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冒充’魔教
    对于修炼过天绝地灭移魂大法和快慢九字诀楚休来说,想要偷袭他还当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天绝地灭移魂大法增加了楚休的精神力,而快慢九字诀当中的外缚印则是主感应,可以趋吉避凶,增加感知力。

    这两种功法加起来使得同阶的武者几乎无法偷袭到楚休,甚至是比他实力高上一个层次的武者也不太可能。

    当然如果是比他的实力高上许多的武者前来,那楚休也就没有办法了,就比如现在这般。

    突然出手的这人实力强大无比,甚至是对方已经出手了,楚休这才察觉到的那股杀机,阿鼻道三刀匆忙出手。

    滔天的魔气席卷而出,只听一声巨响传来,楚休顿时感觉到一股阴邪至极的掌力将他直接轰飞,甚至那股掌力都顺着他的天魔舞入侵到了他的经脉内,使得楚休爆发出了内狮子印来,这才将那股阴邪至极的掌力给驱逐。

    “啧啧,果真不愧以天魔令为原料锻造而出的兵刃,这威能还当真是不凡啊。”

    陆先生全身都笼罩在黑袍当中,从黑暗中走出,周身魔气滔天,显得异常的恐怖。

    楚休的眼睛一眯:“无相魔宗?我跟你无相魔宗无冤无仇,甚至我手中还拿着天魔令所锻造出的兵刃,要杀我,也应该是那些正道宗门想要杀我才是,你为何要杀我?”

    陆先生摇摇头道:“其实我的习惯是在杀人之前不说那些废话的,不过看在你手中拿着天魔令锻造出的兵刃份上,我倒是可以教你一个道理,那就是做人最好还是低调一些为好。

    树大招风,若是有下辈子,记得低调一些,你手中那把刀不错,杀了你之后,我会帮你好好保管的。”

    话音落下,陆先生周身魔气汹涌,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赫然已经是天人合一境的巅峰,仅次于武道宗师的程度!

    楚休皱着眉头,这陆先生的实力当真是恐怖,看其气势甚至要比昔日天罪舵主还要强大。

    当然现在的楚休也不是昔日面对天罪舵主时的楚休,他倒是有把握逃出去,不过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就连楚休都不知道。

    但就在此时,楚休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直接朗声道:“天魔无相,大道无疆。圣火炼心,魔焰吞天!”

    正准备出手陆先生闻言身形顿时一滞,眼中带着震惊之色,厉喝道:“你到底是谁!?”

    方才楚休说的四句话,赫然就是昔日昆仑魔教的口号,而且还只有昆仑魔教嫡系才有资格说的那种。

    这四句话在几百年前有人知道不稀奇,但放到现在,昆仑魔教已经彻底被各大宗门所绞杀,一些痕迹更是被抹杀的没有多少,这四句口号也只有像是无相魔宗这样依旧忠于昆仑魔教的人才会知道。

    楚休沉声道:“这位无相魔宗的前辈,在下严格来说其实也算是圣教弟子,我所传承的乃是昆仑魔教麾下魔心堂堂主‘九转魔心’南宫无明的功法。

    昔日我只不过是江湖草莽出身,正是得到了南宫无明的传承这才有现在这种修为境界。

    为了遮掩我圣教出身的身份,我甚至还特意去修习了佛门和道家的功法,这才到了如此境界。”

    陆先生听完之后直接沉声道:“这里有些不安全,先去其他地方再细说。”

    陆先生说出这些之后,其实就已经相信楚休的身份了。

    昔日昆仑魔教的构架十分复杂,麾下有着堂,也有殿,甚至还有各个功能不同的组织,这些组织不是昆仑魔教内部的人是绝对不知道,而且楚休竟然还能说出昔日堂主南宫无明的名字来,这就更加能够确定楚休的身份了。

    当初昆仑魔教被攻破时,有一部分的昆仑魔教武者被正道中人四处追杀,所以传承遗落在其他地方倒是很正常的。

    而且再结合楚休一直以来的表现,他对魔道也并没有什么排斥,自身也是修炼了很多极其强大的魔功,这也很符合他潜伏在江湖中的魔道身份。

    其实楚休除了身份是假的,其他的一切可都是真的,不过却是发生在未来的一件事情。

    数年后便真的有一个崭露头角的魔道新秀在江湖上扬威,对方的身份便是这南宫无明的传承者,所以被众多正道高手纷纷追杀。

    现在楚休暂时借用一下这个身份,也不会被人怀疑身份。

    楚休跟着陆先生来到了城边一座到处都是破屋滥瓦的贫民窟当中,这周围都是济州府一些寻常百姓,寻常富人都不会来这种地方,更别说是一些武道强者了。

    陆先生对着楚休拱手一礼道:“幸亏方才楚小友你亮明了身份了,要不然我可是差点铸成大错了。”

    陆先生对楚休的态度很客气,根本就是拿楚休当平辈人看待。

    他已经认定了楚休乃是昆仑魔教的传人了,而他乃是无相魔宗之人,以前只是昆仑魔教的附庸宗门,所以按照规矩,他甚至都要比楚休低上一头的,只不过现在昆仑魔教都已经没了,纵使是他们无相魔宗之人,也不会再像以前那般坚持传统了。

    楚休也是道:“前辈不用在意,我的身份也是极其敏感,所以轻易不敢在江湖上暴露。

    上次神兵大会之时其实我便想要跟无相魔宗的诸位前辈沟通一下,只不过那时候事情紧张,有些来不及了而已。”

    陆先生点点头道:“我等圣教中人现在被人人喊打,万一身份被那些正道宗门发现可是会很麻烦的,你小心谨慎一些总是没错的。

    而且你投身关中刑堂这一招倒是很高明,关中刑堂介乎于朝廷和江湖之间,也是介乎于正道和魔道之间,纵使你动用一些魔道功法也是不打紧的,换成其他地方,可是没那么容易会过关的。”

    楚休点点头,问道:“前辈,方才到底是谁要杀我?我跟无相魔宗无冤无仇,定然不会是无相魔宗要对我动手的。”

    无相魔宗现在虽然正在跟姜文元合作,但那也只是合作而已。

    但现在陆先生既然认定了楚休乃是昆仑魔教的出身,那楚休才是真正的自己人。

    一个是只是合作者,一个乃是自己人,二者怎么选择,这还用问吗?所以陆先生几乎想都没想便把姜文元给卖了。

    陆先生直接道:“让我杀你的,乃是安乐王姜文元。”

    此话一出,楚休的眼中顿时便露出了一抹异色,因为他是真的没想到,白天他才刚刚跟姜文元发生冲突,结果现在姜文元竟然就派人来杀他,这种白痴的决定姜文元应该是做不出来的。

    但结果姜文元却是偏偏做出来这种看似白痴的决定,反而能够洗脱嫌疑。

    之前楚休一直都以为这姜文元执意作死,乃是一个蠢货,现在看来,这厮不是蠢,只是执念太深而已,非要把小聪明用在不可能的地方。

    “无相魔宗跟姜文元有合作?”楚休问道。

    陆先生点点头道:“合作早就有了,上次我们在镜湖山庄外布下的大阵,便是姜文元的手下做的。

    我们那么多无相魔宗的弟子能够混入镜湖山庄当中,也没少了姜文元的帮忙。

    咱们圣教一脉的名声你知道,有些敏感,大部分的时候都只能低调的暗中行事,肯跟我们合作的宗门几乎是屈指可数的。

    姜文元有野心,为了他的野心,他可是能够什么都不顾的,跟我无相魔宗合作算不得什么。

    方才我跟你说行事低调一些可不是为了故意嘲讽,而是你的高调行为已经引起了姜文元的注意,对方这才执意要杀了你的。

    那厮现在就是疯子,他现在能干出什么事情来,就连我都猜不到。”

    听完了陆先生的话之后,楚休也是心下自省,看来自己这段时间的确是有些高调了一些,虽然不至于说是嚣张,但却是只考虑到了利害关系,而忽略了人心。

    利害关系这种东西是最好推测的,楚休现在乃是关中刑堂派来东齐调查案件的,关中刑堂是他的靠山,东齐也是他的靠山,谁动他,谁就是在挑衅关中刑堂和东齐朝廷,所以正常来说是没人敢去动他的。

    但奈何姜文元现在很不正常,他的野心都已经膨胀到了爆发的边缘,堪称是毫无顾忌,杀不杀楚休,只在他的一念之间。

    “对了前辈,秋振声的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当真是姜文元动的手?”楚休疑问道。

    之前楚休查到了聚龙阁那里,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明白,姜文元跟秋振声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他去杀秋振声作甚?没理由的惹了一身骚。

    陆先生嘿嘿冷笑道:“还真就是姜文元让动的手,而且还是我亲自动手杀的秋振声。

    至于具体原因嘛,其实就是东齐皇族之间勾心斗角的狗屁倒灶事情,姜文元想要在其中插手掺合,结果却是闹出了这么一桩大案子。”

    楚休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件事情竟然还牵扯到了东齐皇族内部的斗争,看来还当真是有些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