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杀道与霸道
    上一任巡察使方正元给众人的印象实在是有些太过深刻了,外加楚休乃是由楚源升举荐来的原因,伍思平等人也跟杜广仲一样,以为楚休也应该是方正元那样的人。

    不过现在一听楚休这话,貌似是他们想错了?这楚休可以容忍他们截留税收这件事情?

    伍思平大笑道:“楚大人怎么不早说?弄得我们紧张了这么长时间。”

    这种事情没法去试探,他们也不敢去试探,万一楚休真是方正元那种人,他们岂不是是自露马脚?

    但现在楚休既然自己都把态度说出来了,伍思平三人也都是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此时楚休却是一直都在盯着大笑着的伍思平,淡淡道:“很好笑吗?”

    伍思平收敛笑容,皱眉道:“楚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方才楚休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不过伍思平却依旧对楚休没什么敬畏之感。

    同样是外罡境,他早年间也是行走江湖,凶威赫赫的独行大盗,被收服进关中刑堂之后也是在这建州巡察使堂口内混的最好的一个江湖捕头,他可不认为自己要比楚休差,硬要说差,只能说是差一个运气而已。

    当然如果现在伍思平收到了他好友传来的那个关于楚休详细信息的信件,那估计他的态度可能就要换一个了,只可惜现在却是已经晚了。

    楚休看着你伍思平冷然道:“什么意思?意思很简单,我可以容忍你截留那些税收,但我却容忍不了你对我的不敬!

    这里是关中刑堂,不是以前你可以肆意妄为的江湖。

    在关中刑堂呆了这么多年,你连上下尊卑都没有学会吗?”

    话音落下,还没等伍思平说些什么,方才那被楚休把玩在手中的红袖刀已经出鞘,瞬息之间,一丈多长的血炼神罡轰然斩出,这一刀带着璀璨的绯红闪耀在议事厅当中,狰狞的杀机与血煞之气冲着伍思平斩来,让刘成礼和秦方下意识的便开始闪躲,几人都是用惊骇的目光看着楚休。

    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楚休出手,但谁也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的实力竟然强到了这般程度,如此强大的罡气他们认不出来,但这血炼神罡上那股浓重的威压他们却是能够察觉出来,这一刀的威能换成他们任何一个人来接,那可都是十分费力的。

    伍思平的实力要比在场的三个人都强,毕竟昔日他也是能够力敌数名同阶关中刑堂武者的独行大盗,最后关中刑堂甚至是出动了一位凝聚了顶上三花的高手这才将其擒下了。

    血炼神罡袭来的确是让他有一股浓重至极的压力,不过他却是立刻一伸手,一柄冰蓝色的宝兵长刀出现在他的手中,长刀席卷,锋刃舞动,迅捷如风一般的刀罡狂涌,硬撼着楚休的血炼神罡,发出一声声的爆响来。

    伍思平所擅长的,也一样是快刀之术,其疾如风,爆裂如火。

    只可惜在楚休的血炼神罡之下,他那迅猛的刀势已经施展不出来了。

    楚休这一次出手的本就是为了立威而来的,他又怎么会给伍思平机会?

    在伍思平好不容易挡住了那血炼神罡的一瞬间,楚休的身形便已经动了,瞬息之间便出现在了伍思平的面前,双手结印,金色璀璨的罡气轰然爆发,临字诀,大金刚轮印!

    快慢九字诀当中,楚休还没有将其全部掌控,不过现在楚休能够熟练使用的便有四、五个了,其中这刚猛爆裂,威势最强的大金刚轮印也是楚休经常会使用的,现在更是接近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绽放着金色罡气的一印轰然落下,金刚镇世,诛邪降魔!

    佛门的慈悲楚休没有,但这金刚之怒楚休却是已经颇有领悟,在那佛宗的印法当中,竟然还蕴藏着一股暴虐的毁灭气息!

    轰然一声巨响,罡气爆碎,其中还夹杂着兵器的残片,楚休全力出手的一记大金刚轮印直接便轰碎了伍思平的手中的长刀,更是将他整个人都直接轰飞,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楚休踏步而来,毫不犹豫的又是一掌落下,天绝地灭大紫阳手施展而出,强大的掌力带着邪异无比的紫阳魔焰轰入伍思平的体内,那股灼热的力量又让他一口鲜血喷出。

    三次出手,每一次都是刚猛爆裂无比,仿若碾压一般的态势,将楚休衬托得如神似魔,恐怖无比。

    伍思平此时已经顾不得惊骇了,他只想保命!

    硬接一记大金刚轮印已经让他内腑受创,天绝地灭大紫阳手的紫阳魔焰还在不断灼烧着他的经脉,再不逃离,他必将死在楚休的手中!

    伍思平双手结印,一口精血喷撒而出,罡气外放,竟然融合鲜血凝聚出了一柄接进一丈长的巨刃,带着呼啸的劲风向着楚休斩来!

    劈风斩!

    自身为刀,精血罡气为锋刃,伍思平手中没有刀,但这一刀的威能却是要比他之前手中持刀时还要恐怖。

    而且这一刀斩出之后,伍思平的身形没有丝毫的停留,直接向着大门的方向逃离。

    红袖刀被楚休握在了手中,一缕缕黑色的雾气缠绕在了刀身上,也缭绕在楚休的眼中。

    阿鼻魔刀,地狱门开!

    带着无间地狱那恐怖恨意杀机一刀轰然落下,伍思平那看似威能强大的劈风斩却是脆弱无比,直接就被轰碎。

    正在伍思平感觉到那股邪异恐怖的力量时,不过还没等他回头,漆黑色的刀罡便已经划过了他的脖颈,瞬息之间身首分离,但诡异的是那伤口当中却是没有丝毫的鲜血流出。

    ‘咚!’

    一声轻响,伍思平的人头掉落在地上,瞬间让刘成礼和秦方的面色煞白一片。

    他们此时才知道楚休凭什么能够以外罡境的实力便成为巡察使了。

    楚源升的举荐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却是楚休有这份实力!

    建州城巡察使堂口当中,伍思平的实力几乎是最强的一个,战斗经验也是最为丰富的一个,但在面对楚休时却是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而且更重要的是楚休那肆无忌惮的态度也让他们胆寒。

    之前伍思平其实也是对杜广仲露出杀机了,不过伍思平却还没动手,而且他就算是动手,也只能是暗中算计,制造一些意外,怎么也不可能像这楚休一样,就在这巡察使堂口内,仿佛杀鸡一样的就宰了一名江湖捕头。

    现在伍思平已经死了,他们两个人呢?之前对楚休不敬的可还有他们两个,况且就算是没有这回事,楚休恐怕也要杀人灭口的!

    感觉到楚休的目光看来,刘成礼和秦方顿时一哆嗦,不过这时楚休却是掏出了一本账册来,淡淡道:“这是你们之前分赃账册,早就被你们烧掉了,这一本是杜捕头默写出来的。”

    刘成礼和秦方疑惑的看着楚休,不明白楚休是什么意思。

    结果这时候楚休手中罡气爆发,瞬息便将这账册给撕碎。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辈武者加入关中刑堂是为了什么?说是为了守护关中秩序,保卫一方平安,那未免有些太过虚伪了一些,大家所求的无非就是两点,权势和……利益!

    关中刑堂的俸禄太少,那便只能我们自己想办法,这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但是!”

    楚休的目光直视着二人,声音低沉,仿佛直接渗入两个人的心底一般:“但是,权势和利益只能是我给你们的,你们却不能背着我去偷,去抢!”

    刘成礼和秦方不是白痴,一听楚休这么说,他们顿时就明白了楚休的意思。

    选择臣服,权势和利益楚休可以给他们。

    当然除了这点他们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看看那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伍思平就知道了,这可是前车之鉴。

    所以刘成礼和秦方直接单膝跪地,沉声道:“见过大人!”

    这一个大礼他们拜的不是巡察使的身份,而是楚休本人,这也算是一种臣服,当然是在高压之下的臣服。

    当然无论他们是真心臣服还是在威胁之下被迫臣服,这都已经无所谓了,楚休要的只是结果,而不是过程。

    楚休淡淡道:“行了,都起来吧,四个人暗地里偷偷摸摸的截留了四成的税收还弄的紧张兮兮的,未免也有些太上不得台面了一些,放心,以后你们所能得到的,绝对要比现在更多。”

    就像方才楚休自己说的那样,他费尽心机加入关中刑堂当然不是为了守护什么关中秩序,守卫一方平安的,求财、求权,无非就只有这两样而已。

    有着巡察使这么一个也算坐镇一方的身份和权力,如果楚休只能玩出像截留税收这种低级的手段,那他也未免太过废物了一些。

    这时杜广仲看着那地上伍思平的尸体道:“大人,伍思平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处理?

    擅杀同僚在关中刑堂可是大忌,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这件事情也是很麻烦的。”

    楚休随意的一摆手道:“理由?人活着麻烦,死了就简单多了,伍思平捕头在追捕凶徒恶贼时意外被杀,因公殉职,这个理由够不够?

    你们都是老资格的江湖捕头了,伪造一个现场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