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二百七十八章 疑点
    场面稳定下来了之后,楚休也没跟那五人纠缠,他直接吩咐楚孝德等人道:“你们进去吧,开始调查。”

    楚孝德等人点了点头,开始进入庄子各个房间内开始调查痕迹,并且去查验尸体。

    这时秋冬茂道:“关中刑堂的人既然来了,我可以去看我父亲的遗体了吗?”

    程不讳等人都是盯着楚休,他们虽然不想跟楚休发生什么冲突,但儿子想要看望父亲遗体这点小小的要求楚休若是都不答应的话,那他可就太过分了。

    秋振声是他们的恩公,秋冬茂乃是秋振声现在唯一的儿子,他们当然要为秋冬茂出头了。

    楚休这次倒也没有为难他,只是淡淡道:“可以,不过你们最好别碰任何东西,否则破坏了现场你们可担待不起。”

    吴天冬冷哼了一声,其他人几人也没敢反驳,直接带着秋冬茂进去看秋振声的尸体。

    秋家人的尸体都停放在一座空的房间内,龙骑禁军的人已经用冰棺将其都保存了起来。

    秋振声的容貌乃是一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面孔,他踏入三花聚顶境的时间已经很晚了,所以在容貌上也是显得有些老气,不过相貌还算是方正大气。

    此时秋振声尸体上没有任何的伤痕,但面色却是灰白一片,还散发着一股诡异的青黑之色,显得十分邪异。

    在看到了秋振声的尸体后,秋冬茂好似一瞬间便崩溃了一般,趴在了秋振声的冰棺前大声的嚎哭了起来,哭的是肝肠寸断,模样十分的凄惨。

    一旁的程不讳在旁边劝慰道:“秋公子,恩公已经走了,还请节哀顺变,当务之急是找出凶手来,将其诛杀以告慰恩公的在天之灵。”

    秋冬茂悲伤的点了点头,但却仍旧是忍不住的嚎啕大哭。

    楚休看到这一幕却是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一股违和感涌上心头,这违和感的来源正好就是秋冬茂。

    楚休不是什么好人,他也不介意用最大的恶意来揣摩一个人。

    秋冬茂乃是秋振声的私生子,其实若是按照正常秋振声的实力和身份来说,秋冬茂也是他的子嗣之一,压根就并不存在什么私生子的说法。

    结果就是因为当初秋振声的誓言,同样身为秋振声的儿子,一个可以呆在父亲的身边被仔细的教导,未来还能成为飞马牧场的继承人,背靠东齐,眼望江湖,继承秋振声的人脉,前途不可限量。

    而秋冬茂却是只能被扔在商阳郡,所能得到的一切都少的可怜,甚至一年都见不到父亲几面。

    秋振声的大儿子,秋冬宁已经有着内罡境的实力,而秋冬茂的年龄明显都已经过二十岁了,结果竟然还是凝血境,这根本就是天差地别。

    这种情况换成是楚休,他百分百会心生怨恨的,应该说放在任何人身上,谁都会感觉到不公平。

    结果眼下这秋冬茂却是表现的如此悲痛,如此的真实,要么对方就真是那种至孝之人,只在乎父子之情,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待遇。

    要么嘛,这秋冬茂就是在演戏,只不过这演技倒是好的很,忽略了其中了合理性,这哭的肝肠寸断的模样就跟死了老爹一般,楚休都挑不出毛病来,当然也的确是死了老爹。

    只不过相比于前者,楚休还是更相信后者,人性本恶,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人,有几个是心理健康的?

    这时程周海淡淡道:“秋公子还请让开一下,我等要检查一下秋振声的尸体。”

    说着,程周海手中一柄纤细小巧的小刀被他拿在手中,锋刃之上还闪烁着冷芒。

    秋冬茂的面色一变道:“你们要怎么检查?”

    程周海还没有说话,楚休便淡淡道:“秋公子,我们怎么检查好像不关你的事情,难不成我关中刑堂做事,还要事事都向你汇报吗?”

    秋冬茂面带悲痛,指着程周海道:“他要毁坏我父亲的尸身,难不成还要我这么看着吗?”

    这时一旁程不讳拉着秋冬茂劝慰道:“秋公子,关中刑堂在检验痕迹和探案上的手段还是值得信任的,有关中刑堂出手,相信也能够顺利的找出杀害恩公的凶手。”

    听到程不讳这么说,秋冬茂这才不说话了,站在了一旁,不过眼睛却是紧盯着程周海。

    程周海这边熟练的开始检查秋振声的尸体外观,最后将尸体的衣服剥下来,秋振声的胸口处赫然有着一个黑紫色的掌印,这让众人都下意识的望向楚休。

    随着龙虎榜的公布,楚休的一些功法痕迹也是被风满楼的人给写进了龙虎榜内。

    江湖上有不少人都知道,楚休的武功中便有一门邪异的掌法,印到人的身上便会留下这么一个印记,而后魔焰入体,灼烧着对方的经脉内腑。

    不过倒也没有人认为秋振声的死跟楚休有关。

    秋振声死的时候楚休可还在关中刑堂内闭关呢,而且秋振声可是踏入了天人合一境多年的大高手,哪怕是让楚休杀他也是杀不了的,江湖上能留下这种印记的掌法可不少。

    程周海将秋振声的尸体切开,只见秋振声的内腑竟然都开始腐烂发黑,散发出了一股浓郁的恶臭味。

    程周海皱了皱眉头,他又拿出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工具甚至是药瓶等东西仔细的查看着,直到一刻钟之后,他这才将秋振声的尸体重新缝合,又将其他人的尸体都检查完,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楚休问道:“结果如何?”

    程周海沉声道:“秋振声的死因是被一位高手用一种阴邪至极的掌力轰在了胸口,那掌力直接搅碎了程周海的经脉,伤及到了内腑,被一掌毙命。

    尸体上有缠斗的痕迹,杀人者应该不是武道宗师,而是天人合一境的大高手,不过实力却是要比秋振声更强。”

    在场的众人一愣,程周海这不是废话嘛,杀人者要是还没有秋振声强,那秋振声是怎么死的?

    不过程周海接下来便道:“同为天人合一境,秋振声死的太简单了,杀人者那一掌是主要死因,但次要死因却是因为秋振声体内中了一种名为七月海棠的慢性毒素,或者说是一种带有微毒的灵药来得合适。

    七月海棠产自苗疆,只在每年七月份时照耀月光才会盛开,其药理复杂,能够凝滞真气,加固经脉,乃是炼制数种疗伤药的好材料。

    不过这七月海棠若是不经过炼制则是有微毒的,长期服用可以缓慢的让体内经脉彻底固化,人不仅会废掉,更是会使得真气反噬,甚至有着重伤的危险。

    秋振声之所以会如此轻易的便被击杀,其原因就是因为他在出手时因为体内经脉有些固化的痕迹,所以出手之时有些慢了一步。

    对于这种级别的武者来说,慢了一步便是死路,结果被对手找准机会,直接一掌击杀。

    不过秋振声这毒素中的也是十分奇怪。

    七月海棠无色无味,严格来说甚至不算是毒药,所以中毒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特别是对秋振声这种级别的武者来说,只要不全力出手,他几乎发现不了异常,而且哪怕是吃再多的七月海棠,他也几乎不会被真气反噬的。

    所以我感觉这七月海棠好像是为了其他人下的一般,秋振声庄子内的人体内都有着七月海棠的毒素,特别是秋振声的儿子秋冬宁,他才只是内罡,罡气流走,经脉还不算太过坚韧,如果再服用几个月的七月海棠,废的人就应该是他了。”

    程周海一口气将他所检测到的东西都说完,楚休在一旁也是点了点头。

    这次也幸亏关思羽有先见之明,把程周海等人给派出来了,否则让楚休来的话,他顶多能够看出秋振声是被人一掌给拍死的,至于那七月海棠的毒素他是绝对看不出来的。

    “能否看出凶手的底细?”楚休问道。

    程周海迟疑了一下摇摇头道:“单从尸体上根本看不出来。

    动手的时间太短,双方缠斗甚至连十招都不到秋振声便已经被人击杀,所以几乎没留下什么痕迹。

    而且那一掌所留下的痕迹应该也不是现在江湖上大派出身或者是散修强者的招牌武功,有可能是某个人自创的武功或者是从上古秘匣中开出来的,不被外人所知的武功。

    而且我感觉下毒的人跟凶手应该不是同一个人。

    如果双方是一个人的话,那对方应该熟知七月海棠的特性,知道这种药物只能对秋振声这种级别的高手造成一些影响,并不能直接要了他的命。

    结果那凶手却是冒着秋振声中毒被发现的风险,在秋振声体内的七月海棠已经积累了有一段时间后才动手,按我的推测那凶手应该是不知道秋振声中毒的。”

    楚休摸了摸下巴,他沉吟了片刻,问道:“秋振声以及其他人中毒是在什么时候?”

    程周海道:“大约在一个月之前,不过以秋振声的修为,七月海棠的毒素在十天后就已经不会继续加深了,而其他人身上的毒素还在继续恶化。”

    楚休点了点头,猛然一扭头,对秋冬茂问道:“秋公子,一个月之前你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