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四十七章 入北燕
    陈捕头在关中刑堂当了半辈子的江湖捕头,各种奇异的场面他见过不少,但像现在这般奇异的还当真是少见。

    明明敌人是那三名军中武者,结果最后沈墨竟然连楚宗光也给一起杀了,这其中绝对有他不知道的隐情在。

    沈白的眉头皱了皱,他直接沉声道:“这些先不用管,能否看出来,究竟是谁杀了我弟弟?”

    陈捕头沉声道:“楚休!”

    “楚休?那是谁?”沈白疑问道。

    “方才我问过了贵府的下人,令弟之所以会去楚家,是因为楚家家主的二儿子楚休杀了贵府的管家沈容,现在杀了令弟的,也是这楚休。”

    沈白皱眉道:“楚宗光的儿子?那顶天只有凝血境,一个凝血境的武者,杀不了我弟弟。”

    陈捕头摇摇头道:“沈公子,你自幼拜入沧澜剑宗,见识的都是大派弟子之间的比试,殊不知底层武者搏杀起来,手段要凶厉狠辣的多,实力并不是衡量强弱的唯一标准,我就曾经见过一个只是粗通拳脚的普通人,却是设计弄死了一名凝血境的武者。”

    陈捕头从沈墨的尸体旁边拿出那柄已经碎裂的短剑和千叶翎的铁叶子,沉声道:“千机门的暗器千叶翎,号称能够杀伤先天武者,但其实很勉强。

    令弟的实力不弱,挡住了千叶翎,但兵器也是随之损坏,而且那楚休后来应该是直接出手,不给令弟换兵器的机会。”

    他又掀开沈墨尸体上盖着的白布,指着沈墨那已经爆碎的手指道:“没了兵器,令弟应该用出了沧澜剑宗截脉剑指,这一击应该是击中了对手,但对手却没有后撤,直接以伤换命,斩杀了令弟。

    如此推算,出手的人百分百没有令弟的实力强,要不然令弟就算想要以伤换命,也伤不到对方。

    而且对方出手的这一刀迅捷狠辣无比,一道枭首,贵府下人曾经说过,那楚休擅长的也是快刀。

    最后在楚家这些人的尸体当中,唯独没有楚休的尸体,这么推算,凶手有九成的把握乃是这楚休!”

    如果楚休在这里,他肯定要赞叹这陈捕头的能力和见识广博。

    如此一番推算下来,他几乎是把交手的场景完全的给复述了一遍,简直就好像是在现场观看过一般。

    沈白沉声道:“多谢陈捕头了,不管这楚休是不是凶手,回到沧澜剑宗后,我都会全力在魏郡通缉这楚休的!”

    陈捕头点点头道:“沈公子客气了,都是应该的。”

    其实眼下这件事情的谜团还很多,比如为何三名军方出身的武者会找上楚家,为何最后沈墨连楚宗光也一起杀了等等。

    不过现在事情都已经不重要了,他早就不是关中刑堂的江湖捕头了,而是一个回家乡归隐的江湖人,若不是因为沈白的亲自邀请,他不敢得罪沧澜剑宗的人,陈捕头都不想来这一趟。

    其实在心中陈捕头倒是对那楚休挺好奇的,他已经很久没见过这种手段狠辣凌厉的年轻人了。

    三名御气内罡,两名有着强大底牌的先天武者,这些人混战,结果最后活下来的却是实力最弱的楚休,这种事情还当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而且最后楚休那一连串的动作,豪不停留的出手,果决的以伤换命拼死了沈墨,单单这一点就很少有人能做到。

    只可惜他就算是再果决也没用了,沈白以沧澜剑宗的名义发布通缉令,只要那楚休还在魏郡,几乎没可能挑掉。

    沈白回到沧澜剑宗后,的确是以沧澜剑宗的名义发布了一个对楚休的通缉令。

    虽然魏郡的大小宗门对沧澜剑宗为何会通缉一个凝血境的小角色很好奇,但以沧澜剑宗在魏郡的地位,他们都会给沧澜剑宗一个面子,让手下的人留意一下自己的地盘上有没有那楚休的痕迹,但却没有丝毫的发现。

    就在外界闹的沸沸扬扬时,楚休依旧躲在殇邙山的荒山内闭关,连续三个月时间,只靠着一些野果和打来的一些野兽充饥,不过楚休的修为却是在突飞猛进着。

    有着琉璃金丝蛊的原因,他受的伤已经彻底痊愈了,而且借着琉璃金丝蛊带来的力量,楚休也是一举踏入了先天境界。

    气血筋骨圆融一体,不含丝毫的杂质,这便是先天之境,炼体三境当中,先天之境已经是将肉身给修炼到了极致。

    武道上的修炼本来就是一环扣一环,御气五重主要修炼的是自身真气,而真气在什么地方?在武者的丹田经脉之内。

    所以要踏上御气五重,那就必须要先把肉身给修炼好了才行。

    真气是水,肉身就好似容器,能装多少水,完全取决于容器的大小。

    楚休从淬体境踏入先天,虽然总共用了还不到一年的时间,但实际上他的根基却无比的扎实。

    其中有他自己刻苦修炼的原因,也有着先天功和琉璃金丝蛊给他带来的好处。

    突破到先天之后,楚休也没有着急出关。

    细雨黄昏红袖刀和大弃子擒拿手楚休也将其熟悉了一遍。

    其实任何的武技最好的修炼方式都是在实战当中去适应,现在楚休只不过将其修炼到入门而已。

    差不多将两式武技修炼到入门之后,楚休这才准备离开殇邙山,前往北燕。

    楚休记得很清楚,不久之后,北燕林中郡吕阳山当中就有有一座上古时期的遗迹出世,引来不少武林人士的争夺,其中可是有着不少好东西。

    而且那一次争夺当中并没有实力超越御气五重的强者出现,以楚休现在的实力,倒也有资格进入插一手。

    当然现在楚休就算是不去北燕也不行,他杀了沈墨,魏郡这里已经没有他的容身之地了,起码暂时是没有了。

    离开殇邙山的时候,楚休没去找韩豹等人。

    虽然以楚休现在的实力也并不怕韩豹生出什么歹意来,但多留在魏郡一天,便多一分危险,楚休便直接跨入殇邙山,进入魏郡,甚至就连交界处的清源镇他都没路过。

    如果楚休没猜错的话,此时的高备应该就在清源镇当中,但楚休也没去找他,因为没有必要了。

    高备办事还算是踏实,但他的性格却实在不适合在凶险的江湖上厮混,楚休让他带着商队来清源镇,现在楚家都已经灭了,那楚家在清源镇的生意便都是他的了,这辈子当个衣食无忧的富商倒也不错。

    燕国的林中郡便紧挨着魏郡,路过清源镇之后,楚休径直来到林中郡的山阳府内。

    山阳府也是林中郡当中一个大州府,吕阳山那遗迹开启还需要一段时间,楚休准备在此地暂时休息一下。

    而且林中郡这里过几天一年一度的秘匣拍卖会便要开始了,地点就在这山阳府内。

    不是那种来历不明的廉价秘匣,而是都有着来历传承的秘匣,虽然价格昂贵,但其中的东西无疑要靠谱很多,楚休刚好知道这次的拍卖会里面有几样好东西。

    他从楚家拿来的银票和紫金加起来足有近百万两,金银这东西对于真正的武者来说只是虚妄,唯有实力才是根本。

    所以这些金银财物,楚休都准备将其花掉,换成能够增强实力宝物。

    踏入山阳府当中,街面上的行人都看向楚休,实在是现在的楚休有些太过惹眼了。

    在殇邙山内闭关了好几个月,楚休原本一身华贵的锦袍已经变得脏兮兮的,头发也是乱糟糟的一片,但偏偏他身上的气势却不太像乞丐,所以也是颇为引人注目。

    楚休皱了皱眉头,先找了一间客栈梳洗了一番,又去裁缝铺买了一套新的黑色武士服换上,并且给他的红袖刀配上了一个毫不起眼的鲨鱼皮刀鞘,毕竟红袖刀的造型有些太惹眼了。

    在通州府时,楚休还有意藏拙,所以更像是一个世家公子哥。

    而此时的楚休黑衣配刀,一身凛冽的锋芒也好像是刀锋一般,完全就是一个闯荡江湖的年轻刀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