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救星和杀星
    看着被围在中央的剑王城众人,鬼冥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快意的神色来。

    被追杀了这么长时间,差点他们鬼王宗这一支脉的人就要团灭,眼下终于到了报仇的时候了。

    鬼冥看着顾江流冷笑道:“别想那么多了,反正你们都已经是要死的人了,现在想着谁背叛了你们,有用吗?

    顾江流,昔日你们剑王城卑鄙无耻,正面交手不敌我便派高手暗中偷袭,简直比魔道都要无耻!

    现在一报还一报,如何,我吞血魔枪的滋味不好受吧?”

    顾江流皱了皱眉头,看着自己肋下的伤口并没有说话。

    鬼王宗既然敢在这里设下埋伏,那就证明他们有着绝对的底气,而且眼前这鬼冥也是有些不好惹。

    鬼王宗现在虽然彻底没落了,甚至连宗门总部都没有,只有几个分支在江湖上流窜着,但鬼王宗毕竟是昔日的魔道大派,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这鬼冥便是鬼王宗现在这个分支当中最为出色的弟子,幼年时便被鬼王宗的长老收为亲传弟子,三十多岁便已经达到了五气朝元境,并且还被赐予了鬼王宗的秘宝吞血魔枪。

    当初跟鬼冥一战时他们是围攻,感觉拿不下对方,这才有人找来一名距离交战之地最近的剑王城长老来,暗中出手偷袭。

    不过就算是如此,剑王城的人也只是勉强把对方给重伤而已,仍旧被对方带着人逃了出来。

    眼下面对全盛时期的鬼冥,自己还被对方偷袭受伤,顾江流心中也是没底,此时他倒是有些后悔了,后悔没有等楚休过来。

    如果等着楚休来的话,他麾下可是足有数百人,到时候一拥而上,哪怕鬼王宗的人再强也只能暂时避退。

    顾江流沉声道:“鬼冥,杀了我对你没有丝毫的好处,我乃是战剑堂的剑术教头,我带来的这些人也都是战剑堂的精英。

    你应该知道,眼下出手追杀你们只是由我战剑堂来的,你若是杀了我,此事必将惊动整个剑王城,到时候你们鬼王宗不光是你这个分支,还有其他分支都将面对无穷无尽的追杀!

    相反你今天若是放了我,等你们逃出关中之后,我们也追不上你,大家相安无事,你看如何?”

    鬼冥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道:“果然,你们这帮正道宗出身的家伙就是如此的虚伪。

    昔日你趁人之危,带着人将我追杀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时,你怎么不说放过我一次?

    我鬼王宗已经成了这般模样了,谁都敢来踩一脚,既然是这样,那索性就破罐破摔又如何?

    你们剑王城若是有底气,那便来追杀我们吧,哪怕我鬼王宗因此而彻底覆灭,也要让你剑王城崩掉一颗牙,让你剑王城元气大伤!”

    说完之后,鬼冥直接厉喝道:“给我上!”

    话音落下,一众鬼王宗的弟子立刻跟着鬼冥对着剑王城的人冲杀了上来。

    看到这一幕的顾江流顿时暗道一声不好,自己这段时间的追杀怕是要把对方给逼疯了,现在这鬼冥压根就不管其他了,只是想要杀他报仇。

    顾江流咬了咬牙,压制住自己体内的伤势,手中的炎河剑倒卷而出,赤红色的灼热罡气化作滔滔炎河,带着大气磅礴的剑势迎着鬼冥而去!

    他还有一线生机!

    之前卫寒山已经让人去通知林开云来了,他手下还有两名剑王城的弟子。

    同样杨陵也去通知楚休前来一起绞杀这些鬼王宗的余孽。

    虽然到时候楚休的插手很可能会变成整个关中刑堂的插手,不过起码他们的命还是可以保住的。

    所以现在顾江流便只能拖,拖到楚休前来援手!

    但等到真正交战时,顾江流才感觉到压力。

    别说现在他是重伤的状态,哪怕是他全盛时期都不是这鬼冥的对手!

    鬼王宗的武道以奇诡邪异出名,但这鬼冥的战斗方式却是大开大合。

    他手中的吞血魔枪横扫突刺,哪怕是被罡气扫中都能轰碎顾江流的剑势,想要吞噬他的血肉。

    此时手持吞血魔枪的鬼冥更好像是传说中的鬼域魔神一般,恐怖无比。

    而且鬼冥擅长的也不光是近战杀法,还有他们鬼王宗传承下来的一些秘术。

    这些秘术大多数都是邪异无比,有着扰乱人精神的作用的,就比如那阴鬼秘术一般。

    出手之间凶狠暴烈,外加各种奇诡无比的秘术,十余招过去顾江流便已经处于下风,甚至他身上还被吞血魔枪划过了两个伤口,大股的气血都被吞血魔枪吸收,使得枪尖之上那抹艳红色显得瑰丽无比。

    对方越打越强,自己却是越打越弱,顾江流已经是有些绝望了。

    他咬了咬牙,直接一口精血喷出,附着在他手中的炎河剑之上,一瞬间那长剑之上竟然燃烧起了熊熊的烈焰!

    这些精血与其留着被鬼冥的吞血魔枪所吞噬,还不如他主动放出来燃烧,换取最大的威能。

    一剑斩出,瞬息之间顾江流眼前好似出现了一片浩浩荡荡的炎河一般,带着汹涌的剑气和灼热的气息!

    顾江流的身形变得飘渺虚无,此时在鬼冥等人的眼中,顾江流自身正在极致升华着,等到他这一剑彻底落下时,他们看到的好像已经不是顾江流了,而是他身后的模糊朦胧的神影,对烈日朝拜!

    烈日阳神剑!

    这式剑诀乃是他们战剑堂的前辈观摩西漠一个小族所创造出来的。

    那小族的势力很弱,整个小族上万人都找不出一个五气朝元境的武者来。

    但这个小族却有一门极其神异的祭祀秘法,那就是朝拜太阳,换取自身力量。

    对于他们来说,那天空中的昊阳烈日也是有生命存在的,被他们视作为神明。

    每到一年中烈日最为强盛之时,他们便会选择以所有族人的鲜血为祭品,将其以秘法点燃,让年轻的族人身处其中,感受昊阳烈日的照耀下来的力量,体验神恩。

    当初剑王城那位前辈有感,便直接以自身鲜血为引,点燃昊阳烈日之力,化身为神,斩出这惊艳的一剑。

    剑王城的武者除了自身的剑谁也不会朝拜,他们也不认为这世间有神,烈日阳神剑一出,剑者自己便是自己的神!

    烈日阳神剑施展而出,这毕竟是顾江流燃烧精血搏命的招式,外加那剑中的烈日昊阳之力本来就对阴邪无比的鬼王宗功法有着一定的克制作用,所以鬼冥也只得暂时避退,手中的吞血魔枪爆发出一缕刺目的血芒,想要拦住这一剑,与此同时,他身后阴鬼之力爆发而出,不过却不是攻击,而是化作阴沉的鬼雾来抵消那那股烈日昊阳之力。

    而此时看到顾江流开始搏命,同样跟鬼王宗那帮人战在一起的卫寒山眼中却是露出了一抹异色来。

    此时的卫寒山也是很凄惨的,他被两名鬼王宗的三花聚顶境武者围攻,已经受了不轻的伤势。

    要知道卫寒山可是楚休点名要杀的人,鬼王宗也还算是守信用,直接派了两名三花聚顶境的武者来盯着卫寒山杀,不一会的功夫卫寒山便已经重伤了。

    这一次卫寒山算是知道什么叫做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他本来想坑楚休一次,没想到楚休没坑来,自己怕是要折在这里了。

    鬼王宗的人跟剑王城有着生死大仇,但跟他卫寒山可没有这么的大的仇怨,卫寒山也是一样不想在这里等死,所以此时看到鬼冥被顾江流给击退,卫寒山直接虚晃一招,周身罡气轰然爆发,向着外面逃去。

    卫寒山这么一动,顿时让鬼王宗的人有些愕然,他们也没想到卫寒山竟然会在这种时刻抛弃其他人自己逃命。

    而剑王城的人也没想到卫寒山竟然会干出这种事情来,纷纷对其怒目而视,不过却没有任何办法。

    就在鬼王宗的人思虑着自己到底是追还是不追时,山庄废墟外几十名武者陆续走进来,其中实力最弱的也有先天境界,赫然是楚休杨陵等人,带的都是楚休麾下的精锐。

    看到楚休前来,正在拼命顾江流顿时松了一口气。

    虽然他之前恼怒楚休对他的不敬,甚至还敢威胁他,不过此时看到楚休前来救援,他也是不禁生出了一股劫后余生的感觉。

    卫寒山此时的心情差不多也是跟顾江流一样,虽然双方之前是敌人,但在这种时候,楚休这个敌人可是能保命的。

    只不过无论是卫寒山还是顾江流,他们都没注意到对面鬼王宗的众人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顾江流冲着楚休大喊道:“你们的动作为何这么慢,怎么现在才来?别耽搁时间,立刻将鬼王宗的人给我包围起来,不要放跑一人!”

    卫寒山也是对楚休道:“既然来了那就别耽搁了,暂时放下恩怨,先对鬼王宗的人动手,对了,你那里有没有疗伤丹药,给我一些,鬼王宗这帮邪魔外道下手还当真是狠。”

    看着眼前的卫寒山,楚休的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道:“伤药?我这里有比伤药更管用的东西。”

    卫寒山下意识的问道:“什么东西?”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楚休手中的红袖刀便已经出鞘,狰狞绯红的血炼神罡爆发而出,刀光席卷,杀机骤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