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三百五十三章 没人教你规矩,我来!
    之前越女宫的人提到风无冷,在场的众人都以为这是越女宫的人准备要感谢楚休帮她们杀了这个让越女宫蒙羞的家伙呢,但谁承想这越女宫的人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简直就是无理取闹的话来。

    对于剑者来说,自身的佩剑的确是十分重要的,特别是像越女宫这种佩剑来历都有传承的宗门,对自己的佩剑重视一些倒还算是很正常。

    但问题是如果楚休折断的是越女宫武者手中的佩剑,对方要来找自己讨要说法还行,但楚休折断的佩剑却是在风无冷身上的,难道楚休在那种紧要关头还要顾忌着你越女宫的剑,小心翼翼的别伤到那剑不成?

    楚休当即便冷笑道:“我这个人不喜欢跟人讲道理,也不想跟你们这种拎不清的女人讲道理。

    你们没本事杀风无冷,我帮你们杀了,不道一声谢也就算了,还想管我要说法,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听到楚休这么一说,婉儿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怒色,她刚想说些什么,便看到楚休面无表情道:“我这个人很少对女人动手,但前提是你别来招惹我。

    看你的模样也不是第一天闯荡江湖了,应该知道一些规矩,持剑之人用剑柄对着人,可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

    这些江湖礼仪和上下尊卑你师父既然没教过你,那好,我来教你!”

    话音落下,楚休直接一步踏出,伸手便向着那婉儿抓来。

    在场的众人谁人也没想到楚休竟然说动手就动手,对象还是越女宫的这些女人,他们都是愣了愣,半晌才反应过来。

    那婉儿的实力并不强,只有内罡境而已,直到楚休出手她也没反应过来。

    颜非烟的面色却是忽然一变,她手中的一柄泛着淡蓝色光芒的越女剑却是突兀的出现在她的手中,一剑刺来,犹如烟云飘渺,看似轻描淡写的剑势却是转瞬之间就已经来到了楚休的身前。

    楚休身形一动,面不改色的手捏智拳印,瞬间方圆十丈之地尽成他的罡气领域。

    因为双方的距离实在太近了,在楚休的智拳印之下,所有越女宫的弟子甚至都被笼罩在了智拳印的罡气领域范围为内,除了一个颜非烟还有动作,其他人尽皆被禁锢。

    智拳印之下,近在咫尺,人尽敌国!

    对于楚休这么一个擅长近战杀伐的武者来说,让他靠近自己根本就是一个噩梦,哪怕是颜非烟的实力不弱,却也是拿楚休毫无办法。

    楚休左手向着婉儿抓来,右手直接捏出大金刚轮印挡下这一剑,将其直接荡开。

    但颜非烟的剑势却是猛然间一转,剑锋之上绽放出一抹奇异的幽光来,好似将这方天地都给刺穿一般,向着楚休刺去。

    越女剑典的剑法天成,这颜非烟对于越女剑典的领悟并不逊于风无冷,这一剑已经携带这一些天地之威了,并不是靠境界引来的,而且完全凭借她越女剑典的修为。

    只不过如此近的范围内,颜非烟的剑法根本就没有施展的余地,楚休反手持刀,带着滔天汹涌魔气的一刀斩出,再次挡下颜非烟这一剑,而此时他的左手却是已经要捏到婉儿了。

    婉儿惊叫一声,下意识的将手中的越女剑刺出,但楚休的手中却是绽放出了一丝金芒,仍旧是大金刚轮印。

    不过这一次楚休的大金刚轮印却是并没有直接轰下,而是握住婉儿手中的越女剑,直接将其抓碎!

    越女宫的越女剑虽然样式都一样,但差别却是蛮大的,各人手中的越女剑级别不一样,效果也是不一样,像是婉儿手中的越女剑才只是四转的初级宝兵而已,当然看不住楚休的大金刚轮印。

    抽身后退,楚休淡淡道:“你们之前说斩碎了风无冷的越女剑是侮辱你们越女宫?那你们可就错了,我现在,才是在侮辱你们越女宫!”

    越女宫的那几名女弟子都是面色发黑,被楚休捏碎了佩剑的婉儿更是气的眼圈发红。

    唯一还能保持镇定的便只有颜非烟了,她皱眉道:“楚大人,方才婉儿是有一些用词不当,但你也不用下如此狠手,上来就捏碎了她的佩剑吧?

    你好歹也是龙虎榜第六的高手强者,婉儿只不过是一个刚刚踏入江湖,不怎么懂规矩的小女人而已,你这般欺负她,就不怕被江湖人耻笑?”

    楚休眯着眼睛看着颜非烟,当然他的眼神可不是色迷迷的,而是打量,这女人可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那婉儿不知道江湖规矩,她一个位列龙虎榜前十的年轻俊杰难道还不知道?结果她方才可是没阻拦婉儿,而现在却是把他楚休说的跟欺负弱女子的无耻之徒一般。

    夏侯无江在后边冷笑道:“颜姑娘,这你可就说错了,这楚休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主儿,他都已经被江湖人骂过无数次了,但也依旧好意思继续在江湖上厮混,他可不担心名声。”

    楚休撇了夏侯无江一眼,冷声道:“夏侯无江,这里没你的事情,你要是不服气,在通天塔开启之前想要战上一场,我也是奉陪到底!”

    看到夏侯无江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楚休又将目光转向颜非烟,面无表情道:“我这个人不习惯跟人讲道理,更不习惯去跟女人讲道理。

    越女宫我没想招惹,但你们若是非要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来找我的麻烦,那好,我也接着。”

    楚休说的这可是实话,他虽然惹事的能力强了一些,但前提是惹事之后他能够得到好处。

    他跟越女宫这帮女人无冤无仇,但对方却是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来找他的麻烦,那好,楚休也只能接着了。

    正常情况下楚休是不会打女人的,但前提是别把他给惹急了。

    一旁的吕凤仙站出来,拱拱手,沉声道:“这位姑娘,你这么说可是有些过分了。

    上次楚兄在跟那风无冷交手时,可是以三花聚顶境对战天人合一,步步都是杀机,别说折剑的事情,楚兄能够活下来都是万幸,那里还管得了什么剑?”

    颜非烟瞥了吕凤仙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她并不认识吕凤仙,之前陈云提到吕凤仙也只是说他是楚休的援军,并没有细说吕凤仙一戟斩落七叔一箭的事情,所以颜非烟还下意识的认为吕凤仙只是无名之辈而已。

    这时莫天临也是站出来道:“颜姑娘,你们越女宫这死心眼的规矩也要改改了,如果剑是拿在你们越女宫人的手中,楚休折断的确是对你们越女宫的侮辱。

    但之前剑可是在那风无冷的手中,你们这般做,可是有些强词夺理了。”

    谢小楼话不多,他只是站在莫天临身旁淡淡道:“行走江湖也是要讲道理的,当然有些势力倒也有不讲理的资格,但显然你们越女宫现在没有。”

    莫天临跟谢小楼一个背后是九大世家之一的商阳莫家,一个则是西楚天下盟,都不是好惹的存在,分量不是吕凤仙能比的。

    颜非烟沉默半晌,道:“你们说的有道理,不过方才楚大人折了婉儿的剑,还是当着这么多的面,这件事情,我越女宫记下了,来日里有机会必将找楚大人讨教。”

    说完,颜非烟便带着人后退。

    婉儿不甘的喊了一声:“师姐!”

    颜非烟皱眉道:“婉儿,别闹!”

    在这些越女宫弟子中,颜非烟的威望还是很高的,她一开口,婉儿就算是不甘心也只得撅着嘴离去。

    等人走后,楚休皱眉对莫天临问道:“怎么越女宫的人都是这幅德行?这帮女人真以为她们是五大剑派之首了?”

    莫天临苦笑道:“方才我就说了,这帮女人练剑练的有些拎不清,现在一看她们却是变本加厉了。

    不过楚兄,这也就是你,若是换成其他人也是打不起来的。

    越女宫昔日毕竟也曾经辉煌过,江湖上各大门派也都会给她们一个面子,最重要的是越女宫都是一些美貌的女子,对待美女,大家怎么也要有些耐心,有些优待的嘛。

    方才你态度若是没有那么强硬,仔细耐心的给对方解释一遍,再加上有我等为你帮腔,这件事情估计也就过去了。

    但现在你却是当着众人的面又折了越女宫一柄剑,这件事情怕是没那么好了结了。”

    楚休笑了笑,反问道:“我的脾气看起来很好,很有耐心?”

    莫天临想了想,直接摇了摇头。

    这也怪越女宫的人自己作死,楚休的态度之强硬,杀性之重可是世间少有的,就凭方才越女宫那婉儿的态度,楚休只是捏碎了她的剑,没废了她,这就已经算是怜香惜玉,手下留情了。

    他们这四人里面,估计也就只有莫天临和吕凤仙能够耐心的解释这件事情。

    莫天临向来对女人的态度就不错,而吕凤仙的性格也比较好,换成谢小楼的话,估计也是直接拎刀便会砍过去的。

    莫天临道:“不过得罪也就得罪了,越女宫现在的实力并不算太强,五大剑派当中,现在的越女宫也只能排到末尾而已。

    上次夏侯氏包庇风无冷,越女宫来讨要说法,结果也是什么都没要来,轻易便被夏侯氏给糊弄了过去。”

    PS:七夕是情人节,2月14是情人节,520还是情人节,爱情的酸臭每年都这么浓郁( ̄~ ̄)吃得粮中粮,方为狗中王。单身狗们挺住了~~有女朋友的也不要在书评区秀恩爱,做人,要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