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五百零九章 意想不到
    昔日魔神吕温侯麾下高手强者无数,这座大坟内除了镇压着吕温侯,更是镇压着昔日吕温侯的那些手下。

    那水无相是,眼前这浑身燃烧着烈焰的骷髅也是。

    不过跟那水无相比,这骷髅的实力可是强悍的很,表现出来的战斗力足有天人合一境,而且再加上他手边的那些锁链,所发挥出来的实力甚至已经到了天人合一境的巅峰,异常的难缠。

    看着那浑身燃烧着烈焰的骷髅,楚休挑了挑眉毛道:“你也是吕温侯的手下,水无相你可认识?”

    那烈焰骷髅仰天大笑了一声,声音嘶哑,但却犹如雷吼。

    “汝还知道水无相那家伙?既然汝能出现在这里,那就证明水无相那个自命天才的白痴蠢蛋失败了。

    不过他失败了不要紧,还有吾在这里!

    吾乃温候大人麾下第一战将炎赤霄,小辈,汝的身躯很适合温候大人,吾也不想将汝的肉身打坏,快些束手就擒,还能少吃一些苦头!”

    楚休摇摇头道:“怎么都是这一套说词,你们这帮人果真是如此,被镇压了上万年,都被镇压傻了?”

    “找死!”

    那炎赤霄双臂上的铁链舞动,燃烧着烈焰向着楚休轰来,威势强大无比。

    楚休手中天魔舞之上刀罡纵横,连斩之下,直接将那铁链轰飞,但却也一样无法奈何对方。

    这时董家那名天人合一境的武者在楚休身后大声道:“楚大人,眼下我们这人当中,就属您的实力最强,现在我们来掩护您,争取让您靠近那怪物,如此方有破局之法!”

    在场的那些人当中,董家的武者因为有带头的,倒是没什么意见,不过其他非董家的武者倒是有些犹豫。

    那怪物出手的力量可是强大的很,被那铁链扫中,根本就是非死即伤。

    不过眼下若是不这么做,他们也会慢慢被这怪物给磨死的,所以这些人也是咬着牙答应,分散在楚休的两侧,帮着楚休抵挡那铁链,而楚休则是手持魔刀,冲向那炎赤霄,阿鼻道三刀斩出,滔天的魔气爆发,漆黑幽深的魔气刀芒直接将那炎赤霄给笼罩。

    炎赤霄根本就不躲不闪,他哈哈大笑道:“就这点魔气也敢是号称魔刀?昔日吾以肉身便能硬抗七绝魔尊的七大魔刀斩,似汝这点威力,连挠痒痒都算不上!

    楚休的阿鼻道三刀斩在那炎赤霄身躯之上,虽然将其震退了数步,但却只在他那骨架之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痕迹,根本就无法将其击溃。

    这炎赤霄在巅峰之时乃是修炼了炼体功法的至强者,早就已经将肉身淬炼到堪比神兵的地步了,就算现在他的肉身都已经腐朽,只剩下一个骨头架子,但这防御力却是依旧尚在。

    而在楚休那一刀落空之后,炎赤霄周身火焰凝聚,一柄火焰巨刃向着楚休斩来,威势也是一样不凡。

    楚休挑了挑眉毛,手捏独孤印,罡气盾升起,不动如山,轰然一声巨响传来,火焰纷飞,楚休却是毫发无损。

    踏步向前,楚休手捏大金刚轮印连接轰下,一印接着一印,佛光闪耀之间,轰碎了那些火焰,更是轰的炎赤霄的身形步步后退。

    炎赤霄恼怒道:“佛宗武功!汝竟然是魔佛双修!”

    对于吕温侯的这些手下,楚休貌似发现了,佛门的功法好像对他们比较管用。

    而此时在楚休狂轰之下,炎赤霄也有些无法兼顾那些铁链的操控,他双腿之上用来禁锢着众人的两根铁链,速度已经放缓了一些。

    就在众人以为他们这次肯定能够将这怪物一举拿下时,一直都在带领着众人掩护楚休的那名董家的武者,他却是眼中露出了一丝寒芒,手中长剑之上轰然间爆发出了刺目的锋芒来,向着楚休的后心刺去!

    这一幕是在场的众人都没有想到的,就连同为董家的人也都是如此。

    不过就在这关键的时刻,楚休周身却是忽然罡气爆发,他好像早就料到了这一幕一般,手捏内缚印,身形速度瞬息之间便提升到了极致,闪躲到了一旁,使得那董家武者的一剑落空。

    看到楚休竟然能够在这种关键的时刻闪躲过去,那名董家武者眼中顿时露出了一抹不敢置信的神色。

    这楚休难不成一直都在防备着他不成?自己明明没有露出任何破绽,他到底是怎么看出来不对的?

    其实那名董家武者倒是想错了,楚休并没有防备着他,而是楚休压根就从来都没有相信过他们这些陌生人。

    眼下江湖上,能够让楚休放心将自己的后背交出去的,可是没有几个,在跟其他陌生人联手对敌时,楚休都会下意识的留两分精力来防御对方。

    这么做或许是有些多疑,无法在战斗中将自身的力量发挥到最大,但却也是最为保险的,就好像现在这样一般。

    而随着这名董家武者的偷袭,楚休的攻势也是被打断,终于让炎赤霄松了一口气,站在一旁冷笑着看好戏。

    楚休平静的看着那名董家武者,淡淡道:“说说吧,你到底是谁?我跟你董家,可没什么仇怨。”

    楚休能够看出来,眼下这名董家的武者绝对不是水无相伪装出来的,他所用的也是董家的功法。

    那名董家的武者冷笑道:“你是跟董家没什么仇怨,但你跟我却是有仇怨!我叫董相平,你可曾想起谁来了?”

    楚休皱了皱眉道:“江东五侠中的董相宜?”

    董相平咬牙切齿道:“就是他!董相宜是我的亲弟弟,只不过跟我这个年龄已大,没什么野心的庸碌哥哥相比,我弟弟还年轻,他也想要争一争那家主继承人之位,结果失败后负气而走。

    董家的其他人不关心他这个失败者,只有我这个哥哥知道他一直都在东齐,平安无事,还成为了江东五侠之一,在东齐武林有着不弱的名头。

    本来我还想着等找到机会,等他年龄大一些,想开点之后就带他回来的,但我却没想到,我弟弟竟然死在了你的手中!”

    楚休揉了揉脑袋,果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之前他还在想,自己跟董家貌似没什么仇怨,唯一有联系的便是那董相宜了,不过董相宜早就已经离家出走,并且也不是直接死在他手里的,应该没人会来找他的麻烦才对,结果现在看来,果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有件事情你可要搞清楚,董相宜可不是死在我手里的。”楚休淡淡道。

    董相平直接一挥手,冷声道:“你这话糊弄别人还行,还想骗我吗?就是你楚休用下作的手段挑拨江东五侠内斗,这才让他们互相残杀的。

    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了,但我却一直都没当任何人说过,也没露出报仇的意思来。

    你是关中刑堂的掌刑官,名动江湖的龙虎榜俊杰,而我只是董家内一个靠着年龄资历才熬上来的寻常武者,我想要杀你,难如登天。

    但谁承想你这次却是自投罗网,主动来我董家参加开山祭,这分明是老天都在帮我报仇!”

    楚休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道:“很可惜,你领悟错了老天的意思,老天不是帮你报仇,而是要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绝望,让你好熄了报仇的心思,可惜你却没有把握住。

    就凭你,无论是在哪里想要杀我,都是难如登天。”

    董相平冷笑道:“不是我,而是我们!”

    董相平转向那些董家的武者,冷声道:“这楚休杀我董家弟子,此事必须要血债血偿!你们放心,出了事情,等开山祭之后我一个人扛着!”

    董家那些武者对视一眼,也都是纷纷站在了董相平的身后。

    都是一家人,而且董相平在董家内也是有些地位的,他们没理由站在楚休那一边。

    而董相平又看向那些没表态的散修武者,拿出了一面令牌沉声道:“诸位,你们难到不想逃出去吗?帮我杀了楚休,没了他楚休,我也一样有底牌带着你们逃离!

    我董家举行开山祭这么多年,当然都是有着万全准备的,有这面令牌我便可以联系到家主来救我们,虽然只能动用一次,但也足够家主找到我们的位置了。

    只要杀了楚休,我就动用这面令牌请求家主援手。

    如若不然,你们若是在这里看戏,那大不了我跟楚休拼个两败俱伤,都被这怪物捡便宜,你们也别想活着出去!”

    听到那董相平的话,看看董家那么多人,再看看楚休那边只有他孤身一人,那些散修武者犹豫了一下,也都是站在了董相平的身后。

    看着楚休,董相平冷笑道:“我一个人杀不了你,但这么多人,能否杀得了你?”

    楚休摇摇头道:“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别用你那点可怜的境界去揣摩我的实力。

    还有,眼下你仍旧处在危机当中,却是仍旧不顾一切的想要杀我,完全就是被仇恨淹没了理智。

    你身后的人也是一样的白痴,竟然当真跟着一个连理智都没了的家伙走,这嫌自己命太长,活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