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三百四十四章 追杀(第六更)
    PS:这章是为了盟主0o雨小莫o0补更的。

    看着眼前一脸憋屈之色,敢怒而又不敢言的林家家主,张楚凡的心中充满了快意。

    从年轻时在那帮散修武者当中脱颖而出,成功加入安乐王府成为供奉,张楚凡便知道自己定然不是凡俗之辈,跟那帮一辈子都只能在江湖最底层打滚的家伙不同,自己早晚都是要有出头之日的!

    现在这个机会便来了,他张楚凡果真是有着大气运加身之人!

    就像楚休所猜测的那样,以张楚凡的出身,他只是听说过一些有关昆仑魔教的一些传说,并不知道昔日那一场大战的细节以及昆仑魔教的种种禁忌。

    所以直到此时张楚凡还以为自己成了昆仑魔教的再世传人,就好像一些江湖传说中的主角那般,意外跳崖获得了神功传承,从此手下女人主动倒贴,自己也能成为未来的武林至尊。

    这种膨胀的心态也是让张楚凡有些飘飘然了起来,所以这段时间他都在乐平郡这里耀武扬威,并且等着邪极宗的人到来。

    齐元礼的资料上说邪极宗跟他有联系,但实际上并不是他主动联系的邪极宗,而是邪极宗主动联系的他,准备收他入邪极宗当中。

    张楚凡还以为是自己的身份使得邪极宗要奉他为少主,全力培养他呢,毕竟在江湖传说当中,昔日昆仑魔教威压天下,像是邪极宗等宗门昔日都是昆仑魔教的服用。

    但张楚凡却是不知道,昔日覆灭昆仑魔教那一战当中,邪极宗可是当了叛徒的。

    况且邪极宗有着叶天邪这么一位以人身修炼成功了血蛟心经的奇才,别说张楚凡只是一个魔心堂的传人,就算他是独孤唯我的传人也没用。

    不过就在这时,外面却是忽然传来了一阵喧哗之声,十余名武者径直闯入林家,实力强大,林家那些人根本就抵挡不住。

    当先一名青年武者身背重剑,神色冷漠,眼中好像没有丝毫的焦距一般,但他一身三花聚顶境的实力却是异常的凝实,给张楚凡都带来一丝凝重的压力。

    这青年武者正是雁不归。

    楚休以及他手下的武者分成了数股,围绕着乐平郡开始搜索绞杀,雁不归的运气还算是不错,张楚凡所在的林家就在他向前搜索的方位上,而且张楚凡也没有遮掩行踪,很快就被雁不归打听到了张楚凡所在的位置。

    乐平郡并不算是东齐大郡,所以一郡之地的实力有限,三花聚顶境在乐平郡当中就已经算是高手了,要不然张楚凡也不能在此地嚣张这么长时间。

    但眼前这人张楚凡却是并没有见过,甚至就连听都没听说过,张楚凡不由得皱眉道:“你是何人?是来找林家麻烦的。”

    雁不归带着人出现在这里,张楚凡下意识的以为对方乃是来找林家麻烦的,而不是来找他的。

    而这时雁不归却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张楚凡道:“你便是张楚凡?”

    张楚凡下意识的点点头道:“我便是,你是来找我的?”

    不过还没等张楚凡有所反应,眼前的雁不归便已经把手握在了他身后的重剑剑柄之上!

    刹那间,狂暴的罡气劲风呼啸而来,那一剑的威势简直犹如泰山压顶一般的恐怖,压得张楚凡喘不过气来!

    危急时刻,张楚凡怒喝了一声,他双手舞动,阴冷的魔气凝聚出无数丝线,好似琴弦一般横在他身前,随着他双手弹动,瞬间漆黑色的魔气波纹咆哮而出,振动着雁不归的剑势,虽然成功将他那一剑的威能抵消掉了一大半,但他本人却是被这一剑给砸的后退了数步,嘴角直接便渗出了一丝鲜血来。

    功法传承虽然重要,但更重要的却是武者自身,否则一个废物就算是拿着神功,他也练不成神功。

    张楚凡之前乃是内罡境,凭借魔心堂传承中的一些宝物,实力迅速的飙升到了三花聚顶境,相当于直接跨越了一个境界,这也导致了他的根基不稳,跟雁不归根本就没法比,就算他身怀昔日昆仑魔教的秘传功法,也是挡不住雁不归几招。

    看着眼前的雁不归,张楚凡好像还处于懵逼的状态中,他大喊道:“你到底是谁?为何对我出手?”

    不过雁不归却是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紧接着又是势大力沉的强悍一剑斩出,威能磅礴,强大无比,直接就是奔着要张楚凡的命而来的!

    楚休的要求是最好是要活的,当然死的也是可以。

    不过对于雁不归来说,他直接就忽略了前面那半句话,他只知道杀人便好了,所以雁不归出手便是杀招,根本就不给张楚凡说话的机会。

    眼看着雁不归那一剑再次袭来,张楚凡直接大喊道:“逃!”

    其实还没等他准备逃,他的那些手下便已经吓的腿软,准备先撤走了。

    张楚凡之前乃是孤家寡人一个,直到他得到机缘之后,这才招揽了昔日自己的那些狐朋狗友当手下,这些人跟在他身后狐假虎威还是可以的,但是要说共患难嘛,还是算了。

    张楚凡手捏印决,顿时汹涌的魔气爆发而出,但却直接被雁不归一剑所斩碎。

    不过就在这时,一声刺耳的鬼神嘶吼却是突兀的在雁不归耳边响起,使得他身形一顿,手中的巨剑直接斩偏。

    等到雁不归恢复正常时,张楚凡等人却是已经从后门快速的逃走了。

    雁不归揉了揉脑袋,眼中露出了一抹冷色道:“追!”

    ………………

    白山府外的一座小山之上,张楚凡一脸的惊惧之色,显然是方才雁不归那两剑给了他极大的心理阴影,这也让张楚凡在那得到了传承之后便膨胀起来的心被泼了一盆冷水,这也让知道了自己究竟是什么实力。

    “你们有没有听说过,那家伙到底是谁?他为何要杀我?”张楚凡对着自己那几名手下问道?

    他那几名手下都是摇了摇头,其中一人道:“这人的实力如此强悍,那重剑更是显眼的很,他若是乐平郡的人,我们没有理由不知道,应该是其他地方的人,难道他是被人请来对付张大哥你的?”

    张楚凡想了想,自己这段时间在乐平郡当中貌似还当真是得罪了不少人,有些得罪的还挺狠,这些人貌似还都有理由请人来杀自己,一时之间张楚凡还真想不到究竟是谁要对自己出手。

    张楚凡捏着拳头恶狠狠道:“别让我知道这个人是谁,否则我拧断他的脑袋!”

    “张大哥,那现在我们怎么办?”有人问道。

    张楚凡想了想道:“换个方向,遮掩一下痕迹,去开平府把兄弟们都找来,人多势众,那用重剑的家伙若是还敢来,我便让他有来无回!”

    张楚凡这个人虽然有些小人得志,但他对自己昔日的那些狐朋狗友还真算得上是不错。

    他现在发达了,昔日跟着他的那些狐朋狗友自然也都是跟着鸡犬升天,在乐平郡耀武扬威了起来。

    开平府乃是张楚凡的老家,他手下的人以及他这段时间所敲诈来的各种财物和资源,也都被他放在开平府当中。

    带着人一路来到开平府当中,张楚凡却是感觉有些奇怪。

    他手下在开平府足有上百号人,现在州府内怎么一个人都没看到?

    而且开平府内其他的那些武者在看到张楚凡之后,也都是一脸的怪异之色,看到他好像是看到了什么瘟神一般,纷纷躲开,对其避而不及。

    张楚凡皱着眉头一路来到他的家中,那是他的府邸,之前是属于开平府大族王家的,不过他幼时也被王家欺辱过,此时他便强逼着王家把自己的家财还有府邸都给交了出来,甚至直接把王家给赶出了开平府。

    刚刚来到门前张楚凡便感觉有些不对,但他还是下意识的推开门,一瞬间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只见院落当中,他手下的那些人全部被杀,尸体在院落中整整齐齐的摆出了一个‘口’字的形状,鲜血已经将整间院落所染红!

    十余名黑衣武者站在旁边,中央是一名身穿金色长袍,脸上带着温和笑容的青年人,手中还在把玩的一柄精致的龙尾追魂镖,看到张楚凡,他还打了一声招呼:“回来了?”

    唐牙的语气温和无比,好像是许久没见的老朋友在跟自己打招呼一般,但配上眼下的场景,却是让张楚凡从心底升起了一抹寒意来。

    唐牙可是要比雁不归聪明的多,他可没像雁不归那样,只是老老实实的派人寻找,唐牙直接打听出来了张楚凡的老巢所在,然后便带着人来屠了张楚凡的老巢,就在这里等着。

    虽然是守株待兔,不过等到的机会还是很大的,现在看来果真是如此。

    当然唐牙这种举动在他手下的那些人看来纯粹就是因为他们家大人在偷懒,懒得来回跑去找人。

    唐牙和他手下的人接连屠戮上百人,光天化日下之下,开平府内的人不可能察觉不到,但他们却是连一个给张楚凡通风报信的都没有,可想而知张楚凡在自己老家的口碑有多差,当然也有可能是这些人被唐牙的手段给吓住了,不敢去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