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五百一十一章 镇压魔神之地
    秘密这种东西是很难保证的,哪怕是一个哑巴,都有泄密的可能。

    所以楚休只相信一点,能保守秘密的,只有死人。

    所以别说这帮散修武者之前曾经站在了董家那边,就算是他们保持中立,为了解决麻烦,楚休也会选择斩草除根的。

    当然目击者还有一个人,就是那炎赤霄,不过这家伙现在貌似也算不得是一个‘人’,他说出去的话,有人会信?

    于是乎在楚休的天绝地灭忘我杀拳之下,那些散修武者也是尽皆被轰杀。

    在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里,整个大殿内已经满是尸体血肉,楚休从容的退出忘我杀境,自身都没有多少的消耗。

    炎赤霄深深的看了楚休一眼,当然他骷髅头上那两个冒着火焰的窟窿也看不出什么眼神来。

    若是放在上古时期,就凭楚休这种性格,相信温候大人会对他很有兴趣的,说不定温候帐下四大战将又要多出来一个。

    看着炎赤霄,楚休淡淡道:“好了,现在该轮到你我了,我倒是要看看,是我能先把你这幅骨头架子给打碎,还是你先能杀了我。”

    炎赤霄闷声道:“不打了,汝走吧。”

    说着,炎赤霄直接停下他那两根快速旋转着的铁链。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不打了?”

    炎赤霄哼了一声道:“汝的身体在进入镇压之地的这些年轻人当中应该是最强的一个,但汝却并不是最适合做温候大人重生之躯体的那一个。

    跟汝动手,太过难缠,还不如多杀一些其他人,收集气血。”

    炎赤霄说的倒是实话,进入这大坟中的人这么多,跟楚休在这里死磕,显然是不怎么划算的。

    既然他没把握杀了楚休,那还不如就让楚休快一些滚蛋,然后等其他人进入其中,杀人夺气血。

    楚休挑了挑眉毛,直接也是转身便走。

    炎赤霄没把握杀了他,其实他也是没把握对付这炎赤霄。

    经过了上万年的镇压,这炎赤霄的实力已经跌落到了武道宗师之下了,单纯论实力的话,楚休其实是并不惧他的。

    但对方却是把自己那一身的骨头架子炼制到了堪比神兵的地步,就算是楚休出手,也是极难伤到他,只能通过佛门功法将其镇压而已。

    与其跟这家伙在这里浪费时间,楚休还不如尽快去找到吕温侯的传承。

    等到楚休离开之后半刻钟,大殿内黑水涌现,水无相的身形从其中出现,看着遍地的尸体,水无相诧异道:“下手很利索嘛。”

    炎赤霄摇摇头道:“不是吾做的。”

    说着,炎赤霄便将事情的经过跟水无相说了一遍。

    水无相挑了挑眉头道:“又是那小子?进来的这几个年轻人当中,那厮可以说是最难缠的一个,汝为何没有顺便将其斩杀?若是让其影响到温候大人的复活计划,岂不是糟糕?”

    炎赤霄冷哼了一声道:“吾倒是想要杀了他,但你也不看看吾现在是什么状态,肉身都已经寂灭,汝让吾怎么杀?还不如省一些力气去杀别人,收集一些气血。”

    水无相摇摇头道:“行了,这件事情暂且放下,那三名真丹境的武者已经快要进入了温候大人的埋骨之处了,吾先要联合玄九幽去布局,将那三名武道宗师干掉。

    只有在温候大人的埋骨之处,玄九幽才能够借用‘无双’上一丝昔日温候大人所留下的气息杀敌。

    等炼化了他们的气血之后,估计复活温候大人所需要的气血便可以聚齐了。”

    “等等,先把这些尸体带过去给尸九灵凝练气血。”炎赤霄指着地上的那些碎尸道。

    水无相皱眉道:“怎么弄的这般狼狈?”

    炎赤霄哼了一声道:“又不是吾杀的人,是那小子出手太过狠辣,反正都是凝练气血,尸体跟尸块又有什么区别?”

    水无相不满的嘟囔了一声,但他还是身化黑水,将那些尸块全部包裹在其中,消失不见。

    此时大坟中央的一座宫殿内,董齐坤等三位武道宗师还有其余几十名武者都在其中,不过气氛却是压抑到了极致。

    整间大殿布置的极其简陋,全都是由青铜所铸造而成,地面上还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符文。

    大殿内没有丝毫的装饰,但在最中心的区域则是镇压着一座青铜巨棺,棺顶用三十六柄长剑钉入其中,好似在防备着其中的东西出来一般。

    但就算是如此,也是有着一缕缕的黑雾不断的从青铜巨棺里面冒出来,气息森冷,恐怖至极。

    董齐坤等人毕竟是武道宗师,他们的见识远非寻常武者能比,三人已经认了出来,那三十六柄长剑赫然是真武教的至宝,真武诛邪剑!

    真武诛邪剑乃是介于宝兵和神兵之间的存在,其本身的材质和威力仍旧是宝兵,但真武诛邪剑却是要用一名真武教武道宗师以心血祭炼,其在诛杀邪魔之时有些堪比神兵的威能。

    用心血去祭炼宝兵对于武者来说是一种不可逆的伤害,所以就算是现在的真武教内,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再去祭炼这真武诛邪剑了。

    但这里却是有三十六柄真武诛邪剑钉在那棺材之上,可想而知这里面镇压的究竟是何等的凶残之人!

    而除了那青铜巨棺之外,大殿内还悬挂着一柄巨大的方天画戟。

    那方天画戟造型凶厉无比,戟身是一片漆黑之色,上面还雕刻出了一头凶残璃龙的身形。

    而那月牙刃之上虽然是银白之色,但刃口却是猩红一片,仿佛是鲜血所染红的一般。

    整个方天画戟都散发着一股凶厉至极的气息,显得异常的恐怖,甚至它给众人的感觉都不像是一杆兵器,而是一头凶兽一般!

    此时那方天画戟乃是悬挂在半空当中的,但悬挂它的却并不是绳子,而是一串佛珠。

    那佛珠之上刻满了梵文,绽放出了一缕佛光在镇压着那方天画戟的凶厉之气,但就算是如此那也是勉强的很,佛珠一共有一百零八颗,但其中的十颗却是已经损坏,上面的梵文符咒都黯淡无比。

    如此明显暗示已经不用猜测了,董齐坤等人几乎是瞬间便已经猜到了这座大坟内镇压的是谁,竟然是上古时期纵横天下的魔神吕温侯!

    这种发现让董齐坤都忍不住颤抖着,这是激动的。

    吕温侯乃是传说中存在,虽然董齐坤等人不知道这地方究竟有什么,但很显然,哪怕是吕温侯随身的一个物件,都有可能是至宝。

    而不说别的,那镇压着吕温侯青铜巨棺的三十六柄真武诛邪剑,虽然其中的力量已经被磨灭了大半,但却仍旧留有强大至极的力量。

    还有那禁锢着方天画戟的佛珠,虽然也是已经损坏,不过单独拿出来一颗都算是至宝。

    而且最为珍贵的还是那方天画戟,那可是昔日魔神吕温侯的随身兵刃‘无双’,神兵级别的存在,绝对是堪称至宝中的至宝了。

    董齐坤等三人对视了一眼,眼中均是露出了一抹不明之色来。

    开山祭的规矩就是外人可以拿走任何能拿走的东西,而拿不走的东西则是要留给董家。

    以往董家举行开山祭,随便选一个方向开采,其中发现的大部分都只是矿藏,遗迹都是少数,就算是有些遗迹,那外人拿走的东西也是有限,大头还是归董家所有,所以董家也并不心疼。

    但这一次呢?这可是魔神吕凤仙的镇压之地,随便拿出一个来便是宝物,每一样可都是董家舍不得的!

    另外两个人也是如此,虽然说这是董家的开山祭,但他们也是前来帮忙的,而且他们有两人,董家却是只有一人,难道不应该多拿一些东西吗?

    董齐坤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乔莲东、许霆一,你我也都是有着数年交情的老相识了,眼下宝物在前,我却也不想因此而翻脸。

    况且这可是上古魔神吕温侯的镇压之地,进来这么久了,你们也应该察觉到不对了,这大坟内还有活物在!

    它们虽然没对我们动手,但其他小辈武者却是已经遭殃不少了,危机何时会落到我们头上,谁都未可知。

    与其现在我们在宝物面前利令智昏的自相残杀,不如先暂时联手,将这里的东西平分之后带出去,再行商量其他的,你们看如何?”

    乔莲东和那许霆一也都是老牌的武道宗师了,江湖经验丰富,眼下这里也的确不是动手的地方,所以两个人都是点了点头,同意了董齐坤的意思。

    董齐坤沉声道:“既然这样,那我们便先将那神兵‘无双’给拿到手,那青铜巨棺内肯定是镇压着吕温侯,拔出三十六柄真武诛邪剑后不知道后果会如何,我们还是稳妥一些为好。”

    就在董齐坤话音刚刚落下之时,大厅内一阵黑雾弥漫,那些黑雾好似有灵性一般,竟然凝聚在了一起,化作了一个朦胧模糊的人形伫立在半空当中,双目猩红泛光。

    “就凭尔等这些土鸡瓦狗也配来打温候大人神兵的主意,简直就是不知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