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二百五十六章 什么仇什么怨?
    PS:感谢书友喜欢看书的一员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夏侯无江这么一走,却是直接把童开泰给坑在了这里。

    以楚休的实力,哪怕他现在已经被重创,童开泰也是没有把握胜过楚休,更何况那还有那边的洛飞鸿等三人在虎视眈眈。

    等到他们缓和过来,四人围攻之下,自己想要走可就走不了了。

    所以在这一瞬间,童开泰直接做出了决定,逃!

    但是在楚休的智拳印之下,周围的空间封闭禁锁,他自己的身形则是仿佛陷入了泥沼当中一般,无法挣脱。

    楚休手中的红袖刀出鞘,血炼神罡宛如倾盆暴雨一般的挥洒而下,轰然爆发出的那股威势让童开泰只能够苦苦抵挡。

    所幸现在楚休不是巅峰状态,所以他的智拳印持续的时间并没有太久,童开泰在挣脱智拳印的封锁之后,他周身魔气暴涨,就连自己的身形都彻底被笼罩在那魔气当中,周围的魔气缭绕,好似幻化成了蛮荒传说中的鬼神一般,极其的恐怖。

    绵延数丈的一爪落下,童开泰全身的罡气已经全部凝聚在他这一爪当中,威势无量,向着楚休轰然落下。

    这一爪像是童开泰的修罗爪,而又好似不像,那一爪当中凝聚着强大无比的魔气,其中竟然还夹杂着一股浓郁的血煞之气。

    楚休手中的红袖刀上也是魔气爆发,阿鼻道三刀的第二刀落下,以魔刀硬撼那魔爪,瞬息之间魔气四散,就连擂台都变得阴冷了许多。

    一刀将那魔爪斩碎,但同时楚休的阿鼻道三刀也是被破去,但眼前的童开泰身形却是化作了一道黑影,向着远处跑去,他竟然在出手的一瞬间就开始逃走了,应该说他压根就没准备要跟楚休硬拼。

    周围的人都是一愣,这童开泰表现的貌似有些怂啊,跟他那疯狂的行事方式可是有些不符。

    楚休手捏内缚印,速度一瞬间爆发到了极致,一边追着童开泰,一边冷声道:“镜湖山庄都已经被阵法封闭,你就算是逃,又能逃到哪里去?”

    而这时洛飞鸿等人也是从跟夏侯无江等人的交手中恢复了过来,逐渐向着童开泰围拢了过来。

    童开泰嘿嘿一笑道:“当然是逃到外面去了,你看那边,可是老天都在帮我!”

    就在楚休跟童开泰交手的时候,无相魔宗跟藏剑山庄等人的交手也是分出了胜负。

    藏剑山庄程庭峰不敌司徒厉,他手下的人也是被的无相魔宗的人给压制,这一次魔剑他们怕是保不住了。

    但哪怕他们交出魔剑来,无相魔宗也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昔日参与过围攻昆仑魔教的便有藏剑山庄,而且之前藏剑山庄也是参与过绞杀无相魔宗的事情,双方都已经结下死仇,所以魔剑交与不交其实也没什么差别。

    不过藏剑山庄那边倒是果决的很,程庭峰一看自己等人都已经陷入了陷阱,他竟然直接选择燃烧精血,动用藏剑山庄的秘法直接轰碎了阵法,自己在后方掩护其他人杀出去。

    此时阵法已经有了缺口,藏剑山庄的人可以出去,童开泰自然也是可以的。

    “楚休,你的心就暂时留在你身上,等有机会,我会来拿的!”

    话音落下,童开泰的速度便又快了几分,直接向着那阵法缺口处逃去。

    看着童开泰的背影,楚休的眼中闪烁着浓重的杀机。

    他现在的状态并不是很好,之前在跟沈白一战时消耗过大,而且还受了一些伤势。

    而且对面的童开泰偏偏速度也还不慢,若是换一个人来,楚休多半会放弃追杀,以后再找个机会解决。

    不过偏偏这人是童开泰,他还发现了自己心脏上的异常,这点是楚休绝对不能容忍的。

    童开泰已经知道了这个秘密,难保他不会把事情告诉其他人,而楚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件事情会被苗疆拜月教所知道。

    人的联想力都是很强大的,江湖上知道琉璃金丝蛊的人不少,但知道琉璃金丝蛊特性的人却是很少,苗疆拜月教就是其中之一。

    若是苗疆拜月教的人知道了楚休的心脏有异常,再通过蛛丝马迹知道他那些奇怪的‘天赋’,会不会联想到琉璃金丝蛊上面?虽然几率很小,但楚休却是不敢保证。

    将危机扼杀在尚未开始的时候,这样才是最保险的,所以今天,童开泰,必须要死!

    在这一瞬间楚休便下了决定,他手捏内缚印,但在罡气爆发的同时,他周身却是有着血雾弥漫,精血在源源不断的燃烧着,楚休的身形简直犹如离弦的箭矢一般,几乎是瞬息之间便已经到了童开泰的身后!

    看到楚休的动作,童开泰顿时面色就是一变。

    他实在是不理解,这楚休为何会疯子一样的选择追着他打,甚至连燃烧精血这种伤人伤己的事情都做出来了,就算是方才楚休跟沈白交战时,他都没这么拼命。

    自己虽然三番五次的对楚休动手,但实际上他却还真没对楚休造成什么实际上的伤害,那这楚休为何还要把事情做的这般决绝?到底自己是疯子还是他是疯子?

    不过此时童开泰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因为眼前的楚休已经斩出了一刀,那一刀落下,顿时无边无际魔气将他手中的红袖刀跟他整个人笼罩,凄厉鬼嚎之声想起,阿鼻地狱,永堕无间!

    这一刀童开泰熟悉无比,因为楚休方才就是动用了这么一刀,这才将沈白给击败的。

    但方才那一刀的消耗众人可是都看到了,楚休施展出这么一刀来,绝对不好受,结果他竟然在短时间内施展了第二次,他这到底是有多想童开泰去死?

    面对那恐怖的一刀,童开泰一咬牙,他的手臂之上青筋血脉暴涨,无数的血雾缭绕在上面,那一抓落下,已经不是魔爪,而是沾染着无尽血雾的血爪!

    泣血魔手!

    这才是童开泰真正压箱底的功法,不过消耗的却是他全身的血气,甚至用过之后,他这手臂都会暂时废掉一段时间。

    沾染着无间炼狱魔气的长刀划过那泣血魔手,阴历的魔气撕裂着那血气魔手,这两个人交手时的场景简直就是魔道之间的互相残杀。

    一刀落下,楚休的面色苍白无比,魔气反噬汹涌而来,甚至让他双目当中都带一抹浓郁的魔气。

    但再反观他对面童开泰,在硬接了楚休这阿鼻道三刀之后,他伤的甚至要比楚休更重,整个右臂都已经是鲜血淋漓,血肉碎裂开来,有些地方甚至是露出了森然的白骨!

    “疯子!”

    童开泰暗骂了一声。

    江湖上有许多人都在他骂他是疯子,但童开泰现在却是打心眼里认为这楚休才是疯子。

    自己行事疯狂和杀人都是有目的性的,但他却是怎么都弄不明白楚休这么不依不饶的杀他,甚至不惜两败俱伤,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不过他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眼下他废了一条胳膊,若是不赶快逃走的话,他的下场可是会凄惨的。

    不说后面的洛飞鸿等人都在追来,他童开泰自身在江湖上也是有着不少的仇家在的。

    甚至那怕是一个跟他毫无瓜葛的人都容易在他重伤的时候落井下石,想要杀了他去龙虎山拿赏金。

    不过就在他准备逃离时,楚休却是忽然收刀,双手结印。

    那是一个十分简单的印决,左手轻握成拳,右手拇指轻扣在左手食指关节上。

    但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印决在楚休的手中却是绽放出了无尽的刺目光辉来,宛若大日一般的耀目!

    愿众生圆满,放无上光明。

    前字诀,圆满宝瓶印!

    感受到那圆满宝瓶印当中所蕴含的力量,童开泰怒吼一声,周身无边的魔气爆发,但却瞬息之间就被那无尽的光明所吞噬!

    在这股力量之下,一切都将消融寂灭!

    光芒散落,魔气已经彻底消散,一声轻响传来,童开泰的身躯仿佛一个破布娃娃一般被轰飞到了一旁,早就已经面无全非,甚至都差点看不出人形来了。

    而此时的楚休更是面色苍白的吓人,简直犹如一个僵尸死人一般。

    随着他那呼吸声传来,楚休身上所有经脉处所在的皮肤纷纷裂开,鲜血简直犹如泉涌一般,骇人无比,不知道还以为楚休是被人给凌迟了。

    看到这一幕,从后方赶来的洛飞鸿等人呆住了,其他的武者也都呆住了。

    以往他们都认为童开泰是疯子,但现在他们却是确定了,楚休才是真正的疯子!

    在他们看来,楚休跟童开泰之间的仇怨其实并没有多大,不就是童开泰撩拨了楚休两次嘛,不算什么大事,顶多算是两次小冲突而已。

    结果就是因为这么点的事情,楚休竟然宁肯拼着两败俱伤也要把童开泰给当场击杀,什么仇什么怨?至于嘛?

    在场的众人纷纷打了一个哆嗦,看向楚休的目光中又多了一丝畏惧。

    有时候让人猜不透的人才是最为恐怖的,显然他们现在就有些看不透这楚休了,这人简直不能用常理来揣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