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百六十四章 靠实力说话(最后一更)
    卫寒山跟江家的关系并不如何密切,在知道江家被楚休所灭后,卫寒山如此气愤只是因为楚休影响了他的利益。

    江家可是答应过要把一部分的生意挪到商州府来,那样他也是能够得到一部分的孝敬,结果现在江家却是被楚休给灭了,他那部分孝敬管谁要去?

    而且楚休这种行事方式简直就是坏了规矩。

    关中之地的一些宗门或者是世家暗地里干一些走私之类违禁但却又暴利的生意都是很正常的,只要不闹的太大了,基本上也没人会去管。

    但同样这些宗门世家也会交给上面的巡察使一些孝敬,让他们网开一面或者是当作没看到自己所作所为,这些都是关中刑堂暗地里的一些默契的潜规则。

    而现在楚休如此霸道的行事则是打破了这种潜规则,虽然现在楚休只是在他自己的地盘上这般做,但他代表的却是关中刑堂,他如此做,牵连的可不仅仅只是他一个人!

    “简直胡闹!”

    卫寒山冷哼了一声,立刻叫上人,换上关中刑堂的衣服前往建州府。

    这些暗地里的潜规则不是关中刑堂上面制定的,但却是他们这些巡察使跟当地这些武林势力多方妥协让步之后这才得到的利益,整个关中刑堂是否这样不知道,反正他们关西之地就是这么干的。

    眼下楚休这个什么都不懂的新人坏的这些潜规则,难保不会让卫寒山等其他巡察使被下面的江湖宗门所敌视,到时候这钱可就不好收了。

    ……………………………………

    建州府内,楚休正的亲自带着人来区分从江家拿到的那些宝物和资源。

    这些东西虽然一式三份,但却不能随意的分配,自然先要紧着自己的利益来。

    所以楚休都事先挑选一番,让人以后按照自己的标准分类,然后才率先挑选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就在这时,杜广仲忽然走进来道:“大人,商州府巡察使卫寒山来了。”

    楚休一皱眉道:“他来干什么?”

    楚休可是没忘记当初在关西刑堂分部时,卫寒山对他的那种态度,那可算不得友好。

    杜广仲苦笑道:“卫大人的心情好像有些不好,属下也不敢多问。”

    “那就去见见吧。”楚休淡淡道。

    卫寒山突然来这里,楚休大约能猜到对方是什么意思。

    除了自己覆灭江家这件事情,还有什么事情能够引起对方的注意?

    当楚休来到议事厅内时,卫寒山已经一脸阴沉之色的坐在那里等着,看到楚休走进来,卫寒山当即便冷哼了一声道:“楚休,你到是好大的胆子!

    刚刚接任巡察使没几天便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竟然敢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便灭了江家这么一个传承悠久的世家,你还有没有把关中刑堂的规矩放在眼中?”

    楚休神色淡然的坐下,喝了一口茶,这才竖起了两根手指淡淡道:“第一,灭江家我是有证据的,我楚休做事一向有理有据,没有证据我又怎么会动手?“

    “第二。”楚休抬起头,眼中露出了一丝冷意道:“你又算是什么东西,我大不大胆是你有资格管的?别忘了你我同样都是巡察使,你想要管闲事那可管不到我的头上来!”

    一听楚休这话,卫寒山的面色顿时变的阴沉到了极致。

    楚休跟他的确都是巡察使,但眼下楚休只有外罡,而他却已经是凝练了顶上三花的高手了。

    对方如此挑衅,卫寒山直接便冷笑了一声道:“我算什么东西?好好好,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究竟是谁!

    别以为靠着楚大侠的举荐加入了关中刑堂,成为了巡察使便可以跟我等关西的巡察使平起平坐,无论是在关中刑堂内还是关中刑堂外,都是要看实力的!”

    话音落下,卫寒山手中一柄狭长纤细的银白色长刀浮现,森然的寒气缭绕在刀锋之上,一刀斩出,冰寒的罡气宛若银色匹练一般,向着楚休轰然斩来!

    楚休后发先至,红袖刀上血炼神罡暴涨,猩红的刀罡跟卫寒山那一刀相撞,顿时发出了一声罡气爆响来,两人的刀罡都寂灭在了半空中,竟然是一个平分秋色的局面。

    卫寒山的眼中顿时露出了一抹惊讶之色,方才他那一刀他并没有动用全力,毕竟大家都是巡察使,他可以去教训楚休,但却不可能当众杀了楚休。

    但就算是如此他也要比楚休强上一个大境界,结果这楚休的罡气竟然当真如此恐怖,那股蕴含着惊人血气与煞气的罡气居然能够轻易挡下他的刀罡。

    卫寒山冷哼一声,刀势一转,无尽的森冷寒气凝聚在他的刀锋之上,罡气绵延足有数丈长,论及积累,他毕竟是精气神合一,凝聚了顶上三花级别的强者,力量上要远超楚休。

    刀势宛若烈风般呼啸斩落,所过之处,那股森寒的寒气竟然将地面都凝聚出了一层寒冰来。

    楚休手中的红袖刀上已经凝聚出了丝丝的黑雾缭绕,阿鼻道三刀的力量施展而出,轰然斩落,那股阴邪的寒意可是要比卫寒山那寒冰罡气都要强大。

    无间地狱盛开,阿鼻道三刀的力量就算是让卫寒山都不禁心中惊骇。

    他在关中刑堂当巡察使也有好几年了,各种魔道凶徒他也都接触过,对于魔道功法也算是比较了解的。

    但是无论是那个魔道凶徒的功法都不如楚休这一刀来的邪异与……恐怖!

    轰碎一声罡气爆响,阿鼻道三刀直接将卫寒山这一刀所击溃,那股力量甚至是让卫寒山都心有余悸。

    而此时楚休却仍旧没有停手,反而他刀身之上的黑气又浓郁了一些,他竟然是准备爆发出阿鼻道三刀的第二刀来!

    就像卫寒山之前所说的那般,无论是在关中刑堂内还是在关中刑堂外,身为武者,大家都是要看实力的。

    楚休虽然跟卫寒山同是关西巡察使,但显然卫寒山等人却从来都没有把楚休当成跟自己同一个级别的存在。

    今天这件事情若是换成其他人,卫寒山敢直接上门训斥楚休?那根本就是在挑衅,他只会派人来探听一下对方的态度和风声,而不会像现在这般盛气凌人。

    所以这一次楚休可是没有丝毫留手的意思,你不是要看实力吗?那好,今天我便给你看看我的实力!

    感受到楚休那刀身上所蕴含的力量,卫寒山的眼中也是露出了一丝狠色来。

    这一次他本来只是打算教训教训这楚休的,但没想到对方的态度竟然如此强势,并且实力也有些超乎他的想象,只是外罡境便可以跟他拼到这种程度,也果真不愧是踏入过龙虎榜的人物。

    只不过外罡毕竟是外罡,一个大境界的差距并不是那么容易弥补的。

    卫寒山握住自己手中的长刀,他全身的罡气都凝聚在长刀之上,森寒的罡气竟然有着十分奇异的变化,凝聚成了冰晶,仿佛雪花一般在他长刀周围盘旋着。

    昔日卫寒山曾经远赴极北雪山,观摩雪崩的场面领悟武道真意,还曾经跟极北飘雪城的武者切磋过,最终创造出了这一式‘冰离斩’来,作为他的底牌。

    除非是面对极其难缠的对手,否则卫寒山是轻易不会动用这一招的。

    寒冰真气凝聚在一处的冲击力宛如雪崩一般,威力的确强大,但对于自身反噬也是足够大,所以他不会经常动用。

    但眼下面对楚休,他都已经被一名外罡境的武者逼到这种程度上了,再不动用底牌他可能当真要在楚休的手中吃亏。

    就在这两者都准备爆发出自己最强的一击时,一个身影却是冲到二人身前,罡气宛若清风般飘散,冲淡了二人之间那股凝重的气势。

    忽然出现的这人乃是麟州府巡察使姜涛然,也是紧挨着楚休的一位巡察使。

    此时姜涛然两边拱了拱手,笑呵呵道:“二位,大家都是同僚,有什么事情想不开非要动手呢?

    关中刑堂自家人内斗,看热闹的却是外人,还请二位先冷静一下。”

    看到姜涛然出面,楚休和卫寒山都知道这一次打不起来了,便都冷哼了一声,收起了自己的兵器。

    只不过楚休却是看着姜涛然那笑眯眯的脸,眼中露出了一抹深意来。

    这位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麟州府的中心麟州城距离建州城也不远,对方也应该早就来了才对。

    结果他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等到自己跟卫寒山战至关键时刻才出手当这个和事佬,显然是也有着自己的小心思在的。

    如果楚休没有展露出自己的实力来,那估计要等到自己被重伤之后,这姜涛然才会出手当这个和事佬的,不让事情闹大,顺便还能收获自己的感激。

    卫寒山看着楚休,冷声道:“楚休,你胡作非为,坏了关中刑堂的规矩,这件事情绝对不算完!

    此事我会禀明魏大人,让他来处理,继续让你这种人担当巡察使,我关西刑堂分部的名声都要被败你光了!”

    说完之后,卫寒山便直接冷哼一声,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