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二百五十章 (第十更)
    强烈的不甘充斥在沈白的心中,自己踏足江湖的第一步便要这么夭折了吗?沈白不甘心,他师父也不会甘心,整个沧澜剑宗都不会甘心!

    沈白所背负的东西有些太多了,一个人背负着一个宗门的兴衰,这对于沈白来说虽然是责任动力,但却也是压力。

    而今面对失败,沈白倒是可以选择忍辱负重,恳请藏剑山庄出手帮忙,全身而退,毕竟藏剑山庄从一开始就不希望擂台上出现生死斗。

    但方才是他沈白率先提出要跟楚休一战的,结果他若是反悔,脸面何存?这是沈白绝对无法接受的。

    在这种压力之下,沈白没有退,他的全身罡气都凝聚在了右臂之上,左手划过右臂,锋锐的罡气竟然直接将他的右臂硬生生的划开了一道巨大的伤痕,鲜血喷涌而出却并没有四散,反而是在罡气的操控下,化作了一柄完全由鲜血铸成的长剑!

    以血凝剑!

    这一招并不是沧澜剑宗的功法,而是沧澜剑宗昔日的一位前辈斩杀了一名魔道武者后,从他身上找到的一门邪攻。

    以罡气操控,以自身鲜血化剑,堪称是邪异无比。

    但这门功法的完整版应该是配合一门可以吸取对手气血之力的武功使用,这样在消耗自身鲜血斩杀对手后,还能恢复过来一些。

    而现在沈白动用这一招,却完全就是在拼命了。

    身为大派弟子,总是要学一两门最后拼命或者是逃命的底牌的。

    以沈白的性格,他不会逃命,所以他便选择了这拼命用的以血化剑之法。

    魔道功法虽然邪异,副作用太多,但威能却是毋庸置疑的。

    罡气包裹着血剑,沈白整个右臂都彻底被鲜血所染红,衬托着他此时苍白的面色,显得十分邪异。

    楚休的面色不变,手捏大金刚轮印,刺目的金芒在楚休的手中轰然绽放,将楚休衬托的简直犹如佛门的降魔金刚一般,这一幕又是看得众人有些微微无语。

    方才楚休那副魔气滔天的模样他们可没有忘记,若非知道楚休出身关中刑堂,甚至还是关中刑堂的巡察使,保不齐就会有人出手除魔卫道的。

    而之前沈白则是剑气纵横,跟楚休交战时的模样简直就是一个青年剑侠在大战一个魔头一般。

    结果现在倒好,情况正好反了过来,楚休动用着正大光明的佛门功法,而沈白却是用出邪异的魔功来,好像是佛门高僧在降魔诛邪一般。

    大金刚轮印跟沈白那血剑对撞,那浓郁的气血瞬息之间被大金刚轮印轰碎了一半,但却诡异的瞬间抽取了沈白体内一部分的取血之力来补充,犹如毫发无损一般,径直向着楚休斩来。

    这以血化剑可是沈白压箱底的魔功,若是能够这么轻易就被楚休克制,那他还不如不修炼呢。

    不过抽取了一部分的气血之后,沈白的面色却是苍白的更加厉害了,气血亏损之下,哪怕这一局他胜了,也是必将元气大伤。

    当然最重要的是,楚休是不会给沈白机会的!

    在那血剑临身的一瞬间,楚休手捏外狮子印,指印叩击之间,佛音雷霆轰然炸响,甚至震的整个擂台都颤了两颤。

    直接被外狮子印击中,沈白的脑子顿时一空,耳边的全是雷鸣佛音在作响,这也让他的身形不由得停顿了那么一丝。

    就是这么一丝的时间,等他再次恢复清明时,对上的却是楚休的双目,那宛如深潭一般的目光好似深渊一般,不断的拉着沈白的精神力陷入其中!

    天绝地灭移魂大法!

    面对同阶武者,天绝地灭移魂大法不像是夏侯氏的御神术那般霸道,但现在沈白的心境却是已经遭受重创,不复之前那般自信和坚韧。

    最重要的是沈白在动用了这血剑之术之后自身的气血已经是亏损的厉害,精神秘法在面对气血强盛冲霄的武者是要打一些折扣的,而现在面对气血亏损的沈白,天绝地灭移魂大法的威能却是更强三成。

    瞬息之间,在楚休天绝地灭移魂大法的操控下,沈白的精神力好似陷入了深渊当中一般,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罡气,他右臂那以罡气凝聚的血剑轰然消散,鲜血洒满了擂台,他的以血化剑之法,就这么被楚休轻易的破去!

    以血化剑的魔功反噬使得沈白从天绝地灭移魂大法的掌控中醒来,但此时他的面色却是已经苍白到了极致,再也无法凝聚出第二柄血剑来了,而且面前迎接他的便是楚休那一记威势惊人的大金刚轮印!

    沈白下意识的一挥手,想要爆发出剑气来防御,但那些剑气在楚休看来却是脆弱无比,直接就被楚休大金刚轮印所轰飞,就连沈白的双臂都直接被轰碎,扭曲成了麻花状,直接断裂。

    看到这一幕众人都是摇了摇头,胜负已分,沈白败了。

    之前沈白出场时可是霸气无比,上来便直接一招重伤白无忌,展现出了他那恐怖的修为,其实就凭他那一剑,这次神兵大会也足以让他名扬江湖了。

    而且在擂台上沈白所展现出的实力也是极其恐怖的,特别是那沉江一剑,完全有资格让沈白位列龙虎榜前十,可惜,沈白却是选错了对手,这让他的辉煌存在了不到一个时辰。

    当然这次神兵大会之后沈白也是会名扬江湖的,不过他却是会被当成是楚休的战绩之一名扬江湖,以一个失败者的身份出现。

    可惜了,沧澜剑宗好不容易培养出一个可以在这一代江湖当中排得上前列的俊杰,结果还没风光多长时间呢,就让人给击败了。

    而此时在台上,楚休一记大金刚轮印将沈白轰飞之后,他的身形却是并没有停下,而是直接追着沈白而去,一掌落下,竟然还是要下杀手!

    他跟沈白的仇怨无法了结,自己可是杀了他的亲弟弟,况且沧澜剑宗也参与过追杀自己,楚休也没打算跟沧澜剑宗和解。

    既然如此,那他为什么不把事情做绝,在这里直接干掉沈白?

    而在场其他人对楚休的做派都差不多算是了解了,他做出这种举动来,在场的众人竟然都没有多少惊讶。

    虽然江湖上大部分武者都会遵循着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规矩,但他楚休什么时候讲过规矩?

    神武门燕淮南的最疼爱的女儿他敢杀,剑王城上一代的精英弟子他敢废,这楚休还有什么是他干不出来的?所以现在他当场要废沈白,众人也都习惯了,相反楚休若是手下留情,那他们才会奇怪呢。

    而此时看到楚休的动作,擂台边上的程庭峰不禁皱了皱眉头。

    眼下沈白已经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了,结果这楚休竟然还要下狠手,这杀性未免也太大了一些。

    虽然方才沈白和楚休都说了,擂台之上生死勿论,不过在看到了沈白施展出柳公元那沉江一剑之后,程庭峰便知道,这沈白应该就是沧澜剑宗未来的希望了。

    沈白今天若是死在了这里,柳公元难保不会来找他们藏剑山庄的麻烦,虽然柳公元在江湖上的名声其实还算是不错,不是那种不讲理之人。

    但问题是就连他们宗门最后振兴的希望都被人给杀了,恐怕再讲理的也人也会变得不讲理了。

    藏剑山庄倒也不怕沧澜剑宗,甚至不用庄主出手,程庭峰本人都不惧柳公元。

    但那柳公元已经是寿元将尽的临死之人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对方若是真因为这件事情而迁怒到藏剑山庄,这也是一个麻烦。

    所以程庭峰也只得叹息了一声,道:“楚小友,得饶人处且饶人,停手吧。”

    楚休听到了程庭峰这句话,不过他却是没有丝毫停手的意思,反而身形更快的向着沈白冲去。

    上次他要杀燕婷婷被萧白羽拦住了,那是因为萧白羽欠了燕淮南的人情,必须要护住燕婷婷,他想杀也杀不了,所以萧白羽的面子,他给了。

    但这一次却是在擂台上,之前大家都说的好好的,擂台之上生死无论,结果现在看到沈白落败,你却是要反悔,这岂不是在偏袒沈白?你这堂堂武道宗师的脸面还要不要了?藏剑山庄的信誉还要不要了?

    况且他这次可是代表着关中刑堂来的,程庭峰若是处事不公,关思羽会看着自家的人在外面被人欺负?你藏剑山庄怕沧澜剑宗来找麻烦,就不怕关中刑堂来找你麻烦了?

    真要是讲道理,楚休还当真是有恃无恐的很,大庭广众之下,这件事情占理的可是他。

    所以楚休压根就没去管程庭峰的话,径直向着沈白一掌落下,这一次,他要彻底了结这段因果!

    看到楚休竟然把他的话当作是空气,程庭峰不由得冷哼了一声,一道剑指落下,直接划过虚空,后发先至来到沈白的身前,倒也没有攻向楚休,而是护在沈白的身前。

    但楚休这时却是手捏智拳印,方圆之力,天地无用!

    爆发出了自身所有力量的罡气领域拉扯着那道剑气,虽然只是将那道剑气稍微拉扯的偏移了一丁点,但却也让楚休一记天绝地灭大紫阳手精准的印到了沈白丹田之上!

    PS:十更结束,月票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