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六十八章 斩内罡!
    许重阳不用兵器,以前他在草莽出身时,曾经用过兵器,但后来加入巨灵帮之后,他却发现双手才是最好的兵器。

    方才在堂外他已经看到了,那楚休的刀是很快,但他接楚休一刀死不了,而楚休接他一拳却是必死无疑!

    憾山拳轰然落下,楚休的刀锋之上猩红色的煞气轰然爆发,不躲不闪,直接一刀斩来,完全就是硬碰硬的套路。

    许重阳冷笑了一声,左手化掌,直接一掌便将楚休的一刀拍偏,那股巨大的力量甚至让楚休的握刀的手一麻,红袖刀差点脱手而出!

    劲风呼啸,楚休的身形向后一闪,许重阳右手憾山拳轰然落下,砸在他身后厅堂的石柱之上,那巨大的石柱竟轰然一声,彻底碎裂!

    而此时曹大海三人也是将吕凤仙拦在了其中,开始围攻吕凤仙。

    吕凤仙的方天画戟势大力沉,单打独斗,就算是曹大海面对他也只有闪躲的份儿。

    而现在以三敌一,他们却是可以暂时牵制住吕凤仙,让他无法去援手楚休。

    站在后方的陈同有些犹豫的问陈元直:“爹,我们上不上?”

    陈元直咬了咬牙,摇摇头低声道:“不能上!那可是御气五重中内罡境的高手,怎么打?那楚休撑不下来。

    而且现在我们就算是主动服软也是没用了,三山派与俞家的高手都已经死绝,寒江府黑虎帮一家独大,他们能容得下我们?

    眼下他们才开始动手,等到那楚休和吕凤仙快要撑不住时,黑虎帮也没有精力拦我们了,那时候我们再伺机带着紫叶茱萸逃离,去聚义庄,主动把紫叶茱萸献给聚义庄,这样我们陈家还有一线生机!”

    陈同刚想说紫叶茱萸不是在楚休那里嘛,便看见陈元直给他使了一个眼色,陈同顿时明白了自己父亲是什么意思。

    而此时场中,吕凤仙那里陷入了苦战,楚休也是一样。

    御气五重的武者楚休见过的不多,最让他印象深刻的其实还是那三名龙骑禁军,而眼前这许重阳,他的战力甚至要比那三名龙骑禁军都强!

    昔日那三名龙骑禁军可都是有着旧伤未愈,在力量上也是要差许重阳一筹的,而且人和六帮之一,巨灵帮的功法也未必要比龙骑禁军弱。

    所谓的境界,最为直观的就是力量上的差距,想要弥补这一点可没那么容易。

    许重阳的拳印落下,每一拳都势大力沉,楚休这边只能暂避锋芒。

    袖里青龙那速度极致的一刀只有一次机会,楚休现在不敢用,或者说是没到用的时候。

    看着楚休在他的攻势之下只能闪躲,许重阳的眼中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得色来。

    之前曹大海还跟他说什么小心一些,这楚休的实力不弱等等,简直就是笑话!

    像曹大海这种级别的武者根本就不知道内罡境有多强,还用他小心?

    虽然这楚休刀势的确很快,甚至快到让他都有些惊讶的程度,但先天也依旧是先天而已,一个大境界的差距可不是那么好跨越的。

    就在楚休已经被许重阳给逼到墙角时,他的眼中猛然间爆发出了一股凄厉的杀机来!

    连绵的刀势犹如倾盆暴雨一般凝聚成了一条线,一气贯日月的杀机和煞气凝聚,瞬间点亮了刀锋,映衬出了一抹绯红的光芒来。

    在这一瞬间,青龙出海般的强大刀势斩出,那强大的力量轰然爆发,等到许重阳反应过来时,那绯红色的刀芒已经到了他眼前!

    感知到那抹浓重的杀机,许重阳周身顿时汗毛竖立,一抹冷汗滑落。

    在曹大海看来,这许重阳有些没脑子,实际上他也的确是有些鲁莽自大,否则也不会被巨灵帮给赶出来,黯然的退出江湖。

    但他毕竟是那种靠着自己一步一步打到御气五重境界的武者,论及实战经验,有些东西都已经成了本能了。

    这堪称是至强的一刀袭来之时,许重阳手中的拳势猛然间一变,从憾山拳变成了巨灵七十二式当中的大牵丝手!

    他双手仿若灵蛇一般,瞬息之间在楚休的刀锋之上连拍了十余掌,体内真气彻底凝聚在双掌当中,彻底将那刀锋之上一气贯日月的力量彻底击溃。

    不过虽然如此,但他的双手此时却也是被那煞气刺激的鲜血淋漓,被割裂出了无数的小伤口!

    楚休没到御气五重,无法凝聚出罡气来,但通过一气贯日月凝聚出的煞气,在威能之上却是并不逊于罡气的。

    大牵丝手彻底将楚休的红袖刀给握住,许重阳的眼中犹自带着一抹惊惧之色,方才那一刀若是斩中,绝对是有把握将他给斩杀的!

    “小子,我倒是小看你了,不过现在你的招数没了吧?去死吧!”

    话音还没有落下,许重阳便直接一手捏住楚休手中的红袖刀,另一只手以憾山拳势一拳轰出,攻向楚休。

    这一拳若是落下,楚休就算是不死也要重伤。

    不过就在此时,楚休却是做出了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动作来,他竟然弃刀近身,双臂直接向着他抓来。

    方才楚休那惊艳的一刀给他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在他看来这楚休肯定是专精于刀法一道的高手。

    这样的武者没了刀,实力定然要下降七成。

    就跟五大剑派那些剑修一样,手中的剑便是自己命,剑没了,命也就丢了。

    许重阳不知道,楚休从来都不会把自己的性命压在一个点上,刀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趁手的兵刃,没了刀,他也一样可以杀人!

    许重阳在第一时间扔掉手中的红袖刀回防,但他那只胳膊却是已经被楚休拿在了手中,大弃子擒拿手施展而出,一瞬间许重阳便感觉一股大力袭来,这让他的面色骤然一变。

    他的大牵丝手也算是擒拿手的一种,所以他自然是知道楚休这门擒拿手的恐怖。

    许重阳的左手臂抖动如蛇,想要挣脱楚休的擒拿,右手直接一拳轰向楚休,准备将他逼退。

    许重阳不是以前楚休那些力量要比他弱的对手,面对许重阳这种级别的存在,就算是大弃子擒拿手能够暂时将对方擒下,楚休也做不到彻底将对方的筋骨扭碎。

    擒拿手本来就是一种可以四两拨千斤的武功,但想要拨动千斤,你起码也同样要有千斤的力道,才能去只用四两之力将其拨动。

    所以现在这种情况,楚休一时之间根本就无法彻底拿住许重阳,他只能选择暂且退避。

    但这时楚休的选择却是让他一愣。

    楚休并没有躲闪,而是直接全力施展大弃子擒拿手,双臂如同盘龙一般的绞杀而下,瞬息间许重阳的胳膊便扭曲成了一个麻花状!

    许重阳发出了一声痛呼之声,憾山拳劲落下,直接轰到了楚休的胸前,几乎是一瞬间他便听到骨碎之声响起,内腑被撕裂,这一拳便已经让楚休受到了重创!

    一个废了胳膊,一个内腑破裂,受了重伤,怎么看这都是楚休吃亏了。

    虽然楚休能以先天境界的实力把一个御气五重的高手逼成这番模样,但实际上吃亏大的,毕竟是他。

    不过就在此时,楚休面色通红,闷哼了一声,强忍着痛楚,将一气贯日月的力量凝聚在面部,对着许重阳,直接一口鲜血喷出!

    那是楚休内腑碎裂所造成的淤血,放才他硬生生忍着没有喷出,不过此时在一气贯日月那强大劲力的加持之下,着一口淤血已经不是鲜血了,而是彷如暗器一般的血箭!

    任凭许重阳如何防备,他都没想到楚休竟然会使出这一招来,那血箭轰在了他的脸上,顿时将他的双目打的稀烂,让许重阳顿时哀嚎了一声,身形急速的向后退去。

    而这时楚休却是彷如附骨之蛆一般,紧贴着许重阳的身形,一气贯日月的力量凝聚在他的双指当中,使得他的双指变得殷虹如血。

    这一指迅捷无比的落下,精准的刺入了许重阳的咽喉当中,一阵骨裂声传来,碎的是许重阳的喉骨,也是楚休的指骨。

    但楚休却仿佛没有察觉一般,双指一撕,硬生生的将对方的喉管撕裂,瞬息之间鲜血飞溅,喷了楚休一身,衬托得此时的他恐怖无比,但许重阳的身形却是轰然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