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三百六十七章 夏侯氏的矛盾
    江湖上大派宗门无数,其中九大世家的排名是最容易更迭的。

    宗门靠着功法传承,哪怕是这个宗门的人都死绝了,只要有人得到了功法,并且还愿意去重建这个宗门,那整个宗门就不会灭绝。

    与宗门相比,世家靠着血脉来传承,这种事情天生便有一定的劣势,局限性太大。

    所以现在江湖上的九大世家都在想着用联姻或者是改变制度等方式,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同时也让自己犯的错漏越来越小。

    夏侯氏身为九大世家当中能够排得上前三的存在,自身的实力已经足够强大了,所以现在夏侯氏所求的便是一个‘稳’字,这点从夏侯氏的制度当中便能够看得出来。

    在夏侯氏内除了那位已经闭关隐居许久的老祖,哪怕是家主都不能一言九鼎。

    夏侯镇虽然名为家主,但他上面却还有十余位夏侯氏的长老,这些长老实力或许不如夏侯镇,但却都是经验无比丰富的江湖老人,这些人没有实际的权力,但却是可以制止夏侯镇所要办的事情,目的就是要为了制衡夏侯镇这个家主,避免他一意孤行,把夏侯氏带入到深渊当中。

    所以在夏侯氏内,夏侯镇想要改革一些事情,必须要考虑到方方面面的事情,要将这些长老全都说服了才行。

    可以说在夏侯氏内当家主,那可不是一般的心累。

    夏侯氏的这种规矩虽然可以避免家主做出什么太过激烈的决定把夏侯氏带入深渊,但同时也是让夏侯氏的发展放缓,制度有些臃肿。

    此时夏侯氏的议事厅内,十余名长老端坐在那里,都是老态龙钟,但实力可不弱。

    这些长老里面最弱的昔日也有着天人合一境的修为,强一些的甚至昔日都是武道宗师级别的高手,只不过他们的年龄都已经太大了,寿元到了极致,哪怕是武道宗师都没有出手机会了,所以才放下手中的权力,安心在族内修养。

    夏侯镇步入大厅内,坐在主位上环视了一周,淡淡道:“诸位长老把我找来所为何事?”

    其中一名年龄最大,已经须发洁白,甚至连眼睛都有些睁不开的老者慢吞吞道:“听说家主准备要动用夏侯氏的力量来打压关中刑堂?”

    夏侯氏就这么大,来之前夏侯镇便猜到了他们想要干什么,夏侯镇不由得冷哼道:“是又如何?大长老,你有意见?”

    这位大长老可是跟他们夏侯氏老祖一个辈份的存在,昔日也曾经是武道宗师级别的强者,只不过那一代夏侯氏的老祖更加惊才绝艳,一直都在压着这位大长老,导致他在夏侯氏内一直都没有出头的余地,一直到现在寿元将尽也是如此。

    只不过这位大长老虽然自己不行,但他却是想培养自己的子嗣后代来坐上这个家主的位置,只可惜他那些子嗣后代里面没一个中用的,好不容易在几十年后出了一个天赋惊艳的后代,但却恰好跟夏侯镇乃是一个辈份,直接被夏侯镇所压制,争夺家主失败。

    所以这些年来,反对夏侯镇反对的最多的便是这位大长老了,甚至夏侯镇有时候都恨不得这老不死的东西早点归西,活着也是浪费资源,还不能为夏侯氏带来任何的好处。

    大长老慢吞吞道:“家主,你要知道,你可是整个夏侯氏的家主,你一举一动可都是代表着夏侯氏的整体利益。

    事情我都听说了,夏侯无江那孩子被你宠的太过分了,在江湖上吃了亏还不长见识,败给了人家也是应当,昔日老夫闯荡江湖时,那可是屡败屡战,但也没要死要活的回家族搬救兵。

    还有这次虽然死了人,但死的又不是我夏侯氏的人,只是一个门客而已,你激动什么?竟然还准备去动用夏侯氏的力量去打压关中刑堂,这么做可有丝毫的利益可言?”

    夏侯镇冷声道:“没有利益?老七是我夏侯氏的人,他死了,我夏侯氏若是连个屁都不放,传出去岂不是让人耻笑?”

    大长老依旧慢吞吞道:“家主,说句不中听的,死的那个门客根本就是我夏侯氏养的一条狗而已,放狗咬人被人家把狗给打死了,再养一条就是喽,何必非要把人也给搭进去呢?”

    夏侯镇猛的一拍桌子,怒喝道:“老七是我的兄弟!”

    大长老收起了慢吞吞的神态,凝视着夏侯镇,语气冷漠道:“家主,别忘了你姓什么!他只是一个外人,体内流淌着我夏侯氏鲜血的,才是你的族人。

    因为这件事情哪怕是搭上我夏侯氏一个旁系弟子的性命我都感觉亏得慌,更别说关中刑堂本身就不好惹。

    你是家主,自然也要为了夏侯氏的利益考虑,你若是考虑不周,那就轮到我们这些老不死的为家主你考虑了。

    反正只要有我们在,你便不能动用一丝一毫的力量,我夏侯氏武者的性命可是金贵的很,绝对不能浪费在这种无所谓的事情上!”

    在场其他的长老也是跟着大长老一起附和,在场几乎有九成的人都会站在大长老这边,其余的一成嘛,是保持中立的。

    这些人也不是故意去跟夏侯镇过不去的,只是利益使然而已。

    他们这些长老虽然没有实权了,但他们的子嗣后代却还在夏侯氏内,他们自然也要为了自己的子嗣后代考虑了。

    所以只要夏侯镇想要做任何事情,那都必须要给他们的子嗣后代一定的好处才行。

    而一旦他们发现夏侯镇手中的权力过大,又想要搞事情,那他们可就要压一压夏侯镇了。

    看着眼前这些老不死的东西,夏侯镇恨得牙根直痒痒。

    他这个家主在其他武者看来霸气无比,但他自己却是只感觉到憋屈,异常的憋屈。

    夏侯镇猛的一下站起身来,冷声道:“好好好,你们为了夏侯氏的利益考虑,不过今天我却是只报私仇!

    夏侯氏的力量我不会动用,等下我会亲自去找关思羽要人的!”

    说完之后,夏侯镇直接拂袖离去。

    其中一名长老凑到大长老身前,有些担心的问道:“大长老,今天我们如此反驳家主,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大长老淡淡道:“能出什么事情?夏侯镇又不是白痴,会因为一个外人就去跟关思羽死磕。

    他现在正在气头上,顶天就是去关中刑堂撒撒气而已,不会出事的。

    这段时间他有些太顺了,难免膨胀,我等这也是给他降降火,让他冷静一下。

    我们这些长老的作用是干什么的?不就是在家主走偏的时候帮他扶正吗?忠言逆耳,家主不听也没办法,反正我可都是为了他好的。”

    在场的众人都是点了点头,一副赞同的模样。

    就在夏侯镇已经决定的要去关中刑堂找关思羽要人的时候,明尘死讯也传到了大光明寺。

    而且因为路途较远,传来的只是明尘的死讯,而并不是尸体。

    金刚院内,明尘的师父慧真在听到了明尘的死讯后愣了愣,他眼中没有愤怒和悲愤,只有无尽的悲伤。

    慧真乃是金刚院的长老,早就到了天人合一境的修为,不过年龄却也不小了,已经有一百多岁,气血已经开始衰败了。

    明尘不是他唯一的弟子,不过却是他最为喜爱的弟子,因为明尘跟他年轻的时候很像,都有些急公好义,但却冲动易怒。

    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慧真早些年在吃了几次亏之后,自己的脾气已经改了许多,终于在年岁见长之后大彻大悟,但却也是失去了踏入武道宗师的机会。

    明尘虽然不算年轻,但却是正值壮年,还有着机会,只要能够把脾气彻底改掉,领悟到怒目金刚心经的真谛,他将来说不定还有踏入武道极致的机会。

    只可惜最终明尘还是没挺过这一劫,他其实不是死在了楚休的手中,而是死在了自己那无法克制的怒气手中。

    只不过慧真虽然知道这一点,但明尘的仇,他还是要去报的。

    这跟其他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无关,只因为他是明尘的师父,就这么简单。

    慧真不是岑夫子,自己的弟子死了他都可以在利益之下放弃仇怨。

    他不恨楚休,但却依旧想要杀楚休报仇。

    只不过单凭自己的力量能否杀掉楚休,这点慧真不确定。

    大光明寺的武者肉身强大无比,只不过专修肉身的武者在年老之后,一旦气血开始衰败,自身的力量也是会衰败的极其严重,一对一他能否斩杀战绩强大无比的楚休可都是一个未知数。

    而且楚休是关中刑堂的一地掌刑官,算是关中刑堂的重要人物,他想要杀楚休,就先要过关思羽这一关,到了武道宗师这个级别就已经不是他所能够插手的了。

    所以慧真离开自己的禅院,直接去找金刚院首座,‘韦陀尊者’虚言。

    虚言的辈份要比慧真大上一辈,不过年龄却是要比慧真小很多,甚至还不到百岁,外貌乃是一名身材高大,容貌阳刚的中年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