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百五十章 下马威
    之前伍思平等人看到楚休年轻,其实也并没有怎么在意。

    御气五重,其中内罡外罡是一重体验,三花聚顶和五气朝元是一种体验,到了天人合一又是一种体验,一个大境界当中包涵着三种体验和五个小境界。

    当武者踏入了三花聚顶境界时,体内的精气神合一,达到了极致,凝聚成顶上三花后寿元大增也可以延缓衰老。

    所以武者踏入三花聚顶之境时越年轻,以后的外貌便显得越年轻。

    有时候两名武者同样的年龄,同样的境界,但外貌上其中一个是青年,一个是中年,那就是因为两人踏入三花聚顶境界时的年龄不同了。

    所以刚见到楚休时,几人都下意识的认为楚休是踏入三花聚顶时很早,所以才显得年轻,结果等对方下马一靠近,感受到了楚休身上的气息,这厮哪里是什么早踏入了三花聚顶,他根本就还没到这个境界!

    他在总堂的那个好友只是告诉他新上任的巡察使乃是外人,可没告诉他新任的巡察使竟然只有外罡境的实力!

    这一发现让伍思平顿时感觉憋屈的很,甚至心中还有几分不甘和愤懑。

    刚刚杜广仲还在跟他说,就算是上代巡察使方正元死了刑堂也不会让他当巡察使的,因为他只有外罡境的修为。

    结果这话刚说完,上面便派来一位外罡境的武者来当巡察使,没有任何关中刑堂的经验,没有任何资历,就是因为对方乃是‘关中大侠’楚源升举荐进入刑堂的,对方便能一步成为巡察使?伍思平感觉很不公,也很不满。

    楚休看到伍思平四人的模样,他大约能猜到对方是怎么想的,楚休只是淡淡道:“诸位,有什么问题吗?”

    伍思平强压下心中的情绪,对着楚休一拱手道:“当然没问题,大人请进。”

    楚休跟伍思平进入议事厅内,直接坐在了主位上,拿出自己身上的手令交给了四人道:“在下楚休,从今日起便接任巡察使之位,这是关堂主和魏大人签下的手令,几位可以看看。”

    伍思平笑了笑道:“这东西还能有假?属下伍思平,参加大人。”

    说着,伍思平便站起身来,对着楚休一礼。

    其余三人也是站起身来,齐齐道:“属下杜广仲、刘成礼、秦方,参见大人!”

    楚休点点头道:“诸位不用客气,我也是初来乍到,还要靠几位老资格江湖捕头帮忙。”

    杜广仲等人对视一眼,这位新来的巡察使大人貌似很好说话,虽然年轻,但却并没有表现的那么盛气凌人。

    楚休沉声道:“不过也正因为我是初来乍到,所以对麾下巡查之地的资料有些不了解。

    据我所知巡察使主要便是负责日常巡察麾下属地的动静,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异常?”

    伍思平摇头道:“风平浪静,没有任何异常。”

    楚休闻言眼睛顿时一眯:“一个月的时间属地内没有巡察使坐镇,周围有几个城市还都是唯一商路周边,你告诉我这段时间一点异常都没有?”

    伍思平淡淡道:“没有就是没有,这应该是一件好事才对,大人难道还希望咱们的属地出事情不成?”

    杜广仲三人都是诧异的看着伍思平,方才说不会给新来的巡察使下马威的人可是你,结果现在伍思平却是跟这位楚休大人有些针锋相对的意思,这就让他们看不懂了。

    其实伍思平想的倒是很简单,新来的巡察使若是正常有着三花聚顶境界的修为,那他自然要低调一些,在暗中搞一些小动作还是可以的。

    结果对方竟然也只有外罡,这就让他有些不满了,同时自身的底气也是足了一些。

    在他看来,这位新来的巡察使就是一个关系户而已,靠着楚源升的推荐这才座上了这个位置,伍思平丝毫都不畏惧对方。

    楚源升在关中刑堂的地位虽然高,但也一样无法插手刑堂的具体事务,因为那样会坏了刑堂的规矩,引起刑堂内一些人的不满。

    以往楚源升往关中刑堂内安插人也就算了,大部分的时候他都是处于无意和好心。

    但安插完之后那些人若是在刑堂内受了什么委屈再去找楚源升出头,那样一来这关中刑堂到底是他楚源升的还是关思羽的?

    楚源升虽然人单纯了点,但起码基本的进退还是知道的,这种事情他一向都不会插手。

    抛开楚源升这层身份,伍思平可丝毫都不认为自己要比对方差。

    楚休看了伍思平半晌,扭过头对杜广仲等人道:“你们所管辖的地盘也是风平浪静?”

    三人犹豫了一下,然后都点了点头。

    他们四人有着共同的把柄都在对方的手里面握着,而且他们方才都已经达成协议了,现在自然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

    看到这一幕,楚休的眼中顿时露出了一抹寒芒来。

    作为上位者,手下的人太团结了其实不是什么好事,因为那样容易造成欺上瞒下的情况发生。

    昔日天罪舵主便因为楚休跟鬼手王等人走的太近所以出言挑拨分化他们之间的关系,可惜最后却是失败了。

    因为他的手段并不高明,而楚休和鬼手王这几个人也都不是白痴,没有点破这件事情,但在做事的时候也有着一定的距离感。

    现在倒也讽刺的很,楚休竟然遇到这种情况,只不过这次换他成了上位者,而且手下的人更狠,竟然当着他的面便敢联合起来,拆他的台,这关中刑堂的江湖捕头胆子都这么大?

    只不过此时的楚休倒也没有发作,他只是淡淡道:“风平浪静好啊,那证明我以后的工作可是会很轻松的。行了,你们都下去吧。”

    看到楚休这种态度,伍思平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笑意来,对着楚休拱拱手道:“那属下就告辞了。”

    这种场面他早就料到了,楚休的反应无非就三种,第一种是当场翻脸,但那样丢脸的是他自己,反正伍思平等人面子上的工作都做足了,你还想怎样?

    第二种则是拿身份压人,但也一样无用。

    他们都是关中刑堂的老人了,外罡境的江湖捕头不是那么好处置了,起码楚休没这个资格,必须要报备到关西刑堂分部那里,有着足够的证据才能对他出手。

    别说他们的态度找不出来毛病,就算是他们对楚休破口大骂,也一样是罪不至死的,顶天就是调离楚休的手下而已,反正他们该拿的东西他们都拿了,他们调离这里,到其他地方也一样是江湖捕头,而楚休则是会给魏九端留下一个无能的印象,连自己的手下都管不好。

    至于这最后一种嘛,那就是像现在这样,当成是什么都没发生过,忍下这一局了。

    出了巡察使堂口的大门,杜广仲低声道:“我们今天这般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伍思平冷笑道:“过分什么过分?我们只是让这位‘年轻的’巡察使大人认清楚一个现实而已,那就是这里究竟谁说了算!

    他不为难我们,属地内的事情我们帮他处理的妥妥当当,他就坐在那里等着功劳到手就行了。

    他若是真不知好歹,那我们也要让他灰头土脸一阵子,好让他知道,这关中刑堂水可是深着呢!

    今天这位巡察使大人的态度你们也都看到了,倒也不是白痴,知道忍下来,你们还担心什么?”

    杜广仲等人纷纷点头,感觉伍思平说的倒还有道理。

    只可惜他们却不了解楚休,正常的时候楚休的确是能忍,但忍字头上一把刀,他忍过之后,通常都只是为了要那把刀的力量更强,更加锋锐!

    入夜之后,楚休便直接在巡察使堂口里面住下,当然楚休去外面买一座大宅也是可以的,毕竟关中刑堂也没有要求像是掌刑官和巡察使都必须要住在分部和堂口内。

    一名值夜的凝血境捕带着楚休去了他的住处,并且把一些生活用的东西都给安排好,便要急匆匆的离去。

    换成平常,巡察使堂口新来了一位大人,他这种小捕快肯定是要趁着这个机会巴结一下的,但现在他却是不敢。

    整个巡察使堂口就这么大,来往的捕快都知道了,新来的这位大人竟然只有外罡境,而且还是外来人,没能镇住场子,反而是被伍思平大人联合起来给拿住了。

    虽然传闻当中这位大人在几位捕头面前吃了瘪,但也不是他这种小捕快能得罪的起的,所以他的态度还算是恭敬,只不过却不敢跟这位新的巡察使大人多说话,否则一旦被伍思平大人他们知道那还了得?

    他只是一名寻常的小捕快,此时已经打定主意了,两边都不得罪,也都不去巴结,大人物之间的斗争可不关他这种小人物的事。

    只不过有事情就是如此,怕什么便来什么,这小捕快刚想离去,便听见楚休在后面低声道:“先别着急走,我有些事情要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