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四百六十二章 登场
    陈青帝名动江湖,但他究竟修炼的是什么功法,这点在江湖上还当真是无人知晓,因为陈青帝草莽出身,他修炼的功法实在是太多太杂了。

    不过到了现在,陈青帝修炼的功法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江湖人只知道陈青帝的拳很强,那是能够镇压千里江山,碎山断河的强大拳意!

    这种强大的拳意乃是陈青帝从草莽崛起到现在,历经了无数的厮杀和磨难这才所凝聚出的强大拳意,独属于他一人的拳意,所以谢小楼根本就无法完全的得到这种传承。

    正因为如此,作为陈青帝的弟子,谢小楼用的才是刀,而不是拳法。

    但虽然谢小楼用的是刀,却并不代表他不会陈青帝的拳,只不过这种拳意陈青帝虽然给他演练过,但以谢小楼的经历和他对于武道的理解,却是无法完整的施展出这种拳意来,哪怕现在勉强施展,还未伤人,但却已经伤己,反噬可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此时作为对手的赢白虎面色却是已然有了变化。

    谢小楼的那一拳轰来,强大的拳意勾动了他全身所有的罡气,甚至就连周围的天地元气都是为之避退。

    这还是赢白虎第一次在谢小楼的身上感觉到了威胁,极其强大的威胁。

    随着这股压力传来,赢白虎怒吼一声,周身罡气隐隐凝聚成龙形,咆哮天地,化作黑龙附着在他身上。

    这一刻赢白虎的身后好似有着一个龙影和人影交织在一起的身影盘绕,随着他一拳轰出,镇压万界山河!

    无论是陈青帝的拳意还是赢白虎此时的一拳,都是刚猛霸道到了一个极致。

    双拳相对,所爆发出的乃是一股无与伦比的强大威势,震的整个擂台都已经开裂了。

    这一刻在场的众人面色都有些微微变化,这赢白虎的实力如此之强出乎他们的预料,就连谢小楼竟然也强悍到了这种地步,这就更出人预料了。

    下方莫天临看向场中的动静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他不是嫉妒谢小楼,只是有些埋怨自己不争气。

    昔日他跟谢小楼结识的时候,其实双方的实力相差并不大,谢小楼比他强上一些,但强的也是有限。

    后来莫天临也是认识了洛飞鸿,不过在他看来,洛飞鸿那种比男人都强势的女人根本就是变/态,没法比,他也不想拿自己去跟洛飞鸿比。

    而再后来他又认识了楚休,这位则是要比洛飞鸿还要变/态,完全就是能跟龙虎榜前五那些英才俊杰争锋的存在,跟他比,那纯粹就是在给自己找不自在。

    结果到了现在,莫天临却是发现,就连他一直都以为跟自己相差不多的谢小楼也早就已经远超自己了,起码现在谢小楼这一拳他是连抵抗的勇气都没有,这也让莫天临有些沮丧。

    楚休在一旁看到莫天临的模样,他不由得摇摇头道:“莫兄,你的性格便是如此,喜好逍遥享受,其实你到是不用特意跟任何人去比,做你自己便好,否则强行修炼,不光是没有好处,更是会导致自己产生心魔瓶颈的。”

    对于莫天临的性格,楚休还算是比较了解的。

    这位还真不是那种适合在江湖上风风雨雨跟人厮杀的材料。

    看看莫天临喜欢的东西就知道,喜好美酒享受,爱好诗词歌赋,这里面唯独就是没有修炼和武道。

    而且之前莫天临的实力其实很平常,他之所以能够踏入龙虎榜当中崛起,还是因为他被一个女人给甩了,所以一时气愤之下这才开始疯狂修炼,有了现在这种实力的。

    所以说莫天临这个人天赋还是有的,但他唯一缺的便是一颗专精武道的心。

    听到楚休这么说,莫天临也是苦笑道:“楚兄说的对,倒是我有些执着了,不过我这段时间也是真该刻苦修炼一些了,否则的话,不说我会被你们给彻底甩开,估计就连我在莫家内部的位置也不保。”

    现在的莫天临乃是莫家的继承人,其实莫天临自己对于这个所谓的继承人还真不怎么看重。

    正因为如此,他跟其他莫家年轻一代的差距并没有拉的太大,那些莫家年轻的弟子觊觎着他这个位置人可是不少。

    莫天临虽然不在乎这个位置,但他却是知道,若是让其他人也坐上了他这个位置,那他现在所能够享受到的这些东西,将来可不一定能有了。

    而此时场中,谢小楼跟赢白虎对拼了一记,在那剧烈的波动之下,烟尘散去,赢白虎面色煞白一片,而谢小楼却是已经口中溢血,就连他的右臂此时都在微微颤抖着,显然是受创不轻。

    赢白虎的目光中露出了一丝恼羞成怒的神色。

    对拼之下高下立判,很显然是赢白虎胜了,但他胜的却是有些勉强。

    自己本打算一鸣惊人,结果现在面对一个实力远远不如自己的谢小楼他都显得如此狼狈,这显然跟他算计的有些不同。

    就在赢白虎准备再次出手的时候,他对面的谢小楼却是直接道:“我认输。”

    谢小楼这三个字说的是干脆利落,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他只是来拖时间,顺便磨练一下自身的力量,犯不着去跟赢白虎死磕到底。

    即将出手的赢白虎又停顿在了那里,这让他憋的面色通红,最后只得冷哼了一声,收回了脚步。

    洛久年站出来沉声道:“还有没有准备上台的?”

    在场的众人顿时面面相觑,就凭方才赢白虎所展露出来的这种实力,谁人还敢上台来找死?

    特别是这赢白虎此时貌似还在气头上,这下手可是相当狠辣的,这时候上去岂不是给他泄火?

    “我来!”

    楚休带着笑意,一步步走上擂台。

    洛久年眯着眼睛看了楚休一眼,他就知道,这帮人肯定会出来捣乱的,不过出人意料的是,洛久年却是并没有去管,只是深深看了楚休一眼便走下了擂台。

    之前洛久年被赢氏的人坑了一把,他也是在江湖上打滚了这么多年的江湖老人了,怎么可能一点想法都没有?

    楚休想要捣乱就让他捣乱去了,楚休输了,洛飞鸿能正常嫁给赢氏。

    楚休要是胜了,那赢白鹿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弟被人击败不出手吗?要是赢白鹿出手的话,楚休必败无疑!到时候洛飞鸿还能够顺利嫁给赢白鹿,一举两得。

    当最糟糕的结果洛久年也想到了,那就是赢氏坐看赢白虎败在楚休手中,赢白鹿也没有动作。

    不过那样也无所谓,大不了他们洛家不嫁了便是。

    虽然说洛家这么做有些不讲信用,说好了比武招亲最后却又反悔,但在江湖上,信用这种东西嘛,说说的而已,哪怕洛家公开耍无赖,就是不想嫁女儿,楚休又能将他怎样?

    登上擂台,楚休看了赢白虎一眼道:“你虽然没有重伤,但却有些消耗过度,我也不占你便宜,省得被人说成是车轮战,你先修养一会我再出手。”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顿时感觉这楚休还算是挺讲究的嘛,知道不趁人之危。

    但下方的聂东流却是看着楚休紧皱着眉头。

    正所谓最了解的你人通常不是朋友,而是敌人。

    聂东流和楚休是敌人,而且也不是为敌一天两天了,所以他清楚的知道楚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说他一句不折手段绝对不过分,什么时候他楚休的人品这么高大上了?正常情况下他应该是落井下石才对的。

    所以聂东流直觉告诉他,这其中肯定有鬼,不过他却也猜不到楚休究竟在想些什么。

    而场中的赢白虎则是深深的看了楚休一眼,直接盘坐在地先恢复着自己的内息。

    楚休不同于谢小楼,他跟自己一样都是五气朝元境。

    当赢白虎还在商水赢氏闭关时,楚休都已经在江湖上开始跟天人合一境的大高手搏杀了。

    而且龙虎榜上的排名,楚休更是只在他哥哥赢白鹿之后。

    面对这样的对手,赢白虎不由得不慎重。

    当然慎重的同时,赢白虎的心中也是有些热切的。

    只要他能面对面,堂堂正正的够击败楚休,自己便是龙虎榜第六,距离他哥哥的那个位置,他将更进一步!

    大约一刻钟之后,赢白虎站起身来,气息已经彻底平复。

    楚休拎着手中的刀,问道:“可以了?”

    赢白虎点了点头。

    但就在赢白虎点头的同时,楚休的刀已经出鞘,无边的魔气跟血煞之气交织,几十丈的刀芒几乎贯穿了整个擂台,一刀斩下,魔威滔天!

    楚休这一刀的威势简直骇人至极,就连方才赢白虎跟谢小楼对拼的那一招威势都无法跟楚休这一刀相比。

    甚至看到了这一刀之后,坐在下方,原本显得有些漫不经心的赢白鹿忽然坐直了身体,沉声道:“输了!白虎已经输了,这楚休是什么来头?”

    福伯在赢白鹿身后沉声道:“此子乃是江湖草莽出身,听说其当过散修武者,干过青龙会的杀手,最后这才加入关中刑堂,成为关西掌刑官。

    其在龙虎榜上的态势犹如势如破竹一般,是一匹黑马,不是简单人物,二公子这次,胜率的确是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