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四百四十九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张楚凡的脑海中杂乱的记忆很多,在楚休的精神力之下,那些杂乱的记忆都已经被楚休彻底摧毁,只留下关于魔心堂传承的记忆。

    搜魂秘术这种东西比较简单粗暴,在精神力碾压对方的同时,理论上可以探知到各种东西,不过若是想要将一部功法一字不差的彻底从对方的脑袋里面给挖出来,那这种级别的精神力需求可是很恐怖的,起码现在的楚休是办不到的,甚至是专修精神力这方面的武道宗师估计都办不到。

    楚休只是从张楚凡的脑海里知道了他得到传承的经过和那些功法所放的位置。

    说起来这张楚凡也当真是有气运加身之人,他获得这传承的方式也是够玄奇的。

    原版剧情中那位获得魔心堂传承的家伙可是谨慎的很,直到死他都没有透露出自己究竟是在哪里得到的传承。

    现在楚休却是知道了,原来那传承竟然是在海里面,怪不得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被人所察觉。

    昔日魔心堂堂主南宫无明被正道中人追杀,被逼重伤跳海,实际上已经是到了绝路。

    所以南宫无明便在这海面之下开辟出了一个洞来,外面用阵法封禁,隔绝海水的同时还可以隔绝这地方的气息,并且他在外面还留下了昆仑魔教的标记,希望以后能够有昆仑魔教的人发现这里。

    只不过几百年过后,昆仑魔教都已经覆灭了,甚至就连他留下的标记都已经被磨灭。

    昔日张楚凡身为安乐王府的门客,在安乐王府被灭之后他便仓惶的逃离,生怕被朝廷的人发现。

    结果在逃命的路上张楚凡却是意外招惹到了一些凶徒盗匪,在跟对方激战的时候,他在海崖上意外堕海,却是正好发现了南宫无明的传承。

    南宫无明不光将自己的功法全都留下了,更是留下了一些昔日他随身的秘宝和丹药之类的东西。

    不过这些消耗品却是都已经被张楚凡给用的干干净净了,一丁点都没有剩下。

    其中一些昆仑魔教所产出的丹药还需要用特殊的方式来炼化,结果却是被张楚凡囫囵吞枣一般的给吃了下去,虽然他自身的实力也因此暴涨到了三花聚顶境,但却是浪费的很。

    楚休在张楚凡的怀里搜了搜,掏出了一枚传功玉简来,这里面记录的便是南宫无明昔日所有的功法传承了。

    其实传功玉简这种东西主要就是用来保存功法用来传承的,如果自己没打算把功法传承下去,那最稳妥的方式就是记在自己的脑袋里,然后直接把传功玉简给毁掉,这样才是最保险的做法。

    眼下周围的人太多,楚休只是将其生硬的记在脑海当中,并且粗略的查看了一下那传功玉简上的内容,这让楚休不禁摇了摇头。

    这张楚凡还当真是不争气,好好的魔道传承竟然被他用成了这般模样。

    南宫无明昔日乃是魔心堂的堂主,在昆仑魔教当中的地位绝对不低。

    之前楚休在跟陆先生聊天时,倒也了解过昆仑魔教的构成,在昆仑魔教当中,除了独孤唯我以外,便是以四大魔尊为首,每一位魔尊的麾下都有着极强的力量。

    而除了四位魔尊,昆仑魔教还有着几十位魔使,这些魔使乃是封号,他们可能有手下,但也有可能是孤身一人,但他们只要出了昆仑魔教,那代表的便是整个昆仑魔教的的利益和脸面,其地位在昆仑魔教中属于是中坚力量。

    就比如现在无相魔宗的司徒厉,他这一脉便曾经一直都是昆仑魔教的阴魔使,虽然无相魔宗不算是昆仑魔教的嫡系,但因为无相魔宗对昆仑魔教极其的忠心,这魔使的封号便算是昆仑魔教对于无相魔宗的嘉奖了。

    相比于魔使,昆仑魔教的堂主则是要复杂的多。

    昆仑魔教巅峰时麾下足有几十个堂口,每个堂的作用都不一样,有负责战斗的,有负责炼丹的,还有负责一些乱七八糟等东西的,所以理论上来说堂主的地位跟魔使乃是一样的,但战斗力却是不同,有些能跟魔使比肩,但有些却是不以战斗力见长。

    不过南宫无明的魔心堂却是昆仑魔教中以战斗力见长的堂口之一,而且其功法还是偏向于精神那一类的,将道佛魔三脉融为了一体,创造出了《心魔轮转大法》这门奇功以及《摄魂九大式》这门将精神力和魔功融为一体的奇异功法,其神异之处在楚休看来甚至并不逊于夏侯氏的御神术。

    只不过张楚凡却是有些不争气,南宫无明的主要功法便是这两部,结果他却是感觉晦涩难懂,所以并没有去学,反而只是学了几门其他昆仑魔教的内功和武技。

    这些内功和武技虽然不算是弱,但显然跟南宫无明压箱底的功法是没法比的。

    就在楚休琢磨着那功法的时候,唐牙却是悄悄走到楚休的身旁,冲着外面努努嘴,低声道:“大人,安泰府其他势力的人都来了。”

    楚休点点头,忽然伸手,直接将那传功玉简捏的粉碎!

    张楚凡已经死了,现在功法又到了他的手中,从今以后他楚休便是魔心堂的传人,昆仑魔教的嫡系再世传人,足可以假乱真。

    不对,准确点来说,楚休就是真的。

    有假才有真,现在假的已经没了,楚休自然就成了真的。

    走出大门去,外面倒是有着不少武者围拢过来,足有数百人,其中领头的那几个实力也都不弱,五气朝元境的和三花聚顶境的武者便有不少。

    他们都是安泰府本地的武林势力,方才被杨家的人召集而来的。

    只不过他们却是没想到,杨家竟然灭的这么快,这才过了多长时间,杨家就已经被灭门了?

    之前有从杨家逃出来报信的武者已经将楚休的身份和事情的经过都跟他们说一遍了,这也让众人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好了。

    按理来说,楚休乃是外来者,敢在他们安泰府如此狂妄,哪怕他有再多的理由,他们也应该是要一致对外的。

    但问题的关键是杨家已经灭了,甚至杨家被灭门的速度比他们赶路的速度都快,他们这时候一致对外那根本就是在一致找死。

    但若是一句话都不说,那是不是显得太没骨气,太怂包了一些?

    不过还没等他们说话,楚休便已经施施然带着人走了出来,淡淡道:“张楚凡号称是昆仑魔教的再世传人,为了不让这魔教余孽为祸江湖,我已经将其诛杀。

    杨家作为武林世家,却是公然包庇魔教余孽,图谋不轨,也是一样被我所诛杀。”

    说完之后,楚休便直接当着众人的面往外走,好像他方才说的那些话,只是例行通知他们一样。

    实际上也的确是如此,楚休就是在通知他们。

    这个理由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人我已经都杀了,你们看着办。

    面对楚休这种堪称嚣张的态度,安泰府这些武者根本就连一句话都不敢多说,有些甚至主动让开了道路。

    就在这时,楚休的脚步忽然一顿,单手一挥,罡气刀芒爆发而出,直接将躲在人群中的两名杨家的幸存者当场拦腰斩杀。

    这两个人便是方才去通风报信的杨家武者,他们以为自己已经逃过了一劫,没想到却只是迟一些踏入鬼门关而已。

    这突如其来的一刀让在场的那些人都没反应过来,甚至还溅了周围的人一身鲜血,这让那些人立刻怒视着楚休,有人想要说什么,但却被旁边一些老成持重的武者给按住了。

    之前他们都已经忍住了,现在若是再跟楚休翻脸,那才是真正的不智。

    眼看着楚休等人离去,这才有人不忿道:“这楚休还当真是狂妄的没边了!这是我东齐安泰府,又不是他关中刑堂,难道就连一个主持公道的都没有了?”

    有人摇摇头道:“公道?楚休是为了诛杀魔道余孽而来,要什么公道?人家相反还占据着大义呢。

    我说诸位,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不用多想了,杨家灭了,安泰府也依旧是安泰府,这天,变不了,该怎么做依旧怎么做便是了。

    听闻杨家跟邪极宗有关系,这件事情要操心也是由邪极宗去操心的,我们就暂且当作耳聋眼瞎,什么都没看到便好了。”

    在场的众人也都是点了点头,他们平日里虽然是以杨家为尊的,大部分的事情也都会听杨家吩咐,但那是指活着的杨家,而现在杨家却都已经被灭了,既然如此,他们装聋作哑虽然显得怂了一些,但却肯定没有危险。

    只不过他们不知道,方才他们还在讨论的邪极宗的人,此时就在安泰府外了,而且来的还都是大人物。

    安泰府的城门外,邪极宗的叶天邪身后背着他的长枪血蛟,穿着一身宽大的黑袍,敞开胸口,露出精壮的胸肌和那血蛟纹身,配上他阳刚俊美的容貌,倒还当真是有着一股邪魅狷狂的异样吸引力。

    他身后还跟着数名邪极宗的武者,只不过更加引人注意的是他身旁一名骑在一头黑豹上的女子。

    她全身上下都笼罩在黑纱当中,脸上也是用黑纱遮面,但透过轻薄的黑纱却是能够依稀看到她那玲珑曼妙的诱人身姿,任谁第一眼都会被那女子所吸引,而忽略她身下那优雅神异的黑豹坐骑。

    这女子,正是昔日曾在浮玉山上出手过的拜月教圣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