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猜忌
    PS:感谢书友阿卡肉夹、Agoodboy、夜亡者Seventee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平心而论,杜广仲对于楚源升还是相当尊敬的,只不过这个尊敬不是源于楚源升,而是源于楚源升的父亲,‘巨侠’楚狂歌。

    杜广仲刚刚加入关中刑堂时,楚狂歌还在位,那位楚巨侠的人格魅力的确很强,就算是杜广仲这种根本就没跟楚狂歌有过接触的小捕快都对其心生敬仰,在他心中,那时候的关中刑堂才是最巅峰时期的关中刑堂。

    现在楚狂歌死了,他的遗泽到了楚源升的身上,杜广仲仍旧对其尊敬,但却到不了楚狂歌那种程度。

    就比如说现在楚源升让他听命于楚休,杜广仲或许会答应,但是否去执行,那就是一个未知数了。

    原本楚源升还以为楚休是有事情求他,结果楚休只是跟杜广仲吃了一顿饭便直接离去了,就连杜广仲都不明白楚休到底是什么意思。

    只不过楚休却知道,他带着杜广仲在关中城里的这一番作为,肯定会有人传给伍思平的。

    对方怎么说也是在整个关中刑堂厮混了十多年的老人了,人脉关系肯定是有一些的。

    楚休想的不错,等到楚休跟杜广仲离开关中城之后,立刻便有一名中年武者将楚休和杜广仲在城内所做的事情写下来,传到巡察使堂口那里。

    这人乃是昔日也跟伍思平一样,都是江湖大盗出身。

    只不过伍思平乃是被关中刑堂抓住后被迫投降的,而他却是因伍思平一事有了启发,选择主动加入关中刑堂来洗白,所以二人自然也就成了好友。

    他的天赋实力要比伍思平好一些,所以直接被辑刑司选中,加入了辑刑司当中,而伍思平则是从普通的小捕快做起。

    两个人的关系还算是不错,每次伍思平来关中城时两个人都会聚一聚,所以这种利用手中的职权传一下消息这种简单的事情,他也没有拒绝。

    对于伍思平那里的情况,他知道,他这个朋友性格桀骜,野心大的很,之前那位已经到了三花聚顶之境的巡察使都没能镇住对方,更别说现在这位外罡境的巡察使了。

    只不过关于楚休的消息他也碰巧在听其他人聊天的时候知道了。

    龙虎榜虽然传遍了整个江湖,不过对于他们这种已经不再年轻的武者来说其实是不怎么关注的,而且楚休在龙虎榜上也不是名气最大的那几个,所以在刚得知楚休的身份时他也是一愣,没想到对方的来头竟然还不小,竟然是龙虎榜上的俊杰,怪不得对方刚刚加入刑堂便可以担任巡察使。

    伍思平估计还不知道楚休的身份,所以他也想要劝伍思平小心一些,千万不要把楚休当成是寻常年轻的外罡境武者来看待,对方也并不是光凭楚源升的关系这才坐到现在这个位置上的。

    所以他又写了一个消息,准备传给伍思平,但没想到传信阵法上的阵纹闪烁了一下却猛然间熄灭。

    “坏掉了?”这名武者一皱眉,不过也没太担心,只是把那封写有楚休真正身份的信收了起来,出去找关中刑堂内的阵法师来维修。

    传信阵法这种东西经常会用,所以也算不得什么大事,找阵法师来维修就好了,只是维修的时间有点长,几天都算是快的,慢的甚至要一个月。

    不过也没关系,反正关中刑堂内也不止有这么一个传信阵法。

    只不过只有这一座传信阵法才是他可以随便动用的,其他的他可不能碰,所以这封信暂时便传不到伍思平哪里了。

    此时关西之地,楚休麾下的巡察使堂口内,伍思平拿到关中城传来的消息,顿时面色阴沉,把刘有成还有秦方二人找来,将消息扔到他们面前,冷哼道:“你们看吧,杜广仲那厮已经彻底投靠楚休了!

    楚休亲自去带他见的楚源升,估计便是以这点利诱他站在楚休这边,而那个白痴竟然还答应了!”

    刘有成和秦方也都是皱着眉头,这次他们倒是没有再怀疑了。

    他们跟杜广仲也都认识十多年了,知道杜广仲平日里最为敬仰的就是前代关中刑堂堂主‘巨侠’楚狂歌。

    现在如果楚休利用楚源升让杜广仲投靠,这也是很可能的。

    问题的关键是,杜广仲到底有没有把当初他们干的那些事情说出来?

    伍思平的神色一冷道:“管不了那么多了,那件事情捅出去,我们都要倒霉!”

    “那你想怎么办?”刘成礼问道。

    伍思平没有回答他,只是道:“别忘了,账本我们都烧了,当初那件事情没有证据在。”

    秦方阴沉着脸道:“是没证据,但杜广仲就是人证!账本上面所记录的东西他都知道,到时候一笔一笔的核对,想要查出来很轻松的。”

    武者的精神力强大,记忆力自然也是要比普通人好得多,硬生生背下来一个账本根本就不成问题。

    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做的,为了以防不测,直接把整个账本给背了下来。

    伍思平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杀机道:“物证被我们烧了,人证再被我们杀了,那岂不就是死无对证了?”

    “伍思平!你疯了不成?”

    刘成礼和秦方直接站了起来,眼中露出了惊骇之色。

    伍思平的意思很明显了,他竟然想要杀了杜广仲!

    关中刑堂有内斗,四大掌刑官之间便有竞争,而魏九端麾下这么多巡察使,自然也是有竞争的,争功劳,争资源等等。

    不过再怎么内斗,也是有一个限度,擅杀同僚,在关中可是大忌!

    哪怕就算是关中刑堂的江湖捕头犯了错,那也是要押到分堂或者是关中城总部去定罪后才能处置的,不能随便杀戮,更别说是豪无理由的便杀了一个同僚。

    伍思平抬起头,神色阴冷道:“我没疯!这只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而已。

    上任巡察使方正元是怎么死的,其中的底细你们难道不知道吗?

    杀人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都是江湖捕头出身,布置一个完美无缺的杀人现场很难吗?

    你们两个胆子小不敢做,那交给我来做就好了,我早就看杜广仲那老小子不顺眼了!”

    说完之后,伍思平便直接转身离去,后面刘成礼和秦方对视一眼,眼中也均是露出了无奈之色,伍思平他们是拦不住了。

    昔日伍思平乃是江湖大盗出身,大盗可是不是神偷,一个是靠技术,一个是靠暴力。

    江湖上大群的盗匪打劫是来往的商队,而伍思平这种独行大盗则是找机会杀人夺财,甚至如果有机会,灭门这种事情他也不是没干过。

    后期他被关中刑堂擒拿,凶性倒是收敛了不少,不过现在一看,这伍思平骨子里依旧是那个伍思平,疯狂而狠辣!

    回程的路上,杜广仲有些怅然若失,不是因为楚休,而是因为楚源升。

    他年轻时视楚狂歌为偶像,希望自己也能成为楚狂歌那样的人,甚至在他心中,楚巨侠根本就是神一样的人物。

    结果后来年纪渐涨,他也知道了,在这个充满了利益厮杀的江湖中,能出现一个楚狂歌就已经是天下大幸了。

    这位关中大侠楚源升虽然继承了楚狂歌的遗泽,但在杜广仲看来,有些太普通了,甚至普通到他根本就在楚源升的身上察觉不到楚狂歌的影子。

    楚休在他身旁道:“怎么,感觉楚源升没有继承楚巨侠的衣钵,你很失望?”

    杜广仲连忙道:“我哪里有失望的资格。”

    楚休淡淡道:“其实很正常,人都是不一样的,哪怕楚源升是楚巨侠的儿子也是如此。

    这个江湖上有很多人需要楚巨侠这样的人物,但却有更多的人不想再看到又出现了一个楚巨侠。

    如果楚源升很像他父亲的话,那他也活不到现在,哪怕是有关中刑堂的庇护也是如此。”

    杜广仲有些感概,不过还没等他感慨完,那边楚休便道:“杜捕头,其实你现在应该担心的是你自己,之前你跟伍思平三人只是有裂痕,但现在,你们之间恐怕就不只是裂痕了,应该快要决裂了。

    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约定,所以我也很好奇,你们决裂之后,伍思平会怎么对付你。”

    杜广仲的面色骤然一变,他猛然道:“你什么意思?”

    楚休笑了笑道:“杜捕头,想想你到了关中城之后所做的事情吧。”

    杜广仲一时茫然,他做了什么?他好像什么都没做啊。

    而且这一路上楚休也没并没有对他拉拢什么的,况且他都已经被伍思平等人误会是被楚休拉拢了,就算是楚休真的拉拢或者是威胁他,他都做好敷衍的准备了,但问题是楚休也一样什么都没说。

    看到杜广仲这般模样,楚休不禁摇摇头道:“杜捕头,你的为人可是有些太耿直了一些,耿直到我都不好意思算计了。

    你是什么都没做,但在伍思平等人的眼中,你可是做了不少东西。

    猜忌的种子一旦发芽,那可是会让人联想到许多画面的。”

    楚休的话音落下,杜广仲的面色顿时变得煞白一片。

    在同一个地方栽了两次跟头,杜广仲此时已经是欲哭无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