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二百六十七章 越界
    辰州府的一座店铺内,罗家老祖亲自坐镇,将罗家的生意发展到辰州府内。

    其实罗家的这些生意大部分他都已经交由自己的子嗣来管理了,他只是负责大致的方向,不会经常插手。

    不过今天这件事情乃是楚休大人亲自吩咐下来的,而且如果真的成功了,他们罗家的实力也必将大涨,所以罗家老祖这才亲自出手的。

    去其他州府侵占当地的生意,其实方法很简单,就是拼财力和实力而已。

    来往的商队走私一些违禁品,你辰州府世家花一百两收,我便花一百一十两。

    而他们若是买东西,罗家更是什么东西都拿得出来,毕竟整个建州府都已经彻底上下一条心,他们罗家没有的东西,也可以去其他世家调来,价格也要比辰州府的世家低。

    罗家这么一套下来,来往的商人也都知道了在罗家这里能卖出好价钱,更能花低价买到好东西,所以才几天的时间,罗家便已经彻底笼络来了九成来往的客商。

    虽然这么做罗家也是赚的很少,甚至到最后都容易亏本,但把整个辰州府的走私生意都占据,但损失最大的却还是辰州府当地的那些武林势力。

    等他们忍不住了,要么就只能主动来找罗家老祖认怂,要么嘛,他们就应该想其他的办法来对付自己等人了。

    至于辰州府的势力会不会像他们建州府一样联合在一起,这点罗家老祖从来都没想过。

    这些当地的小势力是什么模样罗家老祖清楚的很,一百个人一百条心,建州府能有现在的光景,还多亏了楚休的强势手段。

    此时店铺内不仅有罗家老祖在,还有着唐牙在那里把玩着一柄精致的龙尾追魂镖,模样略微有些无聊。

    他还以为来了便有事情可以做,没想到这辰州府当地的武林势力也是这般怂,竟然连一个出手的都没有。

    罗家老祖看唐牙有些无聊,他凑过去笑呵呵道:“唐大人可是西楚蜀地之人?”

    唐牙懒洋洋瘫在椅子上,闻言略有些诧异道:“咦?你这老头是怎么知道的?”

    罗家老祖没有在乎唐牙的称呼,虽然唐牙只是外罡境,但他却是楚休麾下的心腹,而且之前还是青龙会的精英杀手,真打起来,他都未必是对手。

    罗家老祖笑道:“老夫年轻时也是曾经去外闯荡过的,其中去的次数最多的地方便是川蜀那一代了。

    唐大人应该是来中原很久了,不过还是能够依稀的听到一些川蜀之地的口音。

    川蜀之地人杰地灵,像唐大人这样的年轻俊杰,可是出了不少。”

    唐牙随意的摆了摆手道:“行了,你也别恭维我了,年轻俊杰指的是楚大人,我这样的算什么年轻俊杰?

    川蜀那地方人杰地灵个屁!到处都是山林瘴气,跟中原之地是没法比的。

    看看东齐,处于中原腹地,地大物博,要什么有什么,放在川蜀你想要这些东西,那只只能靠自己去抢,去夺了。”

    唐牙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罗家老祖闲聊着,就在这时,一名罗家的弟子急匆匆跑进来道:“老祖!辰州府张家来人了!”

    唐牙闻言眼睛顿时一亮道:“等了这么长时间,这帮人总算是来了。”

    不过等唐牙急匆匆的跑出去之后,看到张家来的那些人,他顿时便没了兴趣,直接一挥手,对罗家老祖道:“你来处理吧。”

    张家倒是来了十多个人,不过最强者也只不过是外罡境而已,而且看样子实力还很弱,唐牙连动手的兴趣都没了。

    罗家的店铺外,张家那名外罡境的中年人看着罗家老祖沉声道:“你们罗家越界了!这里不是你们建州府,而是辰州府!”

    罗家老祖淡淡道:“我只知道这里是关中,大家都是关中之人,怎么,难道这辰州府便卖给你们张家了不成?”

    辰州府这么多世家宗门,结果这张家却是第一个跳出来,显然也是被推出来当枪的货色,想要试探一下他们罗家究竟是什么意思,所以罗家老祖也并没有在意。

    张家那名外罡境的武者冷哼道:“别扯这些文字游戏,这一次是你们罗家坏了规矩,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罗家老祖淡淡道:“我们罗家现在正在为谁办事你们应该知道,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们若是识时务,把家族内一部分的生意交出来,那么有钱大家一起赚,这辰州府我们罗家也不会多留。

    但你们若是不识时务嘛,后果你也看到了,你们辰州府一盘散沙,拿什么来跟我们争?”

    那张家的外罡境武者面色骤然一变,其实他来之前便已经担心过罗家的背后是不是有那一位。

    毕竟现在谁都知道,那一位在建州府简直就是说一不二,罗家只不过是那位麾下的一条狗而已。

    现在这只狗忽然跑出来乱咬人,到底是不是那一位吩咐的他们也说不准。

    其实投靠楚休倒也没什么,如果他们也在建州府的话,他们也会选择投靠楚休的。

    但眼下楚休还管不到他们,他们又凭什么把孝敬都给楚休?

    身为关中之地的武林势力,孝敬打点一下上面的巡察使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他们只会把这些东西给直管他们的巡察使,而不是给其他地方的巡察使,哪怕他楚休的名气再大,也管不到他们,手伸的那么长,等他楚休当上掌刑官那一天再说吧!

    那名张家的武者想明白了厉害关系,他直接冷哼了一声道:“不知所谓!我管你罗家是为了谁办事,规矩就是规矩,你们罗家的店从今天开始就给我从辰州府内消失!”

    罗家老祖一挥手,直接道:“给我打!”

    话音落下,当即便有几十名罗家的武者从店铺当中跑出来,对着张家的人便开始动手。

    这一幕罗家老祖早就已经料到了,不动用一点手段,这帮人哪里会那么老实便臣服楚休?

    甚至昔日他们都有些对楚休不服气,还是在楚休那狠辣的手段之下,这才选择屈服的。

    而今楚休虽然实力和名声都有了,但他毕竟还不是掌刑官,手伸的那么长,其他州府的势力当然不会不满。

    罗家的实力要比张家的这些武者都强上几分,半刻钟下来张家的人便已经支撑不住了,只得退走。

    一众张家的人狼狈离开,其中一名弟子问道:“家主,现在该怎么办?”

    张家那名外罡境的家主冷哼道:“怎么办?当然是去找姜涛然大人了。

    咱们张家这些年可是没少给往巡察使堂口里面送东西,现在那罗家越界了,他不管谁管?

    他要是管不了,那我们便直接认怂,大部分把家族内一部分的收益交给楚休,换个平安!”

    你一个巡察使若是连自己手下的势力都庇护不住,让其他人乱伸手,我们又凭什么给你这么多孝敬?

    此时辰州府的巡察使堂口内,姜涛然正好也在此地,盘算着自己这个月的收益是多少。

    姜涛然为人小心油滑,之前他麾下只有一个州府,在关西之地的这些巡察使当中实力算是比较弱的。

    但他却是通过卫寒山和楚休之间的斗争,分走了卫寒山的一个州府,其手段也算是犀利了。

    就在这时,他手下的人汇报说张家家主求见。

    “让他进来吧。”姜涛然淡淡道。

    辰州府之前乃是卫寒山的底盘,但姜涛然接手之后却是并没有什么障碍。

    关西之地有关西之地的规矩在,以往大家可都是按照规矩来行事的,基本上没有人像楚休那般,非要搞出一些事情来。

    所以姜涛然在接手辰州府时也是顺利的很,对于当地的这些大族世家来说,他们只不过是是换一个人孝敬而已。

    不过等张家家主进来之后,姜涛然却是一皱眉道:“张家主,你这是跟谁动手了?怎么弄的这般狼狈?

    本官虽然是辰州府的巡察使,但你们这些家族的纷争我却是不能插手的,你这次怕是找错人了。”

    姜涛然还以为张家家主来找他是因为辰州府内部的一些斗争,所以这才想要来找他撑腰呢,不过这种事情姜涛然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

    他身为巡察使,天生可就是跟这些人对立的,州府里面这些世家大族之间的矛盾越深他才越好管理,相反他们若是团结一致,那才麻烦呢。

    张家家主连忙道:“不是我们辰州府的事情,而是建州府罗家,还有那楚休!他们不讲规矩!大人,你这次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说着,张家家主便将事情的经过都给姜涛然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姜涛然的面色顿时一变,他猛的一拍桌子厉喝道:“楚休!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上次魏九端克扣了他应得的奖励,还有九原卫家的挑衅他们都看到了,不过那时候他们都是看热闹去了。

    结果这才没过几天,这楚休竟然发疯到跑来动自己的利益,他楚休到底想要干什么?自己可是没招惹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