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真正的缥缈斩
    楚休的话让袁空城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交易功法武道,而是交易精血本身,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们以为自己没有把精血中的武道提取干净?

    袁空城道:“楚小友,你师尊怕是误会了,几百年来,我天魔宫早就已经把那滴精血中所有蕴含的武道全都提取出来的,绝对没有遗落的,所以直接交易武道便好了。”

    楚休摇摇头道:“袁宫主误会了,我这一脉并不是这个意思,而是家师有一门功法,需要用强者的鲜血为引来研究。

    大罗天这么多强者,估计没有人能够比得上五百年前那位吧?

    既然精血内的武道都提取一空,那天魔宫留着也是没用了,我愿意多拿出一份武道来进行交易,不知道袁宫主以为如何?”

    袁空城只是犹豫了一下,便直接点头答应了下来。

    独孤唯我的精血当中蕴含着极强的力量,理论上来说,这等强者所留下的精血,本身也是一件宝物。

    只不过对于实力不够的人来说,这东西既是宝物,也是毒药,因为每人可以炼化。

    那滴精血当中所残留的印记太强了,力量也太大了,有人尝试过要将其炼化,最后的结果却是爆体而亡,哪怕是武仙来了,也要被反噬,所以在其中的功法武道都被提取出来之后,这些东西就是鸡肋了,起码对于天魔宫来说是没有用处的。

    独孤唯我的精血袁空城并没有带在身上,等到一个月之后,他又用最快的速度拿回来了五滴精血,这才开始跟楚休交易。

    楚休手中握有不少独孤唯我的功法和武道,并不是从天魂那里得来的,而是从昔日独孤唯我跟宁玄机所交手的空间裂缝当中所得到的,把这些东西拿出去交易,楚休也并不心疼。

    功法武道这种东西,哪怕是一脉相承的存在,都不可能修炼成一模一样的,就算是把这些东西给了天魔宫,天魔宫也出不了下一个独孤唯我。

    况且那些功法里面,也没有飘渺斩这个级别的存在。

    拿到那五滴独孤唯我的精血之后,楚休凝视着它们半晌,思绪有些复杂。

    这东西得来可并不容易,要知道在下界之时,能够伤到独孤唯我的存在,简直是屈指可数。

    剑圣顾倾城用性命爆发出了至强一剑,也不知道究竟达到了多少重武仙的战斗力,这才让独孤唯我流了一滴血。

    而大罗天那一战,光是天魔宫就收集了五滴精血,可想而知那一战究竟有多么的惨烈。

    此时楚休并没有着急的去炼化独孤唯我的精血。

    天魂曾经跟楚休说过,让他莫要去走独孤唯我的老路,但楚休却不会什么事情都听天魂的。

    之前在下界的时候,楚休也炼化过一滴独孤唯我的精血,那是陆江河所收集的。

    既然他都已经炼化过一滴了,那再炼化五滴,结果应该也是一样,所以他并不怕出什么事情。

    而且最主要的是,以现在楚休的力量底蕴,他再闭关,除了能够踏入武仙境界,否则哪怕闭关几年,也没太大的作用,而炼化独孤唯我的这些精血,说不定会有惊喜的。

    闭关密室内,最终楚休也没选择把这件事情告诉天魂,而是直接开始炼化,他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的。

    五滴独孤唯我的精血进入体内,并没有像炼化魔神之血那般,带给楚休极强力量的同时也有着一些反噬。

    这五滴精血涌入楚休体内,顺滑自然,好似它们原本就是属于楚休一般,凝聚着楚休体内的力量,散布到四肢百骸。

    与此同时,楚休的脑海当中也是幻象丛生,他所看到的,是五百年前大罗天那一战!

    武仙!遍地的武仙!

    天上地下,大派高手,古尊强者,隐修高人,所有大罗天的至强武仙都来了,整个天地都被强大的规则之力所扭曲,所搅动。

    独孤唯我就站在这些人中央,黑袍染血,但脸上却并没有任何表情,没有战意沸腾,也没有狂怒怨怼,更没有退缩恐惧等等表情,一切,都是那般的平静,跟这犹如天崩地裂般的战场比起来,十分违和。

    相反大罗天的那些武仙眼中,纵然他们都是一个大派的执掌者,站在大罗天巅峰的存在,但此时强大的罡气却是无法遮掩他们眼中的恐惧,更遮掩不了他们心中的惊恐。

    “杀!”

    也不知道是谁喊出了这个字,无数人在扭曲的规则当中,踏着天地罡气向着独孤唯我冲来。

    而独孤唯我这时候却是忽然望向一个方向,单手一挥,犹如长刀斩出。

    听春雨没有握在他的手中,或许这个时候,听春雨就已经在围攻当中被击溃了器灵。

    虽然独孤唯我手中无刀,但那极致的锋锐却是谁都能感觉出来。

    ‘噗哧’

    一声轻响却是要比所有的罡气爆发都刺耳。

    人群中一名不知道多少重天的武仙一脸的不知所措和惊骇,他的全身上下都在喷溅着鲜血,下一刻,整个人都已经四分五裂!

    飘渺斩!这才是真正的飘渺斩!

    一刀出,锋芒无踪,隐于虚无缥缈之间,或者说,独孤唯我斩出的已经不是一刀了,而是一道规则,这一刀,近乎于神通!

    “杀我?可笑!”

    淡淡的声音飘荡在天地当中,神通规则,扭曲一切,楚休的眼前的幻象也如同那扭曲的空间一般,随之消失。

    闭着眼睛,楚休长出了一口气。

    炼化这五滴精血,他最大的收获不是自身的力量被提炼凝聚,又提升了一个台阶,而是知道了飘渺斩真正的用法。

    昔日楚休得到飘渺斩的时候,是独孤唯我用来对付下界的一个大派铁皇堡。

    但楚休估计,应该是那铁皇堡太弱了,弱到了独孤唯我只是随便斩出了一刀来,根本就连飘渺斩十分之一的威能都没能发挥出来。

    只不过看到了这幅幻境之后,楚休的心头却是多出了一丝别扭的感觉。

    他总觉,有‘四个’独孤唯我。

    按照天魂所说,现在只有处在黄泉天内的命魂是真正的独孤唯我,有着他的本源意识在。

    所以天魂诞生了属于自己的意识后,跟独孤唯我的性格不一样,这很正常,而楚休就更不用说了,他可是连一丁点的记忆都不存在了。

    但是楚休却总感觉黄泉天内的那个独孤唯我,跟他在幻境所看到的,还没动用分魂之术时候的独孤唯我也不一样。

    具体是哪里不一样楚休也说不上来,可能是气质,也可能只是一种单纯的感觉。

    这件事情楚休只是稍微思索了一下,便没有去深究。

    可能是因为独孤唯我因为分出了天魂和地魂,所以产生了一些变化,或者是因为他在黄泉天那地方修练所造成的影响,这都是有可能的。

    不过眼下炼化了这五滴独孤唯我的精血之后,楚休却是又有了一个新的打算。

    他一时半刻是无法突破武仙的,而炼化属于独孤唯我的精血,则是可以凝练他的力量,明显提升他的战斗力。

    天魔宫内的精血都被他交换来了,但其他人手中的呢?

    昔日大罗天众多强者跟独孤唯我一战,那可是曾经毁掉过独孤唯我一尊肉身的,以那些强者的眼光见识,他们应该能想象得到,像是独孤唯我那种等级的强者,他的精血当中究竟能够蕴含怎么样的能量,肯定有不少精血被收集了起来。

    想到这里,楚休先去了皇天阁一趟,想要问问种秋水有没有收集这东西。

    此时的皇天阁显得有些风声鹤唳的。

    寒江城的危机虽然解除了,但得知了南域有可能对东域动手,皇天阁也不得不防。

    所以等种秋水看到楚休来了,种秋水还被吓了一跳,连忙问道:“可是南域那边打过来了?”

    楚休摇摇头道:“阁主,淡定,莫慌。

    南域若是真的打来了,我这边肯定要用阵法第一时间通知你,怎么可能直接跑来告诉你呢?”

    种秋水苦笑道:“莫慌?我现在没办法不慌。

    我现在突然有些后悔杀李无相了,阁主这个位置,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

    楚休指了指上面道:“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真正应该慌的是凌霄宗才对。

    南域若是真的打来了,凌霄宗才应该是最紧张的。”

    种秋水摆了摆手道:“行了,别说我了,你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关于独孤唯我精血这件事情上,楚休倒是没有隐瞒什么,直接用跟袁空城的借口,跟种秋水说了一遍。

    种秋水挠了挠脑袋道:“这东西啊,我好像听老阁主听说过,当初他好像是收集了两滴精血。”

    “哦?那后来呢?”

    “扔了啊。”

    “扔了!?”

    种秋水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道:“那东西对于我们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无法炼化,其中蕴含的魔气太强,我们没有魔道那些与之相配的手段,也无法从其中提取出东西来。

    最后动用阵法等手段强行分解那滴鲜血,还导致力量反噬,阵法爆碎,那滴鲜血内的力量也彻地消耗光了,不扔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