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四百八十四章 ‘明王’宗玄
    得知洛飞鸿已经没了危险,萧白羽也是松了一口气,道:“或许这对于飞鸿来说也是一个好归宿,洛家对他的束缚有些太多了,此时的飞鸿才是真正的飞鸿。”

    说完之后,萧白羽也是回到了朝廷那边,毕竟他这次也是代表着朝廷来的,在楚休这里时的时间太长了也不好。

    方七少凑上来道:“稷下学宫的萧白羽你也熟?这人倒是一个人物,我剑王城的宗主说过,萧白羽一人,就抵得上一个宗门。”

    楚休点了点头,他知道剑王城宗主的意思,有些人会练不会教,教导弟子这种事情也是讲究技术的,很显然萧白羽在这方面的技术就很强。

    不过方七少说完,他便又很骄傲的一仰头道:“不过教导弟子这种事情也是要看人的,真正的天才是不用教的,就比如我一样,努力有用的话,那还要天才干什么?”

    楚休撇了一眼方七少,这厮剑道天成,甚至都到了剑王城四大剑堂教无可教的程度了,倒也的确算是个天才。

    当然以这厮的嘴,他若不是天才的话,恐怕剑王城第一时间就会将这个嘴贱的家伙给逐出师门的。

    就在这时,方七少的表情忽然有些严肃,他捅了捅楚休道:“楚兄,来了个不好惹的家伙,估计你又要倒霉了。

    我之前对和尚的感觉还算是可以的,不过自从见了这家伙之后,我就很讨厌光头了。”

    楚休随着方七少的目光看去,只见远处又来了一队人,虽然只有十几个人,不过所过之处,却是都有佛宗的和尚低头对他们低头行礼。

    其实来的应该是两队人才是,那十几个人当中,只有一个是年轻人,其他的都是老和尚,都穿着一身灰色的宽大禅衣,并没有袈裟,显得很随性。

    这些和尚的年龄普遍都偏大,实力也不弱,其中最弱的都是天人合一境,带头那两位竟然是真丹境的武道宗师。

    这批老和尚乃是南佛宗须菩提禅院的人,跟大光明寺相比,须菩提禅院显得低调很多。

    大光明寺炼体,须菩提禅院修法,所以须菩提禅院对于弟子的要求更加严格,唯有其佛法造诣达到一个极其高深的境界,才算是须菩提禅院的正式弟子。

    所以这么多年来,须菩提禅院的人数最多时也没有超过千人,但却没有一个庸碌之辈。

    这一次须菩提禅院派来两位武道宗师境界的高手前来迎接昙渊大师,也当真算是把面子给到家了。

    而大光明寺那边虽然只来了一人,但就是这一人,他的分量却是不比须菩提禅院那边十余人来的轻,因为来的这人乃是大光明寺这一代最为杰出的弟子,号称大光明寺上千年才出一个俊杰,龙虎榜第二的‘明王’宗玄!

    这还是楚休第一次见到这位名扬江湖的龙虎榜俊杰,跟方七少相比,这位明王宗玄倒是要比方七少更加有俊杰风采。

    这位名动江湖的明王宗玄看其模样很年轻,相貌并不算是太英俊,但却是阳刚到了极致,他的脸庞和身材,每个轮廓都好像是刀削斧凿雕刻出来的一般,尤其是宗玄的眼睛,内蕴佛光,好像真的是天上的神佛一般,让人看不到那佛光背后所隐藏的任何感情,好像他真的就是一尊行走的雕塑佛像一般。

    而且宗玄的打扮也是十分的奇怪,他只穿着一条僧裤,赤着上身,肌肉的颜色犹如黄铜金铁所浇铸的一般。

    最为奇异的是他脖子上挂着的一串巨大的念珠,每一颗念珠都有婴儿头颅那般巨大,上面写着各种各样的梵文,显得十分神异。

    方七少的面色少见的严肃道:“这家伙就是一个怪胎,我怀疑他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感情,大光明寺到底是怎么培养出来这么一个怪物的?反正我是很不喜欢这个家伙。

    貌似你招惹的和尚不少,我感觉宗玄这家伙会来找你麻烦的,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怪物只有怪物才能治,眼下江湖上,同阶当中能治得了宗玄这怪物的也就只有张承祯那家伙了。

    那家伙也是一个怪物,你见过正常人出生就带着纹身的?”

    说完之后,方七少还悄无声息的往旁边挪了挪,这倒是让楚休很诧异,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能让方七少这种性格的人都忌惮无比的存在。

    方七少位列龙虎榜第三,而宗玄则是位列第二,这两个到底交没交手过,谁也不知道。

    不过现在看方七少的反应,他应该是跟宗玄交过手才是,并且还吃了一些亏,要不然他也不至于对宗玄如此的忌惮。

    宗玄看向方七少和楚休所在的方向,当然主要是看方七少。

    他眼中都被一片佛光所遮掩,脸上的表情也犹如雕塑一般,没有丝毫的变化,所以谁也无法从他的眼中看出任何的信息,善意或者是恶意。

    “方七少,你也来了。”

    宗玄淡淡的开口,声较为嘶哑,犹如金铁摩擦一般,但语气却是平淡至极,从其中听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来。

    方七少冷哼了一声道:“怎么,我便不能来了吗?”

    宗玄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他来这里不是为了找方七少麻烦来了,而是代表大光明寺迎接昙渊大师来了。

    以他那种性格,压根就不会分什么喜怒善恶,只是因为方七少跟他打过交道,而方七少的实力也得到了他的认可,他才会主动跟方七少打一声招呼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只是因为礼节,而且是宗玄自己认为的‘礼节’。

    就在这时,在场一名佛宗的武者忽然指着楚休道:“须菩提禅院的诸位大师,还有宗玄师兄,这楚休方才侮辱我佛门,说我佛门之人只读佛经不做善事,乃是假仁假义,我等实力不济,不敢与之辩论,现在有诸位大师和宗玄师兄在此,还请诸位为我佛门之人做主!”

    一听这话,在场那些非佛门一脉的弟子都是挑了挑眉毛,又是告状,他们佛门一脉就擅长的就是这一招了。

    其实跟道门一脉相比,佛门一脉除了禅宗和密宗这两个大宗之间有些分歧和争端之外,大部分的佛宗门派还算是比较团结的。

    小寺庙邀请大寺庙的高僧前去讲道,大寺庙的高僧则是去找小寺庙的僧人前来观礼,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所以江湖上公认的,佛门的武者不好惹,因为你得罪了一个小寺庙的僧人,说不定后面会牵扯出什么样的人物来。

    楚休之所以跟大光明寺结怨,其实也是因为这种情况,就是因为他在执行任务当中的时候杀了那什么恒善禅师,这才闹出了这么多的仇怨来。

    而道门一脉则是显得要正常许多,你修你的法,我悟我的道。道门三千法,各来各的,大家互不干涉,也没有那么多的牵连,反正只要一脉不灭,那道统便是不灭,还搞那么多没用的事情干什么?

    所以这一对比,江湖人对佛门这种传统也是有些不满,认为佛门的人护短护的有些太厉害了。

    眼下那名佛门的弟子出来告状,这也是让须菩提禅院和宗玄的目光都望向了楚休。

    须菩提禅院那几个老和尚都是一皱眉,他们都是老一辈的江湖武者,对于楚休这等新一代的江湖俊杰并不怎么关注。

    不过须菩提禅院出身的高僧养气功夫倒是不错,他们倒也不至于跟楚休这么一个小辈武者过多的纠缠。

    况且现在他们是来迎接昙渊大师来了,此时动手,坏的其实是佛门自己的名声。

    所以这几名须菩提禅院的和尚却是并没有对楚休责问什么的,他们反而是瞪了那名告状的和尚一眼,示意对方不要搞事情。

    不过就在这时,宗玄却是忽然开口道:“你就是楚休?杀了我大光明寺金刚院弟子,还在浮玉山连败我大光明寺数名弟子的楚休?”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怎么,你想要为他们讨要公道?大光明寺倒是人才辈出,一个打不过,那便来了第二个,最后甚至连名动江湖的明王宗玄都出面了,我很好奇下一次来的人会是谁?”

    宗玄的语气当中不带丝毫的感情,他只是用好似叙述一般的语气道:“公道是自己争来的,不是别人帮忙讨要来,就算他们求我,我也不会帮他们来要。

    但我是大光明寺的弟子,不能看着同门师兄弟受了委屈而不管不问,这不是讨要公道,只是例行公事。”

    话音落下,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宗玄却是忽然脚步一动,劲风嘶吼,大地塌陷,他整个人周身佛光绽放,明王印落下,好似当真有着明王降世之威一般,震慑千古!

    宗玄忽然出手,这是楚休没想到的,也是在场的众人都没想到的,太突然了一些。

    宗玄的思维方式好像跟正常人有些区别,任何的规矩,面子之类的东西放在他这里都丝毫无用,他只是用自己的一套思维方式去不带丝毫的感情的对待任何问题,就好像方七少说的那样,这人是个怪胎。

    明明他不想为了大光明寺的同门讨回公道,但只因为他是大光明寺的弟子,所以此时便要例行公事一般的对楚休出手,无关脸面,但却异常的果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