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心境裂痕
    楚休的话让董相宜的面色瞬间变得极其难看,他冷声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楚休淡然道:“我的意思很明显了,董相宜,你的目的不纯,江东五侠,其他人或许配得上这个侠字,但你却配不上。

    程不讳行侠仗义乃是为了满足平生所愿,而你,却是带着很大的功利性啊。

    你董相宜出身高陵董家,而是还是嫡系出身,只不过因为跟董家上一代的年轻俊杰争夺家主继承人的位置,而被栽赃陷害,被族内责罚。

    你气不过便直接离开董家,想要在外面闯荡出一番天地来,然后再光明正大的回到董家,告诉之前董家的那些人他们的选择都是错的。

    这个时候你碰到了程不讳,跟他们结拜,在江湖上行侠仗义,闯出了这么大的名声,你难道就不想利用这些名声做点什么吗?

    程不讳等人都是草莽出身,他们更加理解底层江湖人的那些心酸,而你一个世家出身的公子哥,哪来那么多的感慨?”

    楚休的话让董相宜浑身一冷,让他感觉有种被从里看到外的感觉。

    其实他的身份倒也不是什么大秘密,他也没想过去遮掩。

    但一直以来他的那些心中所想却是被楚休堂而皇之的说出来,却是让董相宜心中惊骇,这些事情他没跟任何人说过,楚休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董相宜深吸了一口气,道:“那现在你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要把这些都告诉大哥他们,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不过你怕是打错主意了,我们兄弟几人相交数年,你这话就算是说出去也是白费,我倒是要看看,他们是相信你这个居心叵测的敌人,还是相信我!”

    楚休摇摇头道:“不,你说错了,我像挑拨的不是程不讳他们,而是你啊。

    董相宜,你想要借助江东五侠在江湖上扬名,让其从江东五侠变成东齐五侠,甚至是像楚狂歌那样被整个江湖都称颂的大侠,有着无上的荣光和名声。

    到了那个时候你便可以光明正大的回到董家,甚至被董家的人亲自请回到董家去。

    只可惜你没发现,你这个算盘打错了吗?

    你们江东五侠是一个整体,外人提到你们,他们只会说是江东五侠,具体到一个人,那个人则是程不讳,你们江东五侠的老大,而不是你董相宜!

    想想看,这一路上你们所遇到的人和事,全都是由程不讳出头的,他是江东五侠的建立者,也是江东五侠当中名声最大的那个。

    到了最后,世人都只知道他程不讳,而你董相宜哪怕实力再强,也只是江东五侠之一,是陪衬,跟其他那三人,没什么两样!”

    楚休的话宛若尖刀一般,每一句都插在了他的心口当中,让他不得不正视这些事情。

    结果他却是悲哀的发现,楚休说的全都是真的。

    江湖上的人只知道江东五侠,只知道程不讳。

    在外面报上名字,程不讳若是说自己乃是程不讳,那对方就会恍然大悟的说:哦,原来是江东五侠程大侠当面。

    而在外面董相宜若是报上自己的名字,那对方则是会一脸疑惑,他若是再提起江东五侠,对方才会恍然大悟,知道他乃是江东五侠之一。

    没错,他只是那个之一。

    江东五侠是程不讳的,程不讳代表的才是江东五侠,而他,只能是之一,因为这个代表人物只需要一个人就足够了,不需要第二个!

    楚休缓缓道:“董相宜,听说你们昔日结拜时所学的乃是聚义庄?

    你有没有想过,昔日聚义庄五人结拜聚义,在江湖上的名声的确很大,也是一桩流传了几十年的美谈。

    但你仔细想想,昔日聚义庄的五人聚义,其他的四个人都叫什么名字?

    想不出来对吗?我相信不光你不知道,整个江湖上九成九的人都不知道,他们只会记住一个人,那就是聚义庄庄主‘覆手乾坤’聂仁龙!

    不管多少个人聚义,只有走到最后的才能够名扬江湖,所谓的名声也只能安到一个人的身上才有效。

    只要有着程不讳在,你这一辈子都没有出头之日!”

    说完之后,楚休直接便转身离开,留在董相宜在原地面色阴晴不定,内心却是已经纠结到了极致。

    他知道楚休说的这一切都是挑拨,就想要让他们五人心生嫌隙,想要让他们内斗,正面敌不过他们,他便要暗中施展这些阴谋诡计。

    但问题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他的心中有漏洞,那也就别怪楚休盯上他了。

    董相宜知道这一切,他想要看开一些,但奈何楚休的最后一句话却时不时的萦绕在他的耳边。

    ‘只要有着程不讳在,你这一辈子都没有出头之日!’

    就这么恍恍惚惚的回到营地当中,程不讳看到他的面色有些难看,他不由得问道:“二弟,你这是怎么了?”

    董相宜苦笑着摇摇头道:“没事,只是这么长时间不洗澡,有些不舒服而已。”

    程不讳无奈的摇摇头道:“你这世家公子哥一般的毛病也该改改了,咱们行走江湖的,可没那么矫情。”

    程不讳并不知道董相宜的真正身份,不过他也猜到了董相宜乃是世家出身,这点从董相宜一直以来的做派当中就能看出来了。

    不过程不讳也并没有在意,大家既然结拜了,那就都是兄弟,义结金兰,不问出身,反正只要大家的心中都有侠义,那便好了。

    只不过程不讳却是并没有发现,这一夜当中可是有两个人都没睡好,一个是吴天冬,而另一个便是董相宜了。

    第二日清晨,吕瞳早早的便起来去溪边打水,程不讳等人也没有担心。

    吕瞳的剑是他们这五人当中最快的,身法速度也是他们这五人中最快的,所以他就算是敌不过楚休,也是不怕楚休的偷袭。

    拎着水袋来到溪边,吕瞳面无表情的打着水。

    不过就在这时,他手中的水袋却是忽然一顿,原本身上气势内敛的他,周身瞬间便被杀机所填满。

    因为他从水面的倒影上看到了一个人,一个身穿黑衣,头戴黑铁斗笠,脸上带着简陋黑铁面具的人正站在树上看着他。

    这幅装扮吕瞳很熟悉,因为他曾经便是这身装扮,一穿就是十余年,并且无数次的噩梦当中,都有着人带着黑铁斗笠,带着黑铁面具,用空洞的眼神看着他,要将他带回到那个他这辈子都不想再回去的地方。

    “别激动,说起来你我也是同病相怜,都是叛出青龙会的杀手,见面先别亮兵器,叙叙旧可好?”

    楚休将他的斗笠和面具收起来,带着一脸和煦的笑容看着吕瞳。

    江东五侠每个人的身份都不一样,这吕瞳的出身其实是最有趣的,因为他也是青龙会的杀手出身。

    而且他还不像是鬼手王等人,都是走正常程序,付出了代价之后这才离开青龙会的,他是跟楚休一样,叛逃出青龙会的。

    只不过他叛逃时的实力并不强,所以并没有被大规模的追杀,只有一个分舵的人在追杀他。

    而且青龙会的人也想不到,一个双手沾满了鲜血的杀手,竟然会变成了行侠仗义,扶危济困的江东五侠,所以这么多年来,青龙会的人竟然都没有发现吕瞳。

    吕瞳面无表情道:“你想把我的身份透露给青龙会,用这点来威胁我?

    你想多了,这些年来我做了无数的准备来应对青龙会的追杀者,能安稳的活到现在,这已经算是大幸了。

    你想去便去,到时候我会主动离去,不给大哥他们添麻烦的,你也一样别想用这点来威胁我!”

    楚休似笑非笑的看着吕瞳,实际上江东五侠这五个人当中,吕瞳可以说是身上漏洞最小的一个。

    他是青龙会出身,青龙会出身的杀手不怕死,楚休哪怕是用死亡威胁他也没用。

    而且吕瞳乃是被程不讳救下的,当初他被青龙会的杀手追杀的濒死之际,是程不讳救了他,也没有去问他的出身。

    但自从那次开始,吕瞳便跟着程不讳,对其言听计从,可以说是忠心到了真可以为其付出自己性命的地步。

    一个青龙会出身的杀手不知道侠义是什么意思,甚至直到现在吕瞳都不明白,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江湖中,程不讳为何要这般不顾自己的利益来帮别人。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因为程不讳跟他说过,身为武者要心怀侠义,那他便心怀侠义。

    身为武者要惩奸除恶,那他便将自己以前为了利益杀人的剑对准那些凶徒恶贼。

    吕瞳不懂侠义,也不想去行侠仗义,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程不讳。

    所以这是一个无法挑拨的人,哪怕是他跟柳卿卿的那一次他都感觉不在乎,也没有愧对吴天冬的意思,因为他只在乎程不讳一个人的感受。

    只不过心境上完美的人是不存在的,或许存在,但那样的人怕是已经成神成圣了。

    吕瞳不是圣人,他不怕死,也不在乎任何东西,但程不讳便是他心境上的一个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