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六十二章 吕凤仙
    PS:感谢书友后悔磨叽九万起点币的打赏,恭喜成为本书的宗师

    感谢书友扛着大炮打飞机、可爱的幽灵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楚休也没想到,来他吕阳山一趟竟然会碰到在后世名扬江湖的‘玉面温侯’吕凤仙。

    在楚休的记忆中,吕阳山这一次夺宝当中并没有吕凤仙的出现。

    当然也可能或许是有的,但因为此时的吕凤仙只是江湖草莽,甚至连龙虎榜都没有登上,也并没有在夺宝当中大放异彩,所以剧情当中便没有记录。

    后世的江湖中人评价吕凤仙很有意思,因为江湖上骂他的人和夸他的人一样多。

    吕凤仙绝对不算是正道中人,为了寻仇,他也干过一怒之下追杀仇敌几千里的事情来,无数正道武林中人前来说情拦截,要么滚开,要么就被他一一斩杀,从这点看来,这吕凤仙绝对是那种性格偏激的魔道中人,甚至他所结交的好友当中,出身魔道的也不少,后期他修炼的也是魔道功法,所以被大多数人归于魔道一方。

    但你若说他是魔道中人,吕凤仙却并没有滥杀过无辜,相反只要是有他看不过去的地方,那不管对方是正道还是魔道,他都会出手。

    而且他杀人的理由也很简单,我感觉你该杀,那你就该杀,就好像方才那刘元海一样,那刘元海如果没斩出这一刀,吕凤仙也不会拦他,只会默默的躲开。

    但偏偏刘元海非要斩出那一刀,让吕凤仙感觉这人欺软怕硬,很讨厌,所以他才会出手的。

    而且吕凤仙在江湖上的朋友很多,虽然算不上是义薄云天,满天下都是至交好友,但只要是他的朋友,吕凤仙就一定会帮对方帮到底,让人说不出一句坏话来。

    当然在江湖上夸吕凤仙的可不仅仅只有他的那些朋友,还有一些世家出身的大小姐和大派的女弟子。

    虽然在江湖上空有相貌就是一个绣花枕头,但像吕凤仙这样的,又有相貌又有实力,除了背后没有一个强大宗门有些可惜,其他的哪点都是无比吸引女性的。

    这些东西只是其他人给吕凤仙的评价,但如果让楚休来评价这吕凤仙,楚休只能说他是一个活的非常自我的人。

    在吕凤仙的心中并没有正邪之分,他感觉这么做对,那便这么做。

    你成为他朋友,那他便来帮你,你招惹了他,他杀你的时候也绝对不会留情。

    反正对于楚休来说,能跟吕凤仙这样的人结交,绝对没有坏处。

    客栈内的尸体都被人清理了出来,楚休就当着众人的面去翻了翻几人的衣襟口袋,结果除了张百涛身上带着一些巴山剑派出产的珍贵伤药外,其余那三人身上竟然连一点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

    不过想想倒也合理,毕竟他们不像是楚休这样有着空间秘匣在身,会把全部的身家都放在空间秘匣里。

    拿走了那几瓶伤药,楚休便直接上楼,准备回房养伤。

    不过这时楚休貌似想到了什么,方才那张百涛好像说过一句话,好像这几个人是因为那什么少庄主的原因,这才会来帮他杀自己的。

    之前楚休还在奇怪,那张百涛是到底是怎么找来这三人联手杀自己的,要知道张百涛本身乃是巴山剑派的弟子,在北燕可并没有什么关系。

    巴山剑派虽然是七宗八派没错,但七宗八派毕竟不是南北佛宗,只是在当地有着一定的势力,出了各自的地域嘛,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完全要看对方是否给面子了。

    所以沧澜剑宗只是在魏郡的范围内通缉楚休,因为他们也知道,出了魏郡,哪怕就算是有人见到了楚休也懒得去告诉他们,除非是他们开出足够诱惑力的赏金。

    现在看来,应该是张百涛求到了那位少庄主头上,由那位少庄主出手,从中牵头,让三名先天武者来帮张百涛杀自己的。

    至于这位少庄主究竟是谁,其实不难猜。

    在北燕这地方有这种面子,还能让张百涛这种大派出身的弟子都尊称一声少庄主的,除了那位聚义庄的少庄主,‘凌云布雨’聂东流还有谁?

    想到这里楚休便冷笑了一声,那位聂东流少庄主后期在江湖上也是活跃的很,他父亲‘覆手乾坤’聂仁龙将聚义庄经营成了人和六帮之一,而聂东流也是早早在江湖上扬名,位列龙虎榜第六,乃是标准的江湖俊杰。

    来参与杀他的那三人都不是聚义庄的人,但都是跟聚义庄有过一些来往的江湖草莽,聂东流显然是因为张百涛的地位不够他派出聚义庄的人,或者是说以楚休现在的实力地位,还不够资格让聂东流派出聚义庄的人来杀他。

    虽然楚休这次未死,不过这个梁子也算是结下,况且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次吕阳山的宝物争夺,聂东流也会来此的。

    那时候不论双方有没有恩怨,等到了真正争夺宝物之时,双方也是必有一战。

    第二日清晨,楚休早早便离开客栈,来到吕阳镇的一个小饭馆内吃饭。

    吕阳镇这种小地方,客栈的酒菜做的有些难吃,所以楚休准备换个口味。

    他刚进酒馆,便看到吕凤仙已经点了一桌子的菜才那里吃了起来,旁边还竖立着他那柄十分显眼的银色长戟。

    吕凤仙在燕西之地还算是有些名气,不过林中郡位于燕国东边,所以这里大部分的武者并不认识吕凤仙,但昨天吕凤仙一戟便砸碎了刘元海的兵器,显露出了先天境界的修为,这也让吕阳镇来的那些武者知道,这位也是个年轻高手,招惹不得。

    看到楚休走进来,吕凤仙连忙招呼道:“楚兄,坐下一起吃。”

    楚休也没客气,直接坐在了吕凤仙对面,到了一杯酒问道:“吕兄,昨天你去吕阳山,可有收获?”

    吕凤仙苦笑着摇摇头道:“一无所获,我都怀疑这些东西是不是谣传了,不过是谣传也一样无所谓,我本来就是准备游历江湖的,去哪里都是一样。”

    楚休淡淡道:“吕兄不用着急,先不说这吕阳山到底有没有重宝出世,就算是真有宝物,第一个听到动静并且来人也是那些大派中人。

    现在你看看这吕阳山可有几个是大派出身的?所以你倒也不用着急,等什么时候那些大派中人也到了吕阳山,那时候才能证明这吕阳山真有重宝出世了。”

    吕凤仙点了点头:“还真是这个道理。”

    随后两个人便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在吕凤仙看来,楚休的性格除了在某些地方比较偏激,杀性略重了一些,其他地方还算是比较符合他性格的。

    在踏入江湖之前他师父便告诉他,想要在这个江湖上混的好,那就要让自己的朋友变得多多的,让自己的敌人变得少少的。

    什么时候你能让这个江湖上全都是你的朋友,而没有一个敌人,那时候你才算是真正在江湖上功成名就了。

    吕凤仙对于他师父的话可是要比自己父母都听,所以他从踏入江湖以来便交了很多的朋友。

    但同样别看他为人温和,很好说话,其实脾气也是一样的死硬,不懂得妥协,不在乎其他人的看法,所以这几年来他在燕西之地,交的朋友不少,但得罪的人也是一样不少,甚至还更多。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青衣的年轻武者忽然跌跌撞撞跑进来,看到来吕凤仙在这里,他直接跑过来单膝跪在吕凤仙面前,带着哭腔道:“吕大哥,求求你救救我陈家吧!”

    吕凤仙连忙把对方扶起来,诧异道:“陈同,你不是在外游历嘛,怎么会在这里?陈家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吕凤仙虽然才踏入江湖没几年,但他朋友倒也不少,这陈同便是他以前结交的朋友之一,正好对方的家族就在这林中郡内。

    当然这陈同的实力没有他强,只有凝血境而已。

    楚休轻轻皱了皱眉看着那陈同,他总感觉对方哭的有些假。

    前世的楚休不是废物,但他却在家族内装了二十多年的纨绔子弟,最后装的就连他自己都有些相信了,论演技,楚休感觉自己前世要是去拍电影,拿个影帝什么的还是有可能的。

    所以吕凤仙没感觉出来什么,但楚休却觉得这陈同装腔作势的模样居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