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二百二十章 姜文元的秘密
    姜文元说什么良禽择木而栖,这话倒是没错,但问题是,他姜文元可算不上是什么好木,楚休若是真的选择投靠姜文元,那才是作死。

    看现在姜文元的表现就知道了,对方可是一直都行走在作死的道路上,没有停歇。

    楚休若是真的投靠了姜文元,那估计他的下场可是会很惨的,容易死的更快。

    况且楚休也有着自己的野心,良禽择木而栖,楚休一直以来想要做的可不是良禽,而是那能吸引来无数良禽的神木!

    所以在听到姜文元如此直白的招揽之后,楚休面色一肃,拱手道:“多谢王爷厚爱,在下受之有愧。

    只不过在我楚休最为落魄之时,乃是关中刑堂收留了我,我楚休虽然算不得什么好人,但也知道知恩图报的道理,所以王爷的招揽,恕在下不能承受。”

    说完之后,楚休拱了拱手,直接转身离去。

    姜文元看着楚休离开的背影,握紧了拳头,冷声道:“给脸不要脸!”

    楚休的拒绝让他想到了昔日他亲自开口去招揽关思羽时,被关思羽拒绝的那一幕。

    虽然楚休的话语还算是委婉,没像关思羽那般生硬,但其透露出来的意思是一样的,那就是‘我看不上你’。

    三国当中实力最强的东齐,占据了天下最为繁华中原之地的东齐,这江山,这天下,本来就应该是他的!

    若不是因为姓吕的夺了他姜氏一脉的皇位,他现在若是代表着东齐皇室来招揽楚休,楚休又岂会拒绝?他又怎么敢拒绝?

    姜文元那平时显得很和善的目光此时却是充满了阴沉之色,同时他也是在心中默念着,那些属于他的东西他早晚有一天都是要拿回来的,到时候无论是关思羽还是楚休,都要臣服在他东齐的铁骑之下,不是吕家的东齐,而是他们姜家的!

    而此时聚龙阁第七层的其他人也是诧异的看着离去的楚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聚龙阁内遍布阵法,不光可以防止武者在此地动手,还有收音的效果,楚休和姜文元坐在角落当中,在场的众人还真没有人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只是看到两个人方才还谈的好好的,结果转瞬间便已经翻脸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过随后众人便摇了摇头,不管是什么情况,这楚休竟然在东齐这地方跟姜文元翻脸,要么就是不识抬举,要么就是真的蠢。

    姜文元作为吕姓皇族所立下的牌坊,他这位异姓王过的可是要比一部分正统的吕姓皇族还要好,在东齐这地方得罪姜文元,显然不是什么明智的举动。

    一楼当中,那李不三还在下面等着,看着楚休出来,他连忙迎着笑容道:“公子,您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楚休抬眼向着楼上望去,淡淡道:“再不出来人家恐怕就要赶人了,走吧,给我找一间舒服点的客栈,我要住下。”

    李不三有些摸不着头脑,当然他若是知道楚休上来就把在他们东齐权势滔天的异姓王姜文元给得罪了,他估计会吓的把紫金还给楚休,再也不来当楚休的向导了。

    入夜之后,姜文元独自坐在聚龙阁第九层内喝着酒,这时第九层的大门被推开,白天跟姜文元亲自商谈的陆先生推门而入。

    看着一脸阴沉之色的姜文元,陆先生笑了笑道:“王爷,听说你招揽那楚休失败了?”

    姜文元冷哼了一声道:“跟关思羽一样,都是不知好歹的东西!就凭他关中刑堂这点底蕴,本王倒是要看看这楚休今后会不会后悔!”

    陆先生摇摇头道:“算了,王爷还请息怒,一个小辈武者而已,每年江湖上冒头的年轻俊杰还少吗?但能走到最后的可是没有几个。

    对了王爷,你那边准备的如何了?藏剑山庄那边可是已经来人了,必须要在神兵大会开始之前布置好一切。”

    姜文元摆摆手道:“放心,本王在东齐了经营了这么多年,难道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吗?”

    陆先生拱拱手道:“那在下也就放心了,虽然这对于王爷来说是一件小事,但对于我们来说却是一件大事,这次合作成功,来日里王爷若是有事情找我们,我们也一样还能合作。”

    姜文元点了点头,忽然问道:“其实本王倒是有些不理解你们这么做究竟有什么意义。

    独孤唯我已经死了几百年了,昆仑魔教也早就已经覆灭了,看看苗疆的拜月教,再看看北原的邪极宗,这些昔日依附昆仑魔教的魔道大派现在可是过的很滋润啊,你们若是学他们,也不用像现在这般躲躲藏藏,只能在暗中行事了。”

    姜文元此话一出,那陆先生的面色骤然一变,目光阴沉到了极致,周身的气势变得暴怒无比,罡风席卷,真气嘶吼,这位看似寻常到了极致的陆先生竟然也是一名天人合一境界的大高手!

    “闭嘴!圣火不灭,魔主不死!西昆仑之巅,就算被菩提禅院那帮秃驴用六道浮屠往生大阵封禁,无根圣火也依旧在燃烧着,谁敢说魔主大人死了?就连风满楼的至尊榜也一样要留着魔主大人的位置!

    宁玄机号称仙人,但也一样是凡人匹夫,就凭他,杀不了魔主大人!”

    就在那陆先生爆发出自身气势的同时,聚龙阁内也有数道气势爆发而出,其中有天人合一,也有五气朝元,显然只要陆先生一动,他们也会立即出手的。

    姜文元也是被陆先生的反应吓了一大跳,他也没想到自己只是好奇的多问了一句,竟然就让这一直都显得冷静无比的陆先生如此激动。

    看到这一幕,姜文元连忙道:“陆先生别见怪,本王也就是随口一说,没有冒犯诸位和昆仑魔教的意思。”

    这时陆先生也是收起了自己身上的气势,恢复了之前平静的模样,对着姜文元拱拱手道:“王爷见谅,是在下有些激动了。”

    姜文元笑呵呵道:“无妨,也是方才本王孟浪了。”

    说完之后,陆先生便走出了聚龙阁,姜文元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拿出手帕擦着自己额头上的冷汗。

    论及境界他才只是先天而已,虽然地位在这里摆着,但实力就是实力,真正面对一位暴怒的天人合一境界的大高手,他还是很有压力的。

    这时祁伯端着一杯参茶从一旁走进来,将茶杯放在姜文元的桌上,有些迟疑道:“王爷,这帮家伙毕竟跟昔日的昆仑魔教有关,可不是什么好路数,咱们跟他们合作,走的这么近是不是有些不好?”

    姜文元拿起参茶一饮而尽,长出了一口气,这才道:“要是有其他的合作之人,本王也不想跟他们合作,但现在本王还能找谁去合作?去跟镜湖山庄莫家吗?

    莫冶子退出江湖回到镜湖山庄的第一天,本王便亲自去迎接,给足他面子,结果那老不死的却是连为本王炼制一柄宝兵都不肯,还说本王配不上他炼制的兵刃,当真以为本王就稀罕他炼制的兵器吗?

    还有那藏剑山庄,天下名剑谱上的兵刃本王给他们找来了三柄,就是为了能让藏剑山庄的弟子来我麾下当剑术教头,结果藏剑山庄却是只派来了几名外姓弟子,这是在把本王当白痴吗?

    甚至就连楚休那小辈武者都敢不给本王面子!”

    说到这里,姜文元已经是满脸的冷色:“无论是庙堂还是江湖,这帮家伙都是势力的很,正常情况下本王想要跟他们联手可是难之又难的,只能另辟蹊径。

    祁伯,你也跟了我这么多年了,我姜家一脉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应该清楚,本王没有修炼天赋,能够到先天境界还是靠着灵药堆积。

    但本王没有修炼天赋,本王的父亲,祖父曾祖父,还有我那些子嗣,为什么连一个有修炼天赋的人都没有,这其中的原因你难道还察觉不到吗?”

    姜文元的脸上此时已经是一片狰狞之色:“这么多年来,我姜氏一脉的人甚至就连自家的秘传功法都修炼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吕家的人在修炼我姜氏一脉的《九龙皇极功》!

    吕家的人想要我姜家安乐一辈子,哪有那么容易?祁伯,我永远都忘不了昔日我父亲临死之前对我说的话:莫要忘了,我姜家,乃天定皇族!

    昔日我姜家太祖皇帝降世时雷雨交加,有九龙盘于虚空,传下九龙皇极功后飞天而去。

    待得太祖成年之后便横扫八荒六合,终结了中原之地数个小国战乱的局面,这才有了现在的大齐盛世!

    我姜氏一脉,本来就应该是这天下共主,天生皇族!”

    祁伯对着姜文元单膝跪地一礼道:“昔日若是没有王爷出手相救,老头子现在早就已经是冢中枯骨了。

    这辈子老头子我已经别无所求,只愿为王爷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随着祁伯的话出口,周围也是响起了一个个声音:“愿为王爷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姜文元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无声的笑容来,这些,便是他这个安乐王可以不再继续安乐的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