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二百八十八章 送你上路!
    身为武者,无论是正还是邪,别的不说,骨气还是要有的。

    像这王千平好似哈巴狗一般的求饶,跟方才他那阴险的,想要背后捅楚休刀子的模样可是形成了一个十分强烈的对比。

    楚休闻言只是冷笑了一声,用手拍打着王千平的脸,淡淡道:“知道自己嘴贱下次那便管好自己的嘴,需知道祸从口出的道理。”

    楚休这般侮辱的举动让王千平的面色涨的通红,这要是换成别人,恐怕早就来跟楚休拼命了,结果这王千平却是硬生生的忍了下来,脸上竟然还挤出了一丝笑容,勉强道:“楚大人说的是,在下记住了。”

    楚休冷哼了一声,直接将王千平给扔到了一边,淡淡道:“滚吧!”

    王千平低着头,眼中涌现出了一抹浓烈的恨意,灰溜溜的离去,不过他走之前却是没看到,楚休的眼中却也是涌现出了一抹杀机来。

    这王千平只是一个苍蝇一般的小人物,他若是老老实实的,楚休也懒得理他。

    结果现在这王千平却是非要搞出一些事端来,那也就别怪楚休心狠手辣了。

    特别是方才这王千平的表现,简直就是在逼楚休杀他。

    方才楚休那般侮辱他,换成是其他的武者,恐怕早就气炸了要来跟楚休拼命了,结果这王千平却是硬生生的忍了下来,卑躬屈膝到了极致。

    一个能被程周海评价为是笑面虎的家伙,一个能在关南之地击败了众多竞争对手,成为殷伯通弟子的家伙现在表现的如此隐忍窝囊?可能吗?

    楚休都能猜到对方究竟恨自己恨到了什么地步,若是让他活着回到关中刑堂,说不定还要闹出什么麻烦来呢。

    这些年来关中刑堂有不少的江湖捕头外出探案,意外身亡的可也不在少数,眼下楚休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他,但他能否活着回到关中刑堂,那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这时看到楚休将目光转过来,程周海和钟平的眼中都露出了一抹忌惮之色。

    关中刑堂内像是楚休这般无视规矩的人可是不多,方才他们若是不拦着,天知道楚休到底会不会杀了那王千平。

    楚休对着那两个人笑了笑道:“二位,不用担心,这次的案子已经解决了,至于楚孝德嘛,他则是帮我调查其他事情去了,过几日便会回来。”

    程周海二人闻言顿时一愣,解决了?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还没等他们多疑惑,外面便有一名龙骑禁军敲门进来,沉声道:“楚大人,方将军让我给你带个话,安乐王姜文元勾结魔道,杀害东齐重臣,飞马牧场场主秋振声,罪责当诛!

    陛下已经派大内三司之一的殿前司大总管张让出手,我破锋营在旁配合,楚大人等关中刑堂的武者也可以参与,事后皆有封赏,其中拿到姜文元人头的人更是会被重赏。”

    说完之后,那名龙骑禁军便告辞离去。

    楚休了然的点了点头,东齐皇室的反应跟他猜测的如出一辙,姜文元这次是死定了。

    虽然这件事情真正的起因就是太子跟二皇子之间的斗争,但吕浩昌总不能去惩罚自己的亲儿子,所以姜文元必须要死。

    既然要死,自然也是要给一个理由的,所以东齐朝廷也是随便给姜文元安插上一个勾结魔道的理由,否则拿什么解释姜文元非要杀跟他无冤无仇,甚至都没有什么瓜葛的秋振声?

    现在江湖上魔道几乎都成了专业的背锅侠了,一旦有什么无法解释的事情,那就直接把帽子扣在魔道之上。

    反正在大部分的人看来,魔道行事本来就疯狂无比,毫无逻辑可言,他们干出这种事情来可都是很正常的。

    程周海和钟平对视一样,两个人眼中都是茫然和不解。

    程周海疑惑道:“楚兄,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还没来及查聚龙阁,怎么姜文元直接就被定罪了?证据呢?”

    楚休淡淡道:“东齐皇帝想要杀人,需要证据吗?

    我们这次乃是东齐请来的,只要东齐这边满意了,认为案子已经了结了,我们还需要证据吗?

    收拾东西准备出手,让王千平那个废物也跟上,剿灭安乐王府可是一个好差事,这么多年了,安乐王一脉可是没少积累好东西,能拿到多少,可就要看你们的能力了。”

    ……………………………………………………

    济州府外一座装潢的华丽无比的庄园内,姜文元揉了揉脑袋,他总感觉有一股危机感萦绕在心头,自己好像是忽略了什么事情一般,不过他却是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姜文元推开门走出去,正好看到陆先生,姜文元好似想起来了什么,他问道:“你们无相魔宗这段时间究竟在干什么?怎么人撤走了这么多?”

    陆先生嘿嘿笑道:“没什么,是魔使大人那边有些吩咐,好像是要去执行其他的任务,所以这才抽走了一些人。”

    姜文元闻言冷哼道:“别忘了你们无相魔宗现在可是在跟我合作,我每个月可都是给了你们大把的修炼资源,结果你们却是跟我阳奉阴违,真当我是冤大头不成?”

    陆先生笑道:“王爷放心,这种事情不会再有‘下次’了。”

    姜文元冷哼道:“你知道就好!”

    就在这时,庄园外忽然传来了一阵喊杀声,这让姜文元的面色骤然一变。

    “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敢来我安乐王府捣乱,想要被诛九族不成?”姜文元怒声道。

    就在这时,内宅的大门被轰开,上百名武者涌入其中,其中领头的一人乃是一名身材高大,身穿墨绿色锦袍的中年太监。

    此时那太监周身淡青色的罡气环绕,所过之处一股阴冷的气息飘散,王府内栽种的一些奇花异草在接触到他身上的那股罡气之后却是立刻就开始枯萎凋零,显得十分的邪异。

    姜文元看着那太监,声音略有些发颤道:“殿前司掌印大总管,‘毒龙手’张让!”

    大内高手,东齐皇帝吕浩昌真正的心腹,姜文元自然是认得张让的。

    而此时张让的周围还有着前些天被他骂跑的王瑾,正一脸冷笑的看着他。

    更有着他想要杀而又没杀成的楚休,正带着关中刑堂的人面无表情的打量着自己,而且这其中还有隶属于二皇子麾下破锋营的龙骑禁军。

    看到这些人齐齐来此,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姜文元根本就连想都不敢去想。

    张让嘿嘿笑道:“王爷竟然还认得咱家,这让咱家很是荣幸啊。

    既然是这样,那今天就让咱家来为王爷你送行吧,能够终结东齐历史上最后一代安乐王,这也是咱家的荣幸。”

    姜文元瞪大了眼睛,厉喝道:“张让!你什么意思?昔日可是太祖皇帝亲口说的,要保我姜氏一脉永享安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要去见陛下,我要见陛下!”

    张让淡淡道:“安乐王,别挣扎了,陛下日理万机,没功夫见你。

    你的那些罪名我也懒得说了,你自己取死,也怨不得他人。

    太祖皇帝的确是说过要让你姜氏一脉永享安乐,但你别忘了,现在坐在皇位上的,可不是太祖皇帝!

    安乐王,上路去吧,杀了你领了赏,明年级的祭日,咱家会让人给你烧纸的。”

    楚休在一旁冷眼看着这一幕,他早就感觉姜文元在作死了,结果他作死的速度却是比自己想象的更快。

    而且这一次姜文元可以说纯粹是自己把自己给葬送了。

    他若是不去杀楚休,楚休也不会揪着他不放。

    结果姜文元却是偏偏让陆先生去杀楚休,不仅人没杀成,现在反倒还杀出了一个内应来。

    这一次楚休若是不把结果交给二皇子,让二皇子在其中添油加醋的发展一番,最后事情暴露,姜文元或许会被斥责,会被惩罚,但应该不会这么快就被皇帝下令绞杀。

    而此时的姜文元也是浑身发冷,这一幕是他如何都想象不到的,自己这免死金牌一般的身份竟然也会有这一天。

    直到此时姜文元才恍然大悟,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其实都是他视作仇人的吕姓皇族给他的。

    所谓的免死金牌只是皇帝不想杀他,皇帝若是真想要杀他,哪怕是一万面免死金牌也是不够。

    张让一步踏出,周身墨绿色的罡气轰然爆发,他那一抓落下,罡气宛若龙腾一般的向着姜文元抓来,瞬息间方圆百丈都已经被这带着剧毒的罡气所笼罩,万物死寂,百花凋零!

    凝聚武道真丹,沟通天地之力,这一个境界的武者被称之为是武道宗师,已经有着一人破一城,一人敌万军的实力。

    张让虽然是太监阉人,但他却也是货真价实的武道宗师,此时一出手便有着让天地变色的威势。

    “安乐王,咱家来送你上路了!”

    就在这时,安乐王府内一道剑鸣之声响起,一柄闪耀着金芒的长剑破空而来,向着张让的毒龙手轰然斩去,纯阳剑罡破空而出,瞬间将那毒雾消融。

    一名身穿白色道袍的老者从内宅中走出来,长剑飞回到他手中,隐没在他那宽大的道袍中。

    那老者沉声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王爷,带着人先走,老朽昔日受过老王爷大恩,又被你姜氏一脉供奉了几十年,现在,也该到还这个人情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