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偷梁换柱
    自古以来便是正邪不两立,正道宗门占据着大义的名分,但却也有着不少的束缚和规矩在。

    而魔道武者倒是随心所欲逍遥自在,但却因为坏了规矩而被人人喊打。

    发展到了现在,就连武功这种东西也是分正道和魔道了,当然这点在楚休来看纯粹是扯淡。

    修炼正派武功的不一定是好人,修炼魔功的也不一定就是坏人。

    其实武道本来就是斗战杀伐之道,无论正道还是魔道,修炼到了最后都是用来杀人的,哪有什么好坏之分?

    当然这只是楚休的看法,在江湖大部分的人看来,正邪不两立,这才是正确立场。

    所以这血玉玲珑虽然是好东西,但聚义庄却是不敢要,否则聂仁龙或者是他儿子若是用了这东西,难免会引来江湖上其他人诟病他们聚义庄的。

    血玉玲珑虽然珍贵,但因为它坏了聚义庄几十年所积累下来的名声,不值得。

    至于极北飘雪城嘛,他们倒是没有这个顾虑。

    极北飘雪城亦正亦邪,不算正道也不到魔道,但行事作风却是粗鲁霸道,没少被其他江湖人诟病。

    对于极北飘雪城来说,只要是好东西他们就敢要,管他什么正邪道佛呢。

    鬼手王这时候站出来拱拱手道:“舵主大人,既然现在极北飘雪城的人没来,为何我们不现在就动手抢夺?等到极北飘雪城的人到了此地开始交接后,我们岂不是要同时面对两方的强者?”

    天罪舵主沉声道:“我已经派人潜入方家买通了方家的一个嫡系弟子,眼下孟元龙就守在那血玉玲珑的旁边,方家内部还有林中郡周围十余个前来看热闹的势力,强攻的话,成功率不足五成。

    唯有等到交接时,那血玉玲珑才会被还给方家,由方家的人出面,亲手当着众人的面交给极北飘雪城的人,这也是我们唯一可以出手的时机。

    不过就算是如此,我们强攻夺取的几率仍旧是很渺茫,所以我这边已经制定好了计划,用偷梁换柱和声东击西之法来将这血玉玲珑给巧取过来。”

    看了在场的众人一眼,天罪舵主沉声道:“我需要你们其中的一个人易容打扮之后装作是看热闹的江湖人潜入方家。

    而后我带着青龙会所有的杀手在进行交接仪式之前埋伏在方家外,在那血玉玲珑重新回到方家手里时出手强攻方家,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

    到时候我买通的方家之人则是会拿着我事先准备好的假血玉玲珑掉包,趁乱将真的血玉玲珑交给你们。

    乱战中没人会想着去查看血玉玲珑的真假,等到你们其中的一人带着真的血玉玲珑跑远之后,我再带着人收手,这次的任务便算是顺利完成了。”

    听到天罪舵主这么说,在场的众人便都没继续说什么。

    显然为了抢夺这血玉玲珑,天罪舵主都已经谋划的很详细了,就连计划什么的都已经布置好了,那他们就只需要听从天罪舵主发号施令就是了。

    不过此时楚休却是隐隐感觉天罪舵主这计划貌似有一些问题,不过具体的问题在哪里,他却是一时没想出来。

    这时天罪舵主把目光望向了众人道:“现在问题便只有一个了,那就是你们这几个人当中,究竟由谁来负责潜入方家,做那个偷梁换柱的关键之人?

    这个人必须胆大心细,并且手段灵活,应变能力强大,否则一旦出了一点意外,那可是要坏事的。”

    天罪舵主虽然把目光望向众人,但其实他的目光主要就是在楚休还有唐牙身上来回变换着。

    在场的这些人当中其实实力最强的还是雁不归,只不过这种任务并不是实力强就可以完成的,以雁不归的性格绝对不适合去完成这种任务。

    众人可以肯定,这厮就算是易容也一样是这幅死样子,估计还没混入方家内部就会被人发现。

    而除了雁不归以外,实力最强的便是唐牙跟楚休了。

    这两个人一个是外罡境,而且完成任务的成功率也是极高。

    楚休虽然是内罡,但任务完成的却是更加出彩,心思缜密,布局能力强大,而且实力也是堪比一些弱一点的外罡境武者的。

    天罪舵主沉思了半晌,这才道:“楚休,这个任务便交给你了,唐牙的性格太过鲜明,我怕他会在潜入方家时露出马脚。

    你放心,青龙会的赏罚制度一向是很公平的,你的任务是最难的一个,所以事后的奖励你应得的也是最多的。”

    楚休暗地里皱了皱眉头,其实这种出风头的任务他是不愿意去接的,还是跟在众人身后划水稳妥,能捞到的好处也是更多。

    但现在天罪舵主指名道姓让他来,却是不可能给楚休拒绝的机会。

    所以楚休也只能站起来拱手道:“谨遵舵主吩咐。”

    天罪舵主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既然这样,那便都开始准备吧,为了做的真实一些,这件事情的内情就不要告诉其他杀手们了,让他们以为我天罪分舵是要真的正面进攻方家,那样才能显得真实。”

    众人闻言心中一凛,青龙会的那些普通杀手这次怕是要沦为炮灰了。

    若是他们也知道内情,知道自己只是起到一个声东击西的作用,那这些人肯定是不会拼命的,而是在后面划水,保留实力。

    几个人这样做可以,但上百名青龙会的杀手都这么做,白痴都能感觉到不对。

    所以这次天罪舵主才会特意把他们叫来议事厅内说这件事情,怕的就是被其他杀手知道内情。

    不过在场的众人倒也都知道天罪舵主的性格,此时倒也没人愿意去得罪他,都是立刻点头应是,去准备自己的事情。

    楚休因为要潜入方家,所以要先易容打扮一下才行。

    青龙会内擅长易容的其实就是鬼手王。

    鬼手王的武功虽然不算太出彩,但他杂七杂八的东西会的实在是太多了,在执行大部分任务时他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手段都可以用得上,有时候甚至要比楚休等人生硬的出手杀人来的还要快。

    在易容术上面鬼手王虽然说不上是大成,但也可以说是精通了,把楚休暂时打扮成另外一个人还是不成问题的。

    鬼手王直接把楚休给拉到自己的屋子内,给楚休带上了一个人皮面具,然后就拿出一大堆的瓶瓶罐罐开始往楚休的脸上涂抹着,又拿出一把刮刀和细笔开始精修了一下,一刻钟过去,此时楚休已经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现在的楚休外貌基本上就是一个三十多岁,面色蜡黄的汉子,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的。

    不光是脸,就连楚休的双手,他所有露在外面的皮肤都被鬼手王涂成了蜡黄之色,反正从外面看基本上是看不出来的。

    楚休啧啧赞叹道:“鬼手王你这手艺可是绝了,当真不愧是鬼手之名。”

    鬼手王嘿嘿笑道:“不算什么,当今天下易容术最出彩的地方应该在风满楼,那些江湖风媒千人千面,经常潜入各大世家门派内探听消息,做的是不知不觉。

    不过我这种低级的易容术缺陷也是挺大的,你脸上这些东西不能沾水,否则会溶解的,还有就是你身上的气息也需要遮掩一下。”

    说着,鬼手王拿出一片玉符交给了楚休道:“这是隐匿气息的玉符,只要你将自己气息主动压制,再带上着玉符,哪怕是天人合一境的大高手也是看不出来你真正实力的。

    当然你不能动手,只要你稍微动用一丝的真气,就会让玉符上的阵法失效,你也将会彻底暴露。”

    楚休看了一眼自己的装扮,只要没有意外,貌似没什么大问题。

    当然就算是真出现什么意外,楚休肯定会立刻选择逃离,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他可没对青龙会忠心到送死的地步,特别这次任务还不是青龙会的任务,而是天罪舵主自己的任务。

    这段时间内,楚休一直都在适应着自己这个身份应该有的动作,还有说话的嗓音等,力争让人看不出深浅来。

    半个月之后,极北飘雪城的人来到了方家,青龙会也也是彻底出动,隐匿在方家周围,在关键时刻雷霆出手。

    此时的方家门前和方家内部已经来了不少武者了,除了聚义庄和极北飘雪城的人,大部分都是林中郡的一些武林势力。

    对于他们来说,这种热闹可还真算是少见的。

    其实对于方家的做法,大部分林中郡的武者还是会赞叹一声这方家做的聪明。

    虽然一些低级秘匣中开出宝物的几率很低,甚至低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但江湖这么大,这种事情却一直都有,几乎就没有断过的时候。

    大部分小家族在得到宝物之后都会忍不住将其彻底占据,不想分给任何人,但结果只有很小一部分人凭借这宝物使得家族实力大进,但大部分的家族却是都因为怀璧其罪而被灭门夺宝。

    这方家做事也还算是果决,一看到自家的宝物已经引起了他人的贪念,他们便立刻找了一条实惠的大腿抱上,换取庇护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