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天子望气锻因果
    方七少的话让在场用刀的武者感觉很不爽。

    剑者需要尊严,刀客就不需要了?

    不过就事论事的话,方七少说的还是有些道理的。

    现在别说楚休消耗过度,哪怕是楚休恢复到巅峰时期,他都胜不过方七少,既然是这样,还死缠烂打有什么意思?

    看着方七少,楚休淡淡道:“尊严那东西是靠自己搏杀出来的,而不是嘴皮子上说出来的。

    我想要再战一场只是因为我不习惯说认输这两个字而已。”

    看到楚休执意如此,方七少也是耸了耸肩,无所谓道:“你开心就好。”

    他虽然懒得动手,但在现在的方七少看来,解决楚休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凭现在楚休的状态,说不定用不了三剑就会解决楚休。

    不过方七少为人虽然有些不靠谱,但他却还算是一个厚道人,动手之前他还特意问道:“你还需不需要恢复一下体力?”

    楚休摇摇头道:“不用了,就这样便好了。”

    方七少耸了耸肩道:“那好,我就不客气喽。”

    说着,方七少的手已经握在了他的剑上,同时方七少那看似嬉皮笑脸的表情也是变得肃然。

    方七少是一个很分裂的人,他平时的状态跟他握剑时的状态根本就是两个人一样。

    方才楚休出手时的威势方七少已经看到了,他也不得不承认,这楚休的确是不弱,但也仅仅只是不弱而已。

    差了一个大境界,对方胜不过自己。

    只不过就算方七少有胜过楚休的把握,哪怕现在楚休已经消耗掉了大部分的体力,但面对楚休这种对手,方七少也依旧是要拿出自己认真的态度来,因为不认真的方七少,怕是要在眼前的楚休面前丢脸的。

    方七少手中那看似寻常的长剑出鞘,一剑刺出,因果轮转,他的人,他的剑还有楚休,三者好像是在冥冥当中有了一丝奇异的联系一般,神异无比。

    一上来方七少便动用了自己所能掌握的,最强的因果剑道,他这也是打算跟楚休速战速决,然后下去休息。

    这一招并不是剑法,已经上升到了剑道的层次,所以除了武道宗师之外,下面的人是看不明白的,虽然他们也感觉方七少现在有些玄之又玄的感觉,但显然在他们看来,此时的方七少远没有之前跟颜非烟交手时,那剑罡纵横十余丈,横扫一切的强大气势。

    而此时面对方七少这一剑,楚休的眼中所流露出来的竟然是隐隐的兴奋之色。

    明知不敌,楚休却是执意要跟方七少交手,他为的便是方七少这一剑!

    楚休的精神力攀升到了极致,甚至他的双目都变得空洞无比,如果仔细看去,甚至能够看到日月星辰在楚休的眼中来回轮转着。

    天子望气术被楚休施展到了极致,寻常人看到只是方七少轻描淡写的刺出那一剑,而楚休所看到的则是强大的因果之力!

    方七少的剑道是先有的果,才有因,这几乎是必中的一剑,除了硬抗抵挡,无人能够破去,哪怕就算是历代的剑道宗师都没听过如此堪称诡异的剑道,天知道方七少是如何领悟出来的。

    但楚休的天子望气术却是跟方七少的剑道正好相反,他看到的是因,影响的却是果。

    哪怕是必中的一剑,楚休也能够看到其中的轨迹,然后再进行预判躲闪或者是反击,可以说楚休以天子望气术所看到的是未来,也算是因果的一种。

    所以在方七少这一剑刺来的瞬间,楚休忽然向着一个方向踏出了一步,就是这一步,便让方七少的身形猛的一顿,眼中露出了一抹惊骇之色。

    他的因果,被打断了!这一剑,他刺不中楚休!

    自从方七少领悟成功因果剑道以来,哪怕是剑王城的那些剑道宗师都对其赞叹有加,甚至换成他们来,除了强行抵挡,他们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方式将其破去。

    而现在方七少也不知道自己的因果剑道算不算被楚休给破去了,反正它现在已经被打断,再次强行出手,那这一剑才算是真正失败了。

    方七少的脸上露出了少有的凝重之色,他本以为自己能够一剑便解决楚休,没想到现在却是遇到了这般怪事。

    手中的长剑改变轨迹,因果变幻,那边的楚休也是一步踏出,再次改变因果。

    两个人的轨迹来回变化,这让在场的众人看来,方七少和楚休简直就好像是在胡闹一般,一个人的剑势缓慢,出到一半就停下,而另外一个人根本就在擂台当中乱走嘛。

    但殊不知现在楚休和方七少的精神力都已经紧绷到了极致,因果的改变,对拼的是他们对于自身武道的理解,以及精神力上的强大对拼。

    楚休执意对方七少出手为的便是现在这一幕,从方才方七少施展那因果剑道击败颜非烟时,楚休便已经有了计划。

    他的天子望气术极难修炼,甚至根本就不能在闭关当中有所进境,只能在杀戮当中磨练。

    但就算是如此,天子望气术的进境也是十分缓慢的,直到楚休看到了方七少的因果剑道,竟然跟天子望气术原理有些相似,都跟因果有关,所以楚休才想利用方七少的因果剑道来磨练自身的力量。

    事实证明,楚休所想的没错。

    方七少每次更改自己那一剑的轨迹,楚休都要费劲自身所有的精神力来施展天子望气术,在这般压力下,他的精神力虽然紧绷到了极致,但在天子望气术上的修为却是在压力下有着肉眼可见的提升。

    而此时在场其他的那些武道宗师眼中却是都露出了一抹震惊之色。

    方七少天赋惊艳这点他们早就知道了,所以方七少展露出现在这般修为他们并不惊讶。

    而现在这楚休竟然也擅长因果之类的武道,还能跟方七少僵持到这般模样,虽然他们也都清楚现在的楚休绝对不是方七少的对手,但显然楚休已经有了追赶方七少这等级别存在的潜力了。

    高台之上,藏剑山庄的程庭山有些酸溜溜道:“关中刑堂还当真是走了大运了,这几代里面几乎是英才辈出。

    先有楚狂歌声振江湖,再有关思羽力挽狂澜,这一代竟然又白捡了一个楚休,这关中刑堂还当真是运气好。”

    五大剑派当中,其实发展潜力处于弱势的只有藏剑山庄和越女宫这两个。

    越女宫弱势是因为她们只收女弟子,而这个江湖则是由男人主宰的,所以越女宫可以说天生便将八成的江湖人给排除在外了,而且越女剑典本身也是一个不稳定的因素。

    至于藏剑山庄嘛,原因则是更简单,整个藏剑山庄虽然有外人,但实际上藏剑山庄却是一直都是由程氏一脉来做主的,几乎跟世家一样。

    所以这样一来,藏剑山庄的秘传功法还有一些他们珍藏的那些强大宝剑,都只能他们程氏一脉的人自己来用,外人哪怕是有实力,程氏一脉的人也不放心将功法和兵刃交给他们。

    剑王城那名武道宗师压下心中的惊讶,淡然道:“走大运又能如何?潜力并不等于实力,这一局是方七少胜了,而且之后方七少也会一直继续胜下去,这楚休虽然有潜力,但却威胁不了我剑王城的方七少。”

    程庭山冷笑了一声并没有说话,虽然他有些看剑王城不顺眼,不过倒也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多嘴。

    方七少毕竟是他们五大剑派的人,而楚休则是关中刑堂的人,哪怕五大剑派之间互相有矛盾,但面对外人时,他们却还是要一致对外的。

    而此时场中,方七少已经接连变化了九剑,但这九剑却是最终都没有刺出,便被楚休的天子望气术所看破,最后只得憋屈的收取。

    而此时楚休的精神力也差不多已经快要到了极致,看到方七少还想要变幻剑势,楚休直接道:“不用打了,我认输。”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愣,这就完了?两个人莫名其妙的走了几步,连一招都没出楚休便认输了?方才你不是还说自己不习惯说出认输两个字吗,现怎么说的这么熟练?

    不过无论怎么说,台下的这些武者都是看的一脸懵逼,完全摸不着头脑。

    方七少将手中的长剑背回到背上,恶狠狠的瞪着楚休道:“合着你是在利用我来当你的磨刀石!亏的我还想请你吃饭,现在应该是你请我才对!”

    方七少虽然有些不着调,但他却并不是白痴,相反方七少还很聪明。

    方才对战的时候他一心都在剑道之上,所以还没有注意,直到现在楚休满头大汗的认输之后方七少才反应过来,虽然他赢了这一局,但他却是被楚休给算计了,帮对方磨练了武道。

    输赢对于楚休来说从一开始就是无所谓的,所以他才‘不知好歹’的坚持要跟方七少一战,为的便是要借方七少的手来磨练他天子望气术上的修为。

    此时闻言,楚休笑了笑道:“吃饭倒是没问题,不过我估计你剑王城的长辈可不希望你跟我搅在一起,而且回到剑王城后,你还能不能出来也是一个问题,你那位不知道是师兄还是师叔的家伙,肯定会告你一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