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十八章 杀了不行,废了吧
    登上北殇邙山的山寨,现在的楚休已经算是山寨的熟人了,直接便被人请到了议事厅内。

    韩豹带着马阔满面红光的走了出来,楚休笑着道:“看韩老大这幅模样,显然这段时间是生意不错?”

    “哈哈哈!岂止是不错,我山寨的收益几乎翻了十倍还多!而且现在几乎整个北殇邙山都已经是我的地盘了,其他山寨想要在北殇邙山立足,那便要听我韩豹的!”

    韩豹坐在楚休对面笑着道:“楚休小子,你的主意不错,这个情我承了,等一下别走,我已经让人准备酒席了,今天一醉方休!”

    楚休抬抬手,道:“喝酒不着急,韩老大,这次我来是想要请你帮一个忙的。”

    韩豹的眼睛一眯道:“哦,要劫杀哪个?”

    他是个粗人,说话办事也是直接的很,楚休给了他主意,帮他提供情报,但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现在也该轮到他出手了。

    楚休淡淡道:“我那位四弟楚伤。”

    一听楚休这么说,韩豹和马阔对视一眼,心中都是一寒。

    这楚休做事还当真是邪性的很,两次都是劫杀自家的人。

    第一次还好说,只是一些下人,这次更好,直接就变成自己的亲弟弟了。

    不过他们倒也没说什么,韩豹和马阔都是北地三十六巨寇出身,不是那些没见识的盗匪,兄弟阋墙这种戏码他们见的多了,现在楚休这么做他们倒也不会大惊小怪的。

    所以韩豹直接问道:“这次还像上次那样,把领头杀了,其他的留下?”

    楚休淡淡道:“领头的都杀了,而且这次商队里面还有一位凝血境的武者,需要韩老大你亲自出手,当然我那位四弟你可不能杀,毕竟那可是我亲弟弟。”

    韩豹翻了一个白眼,刚想说既然那是你亲弟弟,你还让我劫杀他。

    但谁承想接下来楚休便一甩手道:“我亲弟弟当然是不能杀的,不过他这次让我这个当哥哥的很不开心,所以废了他吧,给他一个教训就好了。”

    韩豹这句话顿时就被楚休给噎了回去,心说你还不如杀了他呢。

    楚家虽然小,但也算是武道世家。

    什么是武道世家?以武传家,武力乃是排在家族之上的,一个人若是废了,生在其他富贵之家倒也没什么,但生在武道世家嘛,那一辈子也就彻底废了,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看到韩豹和马阔那无语的表情,楚休笑了笑道:“韩老大,我是说真心话,留我那弟弟一命,否则杀了他简单,但他可是我那位父亲大人最疼爱的儿子,他一死,这北殇邙山可就永无宁日了。”

    韩豹冷笑了一声道:“楚休小子,我不是诋毁你楚家,就你父亲楚宗光那实力放在我北地三十六巨寇当中,根本就不够看!

    昔日我韩豹跟随大当家时,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只不过现在找不到大当家,我才只能在这偏僻的小地方当盗匪。

    眼下我还有内伤未愈,等我伤愈之后,就算是你通州府内那沈家的家主沈白我都敢与之一战!”

    说这句话时韩豹身上涌现出的不是狂妄,而是自信,强烈的自信。

    虽然他韩豹在北地三十六巨寇当中只是小角色,但当初北地三十六巨寇的对手是谁?是燕国各大顶尖的武道势力,是整个北燕王朝!

    跟这些人为敌,韩豹也算是身经百战了,虽然都是先天,但武道本身就是杀伐之道,像韩豹这种从尸山血海里面杀出来的武者才是最强的。

    楚休笑呵呵道:“但现在的问题是韩老大你的伤势还没有痊愈,所以用不着去惹麻烦。

    对了,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跟韩老大你商量一下,我想请马兄和他手下的兄弟来通州府暂时帮我,放心,银钱是不会少的,绝对要比我楚家的门客多。”

    楚休想请马阔出手也是被逼无奈,他手下能用的人几乎没有。

    那高备倒是足够忠心,但可惜太胆小了,难成大器,让他办一些杂务才行,大事上面楚休若是交给他,那纯粹就是在为难高备了。

    再看楚家其他人,楚开是大公子,手下实力雄厚,楚生的积累也不小,就算是最小的楚伤没有背景,但他最得宠,楚宗光甚至愿意把凝血境的门客派给他。

    就只有现在的楚休底子最薄,哪怕是他从现在就开始培养,楚休都嫌慢,所以他只能把目光转向韩豹这里了。

    马阔此人的实力楚休见过,淬体境当中绝对是属于顶尖的那种,而且为人粗中有细,有时候考虑的比韩豹这个寨主还多,算是个能人。

    韩豹面色有些怪异道:“你就不怕别人知道你勾结盗匪?”

    楚休摇摇头道:“当然不怕,马兄之前不在北殇邙山,只在南殇邙山出手过几次,通州府的人都没见过他。

    唯一一次马兄出手还是上次劫杀商队时,但那一次是夜里,商队里面见过马兄的人都已经死了。

    我楚家本来就常年招揽门客,我只要不一次性的把马兄他们都招揽进楚家,不会引人怀疑的。”

    韩豹转头问马阔:“你觉得如何?”

    韩豹手下跟马阔差不多实力的头领足有十多个,现在他们山寨也差不多控制了整个北殇邙山了,所以倒也不缺人,只要马阔同意,借楚休几十个人也没多大关系。

    马阔活动活动手腕道:“当然没问题,我在这山寨里面整天闲的都有些生锈了,就算楚公子你不来找我,我都打算再回南殇邙山去当几天盗匪,动动手了。”

    韩豹没搭理马阔的牢骚,他对楚休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对你弟弟那商队动手?”

    楚休想了想道:“这次就别动手了,让他们顺利过殇邙山,等他们回来时再动手,否则刚出发就被人劫了,这可是很可疑的。”

    韩豹一挥手道:“既然这样,那就不着急了,我这就让人备酒宴,不醉不归!”

    韩豹等人虽然已经不算是那些低级的盗匪了,但某些盗匪的习性却是依旧还在,就比如喝酒的时候。

    楚休被这些人给灌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他这才带着马阔等人离去。

    下山的时候,楚休和马阔正好还碰上了韩豹手下的冯一刀。

    现在韩豹的手下已经不用像以前那样费力的去埋伏商队了,有着楚休的情报,提前在大致的路线上等着,来人交钱就可以了。

    而经过这一个月之后,来往殇邙山的商队也都知道了这个规矩,对于他们来说,能花钱买个平安,虽然这钱数有点多,但也算是值得的。

    冯一刀看着马阔也跟着楚休一起走,而且还把身上的衣服都换成了寻常走江湖的武者模样,他不由得奇怪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去?”

    马阔指了指楚休道:“楚公子那边需要人,雇我们过去帮忙,你这边还没开张?”

    冯一刀懒洋洋道:“按照楚公子那边给的情报,有个什么罗家的商队会从燕国那边回来,路过这里。

    那罗家是小家族,走的太慢了,老子一大早就在这里等着,结果现在人还没到。”

    听到冯一刀这话,楚休却是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冯头领,你说的罗家可是双凤镇的小家族罗家?”

    冯一刀挠了挠脑袋:“对,就是那个小家族,话说这情报都是楚公子你给我们的,你自己都不知道?”

    楚休摇摇头道:“这些情报都是我手下收集的,我也没有挨个去查看,冯头领,我这边有件事情想请你帮个忙。“

    “楚公子尽管说。”冯一刀答应的很利索。

    寻常的世家公子哥冯一刀自然是看不上的,不过眼前这位楚公子跟他们山寨乃是相互合作的关系,那自然就是自己人了。

    而且之前他们老大还对这楚休有过评价,马阔说这楚休的刀很快,但韩老大却说跟他的刀相比,这位的心更毒!

    韩老大以前是庞大当家的亲卫,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物,反正冯一刀是很少见过韩老大如此评价一个年轻人的。

    楚休沉声道:“那罗家有些东西我看上了,麻烦冯头领帮我夺过来,当然也别太坏了规矩,‘委婉’一点。”

    如果楚休没记错的话,原来的剧情中,这双凤镇的罗家曾经在燕国的商人那里收来了一批秘匣,是那些燕国商人因为钱没带够,用来抵账的。

    原本罗家也没在意,但谁承想这秘匣中还真开出了两个好东西,起码对于罗家这种不入流的小家族来说是好东西,结果消息无意间泄漏,还造成了周围几个小家族联手覆灭罗家的一桩惨案。

    这次楚休将其夺过来还算是做了一件好事,起码没了宝物,这罗家也不至于被灭门了。

    那边的冯一刀直接一挥手道:“楚公子放心,交给我便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