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三百七十四章 魔道会盟
    深夜时分,剑离阁的客房内,楚休的房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楚休打开房门,一名相貌陌生,身穿白衣的中年人站在那里,轻声吐出了两个字来:“是我。”

    一听到这个声音,楚休顿时便反应了过来,这人便是陆先生。

    楚休诧异道:“这里可是剑离阁,乃是坐忘剑庐的地盘,陆先生你这么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这里,就不怕出事情?”

    陆先生关上门,嘿嘿一笑,指了指自己的脸道:“要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我无相魔宗早就被人剿灭无数次了,放心,哪怕是燕不合站在我面前,他也看不出破绽来的。

    我现在的身份可是标准的正道中人,东齐商阳的散修侠士,‘松涛剑’徐松涛。”

    楚休有些好奇道:“那真的徐松涛呢?”

    陆先生轻描淡写的一摆手道:“当然死了,死的连渣都不剩了。”

    楚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魔道手段向来就是如此的狠辣,他楚休这个冒充的魔教传人自然也是好不到哪里去。

    别看现在陆先生对他的态度是客气跟和气的很,但实际上作为无相魔宗的高手,陆先生绝对也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魔道凶徒。

    摆了摆手,陆先生用奇异的目光看着楚休道:“我却是没想到,你竟然跟圣女大人有关系,之前圣女大人已经告诉我了,这次魔道会盟便由你来代表阴魔宗参加。

    这种好事情落到了你的头上,你该不会是加入了阴魔宗吧?”

    楚休摇头道:“当然没有,只不过阴魔宗暂时无人,圣女大人有事情脱不开身,所以才让我跑这一趟的。

    对了陆先生,圣女大人在隐魔一脉当中的实力很强?身份很特殊?”

    陆先生道:“武道宗师的实力当然很强,而且不是圣女大人的身份特殊,而是阴魔宗的身份本来就很特殊。

    昔日依附于昆仑魔教的宗门里面,阴魔宗跟昆仑魔教的关系乃是最近的几个之一,甚至阴魔宗的宗主跟圣女都可以成为昆仑魔教的魔使,地位甚至要比我无相魔宗都高。

    只不过这些年来阴魔宗被正道宗门绞杀的差不多了,而且还因为其中出现了一个叛徒,导致阴魔宗差点覆灭,便只剩下圣女大人一个。

    不过哪怕只剩下圣女大人一个,只要阴魔宗的传承在,地位也就还在。

    昔日圣女大人曾经帮过我,这次魔道会盟,肯定不会让你吃亏就是了。

    收拾一下,你现在便可以跟我前往骨木山庄了,不过你这身份却也要遮掩一下,换成一个魔道的身份。

    这些年来魔道一脉当中已经有些不纯粹了,保不齐就有一些叛徒奸细混杂在其中,阴魔宗便是因为一个叛徒而差点覆灭。

    你在江湖上的身份还不错,没人会怀疑关中刑堂的一地掌刑官竟然是昆仑魔教的传人,所以这重身份必须要遮掩好了,省得被人认出来,惹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来。”

    楚休点了点头,这点不用陆先生说他也是知道的。

    这年头就连正道中人都无法去相信,更别说是那些阴邪狠辣魔道中人了。

    陆先生因为是无相魔宗的关系,只要楚休搬出自己是昆仑魔教的继承人的身份后,陆先生便不会害他,但其他跟昆仑魔教关系不是那么密切的宗门,甚至是昔日曾经背叛了昆仑魔教的明魔一脉可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干得出来的。

    楚休拿出了一面被他磨去了青龙会标记的面具,带在脸上,换了一个沙哑低沉的嗓音道:“在下魔道新人林烨,见过陆先生。”

    陆先生脸上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意道:“青龙会的黑铁面具?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好东西,不过你那些比较显眼的武功能不用最好就别用,否则有心人还是能够推算出你的身份来的。”

    出了剑离阁,楚休跟着陆先生一路向着骨木山庄行去。

    所谓的骨木山庄其实是一个已经荒废的山庄,名字很奇怪,来历却是更加的恐怖。

    传说中骨木山庄的主人乃是一名正道豪侠,结果因为修炼了一门魔道秘法导致走火入魔,必须要用人血人肉来炼丹才能够维持生机。

    所以这位正道豪侠便利用自己的名声请了许多江湖人前来骨木山庄做客,结果那些江湖人却是连一个活着走出骨木山庄的都没有。

    而且那些被杀的人除了血肉用来炼丹,他们的骨头也被当作是材料,用来加固整个骨木山庄,这也是所谓骨木山庄的由来。

    据说后来骨木山庄的主人因为事情败露而被众多正道豪侠诛杀,骨木山庄也彻底的荒废了下来,但因为此地死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那些冤死之人的血肉被人炼丹,骨头还被当作材料,所以每到午夜时分,骨木山庄便会传来冤鬼哭嚎之声,十分的恐怖。

    等到楚休跟着陆先生来到骨木山庄之后,他才发现这地方的确是有些恐怖的。

    原本破败的山庄就显得有些阴森可怖,而这骨木山庄的建筑也是十分的奇怪,要么就是漆黑之色,要么就是诡异的灰白之色,看着就给人一种诡异之感。

    临近骨木山庄的时候,陆先生对楚休沉声道:“楚小友,你是昆仑魔教的嫡系传人,不过你跟现在的魔道并没有打过交道,现在魔道之间的关系可是要比往日更加的复杂,不过这些你都不用去管。

    你只需要知道,你是昆仑魔教的嫡系传人,身份比大多数人都尊贵。你是阴魔宗的代表,身后站着的人也比大多数人都强,这就足够了。

    明魔一脉跟我隐魔一脉并不和睦,这帮人当初背弃圣教换得苟且偷生,这些年来虽然也积攒了不少的实力,但我隐魔一脉在暗中却也是一样不弱。

    攘外必先安内,这所谓的魔道会盟其实也就是我魔道内部先勾心斗角一番,然后才能够一致对外。”

    楚休点了点头,扯虎皮做大旗,这点他倒是擅长的很,就算是不用陆先生教,楚休也是明白的。

    步入骨木山庄内,两名头戴恶鬼面具,有着三花聚顶境修为的黑衣武者忽然冒出来,低喝道:“来者何人!”

    陆先生扔出了两面令牌,那两名武者看了一眼,立刻将令牌交给了陆先生,拱手道:“原来是无相魔宗和阴魔宗的代表,请进。”

    楚休看了一眼这两人,问道:“守门的人是?”

    陆先生淡淡道:“是海南第六天魔宗的人,第六天魔宗在魔道当中算是中立,严格来说算是明魔一脉,但昔日我圣教覆灭时第六天魔宗并没有选择背叛,也没有选择逃离苟活。

    那些正道大派没有动他们完全是因为第六天魔宗远在海南孤岛,远离中原之地,并没有什么存在感,等到圣教已经彻底覆灭了,他们这才得到消息。

    所以第六天魔宗其实也并没有对不起圣教,我们这隐魔一脉自然对其也没什么敌意。

    这次魔道会盟便是由第六天魔宗来主持的,否则我们这些明魔一脉跟隐魔一脉的人若是坐在一起,恐怕还没等对五大剑派出手,我们自己便先行打起来了。”

    说着,陆先生便已经带着楚休踏入了骨木山庄内。

    此时原本破败的骨木山庄已经被重新整理干净,不过内里却还是一片阴森恐怖之色。

    骨木山庄的大厅内,阴冷邪异的魔气遍布,整个大厅泾渭分明的分成了两派,一边人多的便是明魔一脉,而一边人少的则是隐魔一脉的人。

    看着陆先生带着楚休进来,在场的众人都将目光望向了这二人。

    陆先生一挥手,露出了本来的相貌,隐魔一脉的人这才有着不少人给陆先生打着招呼。

    而明魔一脉那边,一名穿着花花绿绿、画满了奇怪图案长袍的天人合一境武者忽然怪笑了一声道:“陆晋,听说你无相魔宗之前已经跟藏剑山庄较量过了,还吃了亏,最后还是没抢来魔剑长相思,这次你是来报仇的吗?

    还有你身边那个是谁?魔道会盟可不是谁想参加便参加的,你带一个只有五气朝元境的小辈武者来是什么意思?见世面的?”

    这名天人合一境的武者衣着奇怪,不过相貌却是十分俊美妖异,甚至俊美到了让人都分不清是男是女的地步,就连那嗓音都是带着一股柔媚的气息,让人听了以后有一种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陆先生的面色一黑,他冷声道:“仇湘子,管好你五毒教的事情,就你也好意思来讥讽我无相魔宗?昔日你们五毒教贪图风云剑冢的剑蛊,难道忘了被人家一剑连斩数名长老的事情?

    还有我身边的这位可不是小辈武者,他名为林烨,乃是昆仑魔教正统传人,此次更是代表着阴魔宗前来参加魔道会盟的,这身份难道还不够?”

    一听这话,那仇湘子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道:“他是代表阴魔宗圣女来参加魔道会盟的?什么时候阴魔宗也有男人了?这小子该不会是那女人的姘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