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三百六十章 三个和尚没水吃
    对于自己为何会陷入那八个字当中,楚休也有些疑惑。

    其他那二人都很正常,为何唯独自己就会这般,难道是跟自己这具身体有关?

    毕竟在原版剧情中,自己这具身体也成了魔教教主,倒也当得起这个称呼。

    不过就算是在原版剧情中,他这个魔主跟昔日那位差点一统江湖,魔威吞天的独孤唯我比还是有着极大差距的,甚至可以用天地之别来形容了。

    而且不败天命这种几乎不可能存在的命格从上古之后,除了独孤唯我以外,楚休想不到还有谁能够担得起这种命格来。

    众人在这里没有发现什么,便准备离去,这时候楚休却是把那白玉石板拿着,道:“这东西我留着了,说不定以后有些用处,毕竟是一位卜算大师留下的。”

    其他人都没什么意见,这东西就是一块寻常的白玉石板,跟通天塔的材料都是一模一样的,楚休想要收藏,他们当然不会跟楚休抢了。

    来回搜刮了一圈,等到出去之后,看着那一片迷雾,莫天临发愁道:“这地方的大雾这么浓,完全看不清方向,迷路倒是次要的,万一再踩到什么机关陷阱当中应该怎么办?”

    楚休笑了笑,看似随便的指了一个方向道:“跟着我走这边,准没错。”

    莫天临疑惑道:“为何?”

    楚休指着自己的脑袋道:“直觉。”

    “都说女人有直觉,楚兄你也有?”莫天临吐槽了一下,不过也是跟着楚休指的那个方向走去。

    反正现在他们是一头雾水,随便找个方向走就是了。

    原版剧情中的详细细节楚休并不知道,不过用最笨的方法推算也能够算出来,像是通天塔这种圆形的建筑,最为重要的地方肯定是在最中央。

    别人找不到最中央的方向,但楚休却是在四周都埋藏好了五行阵法,倒是可以轻易找到其中的方位。

    现在他已经跟吕凤仙回合,二人联手之下,哪怕是遇到了那七叔楚休也敢与之一战。

    众人向前走了大约一刻钟,越到前面迷雾便越淡,最后竟然有一座圆塔耸立在其中。

    这圆塔的模样简直就是小一号通天塔,只不过在大门上方,还写着武库两个字。

    莫天临看着楚休喃喃道:“楚兄,你这直觉还真够准的,比女人都准。”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你这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呢?”

    楚休这边的话音刚落,便见大门直接被轰开,一个身形从其中狂奔出来,这个人却正是唐牙。

    而此时在唐牙身后,连续三道无形的罡气箭矢好似连珠箭一般向着唐牙激射而来。

    唐牙手中两柄短刀爆发出迅猛的罡气抵挡,这才勉强挡下那第一箭,但等到他想要抵挡第二箭时,他的短刀却是轰然碎裂,唐牙也是一口鲜血喷出。

    就在他准备动用自身的秘法来抵挡这第三箭,一道漆黑色的刀芒划过,轰然一声,直接将那罡气长箭斩落。

    楚休走过来皱眉道:“什么情况?里面已经有人了?”

    看到来的人是楚休,唐牙松了一口气道:“夏侯氏的人和岑夫子都在其中,还有越女宫以及其他不少人都在里面。

    夏侯氏的人想要独霸这武库中的东西,竟然以一己之力压制了岑夫子,还顺便清理了不少人,雁不归还在里面抵挡着,不过他估计也挡不了夏侯氏那名天人合一境武者几箭。”

    唐牙不是吕凤仙,在外边吕凤仙能够硬接七叔一记夺魄十三箭,但换成唐牙这种三花聚顶境的武者,估计那七叔的夺魄十三箭出手都能够将他们一箭秒杀。

    只不过七叔的夺魄十三箭只有十三箭,之前在外面已经浪费一箭了,对唐牙这些小角色出手自然是不用浪费箭矢的,只用罡气凝箭出手,就算是这样,唐牙也是接的十分费力,若不是楚休及时出手,估计唐牙这次不死也要重伤了。

    楚休沉声道:“好东西都在里面,可不能让夏侯氏的人独享了,都进去,一起出手!”

    说着,楚休一众人便也都涌入了武库当中。

    通天塔内的武库面积也不小,足有方圆百丈大小,周围的塔身光秃秃的,但中央却是有一根巨大的青桐树,每一个枝桠上都摆放着大大小小样式不一的秘匣,显然白痴都知道,越是好东西便越在上面。

    不过此时除了最靠近下方的青桐树枝桠已经空了,上方秘匣可都还在呢,不是他们不想夺走,而是下方已经打成了一片,乱糟糟的,都是为了夺宝而来,简直分不清敌我。

    其中七叔正在跟岑夫子交手。

    他的夺魄十三箭还剩下九根,而岑夫子手中的长剑也是露出了裂痕,显然是被七叔给重创的。

    而七叔此时也没有继续用夺魄十三箭,而是只用罡气凝聚成箭矢来跟岑夫子交手着,但就算是如此岑夫子也是在被压制着,七叔显然是准备耗死对方。

    而下方夏侯无江正在跟颜非烟交手着。

    其实论及实力的话,颜非烟应该是要比夏侯无江强才是。

    颜非烟踏入五气朝元境要比夏侯无江早很多,而且越女宫的越女剑典在一对一时威能也是强大无比,夏侯无江绝对不敢硬攘其锋。

    但现在夏侯无江却是凭借御神术来对付着颜非烟,他没有直接对颜非烟动用御神术,而是强行以精神力控制了两名越女宫的女弟子当肉盾。

    这种打法虽然是无耻了一些,但却也是让颜非烟投鼠忌器,不敢全力出手,所以反倒是被夏侯无江所压制。

    而其他巴山剑派的弟子还有一些散修武者跟楚休手下的人则是在乱糟糟的互相交手着,想要夺得那青桐树上的秘匣宝物。

    但结果却是谁都没拿到东西,只要有人靠近青桐树,七叔一箭就会射下来,就好像是方才的唐牙一般,差点被重伤。

    而此时看到楚休等人进入其中,在场的其他人也是暗道了一声不好。

    眼下的场面已经够乱的了,结果这楚休等人若是再插一手,那可是乱上加乱。

    楚休冲着吕凤仙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立刻直奔中央那青桐树而去。

    不过就在此时,看到楚休和吕凤仙的动作,岑夫子和七叔却是不约而同的收手,一道剑芒和无形箭矢向着楚休跟吕凤仙激射而来,拦在他们面前。

    别看七叔跟岑夫子方才打的如此激烈,但他们却也不可能让楚休渔翁得利。

    看着拦在自己身前的两个人,楚休挑了挑眉毛道:“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

    这个比喻虽然有些不恰当,不过我们三个若是再这么坚持下去,好处谁都拿不到。

    通天塔会开启多长时间这点大家都不知道,过段时间外面又会来多少个人我们也不知道,不如我们三方平分这其中的东西如何?”

    岑夫子倒是有些心动,他沉声道:“怎么分?东西都在秘匣里面装着,难不成还要打开秘匣挨个查看不成?而且最上面的肯定是这座通天塔内最为贵重之物,应该给谁?这些东西都应该列出一个章程来。”

    这次通天塔对于岑夫子来说只是一个意外之喜,至于跟楚休之间的仇怨,在见识过楚休的实力之后他也准备放下了。

    如果楚休实力不济,还没有关中刑堂做后盾,岑夫子不介意杀了他为自己的徒弟报仇。

    但现在嘛,别说他杀不了楚休,强行杀了也是后患无穷,有些不划算。

    正像楚休之前说的那般,岑夫子的徒弟有很多,为了一个弟子就把自己搭上,不值得。

    所以眼下按照楚休所说,三人平分,只要不让他吃亏,岑夫子还是愿意的。

    而此时下方那一众散修武者在听到楚休的话之后却是心下焦急不已。

    眼下他们混战的话,这些散修武者还有机会趁乱拿到一些好处。

    但如果等到这三方真的达成的协议,平分这其中的东西,他们可是连汤都喝不到的。

    不过就在这时,夏侯无江却是脱离了跟越女宫武者的缠斗,冷声道:“岑长老,你那弟子的仇你便不想报了吗?巴山剑派好歹也是七宗八派之一,在西楚也是有着赫赫威名的存在。

    你岑夫子在西楚武林也算是一个角色,你那徒弟若是知道自己的师父不光不给自己报仇,竟然还跟自己的仇人合作,他怕是在九泉之下都不甘心啊!”

    岑夫子的面皮抽了抽,虽然夏侯无江说的都是事实,他这么做也是在挑拨岑夫子对楚休出手,但当着这么多的人面说出来,也依旧是让岑夫子脸上无光。

    特别是今天这件事情若是被在场的这些散修武者给传播了出去,岑夫子保证第二天江湖上就会有人传谣言,说他岑夫子怕了楚休,自己的弟子被楚休所杀,结果他站在楚休面前却是连个屁都不敢放,还要跟他合作。

    江湖上那些传绯闻八卦的家伙向来都是三分真七分假,怎么难听怎么来的,天知道自己的事情会被传成什么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