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及时雨楚休
    当楚休和陆三金等人来到那片战场之上时,都已经被此时的场景给惊呆了。

    楚休忽然发现,其实他可以不用那么费力的去寻找这座洞天福地的核心的,因为整个洞天福地,都已经快被这数位武仙给直接打穿了!

    除了天魔宫的袁空城没在,不知道去干什么,足足七位武仙境界的至强者在这里交手,那股威势简直犹如末日降临一般。

    洞天福地本身就不是一个真正的世界,而只是一个因为一具上古魔神的尸体而形成的一座小世界。

    所以这里的规则本身就是不完整的,是有漏洞缺陷的。

    在这几位武仙的狂攻之下,这座小世界当中已经充满了裂痕,甚至是遍布整个洞天福地的血红色雾气,都被排斥一空。

    东域这边人少,并且方应龙这位东域第一强者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好像是之前被突袭的过程中受了一些伤势,被慕白霜压制的抬不起头来,多亏令狐仙山战力惊人,以一敌二,拦住战武神宗的一名武仙还有颜悲风,这才能够勉强匹敌。

    而种秋水这边虽然也能够压制陶潜明,不过战局的胜负,还是在那两位武仙八重天的强者身上的。

    这种混战之下,哪怕是陆三金带着人来了也是无用的。

    其他凌霄宗的弟子等人也在,甚至他们都没有出手,都是在紧张着看着场中的胜负。

    方应龙看着慕白霜,咬牙切齿道:“你们天下剑宗好大的胆子,竟然想要挑起南域和东域之间的大战。

    大罗天相安无事一万年,这些规矩如今你们想要破坏,就不怕引起众怒吗!”

    慕白霜淡淡道:“就因为这个规矩一万年没有变化,所以现在,才需要变一变的。

    不要把规矩想的那般重,大罗天四域,谁不是各扫门前雪?

    北域道门独尊,以道门的性格,除了大罗神宫他们在意,其他的东西,他们是不会管的。

    西域那里,梵教跟天罗宝刹斗了一万年,现在依旧在斗,你认为他们会有时间来管这种事情?

    东域地大物博,南域狭**仄,资源简陋。

    如此好的环境条件,结果你们东域却不好好珍稀,那现在,也是时候该换人了!”

    天下剑宗做事从来都不做什么遮掩,这就是他们所想的,也是他们想要做的。

    没有龌龊仇怨,有的,只是两域的未来和宗门的未来!

    厉喝一声,方应龙周身九条金色巨龙凝聚着,但那九条金龙的身上,却是带着一丝丝的血纹。

    九龙齐聚,竟然好似一个阵势一般,龙啸爆发当中,竟然将整个洞天福地都撕裂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缝来。

    “令狐!准备撤走!”

    方应龙冲着令狐仙山大吼一声,自身也是已经要逃离了。

    不能再打了。

    对方已经动了杀心,这也是一个杀局,他死了,东域和南域之间,大战必将一触即发!

    “撤?你们走不了的。”

    慕白霜的青黎剑界开始收回体内,他周身所有的气势凝聚内敛,长剑之上,锋芒耀目的简直刺目,犹如大日降临一般。

    慕白霜的身上一道虚影绽放着,跟他有八成的相似,但却完全是由剑气所凝聚而成的。

    那虚影一剑刺出,整个天地之间,所有的一切都被这一剑所遮掩,天上地下,皆是剑气,瞬间便将方应龙那九龙搅碎,剑气代替天地规则,将之前方应龙撕裂出的裂缝,彻地填补。

    一剑,封天!

    “司空伽罗,全力出手,颜悲风,拿出你极乐魔宫的秘法来,杀人!”

    慕白霜一边以绝强的剑气封禁的裂痕,他的声音一边传进了司空伽罗和颜悲风的脑海中。

    虽然南域之地的武者平常也不少产生纠纷之类的事情,不过这一刻,哪怕是桀骜不驯,行事疯狂的颜悲风也是选择听从慕白霜的指挥。

    司空伽罗周身力量瞬间大涨,周身气血鼓胀暴动,竟然在瞬息之内,化作了百丈的魔神之躯,向着令狐仙山一拳砸落!

    司空伽罗这一招跟楚休的法天象地很像,不过却不是同一种类型的功法。

    法天象地是吸纳周身的天地元气以及任何的力量来让自身凝聚成魔神之躯。

    而司空伽罗这一招却是不吸纳力量,而是将自身的气血之力给爆发到了极致,也是一种神通。

    这种两种神通各有优劣,法天象地威能更强,但吸纳来的力量却不是自己可以掌控的,一个弄不好可就容易反噬自身。

    而司空伽罗这种功法动用的则是自己的气血力量,所以更加容易掌控,但上限却是没有法天象地强大。

    趁着司空伽罗爆发的一瞬间,颜悲风瞬间脱身。

    他身后无数魔宫当中,魔神嘶吼着,但却齐齐跪地朝拜,那一瞬间,天塌地陷,风云变色!

    万魔叩首!

    神通!魔道神通!

    天地之间的一切力量都转化成了汹涌的魔气,下一刻直接飘散。

    没有人有资格承受的住万魔叩首,除非是那无上的魔主,方应龙,自然也不能!

    这一瞬间,方应龙的面色顿时一变。

    他是武仙八重天没错,但方才那九龙齐聚,强行撕裂这方洞天福地,已经耗光了他的力量。

    他怎么也没想到,慕白霜竟然能够以剑气封天,硬生生将裂痕封堵,这可要比他单纯撕裂这方世界,更难!

    他残余的力量已经不足以抵挡这一击了,强撑下去哪怕不死,自身也要被重创。

    而在这种时候被重创,跟直接被杀又有什么区别?

    就在方应龙没有丝毫办法,只能准备爆发出最后的气血之力,强行抵挡的时候,他却忽然发现一个人竟然拦在了他的身前,那个人,竟然是楚休!

    楚休这一动,就连陆三金都吓了一大跳。

    虽然他跟楚休说过,方应龙若死,唇亡齿寒之下,皇天阁甚至是整个东域也一样会遭殃的。

    但是眼下这种场景,那可是武仙大战,他们根本就插不上手,楚休在这种时候动手,那根本就是找死,更划不来。

    只有陆江河知道,为什么楚休会动手。

    因为楚休也怕唇亡齿寒,不过他的齿却不是皇天阁,而是他在南蛮之地所建立的据点。

    一旦南域开始进攻东域,那么对方的进攻方向一定是南蛮之地,到了那个时候,楚休在南蛮之地的据点还能保得住吗?

    虽然说楚休也可以选择立刻反水,投靠南域的宗门,但那样便相当于是把自己的身家未来,都交到了其他人的手中,这种事情,可是楚休最不想去做的。

    既然这些他都不想做,那他能做的,就是帮方应龙,渡过这一劫!

    迄今为止,楚休所交过手的武者当中,最强的便是辛伽罗跟血河老祖,半步武仙境界的存在,其中血河老祖还被他所杀。

    但是武仙境界的至强者,而且一上来便是颜悲风这种达到了武仙五重天的存在,哪怕对于楚休来说,都是极其凶险的。

    所以当楚休出手的一瞬间,他就已经爆发出了自身最大的威能来。

    血魔变天大法的力量被他施展而出,冲天的血气轰然爆发,犹如一股巨大的血柱一般,横贯长空,插入众多强者的力量规则当中。

    “老陆!”楚休忽然厉喝了一声。

    陆江河明白楚休的意思,虽然他有些不愿意,但还是用最快的速度开始结印,所动用的,也是血魔变天大法。

    两个人都会血魔神功,力量自然也能够进行互补。

    陆江河在施展出了血魔变天大法之后,他身上也是爆发出了冲霄的血柱,不过却跟楚休的血柱所连接,把力量灌注到了他的体内。

    万魔叩首朝拜,当那股力量已经来到身前时,楚休的周身已经被血魔变天大法彻底浸染成了一片血色。

    但他手中所捏出的印决当中,却是涌现出了一抹极其纯粹瑰丽的佛光,圣洁无比,耀目无比。

    一朵十字莲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刹那之间,佛光绽放,梵音降临!

    莲花大洁净,十字大救赎。

    十字莲花印一出,直接硬撼那万魔叩首,佛光和魔气碰撞,两极之力在半空当中鼓荡着,爆裂着,化作无边的风暴席卷!

    “方宗主!还不快走!”

    楚休回身冲着方应龙厉喝一声,他的身上,甚至都出现了一些微弱的裂痕。

    他是真的有些挡不住了,颜悲风万魔叩首的神通威能比他想象的更强,哪怕他动用了可以克制魔功的十字莲花印,但却也依旧撑不了三息的时间。

    方应龙此时已经顾不得思虑为何楚休会帮他了,他周身一股血雾爆发,手捏印决当中,一尊仿佛通天彻地一般的凌霄宝塔出现在他脚下,撑开了一方天地,将这座洞天福地,再次撕裂出了一道裂纹。

    “撤!”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令狐仙山那边立刻脱开战团,进入裂缝当中,同时种秋水也是一挥手,带着皇天阁的人逃遁。

    方应龙大袖一挥,强大的罡气蔓延而出,直接带着楚休,还有一众凌霄宗的弟子进入了裂缝当中。

    下一刻,凌霄宝塔消散,而整个洞天福地,却是开始晃动着,摇摇欲坠,好似要碎裂一般。