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二十七章 背叛
    对于楚休,李荆当然是带着恨的。

    当初若不是他抢自己的秘匣,后来又怎么会闹出这么多事情?

    但恨意之后李荆却是从心底升起了一丝畏惧之色。

    通州府就这么大点,出了大事小情都瞒不住,楚休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他早就知道了。

    这位原本被人视作废物的楚家二公子这段时间干的事情可是让人惊讶的很,甚至被外界评说是楚家年轻一代四人当中唯一可以跟李家三虎比肩的年轻弟子。

    反正无论如何,楚休的地位都不是他能比的,上次的事情也让他清楚的认识到了一个现实,那就是下人始终都是下人,就算他背后靠着李三公子,但只要他一失宠,他的地位甚至都不如李家地位最低的下人。

    楚休看着李荆那紧张畏惧的模样,他的让人关上了房门,指着桌子上的椅子淡淡道:“坐。”

    看着李荆磨磨蹭蹭的坐下,楚休也没有催促,他只是在那里嚼着花生米,时不时抿一口杯中的黄酒,直到气氛已经压抑到了极致,他这才淡淡道:“你现在是不是非常恨我?”

    李荆低着头没有说话,楚休也没管他,直接沉声道:“你恨我是应该的,我也能看出来,你并不是一个甘心平凡一生的人,但听说自从那件事情,你可是过的很不好啊。”

    李荆苦笑着道:“这还不是拜楚休公子你所赐?眼下楚休公子是楚家年轻一代的杰出弟子,我只是李家一个失势的下人,就算楚休公子你现在想要杀我,估计李家都不会为我出头的。”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看的很清楚,人最重要的就是认清自己的位置,可惜很多人都认不清这点,以前的你也是,现在倒是比之前长进了一些。”

    李荆疑惑的看着楚休,他原来以为楚休是想要报复自己,不过现在一看,却并不是那么回事。

    而且仔细想想,楚休若是真想报复自己的话,在元宝镇时他便活不下去了,那今天他把自己找来干什么?

    李荆正在疑惑,对面的楚休,直接扔出了一个册子淡淡道:“楚家秘传功法蛮牛劲,一转级别的内功,虽然级别低了点,但在淬炼筋骨气血上的效果却不错,起码可以让你在武道之上入门。”

    说着,楚休又扔出了一包药粉和一瓶丹药道:“补气散十份,名字你应该听说过,不过你在李家的月钱,一年也就能买得起一份而已。

    瓶子里的是凝血丹三颗,听名字你也能知道是什么意思,以你的身份,这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好东西。”

    看着桌子上那三样东西,李荆瞪大了眼睛,目光当中流露出了一抹渴望的神色。

    对于寻常武者来说,这些东西很普通,但对于李荆这种只是学过一些普通拳脚功夫,刚刚踏入淬体境的下人来说,这些东西却是一个机会,一个让他真正成为武者的机会!

    楚休将这三样东西往李荆那边一推,沉声道:“我要李昭下次行商时的路线,还有他带领队伍的实力,越细致越好,必须在他出发前一天告诉我。”

    李荆闻言顿时一哆嗦,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昨天三公子好像跟这楚休有过冲突,细节他虽然不知道,但双方好像是动了手了。

    联想到现在楚休的举动,他究竟想要干什么,这貌似不难猜了。

    李荆的嘴角动了动,艰难道:“可是……”

    “没有可是!”

    楚休直接粗暴的打断了李荆的话,把自己手边的雁翎刀也往前一推,跟功法丹药并列。

    “机会只有一次,选择的权力也只有一次!”

    李荆咬了咬牙,二话不说直接慌乱的将那功法和丹药揣在怀里,踉跄的离开客栈。

    马阔从旁边的屋子里面走出来,不见外的从楚休盘子里抓了一把花生米塞进嘴里,一边嚼一边问道:“楚公子,你怎么知道这家伙一定会照做?万一他把事情泄漏给李家怎么办?”

    楚休淡淡道:“人的野心是很可怕的,你别看这李荆是个下人,但他绝对不是那种肯屈居于人下的主儿,他对李家可没有丝毫的忠诚,我给他的东西正是他脱离李家,或者是说是背叛李家的一个理由。”

    马阔不解的摇了摇头:“人心真复杂,我当初只不过是北地代郡一个普通的放牛小子,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吃上牛肉。

    要不是一群王八蛋兵痞杀了我的牛,逼得老子没了活路,老子又怎么可能上山落草去当盗匪?

    不过倒也不错,现在牛肉老子是想吃就吃,吃的都腻歪了。”

    楚休把剩下的花生米都推给了马阔,拿着刀走出去,淡淡道:“都是一个道理,人这一辈子的追求其实只有两个,吃肉,和吃更好的肉。”

    马阔摸了摸头,感觉楚休说话有些神神叨叨的,不过这时楚休忽然道:“对了,既然你说你牛肉吃腻了,那我就告诉酒楼的掌柜,不用每天都给你送酱牛肉了。”

    马阔的面色顿时一垮,连忙道:“楚休公子,我开玩笑的,你可别当真!不吃肉哪来的力气杀李家的人?”

    …………………………

    入夜之后,李家大宅内,李昭得意的对他大哥和二哥道:“我就说这件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楚家那帮人内斗的都已经成习惯了,自己人在那里拖自己人后腿,是不会来管我们的。”

    李家老二李云忽然道:“对了三弟,听说你跟那楚休交手了?你还败了?”

    李昭的面色阴沉下来,点点头道:“是败了,那楚休有点邪门,看他的实力也应该是淬体境巅峰,但力量竟然高得吓人。

    还有他那刀法也是邪异的很,凶猛狠辣,根本就不给我还手的机会,而且我感觉他还没动用全力,反正这楚休要重视一下了,楚家废物不少,没想到这最废物的一个去了一趟南山矿区竟然还翻身了。”

    李承在一旁想了想道:“明天起程去燕国时,让忠叔跟你一起去。”

    李家昔日在最为强盛时要比楚家强上不少,光是已经到了凝血境的门客便有六人。

    只可惜后来李家老家主身死,那些门客跑了不少,就只剩下一个忠叔了。

    这还是因为这忠叔当初被盗匪围攻,身受重伤,乃是李家老家主救了他,所以他才感念李家的救命之恩,成为了李家的大管家,并且改名李忠,在李家最为为难的时刻也是不离不弃。

    李昭诧异道:“用不着吧,现在殇邙山已经有了规矩,只要交了过路费便能过去,还用忠叔跟我跑一趟?”

    李承道:“听我的,保险起见。”

    听见自己大哥这么说,李昭也没有继续争论,他点点头道:“那好,我这就去让人准备准备,定一下明天的路线。”

    等到李昭那边把行商的具体事务跟商队的人安排好之后,缩在人群最后边的李荆眼中露出一抹阴沉之色。

    “三公子,莫要怪我,当初你若是肯为我出头,我也不至于会走到这一步的!

    …………………………

    楚休的院落内,高备拿着李荆暗中送过来的情报,面带愁容道:“公子,要么这一次咱们就算了吧,李家那边的实力太强了,这次行商足有百人,都是李家商队的精锐,其中还有李家的大管家李忠在,那可是凝血境的武者。”

    马阔将那情报拿过来看了一眼,嗤笑道:“你小子别这么怂行不行?跟你家公子多学着点,你只要学到你家公子一成,就足够你吃一辈子了。”

    嘲笑了高备一句,马阔将目光转向楚休道:“楚公子,李家那商队我给你解决,我手下那帮兄弟虽然只有几十个,但几乎各个都是见过血的,在北燕那边跟北燕朝廷的正规军交手都丝毫不落下风,解决那上百个李家商队的人没问题。

    现在就看你这边了,那李家的大管家虽然是凝血境,但淬体和凝血之间的差距也没那么大,那什么李家的一个管家难道还能比开山武馆丁开山那老头还强?”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冷芒,其实就算是丁开山,他也有底气与之一战,当然胜的机会很小,他的袖里青龙只有一刀,一刀过后没能伤得了他,楚休多半就没机会了。

    修炼武道这几个月,楚休也有了一些感悟。

    武道本来就是杀人技,不靠搏杀,如何才能够进步?像他那便宜老爹楚宗光,闭关了十多年也没闭出个花样来。

    敲了敲桌子上的刀鞘,楚休冷声道:“计划照常,凌晨出城,劫杀李家商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