林木通冷笑道:“何展,你清醒一点,我们已经不是昔日的北地三十六巨寇了,拿什么去跟人家同归于尽,鱼死网破?我就怕到了最后,鱼死了,人家的网却是没破!”

    下面一堆人在那里吵吵闹闹,坐在主位上的那赤面壮汉却是突然喷出了一口鲜血,原本赤红的面色此时竟然一些发白。

    下方还在吵吵闹闹的人顿时慌了神,连忙大喊道:“大当家!”

    那赤面壮汉摆摆手,冷笑了一声道:“不妨事,‘石将军’韩霸先的实力果真不是吹的,昊阳九极玄功的力量不逊于大光明寺那帮秃驴。

    不过韩霸先也是中了我一记赤炎神掌,同样也是不好受。

    聚义庄聂仁龙哪个伪君子不敢出手,却是引来韩霸先出手,不过不妨事,哪怕就算是他们两个一起出手,某也一样不惧!

    昔日朝廷和极北飘雪城等大派我庞虎都扛了下来,现在他们想杀我,也没那么简单!”

    这赤面壮汉不是别人,正是北地三十六巨寇当中最后的幸存者,祁连铁骑的主人,‘赤面天王’庞虎!

    昔日楚休在魏郡的时候便跟赤面天王庞虎的手下韩豹等人打过交道,同样也是借助了不少韩豹等人的力量。

    不过在楚休离开魏郡之后,他便已经跟韩豹等人透露出了庞虎的位置,指点韩豹等人去找庞虎。

    不过貌似剧情已经出现了偏差,庞虎的祁连寨此时不知道为何,竟然跟聚义庄对上了,而且看其模样,还被逼到了极致。

    看着下面的众人,庞虎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沉声道:“没办法了,暂时把其他分寨的人都给收回来吧,不过还要留一些人在外面盯着一下聚义庄的动静,都小心一些。”

    何展略有些不甘道:“大当家的,难不成我们便只能让步了吗?”

    庞虎冷哼了一声道:“这件事情当然不算完,不过眼下光凭我祁连寨的力量,就只能跟聚义庄硬拼了,其后果,胜算不大。

    你们都是跟着我几十年的老兄弟了,我自然是不会让你们跟着我一起赴死的。”

    何展等人立刻道:“大当家的,我们祁连铁骑什么时候怕死过?昔日就算是北燕朝廷,我们都敢与之硬撼,更别说现在一个聚义庄了。”

    庞虎摆摆手道:“行了,你们不怕死,我却不想带着你们一起去死,老子这辈子不求人,现在也只能开口求人帮忙了。”

    何展一愣道:“求谁?”

    庞虎脸色有些不好看,犹豫了一下他才道:“求一个女人,一个隐魔一脉的女人。”

    庞虎纠结的乃是他要去求一个女人,不过下面的人所关注的却是大当家的竟然要去求魔道中人,他们还当真不知道,大当家的人竟然还有魔道这重关系。

    林木通有些迟疑道:“大当家的,据我所知,隐魔一脉也不好过,他们被正道宗门追杀,跟明魔一脉的关系也不好,我们跟他们有关系,会不会引来麻烦?”

    北地三十六巨寇的名声虽然也不怎么样,但那都只是北燕朝廷的事情,在其他地方,他们可不管北地三十六巨寇到底是谁。

    而隐魔一脉,那可是被整个江湖所排斥的。

    庞虎轻哼道:“我祁连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时,还哪里管得了那么多?管他是魔道还是邪道,老子都已经准备豁出去面子求人了,你们还不乐意?”

    听到庞虎这么说,其他人都不吭声了。

    昔日在北地三十六巨寇的时代,庞虎在北地三十六巨寇中的实力不是最强的,但他的性格却是最死硬的一个,的确是没怎么求过人的。

    “韩豹,这次就由你走一趟。”

    随着庞虎的话出口,韩豹站出来恭敬道:“是,大当家!”

    此时的韩豹已经有着三花聚顶境的修为,对于他这种天资来说,已经是有些不可思议了。

    昔日韩豹乃是庞虎的亲卫,在跟楚休联手之后,韩豹在殇邙山可是赚了不少的金银资源,本来他是可以继续在殇邙山称王称霸的,不过他却是对庞虎忠心耿耿,不远万里带着东西找到庞虎,这可是让庞虎相当的感动。

    所以在庞虎这些手下当中,韩豹的实力虽然不如林木通与何展等人,但他却是最值得庞虎信任的。

    支开其他人,庞虎将一封书信交给韩豹道:“去关中刑堂,将这封信交给关思羽的……夫人,梅轻怜,她问你什么你便说什么,跟她不用隐瞒。

    告诉她,只要她这次帮我祁连寨解决危机,日后她隐魔一脉若是需要,我祁连寨也一样赴汤蹈火,绝不推辞。”

    说到梅轻怜是关思羽夫人的时候,庞虎忽然顿了顿,语气变得有些奇怪,好像吃了苍蝇一般的难受。

    韩豹有些好奇的想要问些什么,但却被庞虎一眼给瞪了回去:“让你去你就去,问那么多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