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百九十七章 送你一份大礼
    鬼王宗这些人落到如此地步,在鬼冥看来都是自己的错。

    是自己轻信了楚休,导致被其算计,这才落到现在这种下场了,所以他难辞其咎。

    在鬼王宗这些武者当中,鬼冥虽然年轻,但他却还是很有担当的,既然是自己做错了事,那便由他自己来解决,拼上自己的性命拉上楚休同归于尽,也算是给其他鬼王宗的人一个交代了!

    那化血神爪落下之时,瞬间鬼哭神嚎之声响起,变得异常凄厉恐怖。

    楚休的神色不变,他只是双手结印,在印法成型的那一瞬间,他周身气势变得沉稳无比,固若金汤,不动如山!

    临字诀,独孤印!

    昔日在面对天罪舵主的涅空神爪时,楚休便是动用这独孤印强行抵挡,这才接下了天罪舵主一招。

    现在这鬼冥的化血神爪虽然恐怖,但跟昔日天罪舵主的涅空神爪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当然差距最大的便是实力了,天人合一境界和五气朝元境虽然只差了一个小境界,但实力却是天差地别。

    五气朝元境在整个江湖上算是高手,而天人合一则是被称之为是大高手,宗师之下最强的存在。

    无边的鬼气与血气轰然爆发,轰在的独孤印之上,顿时剧烈的罡气爆响传来。

    雄浑的罡气宛若凝聚成巨山一般拦在鬼冥的身前,化血神爪的力量不断侵蚀着那巨山,但却永远都见不到根底!

    “去死!”

    鬼冥厉喝一声,周身鬼气血气猛然间爆发而出,他的化血神爪之上也是血芒大盛,最终探到了楚休的身前,只听一声轻响,印法碎裂!

    但这最后一击也是同样把鬼冥的力量耗尽,他右手之上血气消散,距离楚休不到三尺,但却最终轰然一声,带着不甘之色倒在了地上。

    楚休长出了一口气,五气朝元境的高手拼死一击不是那么好抵挡的,他的独孤印全力出手,这才将对方耗死。

    看了一眼周围,楚休冷冷的吐出了一个字来:“杀!”

    话音落下,楚休的手下纷纷向着那些鬼王宗的武者冲杀上去,将其压制绞杀。

    其实鬼王宗的这些武者论及实力是要比楚休手下这些人强的。

    但之前鬼王宗那些武者便已经跟剑王城的人血战一场了,虽然将对方击杀,但自身也是力竭的力竭,重伤的重伤。

    而现在鬼手王又引动了他们体内五行之力的混乱,导致他们经脉内力混乱逆流,更是伤上加伤,实力已经低到了极致。

    而且在楚休将鬼冥斩杀之后,这些鬼王宗的武者士气也是低迷到了极点,充满了绝望,根本就提不起斗志来,被楚休手下的轻易便给斩杀,根本就没有损伤多少人。

    遍地的尸体当中,楚休走到鬼冥的尸体前,从他身上摸出了几样东西来。

    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鬼王宗的功法,还有几样是鬼王宗传承下来的异宝,倒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唯一有些例外的则是两样东西,一样是一个已经打开的秘匣,里面有着两部用不知名的兽皮所书写的功法,上面的文字楚休却是眼熟的很,这让他眼中不禁露出了诧异之色,随后便转为了喜色。

    而另外一样东西则是一个铁块,准确的来说好像是一块令牌之类东西的碎片,只有半个巴掌大小,通体成漆黑之色,上面还有一些符文和花纹,不过楚休却是一个都不认得。

    而且这只有半个巴掌大的铁块重量却是足有十多斤,楚休也看不出这到底是什么材质的,总之应该是十分坚固,起码以楚休现在的力量能够捏碎金铁,但却连在这铁块之上留下一丝痕迹都办不到。

    将这两样东西收入怀中,其余的东西楚休并没有动。

    鬼王宗这些余孽的手中还是有不少好东西在的,不过跟他拿到的这两样东西比,但对于楚休的帮助却没有多少。

    全拿走了楚休肯定会引人注意的,所以还不如把这些东西全都上交到总部去,到时候无论是剑王城那边还是鬼王宗的余孽想要什么东西,直接去找刑堂总部就好了,跟他楚休可没有一文钱的关系。

    至于少了两样东西嘛,在场的人可都是楚休的心腹,外人都已经死绝了,谁会说出去?

    想到这里,楚休忽然回头一看,也不对,这里可也是有一个外人在的。

    楚休带着一抹笑意走到杨陵身前,笑呵呵道:“杨兄,鬼王宗这些余孽都已经被剿灭了,关西之地也少了一件麻烦事,不过我看你好像有些不太高兴啊。”

    杨陵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自己就要被杀人灭口了,他高兴的起来嘛。

    勾结鬼王宗,残杀同僚,布局陷害剑王城。这些事情加起来,每样都足以让楚休死一百次了,而这些偏偏他都看见了,此时他就算是求楚休不要杀他了,自己愿意臣服楚休,绝对不把这些事情说出去,楚休会信吗?换成他,他都不相信!

    不过到了这个时刻,破口大骂没用,求饶也是没用,杨陵已经是彻底心如死灰了,在这里等死便好了。

    但这时楚休却是忽然道:“杨兄,你也别做出这幅视死如归的模样,谁说我要杀你了?我楚休像是那么凶残的人?动辄便要杀人?”

    杨陵还没有说话,站在楚休身后的唐牙却是点了点头,然后立刻被鬼手王瞪了一眼。

    此时的杨陵也已经顾不得楚休说什么了,他只听到了楚休说不杀他这句话,他不禁颤声道:“你说什么?楚大人你当真不杀我?”

    楚休淡淡道:“不光不杀你,我还要送你一份大礼。

    你当了魏九端义子这么长时间,却是连个巡察使的位置都没混上,怕是很不甘心吧?

    眼下卫寒山死了,他那个商州府巡察使的位置,你又没有兴趣?”

    杨陵闻言眼中顿时便露出了一抹不敢置信的神色。

    巡察使的位置他当然有兴趣,甚至说已经到了渴望的地步。

    他鞍前马后的伺候了魏九端这么多年,还不是为了权势嘛,可惜魏九端却是一直都不肯给他这个权势。

    上次魏九端还说等他退休之后便扶他上位,还让楚休辅佐他,对于魏九端的承诺,杨陵不知道是真还是假,但让楚休来辅佐他,那就纯粹是痴人说梦了。

    就看现在楚休这幅胆大包天,手段狠辣的模样,这位是那种能屈居于人下的主儿?

    而且方才楚休可是直呼魏九端的名字,语气当中连一点恭敬的意思都没有,从这点便能够看出楚休的态度来了。

    只不过杨陵不明白,为何楚休不杀他,甚至还要把这个巡察使的位置给自己?

    要知道一个巡察使掌管着两个州府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只要你有本事便可以了。

    沉默了半晌之后,杨陵这才问道:“为什么是我?卫寒山死了,你却灭了鬼王宗立下大功,商州府你来管理也是可以的。”

    楚休淡淡道:“当然是为了低调,还有就是为了不去招惹你那个刻薄寡恩的义父。

    我初来乍到,虽然实力和势力都有,但手握两个州府却还是容易被人所眼红针对,我不怕他们,但却不想惹麻烦。

    还有你那位义父是什么性格你应该知道,为人多疑的很,我能给他的好处当然是越多越好,但他却是舍不得给我丝毫的权力。

    以前卫寒山手中握着两个州府时给他的好处可也不少,结果他到了最后却也是对卫寒山心中生疑,没少敲打他,最后更是利用卫寒山告状一事,将其手下的辰州府给剥夺了下来。

    卫寒山跟了他可是有数年了,结果落得这么一个下场,我可没感觉自己在魏九端心中的地位要比卫寒山来的高,所以这商州府我不能拿,应该说我不能直接拿。”

    杨陵苦笑了一声道:“我明白楚大人你的意思了,我需要做什么?”

    楚休拍了一下手道:“聪明!我楚休也最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商州府我可以给你,但却也必须要在我的间接掌控中才行,正好你也看到了我这么多的秘密,公平起见,我也应该有你身上的秘密才行。”

    杨陵一愣道:“楚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楚休没有回答他,只是道:“把你的兵器给我。”

    杨陵愣了愣,但还是把他手中一柄较为普通的四转宝兵长剑给了楚休。

    抽出长剑,楚休将剑柄塞到了杨陵的手中,指着地面上那些剑王城武者的尸体道:“随便找一具尸体,在上面留下剑痕。

    你是关中刑堂的江湖捕头,应该知道在哪里留下剑痕明显。”

    手中拎着剑,杨陵顿时便明白了楚休说的秘密是什么意思了,楚休这是要留下一个随时可以拿捏他的把柄!一个要命的把柄!

    刺下这一剑,那就代表着他要永远臣服于楚休,否则哪怕他跟楚休翻脸,楚休也随时可以拿这件事情说事,说是他勾结鬼王宗陷害的剑王城。

    不过若是不刺,那后果是什么,可是很显而易见的。

    所以杨陵只能带着无奈的苦笑,拎着剑向着一名剑王城武者的尸体走去,一剑刺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