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二百七十六章 秋振声
    刑堂总部门口,楚休等准备前往东齐的武者都已经齐聚。

    这其中楚休跟楚孝德还有钟平都不算太熟,见面之后双方都只是互相打了一声招呼而已。

    而曾经跟楚休交过手,也算是对楚休心服口服的程周海则是笑眯眯道:“楚兄,又见面了,果然不愧是能击败我的人,我就知道你在神兵大会上肯定能够扬名。”

    一旁的钟平冷冷道:“能击败你的人多的是,但却不一定都能在神兵大会上扬名。”

    程周海冲着楚休耸耸肩道:“跟这种不会开玩笑的人打交道还当真是没意思的很,楚兄,这次的案子关堂主让你带队,有什么消息没有?”

    楚休摇摇头道:“我也是一次听说,只是知道一些大概的消息,况且这方面我是不擅长的,还要靠诸位才是。”

    听到楚休这话,程周海和楚孝德都是对楚休升起了一丝好感。

    他们知道钟平和楚休都不擅长探查痕迹这方面的东西,但因为楚休的名气和实力最大,堂主还偏偏让楚休来带队。

    程周海就怕楚休会刚愎自用,外行指挥内行,那这案子可就难办了。

    这次的案子东齐皇室这么重视,办好了任务奖励不会少,但若是办砸了,不光有损他们关中刑堂的名头,他们回来也是要受罚的。

    结果现在看来,楚休还是很有分寸的,知道专业的事情就应该找专业的人来干。

    这时远处一名三十多岁的外罡境武者走过来,对着在场的众人一边拱手一边歉意的笑道:“抱歉了诸位,在下有些来晚了。”

    程周海在暗中给楚休传音道:“这家伙就是殷伯通新收的弟子王千平,楚兄,小心一些这家伙,这厮可是出了名的笑面虎。

    上次厉天豪被你废掉,殷伯通怎么也要收一名弟子来撑门面的,这王千平的实力平平,但手段却是极其阴狠,搞下去了好几个竞争对手,再加上他自己便擅长溜须拍马,这才成为了殷伯通的弟子。”

    这时王千平走到近前,直接对楚休弯腰一拱手,态度摆的十分低下:“这位应该就是楚休楚大人了吧?楚大人果真不愧是我关中刑堂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冠绝同阶武者的俊杰人物,这次的任务有着楚大人带领,想必是小菜一碟,轻松便可完成。”

    楚休眯着眼睛看着那王千平。

    按理来说他是殷伯通的弟子,他对楚休的态度应该是抱着敌意的,结果这厮的姿态却是摆的极低,甚至都有些恭维谄媚的意思了。

    但实际上他的那些小心思却是被楚休一眼便看穿,这人也果真如同程周海说的那般,是一个笑面虎。

    表面上看他是在恭维楚休,成堆的好话往楚休身上安,但楚休周围的程周海、楚孝德还有钟平可也是关中刑堂年轻一代的俊杰人物,王千平这么说是存心想要捧杀楚休,让程周海等人跟心中升起对楚休的不服和怨气。

    只不过他这算盘却是白打了,就算听到他们这么说,程周海等人心中也没有不服气。

    不是他们的心胸都很宽大,而是当初在比试的时候,楚休便已经展现出碾压一般的实力来了,关中刑堂年轻一代第一人当之无愧,这都是实话,他们又有什么好嫉妒的?

    王千平没有看到那一战,结果现在还在楚休面前玩这些小花样,简直可笑。

    此时楚休便一直都在这么看着王千平,什么话都没说。

    直到把王千平看的都有些心中发毛,他这才淡淡道:“这次的任务是堂主亲自安排下来的,对方也是东齐皇族,这么大的事情你跟我说是小菜一碟,态度如此懈怠,如何能够完成任务?用不用我去跟堂主说一声,换一个人来?”

    王千平的面色微变,讪笑道:“楚大人说笑了,在下只是顺嘴那么一说而已,真正到了地方,我等自然应当严谨调查,把任务尽快完成。”

    敲打了王千平一句,这时那掌印司的副总管王瑾也是带着人到了。

    楚休冲着王瑾一拱手道:“见过王公公。”

    看到楚休等人身上的气势,王瑾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你便是楚休吧?嗯,不错,关堂主既然把事情都交给了你,咱家也是相信关堂主的眼光的,尽快把案子给查清楚,咱家回去好向陛下交差,你们能拿到的奖励也是不会少的。”

    楚休拱手道:“王公公请放心,专业的事情就要交给专业的人来办,我关中刑堂在这方面绝对是专业的。”

    王瑾点点头道:“那好,我们现在便动身吧。”

    说着,一群人直接骑上快马,用最快的速度赶往东齐。

    路上楚休也是对王瑾问道:“王公公,秋振声被杀,东齐那边第一时间可发现了什么线索资料?”

    程周海等人也都是侧耳倾听着,楚休这话也是帮他们问的,毕竟这种事情他们才是真正擅长的。

    王瑾摇摇头道:“几乎没有什么线索,秋振声虽然是飞马牧场场主,不过他却不可能住在牧场内,而是在牧场周围的一座庄子里。

    而且秋振声为人简朴,不喜奢华,他也没有弟子,整个庄子内就只有他的妻子儿子,还有五名侍候他们起居的下人,结果一夜之间全都被杀,等到三日后,飞马牧场的人奇怪秋振声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现身,亲自来庄子找他时,这才发现人已经死了。”

    “那秋振声平日里可有什么仇家?”楚休又问道。

    王瑾摇头道:“江湖仇杀倒是最有可能的,东齐这边的人也查过,但却没有丝毫线索。

    秋振声在没加入我东齐时,说白了只是一个贩马的,半个江湖人半个生意人,而且与人为善,名声十分不错。

    据说有些江湖人穷困潦倒,连一匹马都买不起时,秋振声则是会主动赠送给对方,分文不收。

    而后来秋振声加入我东齐朝廷,我东齐朝廷对自己人更加不会吝啬,秋振声实力大增,飞马牧场的规模也是大增。

    从这时开始,秋振声也会帮助一些来往飞马牧场的江湖人,结交善缘,只要是他能帮上的,不违背江湖道义的,一般秋振声都不会拒绝。

    在咱家看来,秋振声才算是真的仁义,起码比北燕那劳什子聚义庄要仁义的多。

    这么多年来,受过秋振声恩惠的人不少,但若说是跟他有仇的,还当真是找不出来。”

    楚休挑了挑眉毛,他还当真没想到,这秋振声的名声竟然还这么好。

    只不过原版的剧情中秋振声出名就出名在他意外得到的那部功法上。

    毕竟这秋振声的天赋实力只能算是平平,飞马牧场虽然规模不小,但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养马的。

    结果秋振声却是凭借一门功法便踏入了武道宗师境界,可想而知这门功法的强大,所以大部分人都将目光放在那部功法之上。

    这次楚休也有些怀疑秋振声的死跟这部功法有关系,只希望最好是没有关系,否则这次楚休也是白跑一趟了。

    半个月之后,楚休等人便已经来到了济州府,不过他们没有进入州府,而是直接前往秋振声所在的庄子。

    飞马牧场在济州府东边的一处平原上,秋振声的庄子便在飞马牧场不远处,不大的一座小山庄,也真跟王瑾说的那般,秋振声为人很简朴。

    像是他们建州府罗家的宅院楚休便见过,绝对要比秋振声的庄子豪华百倍。

    结果秋振声这么一位天人合一境的大高手便住在这种地方,还当真是简朴到了极致,特别是飞马牧场的财产甚至可以说要比一个宗门都富有。

    踏入庄子之后,里面却是传来了一阵吵闹声,王瑾顿时一皱眉头。

    此时在庄子的庭院内,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正对着一名身穿战甲的中年武者怒声道:“这位大人,我身为人子,结果现在父亲死了,我连见一眼尸体,祭拜一下的资格都没有吗?”

    那名身穿战甲的中年武者一脸的冷冽之色,他本身更是有着天人合一境界的修为,闻言他只是冷冷道:“秋公子抱歉了,上面的吩咐过了,在关中刑堂的人没来之前,谁也不能碰尸体,哪怕是这座庄子也都已经被我龙骑禁军接管了,谁都不能擅自妄动!”

    那青年一脸的悲愤之色,他身边还有五名武者,四男一女,实力还都不弱,三名五气朝元和两名三花聚顶境,此时也都是在劝慰着那青年。

    王瑾走进去皱眉道:“乱哄哄的,怎么回事?”

    看到众人的目光望来,王瑾对楚休道:“这位乃是龙骑禁军破锋营参将‘长明刀’方镇旗,也是陛下派来协助参与这次案子的人。”

    看着那方镇旗,楚休的眼中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怪异之色,因为他之前为了逃离天罪舵主的追杀,用来冒充龙骑禁军的身份,用的便是这破锋营的令牌。

    昔日死在楚家的那几名龙骑禁军,他们便都是破锋营的人,包括楚休那个便宜老爹也是。

    只不过楚休没想到今天却是碰上正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