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五百零六章 伪装
    镇压魔神吕温侯的大坟内遍布阵法,但外界只是用寻常材料所加固的,想要将其击碎,并不是太难。

    董齐坤等三名武道宗师一起出手,倒是很快就将那大坟给轰出了一个坑洞来。

    瞬息之间,一股浓郁刺鼻的血腥味儿便从那坑洞当中传来,那股气息更是阴寒至极,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三人对视一眼,但却没人先进去,反而有一些散修出身的武者看到这几名武道宗师没反应,他们倒是先试探着进入其中了。

    开山祭的规矩便是只要是你能拿走的,你便可以将其带走,董家绝对不会管。

    所以这些人一看董齐坤没动,他们却是想要先行占得先机。

    楚休在一旁冷眼看着,前来参加开山祭的这些人,有些是明白人,有些则是利益在前便顾不得其他的蠢货。

    抢占先机是有好处没错,但武道宗师又不是白痴,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抢占先机。

    董齐坤他们三人明明就是已经感觉到了这里面的气息有些不对,怕是有些危险,所以故意没有出手的,就是想要等其他人进入其中探路的。

    等到半刻钟之后,其中并没有异常传来,董齐坤等人这才进入其中,董家的那些武者也是。

    而这时颜非烟也是带着越女宫的人前来,赢白鹿则是寸步不离的跟在她的身后,这些人在看到大坟后都是一愣,不过却也跟着进入了其中。

    楚休对吕凤仙等人道:“这么多人都进去了,我们也进去凑凑热闹。”

    众人都是点了点头,跟着楚休一起进入那大坟当中。

    这几人中方七少倒是对那大坟里面的东西没什么兴趣,但他对这大坟本身兴趣却是不小,他倒是想要知道知道,这里面埋藏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众人刚刚透过那空洞进入其中,便有一种刺骨的凉意传来。

    那坑洞内是一座长长的甬道,七扭八拐的,甬道之上还遍布着符文。

    楚休皱眉道:“这座大坟内的阵法在压制着感知。”

    吕凤仙等人也是点了点头,他们也是感觉出来了,在这座大坟内,他们的感知都被压制到零,甚至可以这么说,现在他们的感知力已经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了,只能靠着眼睛和耳朵等天生的六感来分辨一切。

    几人小心翼翼的顺着眼前的甬道探索着,这时候方七少忽然轻咦了一声道:“这甬道本身就是按照符文来建造的。”

    眼前众人走的这座甬道七扭八拐的,简直好像是迷宫一般,此时听方七少这么一说,他们倒是也是反应了过来,他们所走过的路线的确是像是一个符文。

    “是什么符文?”楚休问道。

    方七少摊了摊手道:“我哪里知道?我只是偶尔在剑王城的阵法中看到过相似的而已,我对这种东西可没有研究。”

    剑王城内,除了剑法之外方七少可是对于任何东西都没有兴趣,眼下他能认出这甬道是一个符文就已经很不错了。

    众人一直沿着那七扭八拐的甬道处走去,那甬道简直好像是无边无尽一般,方七少不住的嘟囔着:“我靠,这地方该不会真的是一座大迷宫吧?当初建造这东西的人脑子有坑不成,建造这迷宫是准备困死一个人?”

    楚休等人都没有搭话,就让方七少在这里自言自语着,只有谢小楼微微有些诧异,这位‘高冷’的剑首方七少,话为什么有点多?

    就在这时,众人眼前的甬道终于是消失了,出现在眼前的则是一片幽冷的水潭。

    楚休的天子望气术爆发而出,他双目当中神芒绽放,但却瞬息之间便又黯淡了下去。

    这地方的阵法不仅会镇压感知力,更是连他的精神力都一起镇压,就连天子望气术都无法施展。

    谢小楼在一旁道:“我来试试看。”

    说着,谢小楼便拿出来一颗种子扔到那水潭中,瞬间那种子便已经盛开,绽放出了一朵白色小花。

    谢小楼道:“这是灵木花,对于危险的东西十分敏感,水中若是有异常,它是不会盛开的。”

    众人也都仔细看了一遍,倒也的确没发现什么异常,便都踏入河中,继续向前进着。

    那水潭不深,只到了众人的腰部,几人走了大约半刻钟便已经渡过了水潭,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却又是一个甬道。

    楚休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一直向前走着。

    楚休所探索过的一些上古遗迹已经不少了,但像是这镇压吕温侯的大坟这样的,还当真是没几个。

    危险并没有多少,别说是什么凶兽之类的东西,就连阵法陷阱都没有。

    唯一有些不对的便是这阵法在压制着自己等人的感知和精神力,不过也只是压制,并不是侵蚀,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继续又走了一个时辰,楚休从忽然心底升起了一股不对的感觉,异常的别扭。

    微闭着双目,等到楚休再次睁眼时,他却是忽然出手,双手捏大金刚轮印,向着身边的方七少直接轰去!

    而方七少好像是提前察觉到什么一般,身形犹如柳絮一般,向着身旁躲去,楚休的大金刚轮印轰在甬道的墙壁之上,发出了一声巨响来,瞬间碎石纷飞。

    方七少一脸惊怒道:“楚兄,你干嘛忽然对我出手,发什么神经?”

    一旁的吕凤仙和谢小楼也都是看着楚休道:“是啊楚兄,到底是怎么了?你怎么忽然对方兄出手?”

    楚休冷笑了一声道:“装的还挺像,一开始的时候就连我都没发现。

    只不过画虎画皮难画骨,你们这几个东西伪装的的确是天衣无缝,特别是在这种精神力被压制的情况下,就连我都看不出来异常。

    但很可惜,你们装得了外貌,但却伪装不了一个人的性格!

    就方七少那种话痨,你让他在一个甬道中连续走一个时辰一声不吭,可能吗?

    还有我方才对你出手,我身边的若是真的吕凤仙,他不会对我有任何疑问,而是会直接站在我这边,一起对你出手。

    而谢小楼跟我一起并肩作战过数次,对我也是有着足够的信任,我对你出手,他也同样不会站在你这位只有一面之缘的‘剑首’这边。

    说说吧,你们到底是一些什么东西?”

    一开始的时候,楚休的确是没发现什么不对,但是后来他感觉到方七少一直都没有吭声,他这才开始产生怀疑。

    所以这次也还多亏了楚休是跟着方七少一起进来的,楚休若是只跟吕凤仙和谢小楼那样话不多的人一起进入其中,那估计到现在楚休也发现不了异常。

    而且楚休也大致猜到了那三人到底是什么时候被掉的包,应该就是路过那水潭的时候,那水潭果然是有些不对。

    如果楚休没猜错的话,现在方七少等人的身边,也一样是有着三个伪装的‘东西’在,甚至包括他们所走的甬道都不是同一个。

    因为感知力和精神力都被压制,天知道他们面前究竟有多少个甬道,在没有感知力的前提下,想要用一些简单的障眼法糊弄住楚休等人还是很简单的。

    这时那三个东西忽然一言不发,但身形却是已经开始了变化。

    他们身上的衣服溶解,竟然变成了一个个完全由黑水组成的人形物体,脸上没有五官,显得异常邪异。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给发现了,还是因为如此滑稽的一个理由被发现的,后生可畏啊。”

    那三个人形的东西同时开口,声音沉闷,好似从一个大缸里面发出来的一样,显得十分邪异。

    “你是什么东西?”楚休皱眉道。

    “东西?”

    那三个人形同时大笑了起来道:“不知道多少岁月过去,后世小辈已经不知道吾等的名字了吗?罢了,在温候大人麾下,吾等本来就是无名之辈而已。”

    笑声落下,那三个人形的存在竟然组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身穿战甲的身影,不过那身影上的战甲也依旧是由水构成的,他的脸上仍旧没有五官,只有水面波纹,显得邪异无比。

    “吾名水无相,昔日温侯大人帐下一小卒而已,今日汝等这些小辈进入此地,能作为温候大人的重生之躯,尔等应该感觉到荣幸才是。

    那几个老家伙的肉身太老了,用剑那个小子不错,有黑龙血脉的那个小子也不错,汝也很不错,当然最不错的还是那用方天画戟的小子,若不是温候大人真灵尚在,吾都怀疑他是温候大转世了。

    乖乖束手就擒,待得温候大人真灵重生之时,汝若是被选作成为了温候大人的重生之躯,吾便帮你用无相神水保留真灵,来日里也为你找一个躯体,跟随温候大人纵横天下,也能不负此生。”

    水无相说的用剑的应该是方七少,用方天画戟的是吕凤仙,但黑龙血脉指的是谁?谢小楼还是赢白鹿或者是其他人?

    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楚休直接冷笑道:“已经死了的人,为何还非要挣扎的继续活着?你那位温候大人早在万年前就已经被人给玩死了,现在还想纵横天下?估计他还没从墓里面爬出来呢,就要被天师府的道士给镇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