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五十章 看不透
    PS:感谢盟主0o雨小莫o0一万起点币的打赏、感谢书友千迁纤谦谦一万起点币的打赏、感谢书友Tomricky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楚休跟张松龄在客厅内入座,只有张百晨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明明是敌人,怎么转眼间就都坐在这里谈上生意了?

    张百晨刚想要说些什么,但却被张松龄一眼给瞪了回去。

    张松龄看着楚休沉声道:“你方才还动了我张家之人,结果现在却说要跟我张家谈生意?你说的到底是什么生意?”

    楚休淡然道:“过几日便是林中郡一年一度的秘匣拍卖会,在下正好知道一些内幕消息,这批秘匣当中,其中有几个是我正需要的。

    但我并非是林中郡之人,贸贸然的参加秘匣拍卖会,万一跟别人竞上价,引人注意不说,很可能会最后还会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但张家不同,身为山阳府的地头蛇,贵府每年应该都会参与拍卖,购买一批秘匣的,所以我想请张家出手帮我拍下我想要的东西,事后,必有重谢!”

    说着,楚休拿出了一大块紫金放在了桌子上,足有十两,换成白银足有十万两之多。

    “这是定金。”

    让张家帮忙拍卖,是楚休在跟那张家动手时才忽然想到的事情。

    方才他跟那张松龄说的倒是实话,林中郡的拍卖会每年一次,参加拍卖会的也都是熟悉面孔。

    因为是拍卖会,所以大家拼的也都是财力和自身的关系,楚休一个外人,他是怀揣着几十万两银子,足够他在拍卖会上大显身手了,但也很可能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导致出现什么意外。

    如果单纯是拼财力的话楚休自然不怕,反正他这些银子都是准备花光了,但就怕拍卖会时候会出现什么意外。

    根据楚休所了解到的情况,这种数十个江湖势力一起组织的拍卖会可不是那么的干净,外人轻易进入其中拍卖,人财两空可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张松龄看着楚休拿出的紫金,脸上的表情有些难以捉摸。

    眼前这人既然敢参加林中郡的拍卖会,那就证明对方是有一定家底的。

    毕竟这可是整个林中郡数十个势力都会参与的拍卖会,能拿出来拍卖的秘匣都是有根脚可寻的,起拍价便是数千两甚至是数万两。

    最重要的是现在楚休拿出来的紫金。

    紫金这种东西寻常跑江湖的武者根本就接触不到,唯有一些大势力才会留存备用。

    如此年轻,而且还有着这种身家,竟然还能拿出紫金来,现在楚休的身份在张松龄看来还当真是有些深不可测了起来。

    楚休淡淡道:“张家主,考虑好了吗?事成之后,我会再付给张家主你二十两紫金,而张家主你需要做的,就只是在拍卖会上动动嘴而已。”

    张松龄想了想道:“可以,这笔交易我答应了,不过还请问公子尊姓大名?”

    楚休把那紫金往张松龄身前一推,笑了笑道:“好说,在下楚休,我就住在山阳府的悦来客栈内,拍卖会开始之后,我会来找张家主你的。”

    说完之后,楚休直接转身离去。

    楚休并没有故意隐藏姓名,因为没有必要。

    北燕不是魏郡,沧澜剑宗的影响力到不了这里。

    楚休杀的只是沧澜剑宗一个弟子的弟弟,又不是杀的沧澜剑宗的嫡传弟子。

    如果因为这点屁事沧澜剑宗就派出高手满世界的追杀自己,那只能证明沧澜剑宗太闲了,或者那被他干掉的沈墨是沧澜剑宗掌门的私生子。

    张松龄暗中想了想,他并没有在林中郡听说过楚休这号人物,对方应该就是外来的武者了。

    等到楚休离开之后,张百晨连忙问道:“爹,你怎么还跟他合作起来了?我那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张松龄皱眉道:“我还没问你呢,你跟这楚休到底是怎么结怨的?”

    张百晨刚想说些什么,张松龄便道:“行了,你还是不用说了,从你嘴里也听不到什么实话。”

    说着,张松龄便直接把处理完伤势的韩威找来,让他把详细的情况都给自己说一遍。

    等到韩威说完之后,张松龄立刻便对着张百晨怒骂道:“我当初是怎么跟你说的?让你离林心瑜那个女人远一些,结果你却当耳旁风!

    那女人什么心思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她根本就是在把你当傻子来戏弄!祸水一个!

    今天你因为她得罪了一个先天境界的楚休,来日里你若是因为她得罪了一个我张家惹不起的大人物,那可是灭门之祸!”

    张百晨被骂的不敢还嘴,只得低声道:“那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张松龄冷哼了一声道:“不这么算了还能怎么办?人家带着几十万两的大生意来的,难道你认为你的面子比几十万两都重?

    不过那楚休的来历我有些看不透,我会让人去调查一番的,这段时间你莫要再去招惹那楚休,就在家中闭门思过!”

    训斥了张百晨一顿后,张松龄又转身对韩威道:“韩威啊,这次可是为难你了,一会去药房领一些伤药和修炼用的丹药,我会多批给你几个月用度的。”

    韩威苦笑着拱拱手道:“多谢家主。”

    那楚休是先天武者,现在还跟张家有了合作,他这伤也只能算是白受了。

    张松龄忽然问道:“你跟那楚休交过手,可能看出对方的路数是那一派的弟子?”

    韩威苦笑道:“我那哪里算是交手,根本就是被人家一招就给制服了。

    那楚休用的是一种很恐怖的擒拿手,只要拿住就别想脱身。

    而且我能感觉出来,对方还没有动用全力,他腰间挎着一把刀,那应该是他的主修兵刃。

    不动用兵刃便如此恐怖,等他出刀时,我估计连一刀都接不住。”

    张松龄揉了揉下巴道:“擒拿手?这种上不得台面的武功江湖很少有人修炼的,最为出名的无非就是大光明寺的大擒龙手,还有西南天鹰门的裂天神爪等几门功法而已,这楚休到底是什么来历?”

    想了想,张松龄沉声道:“正好你现在有伤,这段时间就不用呆在老二身边了,帮我去跑一个腿,找风满楼在林中郡的分部,花重金让他们帮我调查一下这楚休的身份来历。”

    韩威诧异道:“家主你不是已经准备跟他交易了嘛,为何还要调查对方?”

    张松龄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异色道:“跟对方做交易不代表双方就是朋友,我倒是要看看这楚休的底细,这人行事如此怪异,不弄清楚一些,我可是有些不安心啊。

    风满楼的情报虽然贵,但如果这楚休没有问题的话,我们这笔交易也能赚到不少的银子,怎么算都不会赔的。”

    韩威点了点头,还是家主老谋深算,换成他可想不到那么多。

    此时的楚休压根就没去管张家的人究竟会这么做,对于现在的楚休来说,实力就代表着底气。

    就算他只有一个人,也有不惧张家的底气,所以他才敢当场把那紫金留在了张家当定金,如果张家想要吞了他的定金,那楚休会让张家明白,做人,是要讲诚信的。

    五日之后,山阳府的秘匣拍卖会便正式开始,几十个林中郡的世家几乎都派人来参加拍卖会。

    到了秘匣拍卖这一天,张家倒也并没有耍什么小手段,而是直接派人来请楚休。

    到了张家之后,张百晨跟张松龄都已经在那里等着楚休了。

    虽然已经过去了好多天,但张百晨看到楚休,眼中仍旧是带着恨意。

    就是因为这家伙,让他当众丢脸,甚至还坏了自己心爱女人的名声。

    前几天他还去了林家一趟,结果却是连林家的门都没进去。

    只不过他方才还被张松龄警告过不要生事,所以现在看到楚休过来,他也只是冷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一旁。

    楚休也没有在意,他是懒得去跟白痴一般见识的。

    张松龄道:“楚公子,秘匣拍卖会正午时分开始,我们走吧。”

    楚休点了点头,跟在张松龄后面,一样把自身的气势隐藏,看上去就好像是张家的一个年轻后辈一般,不显山不漏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